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夺宝奇兵 12

第四百八十九章 夺宝奇兵 12

  陆旭也在光罩边缘处止住了下落的身形,重新稳住再次腾空飞起。

  此刻的他,惊骇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粘糊糊血淋淋的,虎口彻底震裂了开来,但他目光没有看向此处,反而落在了右手紧握的玉如意之上。

  而这时,空中的封绝寒咳嗽了一声,对着左道几人就要说些什么的样子。

  但是与此同时,屈老怪的四只蜈蚣终于支持不住了,一声哀鸣后同时将利口一送,身子缩回了原状。

  圣灵塔马上一阵颤动,发出嗡嗡之声的急速下落而去。

  这一幕,惹得左右两道几人情不自禁的低头望去,就连准备开口的封绝寒也不例外。

  屈老怪更是脸色阴寒,瞅着此景眼中满是不甘之色。

  意外却发生了。

  圣灵塔在下落过程中,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忽然翁鸣声化为龙吟之啸,接着一声沉闷的雷鸣响起,一团拳头大小的七色光团从蓝色冰花中迸射而出,冲天飞起。

  “圣灵舍利。”左右两道双方几乎同时有人大声喊出了此物的名字,声音中满是惊喜之色。

  此物一出,顿时天上一阵大乱。

  原本已有歇手讲和之意的一干人等,马上化为数道长长的光虹,直奔七色光团飞射而来。

  但在半路上,这些遁光就交织在一起,谁也无法上前一步了。

  一时间光芒飞射,灵波乱舞,激烈程度远超先前数倍。

  而那七色光团就在洞口上方轻轻漂浮着,一动也不动,仿佛垂手可得的样子。

  众人都已看的清楚,一颗寸许大小的晶体就在光团中心处缓缓转动着。每转动一圈,光团就收缩闪烁一下,仿佛具有生命般的一样。让左右两道诸人更看的心里火热之极。

  屈旻和玄尸等人似乎都呆住了,看着天上的战斗一个阵的发怔。

  “蠢货?看什么,还不快去将那圣灵舍利收起来。”屈旻的耳中忽然传来屈老怪冰寒的声音。

  屈旻一听这话,顿时一个激灵的恍然大悟,连忙化为一团绿气直奔那七色光团射去。

  可就在这时,玄尸也出手了。不过,他这次并不是收取圣灵舍利,而是双手一晃,两道绿色怪蛇从袖中飞射而出,直奔那屈旻背后袭去。

  屈旻倒也机警的很,虽然绿色怪蛇的攻击无声无息,仍被他小心的察觉到了。

  顿时他顾不的往前飞遁,惊怒的身形一转急忙招架着。

  “你找死,竟然敢袭击我。”屈旻再也压不住心头的怒火,绿色尸气呼啸着布满了四周,向玄尸迎头罩去。

  玄尸“嘿嘿”冷笑几声,并不言语的同样变幻出绿色鬼气阴森森的对了上去。

  “雷震,你这子侄在干什么?”屈老怪自然看到了屈旻被阻的一幕,不禁震怒之极的对雷震吼道。

  “干什么?当然是阻止道友独吞圣灵舍利了。难道你还真以为同属左道,本大爷就会将圣灵舍利让与你不成?”雷震一边变幻出巨大金手遥遥狂击着封绝寒,一边哈哈狂笑着。

  “你……”屈老怪被这话,给气的脸都白了。

  雷震此话,无疑是宣布了左道众人的联手解体,圣灵舍利各凭能力来取了。

  不过,此事的发生也是迟早的事情。

  圣灵塔没有取出来,只有这一颗圣灵舍利现世。自然人人都想到手了,不要说左道之人,就是对面的又道三人此时也是各怀鬼胎吧。

  屈老怪清楚和雷震斗嘴根本是浪费时间,死了心的他,有心让飞天毛僵变幻出去取那圣灵舍利。

  但是对面老僧心静的功法实在诡异的要命,只要这边一放出炼尸,对方的万字就如同预先知道的一样,立刻纠缠了过来,根本无法脱身而去。这让他又对老僧心静和雷震同样痛恨的牙根痒痒。

