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一十八章 阴魂海风云 5

第五百一十八章 阴魂海风云 5

  “可是现在,妖皇殿和灭皇盟仍在那边打得不可开交。传送阵至今还是能出不能进,我们就是想走,也走不了。”况姓修士却苦笑了一声,一脸的无奈之色。

  “哼!这可不一定。”体态雄壮的汉子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

  “哦?莫非雄兄另有什么路子?”况姓修士先是露出讶色,但随之精神一振。

  “嘿嘿!也谈不上另有什么路子,我只是听说蓝岩岛上有人在高价出售传送符,虽然数量不多但的确已有人借此回到了内妖域!”汉子的声音一下放低了下来,有些神秘兮兮的说道。

  “有这样的事?那我们……”况姓修士脸上一喜,正想再仔细问下去时,但被白发老者冷哼一声,打断了话语。

  “两位道友别做梦了!就算弄到了传送符,你们真敢回妖皇城不成?现在的内妖域,比我们蓝岩岛更加的危险!回去肯定被两方抓住当替死鬼了。而这里的海沟妖兽虽然看来不太正常,但是海沟之外最起码还一切无事。真有事情发生了,我们大不了随便找个荒岛躲藏一下就是。总比回去掺和什么大战强的多。”老者目中异光闪动,似乎对此事早已胸有成竹。

  另外二人听了这话,面面相觑了一阵,觉得老者的方法虽然是个笨法子,但似乎还真的可行。

  就这两人再想和老者细商此事时,忽然一声粗粗的怪吼声从某个方向远远传来,接着同一方向,阵阵的爆裂轰鸣声同时响起。

  “阴漓兽!”

  况姓修士和雄壮汉子互望了一眼,几乎同时的叫出口,脸上全是惊喜之色。

  “的确是阴漓兽的叫声。似乎有人比我们先找到了。我们走。不要暴露了踪迹,一切见机行事。”白发老者脸上闪过一丝厉色,对二人冰寒的说道。

  其他二人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三人当即化为长虹飞遁而去,但在半路上光华一闪后,消失不见了踪影。

  至于那群筑基期修士,也马上神情紧张的起步急追而去。

  一会儿的工夫后,白发老者等三名金丹期修士,无声无息的飞到了一个数里大小的小岛附近。

  那震天的阴兽吼声,就是从此处传出。

  结果眼前的情形,也不出他们的预料。

  一只通体流光、阴气四散的阴兽,正被困在岛上一处紫色光霞的禁制之中。

  此阴兽十余丈大小的身躯,放射出无数的灰白色长丝,拼命切割着周身蜂拥而来的紫色霞光,显得凶悍无比。

  但这一切还不是三人最关心的,他们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另一处。

  在小岛的上空,一位身穿玄色衣袍的青年,站在半空一动不动,他到背着双手,脸上悠然自得的样子。

  “谷兄,这人只是一个金丹期修士。我们动手吧?”一脸凶相的雄姓修士,有些兴奋的传音道,话里充满了惊喜之色。

  “别急,再看看附近有其他人隐匿旁边吗?别中了什么圈套!”白发老者听了这话,狰狞之色在脸上一闪,但还是强压住出手的**,慎重的讲道。

  “雄道友!谷兄的话有道理。一位金丹期修士,竟孤身一人敢诱捕阴漓兽,实在有些不对劲。而且我只能看到其是金丹期修士,却看不出在金丹期什么层次,别有什么玄虚在里面。”况姓修士看来同样心细之极,提醒的警告道。

  雄壮汉子听了这话,心中也是一凛,急忙将神识放开在附近搜素了起来,可根本没有什么发现。

  而这时,空中的玄衣青年,此时也出手了。

  只见他单手一扬,数道金光从手中飞射而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合为了一柄长约十余丈的金光巨剑,从空中沉声落下。

  下面的阴漓兽似乎也知道厉害,一张口,喷吐出了一颗灰色晶球。

  晶球迎风见涨后,化为丈许大小,毫不客气的迎向空中的巨剑。

  下落的巨剑的速度没变,却隐有惊人的雷鸣声发出。

  轰的一声巨响后,和那晶球撞到了一起。

  可就在这刹那间,巨剑似乎模糊了一下。

  “嗖”的一声后,竟从金光中飞射出一把一般无二的巨剑,接着一闪即逝的从原地消失,下一刻蓦然出现在了阴漓兽的头上,无声无息的一斩而下。

  阴兽声嘶力竭的狂吼一声,身上灰丝猛然朝上齐射,竟想硬接此击,而逃过一劫。

  结果‘扑哧“一声响后,巨剑毫不阻碍的斩下了阴漓兽的巨大头颅。

  碧绿的血液四溅飞射!

  见到青年这瞬间灭妖的一幕,白发老者三人有些惊愕了。

  那真的是阴漓兽?

  此兽在金丹期阴兽中也是赫赫有名的难缠。

  可如今竟被这青年瞬灭般的一剑斩之。

  这太难以置信了吧,难道对方不是普通的金丹期修士,而是假婴期的修士?

  包括白发老者的三人再次用神识反复的确认,可那正降落阴兽尸身旁的玄衣青年,的确是金丹期的修为不假。

  可是这难缠的阴漓兽,即使他们三人联手胜之不难,可要如此轻易的斩杀,却根本不可能。

  难道青年修士扮猪吃老虎,有隐匿真实修为的秘术不成?

