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夺宝奇兵 7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夺宝奇兵 7

  屈旻点了点头,单手往腰间的灵兽袋一拍,只见赤色霞光一卷,就见一头赤色的硕大蟾蜍出现在其身周。

  随即屈旻手中法诀一边,向那赤色蟾蜍发出了命令。

  顿时一道赤色的长舌飞射而出,化为一道红光飞入了洞中。

  就在屈旻放出了赤红蟾蜍之后,屈老怪也往怀内一模,掏出了一个乌黑色的灵兽袋。

  只见他将袋口朝下,轻轻一抖。

  红光一闪后,地上蓦然出现了四只四五丈长的火红蜈蚣。

  这四只怪蜈蚣披满了火红色的硬壳,全身印有符文样的一圈怪异花纹,两边是密密麻麻的蜈蚣脚,八只眼睛肿红光闪闪,仿佛有火焰在其中燃烧一样。

  屈老怪等火蜈蚣在地上盘旋舒展了下身子之后,就立刻衣袖抬起,藏在其内的手指一弹。

  四粒黑色药丸飞射而出,四只巨大蜈蚣一甩头颅,竟灵活之极的一只一口的将药丸吞进了腹中。

  “去”屈老怪不客气的冲那深潭一点指。

  四只火蜈蚣闻言,慢慢的游到了洞口附近,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屈老怪见此,神色郑重的两手掐出了一个古怪的法决,口中发出一阵晦涩的咒语声,仿佛在催动什么秘术一样。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火蜈蚣在咒语声中红光一转,硬壳化为了黑红之色,并且精神大振的摇头摆尾起来。

  “砰”“砰”……四声传来。

  火蜈蚣的四只蜈蚣尾向潭边附近的地面上狠狠一插,如同利刃一样的深深入地数迟。

  接着它们的前半身向前一窜,身体无骨一样的拉长了起来,一下投入到了深潭之中。

  但它们的尾部还牢牢插在深潭边上纹丝不动,看起来完全成了四条黑红的细索。

  在陆旭的目瞪口呆之中,四条绳索扭动了一下。屈老怪见此,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急忙冲屈旻双手一握拳的厉声喊道:

  “好了,它们已经咬住了圣灵塔。快让你的火蟾用力拉起。蜈蚣虽然吞吃了我的药丸,也不能在离寒壬水中支撑多久的,能否成功就在此一举了。”屈老怪说出这番话后,神色中隐隐透出一丝狰狞之色。

  屈旻闻言点了点头,手中法诀立时一变。

  陆旭见此,心里冷哼了一声。

  “取宝成功,更有可能丢掉小命,不能成功,我倒更乐意一些。”陆旭在一边一变维持雷印,一变不甘心的腹诽了几句。

  在屈旻的一声命令下,赤红色的长舌马上绷紧了起来,火蟾开始往后慢慢的移动。

  同时潭边对面的那四只黑红色绳索也开始一扭曲收缩了起来。

  “轰隆隆”的一阵闷响,接着整个高台开始了晃动。

  洞中蓝光一阵的乱晃,直闪的陆旭眼花缭乱。让他不由得马上侧目,暂时避过闪光。

  而与此同时,屈旻的火蟾仍使劲的往后拖拉着。

  “好,那圣灵塔已经晃动了。”南山舍人一见此幕,面带紧张的喃喃低声道。

  显然那圣灵塔沉重之极,即使火蟾和四条火蜈蚣一同发力,此塔仍只是在潭底不停的来回摇晃,片刻后就是没有要被要提起的样子。

  屈老怪却没有露出慌乱之色,而是沉吟了一下后,一张嘴喷出了四口碧绿的精气,一下附在了四条火蜈蚣的身上。

  随后他又一转脸,冲雷震急促的说道:

  “雷兄,麻烦你把嗜血之术给火蟾加持上。犬子的法力不够,还无法施展此术。”

  “放心,包在我身上了。”雷震似乎对此早有所预料,没有意外的答应道。

  随后他盯着火蟾,嘴唇微动不停,一张一合之间,口总竟隐隐有红光露出。

  “疾!”雷震大喝一声,口中血红化为一道光柱喷射而出,击到了血蟾的身上。

  “噗”的一声,光柱一碰触血蟾的身子顿时爆裂了开来。

  大片红色的血雾蓦然出现在了四周,瞬间将此灵兽包裹在了其内。

  火蟾发出了“嘶嘶”之声,显得有些焦躁不安,仿佛被刺激到了一样。

  屈旻见到此景,脸上不舍之色一闪而过。

  “嗜血之术”一听这个法术的名称,就知肯定是带有一些后患的魔道秘术。

  肯定会给火蟾带来不好的后果,这次以后,这头珍稀的火蟾恐怕就要废了。

  此时,血雾已经被火蟾吸收殆尽。

  灵兽原本赤红的身子彻底变成了血红之色,仿佛一颗巨大的猩红宝石。

  屈旻有些担心的传过去一丝神念,感受到的是疯狂暴躁之意,似乎有些要丧失理智的样子。

  屈旻心中一惊,正想要强行安抚一下火蟾时,身边的雷震却猛然大喝一声。

  “还愣着干什么?快叫你的火蟾往外拉扯,这嗜血之术是有时间限制的。”,雷震一瞪眼的吼道。

  屈旻听了此言不禁暗恼,但也只能先让火蟾继续发力。

  好在火蟾虽然进入了嗜血狂暴之中,但总算对他这个主人的命令照听不误的。当即双目中一阵血红之光闪动后,四只巨足同时乱抓了几下,竟真的拉扯绷紧的长舌一点点往后挪动了起来。

  一阵比先前更强烈三分的震动出现了,伴随而来的则是几声低沉的雷鸣声从深潭变传来,九霄神雷的攻击更加的猛烈了。

  见到此景,雷震等人几乎同时面上一喜!