  其实不光时屈老怪一人如此,其余之人也大都情形相同。

  一方面千方百计的缠住对手,一方面绞尽脑汁的想另行设法取宝。

  但可惜这里的老家伙个个狡诈多端,谁也没有办法得偿所愿。

  毕竟缠住对方可比摆脱对手要简单多了。

  在天上众元婴期修士混战一团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原本在罩壁前的陆旭满脸复杂之色。

  刚才被那妖皇殿长老穿心一击,竟没有死,这让他自己也大出意外。

  毕竟他可是结结实实挨上了元婴中期修士法宝一击啊。

  但等他回过神来向胸前看去时,才发现竟是被雷震暂借的“金鳞甲”所救。

  外面的清虚法袍已经破了一个洞,唯有里面金鳞闪闪,宝甲在击中部位略凹进去一点,否则单凭他的肉身是绝对抗不下这一击的。

  看到这里时陆旭暗自庆幸,幸亏他知道在这圣灵塔中危险重重,在用神识检查过此宝甲没有什么不妥后,就及早的贴身穿上了。

  如今果然救了小命一次。

  不过,陆旭也很清楚,被那黑虹一击没死的最大功臣,还应该时那柄红黄白三色的玉如意,当然清虚法袍也要算上一功。

  就他挥动玉如意勉强抵挡的时候,他隐约看到,从如意中探出绚烂的三色宝光,就是此三色宝光帮他低消了黑虹的大半威力。

  再加上清虚法袍在中间挡了一下,作为缓冲。

  否则“金鳞甲”虽然防御惊人,但也绝不可能硬接此击而安然无恙的,到时他即使不洞穿身亡,也应身负重伤了。

  陆旭想要仔细研究下玉如意的真实功效,但现在实在不是什么好时机,只好先收进了储物镯放好。

  此时他才感到手掌的虎口处,剧痛的实在厉害。

  陆旭微一呲牙,运转体内万象玄功,身上淡金之色流转,伤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同时,他警惕的扫了一下天上的战团和身上破碎的清虚法袍,阴沉之色一闪而过,忽然双眉挑动,面露决然之色。

  他沿着高台的罩壁边缘,想远处的石阶悄然飞去。

  凭着自己的超常记忆,陆旭相信只要那些机关傀儡没有这么快重新投放出来,他完全可按照原路冒些风险的逃回一层。

  这可比傻乎乎呆在原地,被这群元婴期老魔随意摆弄强得多了。

  毕竟圣灵塔已经重新掉下去了,火蟾也死了,他雷印的利用价值完全消失。没有了护身符的他,可没打算把小命寄托在对方善念大发上。

  自己的性命还是自己掌握的好。

  况且圣灵塔没有成功取出,最后没有得到圣灵舍利的老魔肯定窝着一肚子的闷气,十有八,九会拿他出气。

  这样想着,陆旭的动作越发的隐秘,无声息的倒飞着。但刚飞出十余丈去,正准备不顾一切的开始加速时,耳边却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

  “陆旭,你要去哪里?”

  玄尸的声音不大,并且平静而冷漠,但足够让天上的屈老怪等人听的一清二楚。

  顿时屈老怪雷震等人的冰寒目光,一下扫了陆旭一下。

  陆旭身形一滞,不禁停在了原地。

  玄尸倒还罢了,但见识过元婴中期修士出手的陆旭,可没有丝毫自信能躲过老怪物们的追杀。

  毕竟破开入口处的光罩,总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耽搁,就是这点时间,也足够屈老怪留下他了。