  白发老者三人疑神疑鬼起来!

  “谷兄,要出手吗?好像此处就是对方一人。”雄壮汉子的声音,有点紧张起来。

  白发老者盯着下方,脸上显出一丝疑色,并没有马上回话什么。

  但等看见玄衣青年取出一个黑瓶来,开始抽取阴漓兽的魂魄来,这才神色大变,目中闪过一丝惧色。

  “这人有点古怪,要不算了。没有必要招惹不知底细的人。”况姓修士见老者这幅表情,不禁一怔,但随即眉头轻皱,有些试探的问道。

  他们三人既然能在外妖域这种地方逍遥至今,自然个个都是异常小心之人。

  眼前的情形,实在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让况姓修士有了退意!

  “算了?现在可不是要不要动手的问题。而是我们还能否活着离开的事情了。”

  白发老者目光闪烁不定了好一阵,才苦笑了一声,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这话让雄壮汉子和况姓修士怔住了。

  他们二人深知老者的秉性,知道对方绝不会无端说这话来,面上随后显出了一丝讶色。

  “你二人难道没有发现,这人最近流传的某个魔头很相似吗?”白发老者抿了抿嘴唇,有些苦涩的低声道。

  “魔头?难道指的是……”

  “什么,是那人!”

  一旁的两人先是一怔,但随后就马上发出了一声惊呼。

  他们脸上已满是骇然之色。

  “应该没错的。你看这人年纪青青,身着玄色长袍,脚踏云纹长靴,能释放多柄飞剑,并且剑光也是金色的。都和传闻中非常的吻合!”白发老者慎重的喃喃说道,好似也在分析给自己听一样。

  “可那人不是以驱使紫色雷电而闻名吗?这里的此人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施展过紫色雷电,不会是巧合吧!”雄壮大汉面色发白了,声音微微颤抖了起来,仿佛白发老者所提及的那人,是一个可怕之极的存在。

  “谷兄说的应该没错。那魔头平常现露出来的也是金丹期的修为,并且同样爱抽取阴兽的精魂。至于刚才没有放出紫色雷电,应该觉得没有必要吧!”况姓修士方正的面容有点发青的趋势,传声的话语也自动小了几分。

  “这么说,眼前的家伙真可能是传闻中的那个‘雷魔’?那我们还不赶紧离开?被这魔头撞见了,我们可都别想活命。”大汉露出了惊惶神色。

  “别慌。若真是此魔头,刚才来的时候,对方正将注意力放在阴漓兽身上。所以才没有发现我们。现在他已经灭了阴兽,若是妄自行动的话,反而可能暴露了行迹。”白发老者还能保持着几分镇定,冷静的说道。

  听了这话,其他二人互望了一眼,觉得有道理,当即不敢轻举妄动了。

  但姓雄的大汉盯着远处做法抽魂的青年片刻后,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面露疑色的低声道:

  “听说这位雷魔,在四年前因为一只元婴初期阴兽和一伙修士发生了冲突。以一己之力灭掉了七八名金丹期修士,只有一名假婴期修士才得以幸免。这些传言难道全是真的?”

  “应该不假!那位逃得性命的修士,是绿魔谷的高手。一齐被灭的都是他的同门。就这一战,让号称蓝岩岛五大势力的绿魔谷,一下损失了近三分之一的人手,实力顿时大降。绿魔谷的太上长老‘绿羽真人’,因此气得七窍生烟!数度孤身出海搜寻这位雷魔,但结果全都无劳而返。其实许多人都猜测,即使这位绿羽真人真找到了这位雷魔,也不见得能将对方怎样。毕竟对方既然有此能力,很可能是新冒出来的元婴期高手。听说蓝岩岛的其他势力也在留意这位雷魔,一副想要拉拢起的样子。”况姓修士干咽了几下口水后,低声的解释道。

  “元婴期?这可不一定。我听过另一种说法,据说这位雷魔本身修为根本不算什么。能够这么厉害,完全是因为他能驱使一种厉害的紫色雷电。据说当日一战,他根本没有动用其它法宝,只是放出了无数的紫雷,就将众多金丹期修士活活轰死,根本没动一根小手指。这才被人冠以雷魔之名。”白发老者默然一会儿,却摇摇头不赞同的说道。

  “可是刚才谷兄也见到了。眼前的这人根本没有动用紫雷,一剑就劈死了那只阴漓兽。即使假婴期修士,也不见得能做到这点。对方分明是元婴期老怪假扮的。”况姓修士还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白发老者露出不以为然之色,还想说些什么时。一旁的雄壮汉子却无奈的打断道。

  “两位道友,这雷魔是不是元婴期修士,对我等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对方灭掉我们不费吹灰之力,这可是真的。我倒是担心对方的恶名。听说凡是和这位雷魔遭遇的修士,几乎都被用紫雷轰杀。前前后后遭其毒手的修士都不下了百人了。最近这两年,这位魔头已经人人谈之色变了。”

  况姓修士一听恶汉这话,神色越发的难看。他望着下方的玄衣青年,长吐了一口气道:

  “雷魔心狠手辣,嗜杀成性。这倒应该是真的。近几年发生的不少修士被杀夺宝的事情,可都有人指证,是这位魔头干的!我们倒好,竟自动给这位送上门来了。”此位的话语里,已经满是悔意!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