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零三章 风起 5

第五百零三章 风起 5

  眼见那些怪鸟箭矢般的冲到了陆旭身前,他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狞笑,两手一掐法决就要令这些怪鸟爆裂开来。

  可就在这时,轻微的低鸣声在其耳边忽然响起,接着身躯感觉到被束缚,猛然一紧后,他顿时觉得浑身的法力一散,竟然再也无法提聚起来。

  这一下,中年儒生惊骇之极。

  对那诡异消失的绳索秘宝,他自然提高了十二分的警觉。可一点征兆没有的就缚在了其身上,这实在太出乎他意料了。

  一时间,中年儒生惊惧的魂飞天外,各种脱身之策在心中狂转。

  这时,另一边也传来了一声巨响,金光黑气交织到了一起,金色巨剑终于和那铁块撞击到了一起。

  光华灿灿的黑气很轻易的压倒了剑光,巨剑仅支持了片刻时间就寸寸的断裂开来。

  而于此同时,另六道金光却也后发先至的击到了那古怪的符文护罩上。

  “砰”“砰”的闷声接连响起。

  符文在黄光闪动后竟抵住了六道金光,并未让它们击破护罩。

  陆旭轻“咦”了一声,有些大感意外。

  看来他的飞剑虽然由至金的太乙庚金炼制,但因为祭炼时间太短的缘故,还没有太大的威力。

  但未等他多想,那些银色怪鸟就已射到了面前。

  虽然没有了中年儒生的法力支持,但是那银色大印,毕竟是和他神识相通之物,仍威力不减的驱使这些怪鸟攻了过来。

  陆旭冷哼了一声,手中银环光华大起,大片星光从银环中狂渲而出,一下将那些飞近的怪鸟一只不剩的卷入其内。

  看到此幕,中年儒生一下面无血色。

  “不可能,你还有其它的秘宝。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一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一般的修士能有一个秘宝在身,就已经是侥幸无比的事情。毕竟只要有秘宝出世,多半都会落到那些元婴期修士的手中。

  普通的金丹期修士想要拥有秘宝,实在是千难万难之事!

  而陆旭竟先后祭出了金色绳索、银环两种截然不同的宝物,这怎不让中年儒生惊恐之极。

  可是陆旭根本没有心思回答其什么,而是将银环直直的扔出。

  顿时星光一闪,银环将迎面击来的铁块也包裹在了里面,让它在星光中翻转挣扎个不停,可仍无法脱身。

  然后陆旭不再迟疑的十指连弹,十余道金色剑气狠狠的弹射而出,目标正是那被捆仙绳锁死的中年儒生。

  “不……”中年儒生只来及大叫一声,身上就被洞穿了十几个大洞出来,身形晃动了几下,就一命呜呼了。

  可怜其一身的功法未曾施展半分,就被捆仙绳锁住了真元,即使满腹的手段也根本无计可施。

  陆旭伸手一招,捆仙绳重新化为了一片金光,自动离开尸体倒飞回了手中。

  此刻,他才目光一冷的转向了另一侧。

  披发大汉正满头大汉的掐诀想要收回自己的铁块,可是一时半刻哪有可能成功。而外面的六道金光则不停的狂击其符文光罩。

  如今披发大汉见中年儒生这么轻易的丧命而亡,心里不禁大震!

  见陆旭的注意力又移到了其身上时,通体冰寒起来。

  他猛然一咬牙,忽化身为一道黄光飞遁而去,竟连和他元神相通的本命法宝,都不要了。

  此人倒也果断异常!

  陆旭眼睛微微一眯,金色绳索从手中再次的瞬间消失。

  可下一刻,它就在金色光霞中,诡异的出现在了逃遁披发大汉的头顶之上。

  接着在这位披发大汉不信的目光中,金色绳索视那些符文无物般的浮现在了披发大汉身躯之上。

  顿时黄色遁光“嘎然”而止,披发大汉直直的翻身载倒下来。

  陆旭目中寒芒一闪,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围着披发大汉绕了数圈后,就将其腰斩成了数截。

  至此,两名灭皇盟的金丹后期修士,全都折损在了陆旭手上。

  下面,陆旭轻松之极的将二人身上的储物袋搜了出来,略用神识扫视了一下其内后,就不慌不忙的收起。

  那银环中的秤砣状铁块,和没有主人漂浮在空中的大印法宝,陆旭同样没有客气的一同收下。

  “道友躲在此处偷看这般久了。是不是也该透气出来一下。”陆旭倒背双手的站在半空中,低头冲下方的海虚空淡然的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响彻附近数里的所有虚空。