  看了看远处隐约可见的石阶,陆旭苦笑了一声。只好慢悠悠的重新退回了原处。

  见到此景,一直用神识监视着陆旭的玄尸,嘴边露出一丝冷笑。

  他对付屈旻明显游刃有余,却没有丝毫摆脱此人而去取圣灵舍利的意思,不知打着什么鬼主意。

  这让重新回来的陆旭,恨恨瞪了他一眼,心中也升起一丝疑惑。

  “雷震,你再不给本山主让开,可别怪本人用真寒煞雷了。”封绝寒眼见七色光团就在下方不远处,但只要一想过去,准被雷震用金色大手狠狠的击退回去。如此一连几次都无劳而返后,他终于恼羞成怒的威胁起来。

  “真寒煞雷,屈阳和南山害怕此物,但本大爷倒想试试此雷如何的厉害,就是怕道友舍不得让在下开开眼界。“雷震听了这话先是一怔,但随后就不在乎的冷笑道,显然不认为对方真会用此宝物。

  “好,好,雷震这是你逼本山主的。让你见识一下真寒煞雷的真正厉害。”封绝寒仿若火上焦油的脸色铁青,用贪婪之色瞅了那七色光团一眼后,终露狠厉之色咬牙说道。

  然后他不再迟疑的一拍天灵盖,结果一阵清鸣声中,一片蓝光从头顶透射而出,接着一个两寸大的**婴儿,浮现在了头顶三尺之上,此婴儿白白嫩嫩,浑身蓝光缠绕,更惊奇的是,相貌容颜竟和封绝寒一般无二,并且婴儿手中各抓着一颗蓝色的圆珠,晶莹温润。

  “元婴出窍,封绝寒你真想魂飞神灭?”雷震原本不在乎的神色上顿时大变,目射,精光的森然说道。

  “若是得不到圣灵舍利,本山主大限同样将到。早死一些和迟死一些又有什么区别。顶多当雷道友帮在下兵解了。”一个细细含糊的声音从对面传来,说话的竟是那个浑身蓝光的婴儿,但仅仅这几句话,就让它有些喘息,似乎非常吃力的样子。

  而封绝寒的肉身本体,在婴儿一现身的同时,早就双目紧闭的一动不动,犹如人事不知一样。

  “哼,兵解,你想的倒美?你就不怕本人将你的元婴炼化,连轮回之机都没有了。”雷震死死盯着封绝寒的元婴,冰寒的说道。

  “阁下若真有这等神通,在下就是命丧道友之手,这用何妨?不过雷道友先思量下,怎么接下本山主的真雷再说吧。”婴儿含糊的说完此话后,就将手中两颗雷丸中的一枚,毫不迟疑的仍出了手心。

  此物一离婴儿手心,马上爆裂开来,化为车轮般大小蓝色光团,气势汹汹的向雷震飞滚过去。

  雷震双眉倒竖,面露煞气的金手一挥,狠狠的砸了自己前胸两拳,结果头顶上鼎音响起,金光四射后同样出现了一个肌肤淡金的婴儿。

  这个婴儿容颜自和雷震一样,身高两寸半,比封绝寒的似乎高大一些,也壮实了一点,但是它双目紧闭,双手抱住一面金光闪闪的小鼎不放。

  此小鼎呈椭圆形,小巧精致之极,鼎身上刻画着山水花鸟,鼎下有三足两耳,精光四射。

  眼见蓝色光团滚至了身前,此元婴没有张开双目,但却已知晓的样子。

  它手中小鼎一举,一道金色光罩从小鼎中射出,将雷震全身护住。

  蓝色光焰毫不客气的撞击到了上面。

  另一侧的灵机、屈老怪等人,一见二人连元婴都出窍了,心里骇然,知道这二位真要拼命了。

  惊天动地的炸鸣声在空中响起,光罩的上空全被映成了蓝金色,一团直径十余丈的雷云突然出现,将雷震卷在了其内,包裹的风雨不透。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