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四百九十八章 转生竹

第四百九十八章 转生竹

  “只要根部?”紫箐先是一怔,接着神色缓和了下来,但美目中还是露出一丝怀疑之色。

  “当然,作为补偿。紫箐姑娘刚才答应的乾坤玉露,在下还是要拿到的。”陆旭脸孔又一板的讲道。

  “嘻嘻!陆道友真是好算计。想那转生竹的根,肯定有许多宗门愿意出大钱向陆兄收购吧。不过,这件事本姑娘答应了。”紫箐眼珠微微一转后,就自以为猜中了陆旭心思,一阵花枝颤抖的娇笑起来。

  不过如此一来,她似乎反而放心了下来。

  陆旭淡淡一笑,并没有再解释什么。

  “那好,我们破阵吧。我先给道友讲下先前的一些破阵心得。”紫箐精马上笑吟吟的说道。看起来,似乎比陆旭还要心急的样子。

  “先别忙,这口灵泉,紫箐姑娘不想收走吗?”陆旭一指水池,似笑非笑的问道。

  “陆兄说笑了?此灵泉早就被圣灵宫主人,用高深禁制和整座内宫连成了一体。我若是有这么大的神通,早就直接去收取那圣灵塔了,何必窝在这里了。”紫箐娇嗔的说道。

  听了这话,陆旭露出一丝失望之色,但转念一想,又哑然失笑起来。

  他变得似乎有些太贪心了,一见到宝物就马上起了占为己有的念头。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可不想落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下场想到这里,陆旭暗自警戒自己一番后,就不再提及此事反而沉声的说道:

  “紫箐道友先将玉露交给我,再讲一下阵法。我二人合力的话,不出两三日,必定能破除此阵。”

  紫箐听了这话,冲陆旭嫣然一笑,顿时容光慑人,媚意盎然!

  ……

  两日后,圣灵宫数十里外的一座荒山上空一阵白光闪动。

  接着一对男女的身影,在光芒簇拥下凭空出现在了那里。

  男的相貌清秀,身材修长,穿着一件胸口破了一个大洞的玄色长袍。而女的身材修长,娇艳如花,明眸流转之间,隐有无限的风情暗含其中。

  这二人一出现在荒山之上,都警惕异常的四处打量了一下,见没有其他修士在此,才都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他们正是在密室中破阵后,被传送出来的陆旭和紫箐。

  “看来其他人还被困在圣灵宫之内。不到时间,是无法出来的。”紫箐瞅了瞅圣灵宫所在的方向,美目中异光闪动的说道。

  “那些元婴期老怪,会不会和我们一样取宝后被传送出来。”陆旭却没有掉以轻心,眉头一皱的说道。

  “放心好了。取宝后被传送出来的地方是随机的。有可能就在圣灵宫附近,也有可能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地方。任谁也没可能同时监控这么广大的范围。”紫箐不经意的一掠青丝,轻轻的说道。

  “这就好!”陆旭心里一安的点点头。

  “怎么?难道陆兄得罪了那些老怪物。若是这样的话,陆道友真要小心点了。”紫箐美目中秋波流转,带有一丝试探口气的问道。

  “这个不劳紫箐道友操心了。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先行一步了。”陆旭神色淡淡的冲紫箐一抱拳,然后不等对方说些什么,就毫不迟疑的化为一道黑虹飞遁而去,竟没有丝毫留恋之意。

  紫箐看着陆旭远去的遁光,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半晌之后她才轻摇了摇头,手上一阵黑光闪动后,多出了一截尺许长的怪竹。

  此竹外表成黑色,上面有一点一点的紫色斑点,显得丑陋无比。

  可是紫箐看着此竹,脸上却升起一丝感伤之色。

  “姐姐,你暂且多忍耐些时日,我这就找人用此竹炼制成转生护魂匣。让你彻底脱离炼魂之苦。”紫箐低声的说完此话,就不再迟疑的将身上黑袍迎头一盖,遮住了那惊人的艳容。

  接着紫箐也化为一团黑气,向另一个方向飞射而去。

  转眼间,此处荒山上重新寂静无声起来。

  与此同时,圣灵宫内宫五层的高台上,有几人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

  他们人人神情难看,正是屈老怪等一干左右两道元婴中期修士,而雷震也冷冷的站在其中。

  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竟没有人再向其出手了。

  “我们联手搜过了内宫三层到五层的所有角落。光是破除的禁制和击毁的傀儡都不计其数了,可仍没有找到他们。屈阳,失踪的三人中有两人可都和你大有关系。真不是你指使他们取宝潜逃的?”封绝寒铁青着脸的说道。

  “哼,封山主,你这话可问数遍了。我早已告诉过你,屈某爱子已遭了不测,这是在下秘术亲自探测过的。绝不会有错。要不是这防护阵法遮住了在下所有的感应。犬子身死的刹那间,本尊就应该能知道的。也不会让那两个小子趁机携宝潜逃了。”屈老怪脸皮抽蓄了一下,面容扭曲的说道。

  “说起来,在下倒觉得雷兄最可疑了。为什么偏偏在雷兄将我们都引出的这段时间内,圣灵塔被人取走。雷兄还一直不肯将那位后辈的来历交待清楚,难道和那位小子事先勾结好了。”屈老怪话音一转,忽盯着;雷震声音阴森的说道。