  接着一股刺目的蓝光猛然从洞中爆射了出来,直冲出祭坛之上十余丈之高。

  陆旭瞬间觉得身上一寒,接着又是一暖。

  一道青光灿灿的光罩将他护在了其中。

  陆旭一愣之下,才发现是那南山舍人将身上的宝光一下放大了数倍,将他也遮蔽在了保护之下。

  “小心点,在圣灵塔被提起的瞬间,会爆发出比先前还厉害数倍的寒流。当初这种意外发生时,不知让多少没有堤防的取宝修士都吃了大亏。”南山舍人神色郑重的喃喃道。

  听话语的内容应该是冲陆旭所说,但此位的目光根本没往陆旭这边瞅上一眼,而是死死盯着深潭不放。

  此刻的南山舍人,似乎紧张异常。

  陆旭听了此言,心里却一怔。

  难道以前曾有许多人提动过此塔不成?既然如此的话,怎还会都失败了?

  虽然心里抱着此种疑问,但陆旭也知现在不是问话之时。他只能回过脸去,重新注视着祭台中间的情形。

  显然圣灵塔沉重之极,几只灵兽施尽了全力仍只是一丝丝的移动和收缩着,洞口处的蓝光越发显得耀眼起来。

  此刻不要说屈老怪等人,就连祭坛下面的玄尸也眼都不眨一下的注视着这一切,目中露出了复杂的眼神,既有些期待,也有些踌躇的模样。

  眼见圣灵塔一点点的被拉扯了上来,除了祭台上的拉扯之声外,其他人都屏住呼吸的凝神细望着洞口。

  陆旭却没有看向此处,而是有些担心的注意着自己的雷印,此时的九霄神雷攻击越来越猛烈了。

  毕竟那圣灵塔再好,也不可能落入他手,这雷印可是他凝结出来的。

  而此刻屈旻两手紧握,面上全是兴奋和贪婪之色。但随即却有些意外的发现,原本火蟾赤红色的长舌不知何时反射出了一层淡淡的蓝芒。虽然十分的微弱,若不信看根本无法察觉,但的确不是长舌的颜色。

  屈旻心生疑惑的正想要细琢磨一下时,却“呲啦”的一声轻响,从众人身后传来。

  此声虽然不大,但是此刻高台上众人都寂静无声,自然让声音格外的显目。

  站在一边的陆旭自然也听到了,先是一惊,接着暗自一喜的急忙回首望去。

  听声音正是护罩被人粗暴撕开之音,而且传来的方向也是高台的石阶之处。

  屈老怪雷震等人当然也听到了此声。

  雷震当即脸色一变的大骂一声,随后一拍腰间的灵兽袋,一道黄光飞射而出。

  光华一敛后,一只浑身鳞片的老鼠模样的巨兽出现在了身前。

  此兽不仅身体是普通鼠类的数十倍之大,并且在鼠首之上生有第三只兽目,隐有黄芒在目中闪动。

  而南山舍人则转过身来,目中寒光一闪后,冷声的说道:

  “来的是封绝寒他们,我的枸犁犬和屈道友的两只铁尸都已经被灭了。他们果然不放心我们取宝,又杀了回来。”

  “尽量多拖延些时间,这圣灵塔虽已提出了一大半,但越到后面潭中的吸力也就越大了。不是短时间可以拖出洞口的。”屈老怪面罩寒意,却没有露出惊慌神色。右道中人的去而复返,似乎早已在他的预料之中。

  “就依屈兄所言!”南山舍人知道大战将来,回答的倒也干净利索,双袖一阵飞舞,大群的青色光团狂涌而出,竟是百余只家犬大小的枸犁犬。

  这些只有家犬大小、但獠牙毕露的灵犬,一个个无声息的浮现在老者身边,看起来声势甚是不小。

  另一边的屈老怪也两手掐诀,身上弥漫出漆黑如墨的绿气,等这绿气再次飘散之后,四周则出现了十四五只浑身铁甲的碧绿铁尸以及一头浑身白毛,背上双翅的飞天毛僵。

  雷震却冷眼看了这二人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祭坛上的屈旻也急忙向屈老怪靠近几步,有些不安的神色露出。

  玄尸则眼珠转动几下,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陆旭看到玄尸的举动,皱了一下眉,但马上就神色如常的舒展开来。

  因为几道长虹已从远处飞射二来,速度奇快无比,转眼间就到了祭坛的前面。

  霞光一收后,封绝寒等右道修士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好,很好!”封绝寒扫了一下祭坛上陆旭胸前的雷印,正在拉扯的几头灵兽,和蓝光乱颤的深潭,竟神色平静的吐出了这几个字来。

  左道之人听了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对方这话是何用意。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