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零一章 风起 3

第五百零一章 风起 3

  修炼了万象玄功的陆旭,神识即使没有屈老怪等人的强大,相差也不会太远的。即就是有元婴中期修士隐藏附近,陆旭也能稍感应到一些才是。

  而据陆旭所知,大部分的元婴期修士都是终生徘徊在中期一下阶段,根本无法更进一步。

  见附近没有这样的元婴中期老妖怪,陆旭总算稍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次灭皇盟既然敢进攻青山坊市,看样子主事的人最起码也会有一名元婴中期修士才是,陆旭可不想冒然现身与此人照面。

  只能老实的等待大战结束,再悄悄的离开了。

  坊市方向的大战并没有持续很久。

  在红霞和各色光芒交织闪烁的时候,又一大批充满了邪气的灰白色光华也加入了攻击之列。

  在密密麻麻的法器法术的联手轰击之下,下面的大阵再也顶不住了。

  一阵轰鸣声后,红色光霞狂闪几下,发出撕裂之声的爆裂了开来。

  可是不知是阵法余威如此,还是下面的妖皇殿修士故意所为,那那冲天的红光残片,犹如回光返照般的漫天飞射开来,竟一时竟将让天上的灭皇盟的修士队列一阵的大乱。

  而趁此机会,下面的妖皇殿修士仿佛商量好的,一哄而散的四下飞遁开来了。

  其中有几道光芒耀眼异常,遁速奇快的从低空处冲出了坊市。

  看来是妖皇殿留在此坊市的高阶修士了。

  几乎与此同时,空中也蓦然飞射出十余道同样不弱的长虹,好不示弱的紧追而去。

  瞬间,这些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来灭皇盟的高层,是想将青山坊市所有妖皇殿修士一网打尽,一个也不想放掉。

  这时,天上开始缓缓降下众多的灭皇盟修士。

  看他们的衣衫打扮明显分属两派。

  看来左右两道是同时出动了!

  陆旭对这场战斗结束的如此之快,既有些感到意外,也觉得在情理之中。

  毕竟双方实力悬殊的实在太厉害了。就是妖皇殿的修士想要拼命,恐怕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过,陆旭却不禁暗想,是否趁乱就此离开此坊市周边。

  这时,却从那群修士中飞射而来一名绿袍老者。

  陆旭神识略在其身上一扫,就看出其是金丹后期的修为。

  此人不慌不忙的飞遁到了陆旭等人的上空,一双精目望了一下四周后,竟沉声说道:

  “诸位道友听好,在下灭皇盟护法邪枯,奉长老之名向大家通告一件事情。现在本盟刚刚击溃妖皇殿之人,为了不发生什么误会,还希望诸位道友暂不要急忙离开坊市。等两个时辰后将妖皇殿残余追剿完毕,大家再自行离开。道友们尽请放心,本盟只是针对妖皇殿和其帮凶的。绝不会留难其他的同道。”老者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异常,让附近的所有观战修士都听的一清二楚。

  潜伏在附近的修士们听了这话后,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既没有人出面领头说些什么,也没有谁自找麻烦的出言反对的。

  一时间鸦雀无声!

  陆旭听了这话,心里反而一松。

  看来灭皇盟为了拉拢人心,不会怎么为难的他们这些人的。

  晚点就晚点吧,反正他现在就是赶到妖皇城,还不知如何才能混进城内呢。

  陆旭正这样想之时,绿袍老者已一言不发的飞回了坊市。

  陆旭望着对方消失的背影,并没有离开原地的意思。

  其他的修士不知是否因为肩负使命的缘故,同样没有离开坊市阵法附近,密切注视着灭皇盟修士的举动。

  这时灭皇盟的修士,正井井有条的拆除原来的大阵,而开始安装布置他们自己的阵法。

  而剩下的修士则分为两股,一股往坊市外围飞去,四下警戒着。一股直接从陆旭的头顶飞过,直奔坊市内搜查而去。

  看到这些修士,默不做声,闷头做事的样子。

  陆旭有些吃惊了!

  看来左右两道双方早就开始打妖域霸权的主意了。

  否则这样训练有素的弟子,可不是短短数十年可以训练出来的。

  这座青山坊市,也将要成为进攻妖皇城的前哨了。

  不过,陆旭也有些奇怪。妖皇殿难道就这样被动的静等左右两道的进攻,真衰弱到没有能力反击了吗?还是当代妖皇仍没有正式出关,妖皇殿想等拖延些时间,好后发制人。

  陆旭心底有些疑惑不解,不过,他转念一想又哑然失笑起来。

  不管妖皇殿和左右两道各有什么奇招和底牌在手,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何必多花费什么心思在这上面。

  只要小心一些,千万别被卷入其中,然后等风头过了,回返宗门就万事大吉了。

  这样想罢,陆旭重新气定神闲了起来。

  静静观望了两个多时辰后,那位绿袍老者带着三名和他一样的金丹期修士,去而复返的重新回来了。

  “想要离开的道友,只要出示下可以证实你们身份的信物或者功法,就可以安然离去了。若是不想离开的,也可以继续留在此坊市。只要不对我们灭皇盟抱有敌意,一切规矩都和原先不变。”老者漂浮在半空中,冲着下方朗声说道。

  听了这话,下方修士一阵的骚动,但随即又安静了下来。

  虽然此人说的如此客气,但谁也没有心思先露面过去。

  万一人家玩的是欲擒故纵的把戏,岂不是自投落网。虽然可能性看起来很小的样子,但谁也不想以身范险,想先让其他人试试再说。

  陆旭同样没动一下。

  对方只是金丹期的修士,只要不主动现形,他们的神识是无法发现他的。

  他可不会做这个出头鸟的!

