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夺宝奇兵 18

第四百九十五章 夺宝奇兵 18

  现在陆旭才明白,受到玄尸控制的离寒壬水,不知是因为玄尸修为不够还是未被真正炼化过的缘故,竟在刚才进攻他时只发挥其真正威能的一小部分。

  若是一开始,这离寒壬水就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威力,玄尸根本不必融合什么阴阳圣火,就足以灭他数次有余了。

  如此说来,那想必更加厉害的阴阳圣火也不可能只是那么一点威力才是,肯定未曾露出其真正威力的十之一二啊!

  陆旭骇然的将这些念在心中略一思量,就已将事情真相揣摩的七七八八了。

  不过,他可不会在好不容易灭了玄尸后,竟如此冤枉的被无主的离寒壬水灭掉。

  但这时异变又起!

  那些漂浮在周围的蓝色冰花,同时急闪几下后发出一阵清鸣之声,如同接到什么命令一样,它们同时开始往高空射去,所有的冰花都在某处凝结融合成了一体。

  片刻后,一团蓝濛濛的光团浮现在了空中。而在此光团中,一颗拳头大小的蓝色冰珠出现在那里。

  而原本充斥着高台的冰山寒气,瞬间一扫而空,幻化全无,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已经准备催动脚下飞轮的陆旭顿时愣住了,但随后就面露惊喜之色。

  他可不管离寒壬水为何出现这种诡异的变化,这可让他逃过一劫了!

  现在,蓝色冰珠从天空缓缓的掉落下来,正好从陆旭的眼前坠过。

  陆旭望着此冰珠,目中异色一闪,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

  突然他一抬手,体内残余的一道纤细电弧,从其单手飞射而出,一下缠在了此冰珠上,控制住了此珠下落的趋势。

  冰珠丝毫异变没有发生,老老实实的被电弧牵引着。

  见到此景,陆旭神色郑重,仍没有一丝敢大意的样子。

  他小心的手腕一抖,紫色电弧束缚着冰珠向他慢慢飞去。

  望着身前尺许远停下的圆珠,陆旭面现一丝踌躇之色。

  他凝重的一伸手,一层黑色光华将整只手掌包裹的严严实实,然后才谨慎向前抓去。

  虽然隔着厚厚的元磁霞光,陆旭还是清楚的感到,有点阴凉,但绝谈不上冰寒,仿佛那些离寒壬水凝聚成此珠后,就将那极寒收敛的一丝不漏了。

  如此一来,陆旭才真正放心下来。

  他将元磁霞光撤去,用三根手指捏着此珠,放到了眼前仔细凝望一眼。

  这颗蓝色珠子,外层淡蓝坚硬,里面却有液体在缓缓晃动,似乎并不太安稳的样子。

  陆旭犹豫了一下,这离寒壬水可是世间难寻的好东西,而且还是他炼制大五行飞剑中至水灵剑剑胚之灵的材料。

  虽然他现在还不能炼化此壬水,但让他抛弃不要,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这样送上门来,使得陆旭不必去找其他几种至水材料的好事,他怎么也不会推却不要的。就是冒一点奇险,陆旭也心甘情愿的认了了。