  一阵清风蓦然刮过,四处仍然寂静无声。

  见到此景,陆旭轻叹了一口气。

  “阁下就潜藏在下面的山脉中,难道真要让在下将道友揪出来不成。”陆旭神色微微一沉,口气有些不善了。

  “道友且慢,在下这就出来。”似乎因为被陆旭点出了藏身之处,这位隐匿之人终于沉不住气的出声了。

  一听这人的声音陆旭微微一怔,心里有几分诧异起来。

  接着下方的海面上水波荡漾,黑光一闪后,一名修士从里面缓缓的飞出。

  此人穿着妖皇殿的黑色衣衫,乌发到肩,额上围着一条金色的嵌玉头带,神色从容的望着陆旭。

  可陆旭一看清楚此人的面容,却一愣之下露出几分愕然之色。

  这人脸如白玉,黛眉如画,凤眸秀鼻,唇红齿白,竟是一个绝美之人。可让陆旭不可思议的是,他竟无法辨认出此人是男是女。

  说对方是女的,可是这人嘴角带着的一丝懒散的笑意,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潇洒。说他是男的,可是容颜实在艳美俏丽,眉宇间的那一丝掩不住的媚意,绝对对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

  “不知道友尊姓大名,在下妖皇殿外事执法星月,多谢道友出手相救!”

  此人的声音悦耳动听,却是中性之音。这更让陆旭微一皱眉头,暗自嘀咕不停。

  此人让陆旭一下想起了前世的伪娘来。

  但稍一细琢磨,这人有和伪娘完全不同。

  这自称星月的家伙,动作虽然全是男子的举止,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脂粉之气暗含其中,况且声音低沉并充满了磁性,实在让人难辨雌雄。

  “在下陆旭,刚才只是举手之劳。对方若不是硬要逼迫,陆某也不会出此辣手的。”陆旭心里虽然惊异,脸上却半分没有表露的说道。

  “不管如何,在下还是对道友感激万分。”星月嫣然一笑,一丝风情不经意的流出。

  陆旭看了却心里一阵恶寒,在对方是男是女没有弄清的情况下,让他对此人的艳姿只能视若无睹了。

  “道友如此急着赶路,难道想去妖皇城吗?现在那里应该已经戒严,很难进入了。道友若是不嫌弃的话,在下愿意带道友进入城内,以报道友搭救之恩。”星月收起了笑容,双目一转后,马上一本正经的说道。

  对方说出这番话来,让陆旭有点意外。

  不过转念一想,让此人带他进城,这正是他灭掉灭皇盟两位修士的主要原因。

  如此一来,才能显示他和灭皇盟没有什么关系。

  如今对方都主动提出了,他自然不会推却此种好事,就脸上一动的缓缓回道:

  “陆某洞府就设在妖皇城,如此匆忙的赶路,的确是为了回府。若真的无法进城入内,那就有劳道友费心了。”

  “好说,道友能毫不犹豫的灭掉那二人,自然无需什么证明就有资格进城了。我们妖皇殿欢迎之极。不过这次追杀的修士,并非仅他们二人,还有其他几名法力不弱之人。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此地吧。”星月听陆旭如此一说,马上笑盈盈的说道,一时间眼波流动,明眸顾盼。

  这次陆旭没有说什么,微微的点点头。两人就化为两道黑色遁光,向妖皇城方向飞遁而去。

  在路上,陆旭有些好奇的仔细观察了下对方。

  这位星月的黑衫有些宽大,但从外面望去,看不出丝毫男女的特征。但在他细心留意下,还是发现此位并没有喉结。

  但光凭这一点,并不能肯定对方就是女子。因为据他所知,有些诡异的功法颇有颠倒阴阳,改换男女部分特征的奇效。这位不会就是修炼的此类功法吧!

  陆旭心里有些古怪的想道。

  似乎注意到了陆旭的注目,这位绝美之人竟冲陆旭媚态一生的一笑,让陆旭一阵的尴尬,不觉回首过去。

  “道友的身怀两件秘宝,看来也是得天独厚之人。不知那金色绳索倒底是何来历,在也有幸见过见其它几件秘宝,可从未见过如此的神通。”星月一边遁光前进,一边有意无意的提起了陆旭的秘宝。

  “没什么,只不过比常人多点机缘吧了。”陆旭自然不会实话实说,面不改色的含糊过去。

  “呵呵,不过道友一人就能斩杀两名同阶修士,实在是非比寻常。不知陆道友有兴趣加入我们妖皇殿吗。在下可以引荐道友加入的。”星月见陆旭不想回答此事,就轻笑一声的并不在勉强,随后话题一转,提起招揽之事来。

  遁光中的陆旭听到此话,眉头不禁一皱。

  这位星月似乎不太好对付啊,尚未带自己进城,就一股脑的开始给自己出难题了。

  先不说自己是九霄宗弟子,就是现在加入妖皇殿的修士,还是都成了妖皇殿的炮灰,他是说什么也不会作茧自缚的。

  于是想了想后,陆旭轻咳一声的斟酌道:

  “在下虽然对贵殿向往已久。但是金玉门曾经对在下有过大恩。陆某身居金玉门客卿长老一职,近些年恐怕不便的。实在抱歉的很!”陆旭毫不客气的又将金玉门拿出来当作挡箭牌了。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