  “笑话,雷某要向你交待什么?就是圣灵塔被取走和那小子有什么关系,和我又有何干。我当时和正被诸位追的落荒而逃,总不至于宝塔落到了在下手中吧!倒是你自称屈旻那小子挂了,谁知道是真是假?说不定正满心欢喜呢!”雷震两眼一瞪,毫不客气的反讥道。

  “你……”屈老怪一听这话,气的七窍生烟。

  爱子已经身死惨遭不测,自己还要背上这样一个大黑锅,这是屈老怪说什么也不能接受的。

  顿时他脸现怒容的一张口,就要再行争论什么。

  但一旁的南山舍人,却在此时开口劝解起来。

  “雷兄和屈兄不必起什么争执?取走宝的不在乎就是这三人。至于他们中的谁,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都是次要的。现在最重要的,是不管这三人是生是死,都要将他们找出来才是。我们追逐雷兄的时候,一直追到了第三层的入口处。他们的动作就是再快,也不可能逃出三层以下的。而如今,我们合力在三层入口处布下了数个阵法,他们想要趁机逃走是不可能的。至于从密室中传送出去,那是更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他们都只是金丹期的修士,就是三人联手的话,也绝不能通过三层以上的任一间密室。除非他们真昏了头,想要自杀例外。”南山舍人神色冷静的分析道。

  “可是,我们全都搜遍了三层到五层。根本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封绝寒冷冷的说道,脸上满是怀疑之色。

  其实何止是他,左道三人都是半信半疑之间。

  他们早就通过传音暗自商讨了数次,都觉得很可能是三个老魔联手演得一出好戏。故意将他们引开,然后再让后辈取出的圣灵塔。

  因此封绝寒三人一方面心里懊悔不已,一方面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屈老怪等人的举动,绝不肯在圣灵宫中离开老魔几人半步。

  屈老怪、南山舍人自然看出了封绝寒等右道之人的心思。可是他们同样心急如焚,也顾不得此事了。

  他们只想快点找出陆旭和玄尸诸人,拿回圣灵塔。

  一干元婴中期修士在这内宫大大出手争斗了一番,结果宝物却让金丹期修士浑水摸鱼的偷走了。传闻出去,他们这些人的乐子可就大了!

  况且他们怎甘心,让圣灵塔真的落入陆旭等人的手中。

  雷震同样心中诧异,因为玄尸的举动似乎和事先约定好的有些不太一样。

  难道真的卷塔逃遁了!

  要是普通的金丹期修士,也许无法过得三层密室的禁制,但是若是改修鬼道的玄尸,这可就真不好说了。

  虽然心里疑惑丛生,雷震面上倒也不漏半分。反而因为其他的心思,他心中存了一定要把水搅浑的念头。

  于是雷震也冷声的开口道:

  “你们说,会不会是妖皇殿的两个老家伙并没有走,一直隐匿在附近。见我们都追逐出去了。才又都出来灭了那三人,然后把圣灵塔取走了!”

  一听雷震这话,其他人一阵的面面相觑,但随后都露出几丝若有所思的神色。

  一远离那紫箐妖女后,陆旭就心痒难耐的将圣灵塔取出,边飞遁着,边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塔中的宝物。

  可是没多久,陆旭却有了想吐血的感觉。

  任凭他用尽各种办法,却是丝毫都激发不了此塔,更别提打开其禁制了。

  不管狂注入灵力到塔上,还是恼羞成怒的用各种法宝去直接轰击此塔壁。

  它等顶多闪动几下光华,仍一副纹丝不动的样子。

  陆旭的心一下凉了起来。

  现在他除了可以将圣灵塔放大或缩小外,完全拿此物没有半分办法。

  发现这个事实的陆旭,郁闷之极的在无人山脉上空破口大骂了小半日之久,对象自然是那莫须有的圣灵宫之主了。

  很明显,这个圣灵塔有什么古怪在其中。不是元婴期修士才能驱动它,就是另有什么诀窍才能开塔,并非只是注入灵力如此简单的事情。

  难道和原先包围此塔的离寒壬水有什么关系?

  一头雾水的陆旭,只能胡乱的猜测了一通。

  不过略一想想,这也很正常。

  圣灵塔号称妖域第一秘宝,有些鬼名堂在上面似乎也是预料中的事情,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是空守宝物,现在却无法使用。这让陆旭懊恼之极。

  一气之下,他又将此塔抛进了储物镯中,等以后有时间了再来好好研究一番。

  接着陆旭将三色玉如意拿出来,摸索其用途起来。

  别说,短短时间内这件秘宝还真让他研究出来两样神通出来。

  最简单的就是将灵力直接注入如意中,会在身上出现了一个黄红白三色的护罩。

  此护罩的防御能力,陆旭曾经亲眼在圣灵宫中见过,竟可挡那妖皇殿长老所化大手一击而安然无恙,自然非比寻常。

  另一个神通,就是只要激发此玉如意的三色宝光,就可以无视绝大多数属性的防御,直接穿透伤敌。这也是这玉如意当初能在玄尸和屈旻的包围中,如此轻易的逃离出来的原因

  这倒给陆旭一个意外的惊喜。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