  想到这里,陆旭手中紫色电弧再次爆发射出,然后一道接一道的纤细电丝将这冰珠包裹了起来,一层又一层。

  片刻后,一颗仿若紫色圆球的东西出现在了陆旭手上。只是此球,不时有些微小的电光在上面跳动不止。

  见此情景,陆旭才真正安心了下来。

  经过前番和此壬水的较量后他也知道,九霄神雷勉强能克制此壬水的。

  若是此冰球再次爆裂开来,这些九霄神雷的电弧网也能暂时束缚一二,给他争取些时间,不必害怕忽然遭此离寒壬水珠的反噬。

  不过如今的他身上以及九劫雷龟体内的九霄神雷真的荡然无存了,就是一丝电弧也弹射不出。

  但陆旭根本不在乎此事,他脸带兴奋之色的从储物镯中取出了一个正方形玉匣,将此球小心放进了其中,再妥善的收好。

  这时陆旭才有时间往那祭坛上飞遁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东西。

  但陆旭飞过玄尸被灭之处时,身形不由得停滞了一下。他面露诧异的伸手一招,地面上一样发着微弱绿光的东西,飞射到了其手上。

  此物通体绿色,只有鹌鹑蛋大小,看起来似乎普普通通。

  只是此绿珠竟没有被阴阳圣火炼化成灰,还能安然遗留,这让陆旭吃惊不小。

  他一下想起了当日在地洞时,玄尸老魔从一颗绿色圆珠中取出“圣灵配”的事情。

  “难道此圆珠同样是储存什么东西的?”这个念头在脑中一转之后,陆旭就不再迟疑的将其仍进了储物镯中,现在可不是仔细研究此物的时候,还是及早远遁逃离此地要紧。

  陆旭正想向石阶飞遁而去,却一偏头无意中瞅见那紫色雷矛就在数丈远的地方一动不动,仿佛灵性全无的样子。

  陆旭皱了皱眉,一抬手,一片黑光从手中射出,将此宝一下卷入了手中。

  随意的望了几眼后,陆旭就要将此宝收进囊中时,储物镯中的那颗鼻娑摄魂珠忽的微微颤动了一下。

  陆旭心中一动,不由得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他紧锁眉宇的想了想后,猛然一掐诀,滚滚的白色雾气从体表以给你出,盘旋了一圈后你凝结成了一头数丈大小,浑身白鳞,长着一对巨角长鼻的白象虚影,。

  而陆旭又一拍储物镯,喷出了一颗白色的珠子落入了手掌中,正是那鼻娑摄魂珠。

  当初陆旭觉得紫箐将此珠交予他的情形实在有些怪异,因此一直没有真的开始炼化此珠。

  手中握住住鼻娑摄魂珠,感觉到其果真在微微颤动,双目紧紧盯着紫色雷矛,陆旭忽然双手一掐诀,一团青色火焰忽然包裹住了此雷矛,开始慢慢炼烧起来。

  可是片刻时间过去后,雷矛仍然丝毫反应没有,仿若死物一般。

  陆旭目中寒芒一闪,舔了舔嘴唇后,一下将此雷矛扔到了空中,然后手中法诀一边。

  悬浮在其头顶的白象虚影顿时鼻子一哼,一片青霞飞射而出,直向空中的雷矛席卷而去。

  原本动也不动的雷矛,一见青霞袭来,竟骤然绿光猛闪几下,忽发出尖啸之声的化为一道紫芒,直向石阶处飞射而去。

  它仿佛对那青霞恐惧之极的样子。

  雷矛刚飞出丈许远去,就被一旁虎视眈眈的陆旭中指一弹,一道金色剑气笔直射出,正好击在了雷矛之上。将其打的一个跌跄,不由的顿了一下。

  而就这一点点的耽搁,白象虚影喷出的霞光就一下将雷矛卷入了其中。

  顿时此法宝闪烁个不停,并不停的在光霞中左冲右突,似乎想破路而逃的样子。

  但那青光仿佛有某种巨大的吸力,仍凭其如何的挣扎摆脱,在霞光中仍如无头苍蝇般的根本无法逃出。

  摄魂白象神通既然号称一切鬼魂的克星,这鼻中喷出的摄魂神光自然不是光如此而已。

  那雷矛的转动只是迟缓了半拍,就从霞光中飞射出上百的青色细丝,一下将雷矛缠住迅速包裹的紧紧的。

  接着所用青线同时往外一拉扯,竟硬生生的从雷矛中拽出了一团绿光出来。

  此绿光在诸多青线的纠缠之下,不停幻化出各种虫鱼鸟兽的模样,甚至忽大忽小的涨缩个不停,妄图脱身而出。

  但那些青丝竟直接插进了绿光之中,任根本无法摆脱分毫,并一点点拖住绿光往白象虚影大鼻中拉去。

  这下绿光团慌神了,一阵闪烁后幻化出了一张苍老阴霾的老者脸孔,并在霞光中恐惧向陆旭大声求饶道:

  “陆小友,你放老夫一马吧。只要能绕了本人一命,在下情愿以鬼奴之躯终生奉小友为主!老夫懂得的奇功秘术数不胜数,愿意一一交予道友!而且陆道友不想知道全本的尸王典吗?就是屈阳那混蛋,当年从我手中抢走的也是残本?还有那‘尸魂大,法’的奥妙,道友也不想知道一二?并且在下基业虽然被屈阳所夺,但是还有几座秘密洞府,里面藏有众多的秘宝,老奴都愿意奉献主人……”

  鬼脸越说速度越快,脸上露出的表情也越发的惊慌起来,甚至主动自称奴仆起来。因为此刻的它,离那白象虚影的大鼻只有尺许的距离了。

  若真被吸入进去,它的妖魂就算在凝固顽强,也绝没有可能再逃出升天的道理。

  听到鬼脸说出的这些诱惑,陆旭即使心志坚毅远超常人,也不由得砰然心动,脸上露出几分踌躇之色。

  也许看出了陆旭的犹豫,鬼脸如同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的又低吼道:

  “就算道友不想要这些东西,难道不想知道屈阳的功法弱点,不想破除身上被下的追踪暗记吗?”

  听到这话语,陆旭目光闪动几下,神色终于动容起来。

  陆旭轻叹了一口气,单手法诀一变。

  原本狂卷的霞光顿时一缓,让鬼脸总算暂停了往白象虚影大鼻中滑落的趋势。

  青丝包裹的鬼脸大喜,精神为之一松。

  “陆小友,你这样做绝对是明智之举。留下老夫完全可以……”鬼脸勉强露出笑容的想要奉承陆旭几句。

  但就在这时,白象虚影大鼻却再次用力的一吸,原本稍缓的霞光以比原先还要猛三分的吸力,一下将没有提防的鬼脸彻底的吸入了鼻中,丝毫反抗之力都没有。

  陆旭这时,脸上才露出一丝冷漠的讥笑。

  白象虚影仿佛用力过猛的打了个饱嗝,仰天长嗷了一声,脸庞上露出一分拟人的满意之色。

  陆旭微然一笑的双手法诀一边,白象虚影顿时溃散开来,化作滚滚的白色雾气没入陆旭的身躯之中。

  “收你为奴?我怎敢与虎谋皮。活了上千年的老鬼,论心计两个我也不一定斗得过你。就是说的天花乱坠,我还是灭了你比较省心一点。否则不知什么时候,反遭你暗算了。”陆旭几步走过去,一伸手将那紫色雷矛收入手中,望着它喃喃的自语道。

  到现在为止,陆旭仍没有弄清楚这鬼脸到底是玄尸的主魂,还是玄尸另施秘法预先分离出的残魄。

  鬼修之道有分离魂魄的神通,陆旭可一点都不奇怪的。

  不过,陆旭将不远处掉落的金色捆仙绳一并收起后,并没有马上就离开此处。

  那鬼脸说的话语倒是提醒了他,身上还有屈老怪不知何时做下的手脚。

  若是此标记不除,恐怕他刚一出了护罩,就会被屈老怪感应到了。

  不过,陆旭早就用神识探查过数遍,丝毫异样处都没有发现。但是陆旭心里却另有一个找出此暗记的妙法,否则也不会毫不留情的灭了那鬼脸了。

  只见陆旭双手一掐诀,催动了体内的青莲业火火印,一股业火之力顿时一下涌遍了陆旭全身。

  片刻后,在陆旭后背处传来了一声兹兹声。

  陆旭心里大喜,神念一动之下继续催动业火之力。接着那里的业火之力一阵的骚动,似乎是将那一片区域净化了一般。

  然后,陆旭不再迟疑的直往石阶处飞遁而去。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