  足足安静了好长一段时间,让绿袍老者脸色开始阴沉下来之时,终于一道白光从下面飞射而出。

  遁光速度并不怎么快,里面是一位看起来年纪很轻的兽袍修士。

  “晚辈血牙山牙惧,见过几位前辈。这时晚辈的信物血牙令。”兽袍修士老实的飞遁到老者跟前,一施礼后恭敬的说道。随后从身上取出一把弯月形的令牌,递了过去。

  “哦,血牙山,贵山主倒和老夫有过一面之缘,这把令牌的确也是血牙山弟子必备的令牌,你可以走了。”老者接过令牌只是略一打量,就脸色一缓的还给了年轻人。

  兽袍修士顿时大喜,恭谨的告辞后飞向了坊市。路上灭皇盟的修士,果然没有一人前来阻挡。

  一有人带头,并且看起来的确没有事的样子,其他修士也陆续现身,开始飞向了老者。

  老者似乎阅历丰富之极,无论谁拿出什么样的信物或显露什么功法,他都能一眼认的出来。

  这让下面观望的陆旭不禁暗暗称奇。

  不过,陆旭见一位金丹后期修士同样无阻的被放行了,他也沉不住气了。

  忽然一现身,并化为一道黑光飞向天上。

  “这位道友是?”老者一眼就看出了陆旭的金丹后期修为,口气自然婉转了几分。

  “在下金玉门客卿长老,这是在下的腰牌。道友请看!”好在当日凤仪仙子所赠的长老腰牌,陆旭随身携带着。就毫不犹豫的取出,递给了对方。

  “金玉门?在下听说贵门好像有位陆长老,经常闭关苦修,一向轻易不大显身。不知道友是否?”绿袍老者仔细端详了一下腰牌,然后凝望着陆旭两眼缓缓的问道。

  陆旭心中一凛,脸上却神色如常的含笑道:

  “在下正是,没想到,道友竟连我等这样的无名野修竟也知道。真是佩服啊!”

  “呵呵,这没什么。贵门的名气在妖域可并不小。特别是贵门的凤仪仙子。我家少主对其可是久仰艳名啊,希望道友能将此话带到。”绿袍老者嘿嘿一笑的说道,竟客气异常。

  “少主?不知道友说的是……”陆旭闪过一丝讶色,有点迟疑的问道。

  “我家少主是化神期深渊老祖的唯一传人,虽然以前一向鲜有人知,但是以后想必一定名震妖域的。”老者尚未说话,站在他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另一位中年人,忽然插嘴冷冷的说道。

  “好的,在下若是见到了门主一定会将此话转过的。”陆旭心中有点诧异,他知道这深渊老祖乃是左道唯一一个修为达到化神期的强者,地位比金狮王还要高,只是其基本都在闭关,几乎从不外出。

  “好,此令牌没有什么问题,陆道友可以走了。”绿袍老者似乎对陆旭的回话很满意,把玩了一下腰牌片刻,就不再留难的还给了陆旭。

  陆旭一抱拳后,才不慌不忙的飞离开了。

  眼见陆旭化为一道黑虹,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老者却盯着陆旭消失的方向,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

  “怎么,此人有什么不妥吗?还是身份是假的?”中年人一见老者的神色,不禁一怔的问道。

  “身份应该没有问题,我们潜伏在金玉门的弟子,早就将金玉门几位长老的画像复制了出来,此人和这玉简内的留影一模一样。的确是那姓陆的长老不假。就算是施展了什么秘术,这模样是变幻而来的。但也绝逃不出那边元婴长老的法眼!”绿袍老者手捻胡须,接着单手一扬,一块泛绿的玉简出现在手心处,在中年人眼前轻轻一晃又收了起来。

  “既然没事,为何露出这般神色?”中年人哼了一声,有些不满了。

  “这金玉门姓陆的长老不大简单,恐怕你我单打独斗,都不是其对手。”绿袍老者沉吟了一下后,说出了让中年人为之一愣的话语。

  “这话什么意思?不就是和我等一样的金丹后期修士?而且还是个散修,怎能和经常受老祖指点的我们相比。”中年人将头摇的跟拨楞鼓一样,根本不信的说道。

  老者听了中年人此话,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给中年人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嘿嘿,西兄,应该知道,我修炼的‘真煞门罗功’虽然称不上什么顶阶功法,但对煞气最是敏感。而对方身上的煞气之重,在金丹期修士中老夫还是第一次见到。丧生在此人手中的修士对不再少数了。”

  “这算什么,若是多灭一些低阶修士,我也能轻易的做到。”中年人露出不以为然的样子。

  “这个可不一样。你那样做,虽然同样可积攒一些薄弱的煞气,但是时间稍久一些,就会轻易的消散掉。而此人身上的煞气不但浓稠众多,而且还凌厉阴寒之极,这应该是斩杀同阶以上修士太多才会形成的。这种煞气除非是用佛道一些秘法加以消除,一般都是永久缠身的。”

  “而且这人似乎懂一些神妙的敛气之术,所露出的煞气数量还十不及一。就是如此,其煞气之重也实在惊人!普通修士一对上此人,不但幻术和**类的法术大打折扣,若是一时不防的被这股煞气迎头罩住,更会心志一时被夺。十成修为到时能发挥处七八成就不错了。若是这人修炼我的‘真煞门罗功’,修为绝对是一日千里的。”老者目中寒光一闪,森然的说道。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