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二十章 阴魂海风云 7

第五百二十章 阴魂海风云 7

  “原本此役后,这位雷魔就消失匿迹了。但没想到过了一年多时间,在蓝岩岛附近的海域,却频繁发生有修士被灭夺宝的事情。据生还之人指证,正是那位雷魔。同样驱使着紫色雷电,将对手轻易的轰杀干净。而这样的事情,几乎每隔一两个月就发生一件。据传闻,死在这位雷魔手上的修士已经多达了百位。雷魔的名声,可算是凶名滔天了。”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况姓修士脸上带了一丝紧张,露出点不安之色。

  不光是况姓修士,白发老者和雄壮汉子同样将心提到了嗓子咽上,不知道刚才的话语会不会触怒眼前的青年。

  对方说不定是那位雷魔本人呢!

  “有意思。看来这位雷魔的恶名真不小。不知诸位道友是否知道,这雷魔长的什么模样,驱使的雷电和在下一样吗?”陆旭非但没有动怒的意思,反而轻笑了起来。

  “什么模样?这倒没听人细说过,好像相貌很清秀吧。至于驱使的雷电,似乎是一种极为厉害的紫色雷电?咦,道友驱使的莫非是九霄神雷,看来前辈真不是那魔头了?那魔头怎么可能驱使得了九霄神雷”况姓修士开始时还吞吞吐吐的样子,这时才发现对方刚才驱使的雷电和传说中的九霄神雷有些相似,不禁惊喜的叫道。

  白发老者和雄壮汉子,也醒悟般的同时想起此事,也同样精神一振。

  对方不是雷魔的话,他们的小命可就更稳妥了点。

  “多谢三位道友如实相告。在下还有事情在身,就不留诸位了。不过,今日和在下相遇之事,还望三位少向人说起。陆某可不想真被误认什么雷魔,而被人追杀。想必道友们能够体谅吧!”

  陆旭仰望着天空,仿佛思量了什么。片刻后才低下头来,说出了让白发老者三人心里狂喜的话来。

  “这个自然。在下等人一定守口如瓶。绝不会给道友带来麻烦的。那我等兄弟,就先走一步了。”白发老者强压住心中的兴奋之情,有些期盼的试探问道。

  陆旭淡然一笑的点点头,对面三人马上暗喜的向陆旭施了一礼后,就急忙站起,飞离而去。

  一会儿的工夫后,小岛另一端,白发老者三人带着那队门人子弟,迫不及待的飞出了小岛,向远处的天空疾驰而去。

  陆旭不知何时也站了起来,动也不动的在原地看着,直到这些人的遁光消失不见了,脸上才蓦然阴沉了下来。

  虽然刚才取下这群修士的性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陆旭一点出手的意思都没有。

  他可不是嗜杀成性之辈!

  况且是否泄露他在此处的行踪,这根本是无所谓的事情。

  因为此处海域,离他的洞府根本南辕北辙。若是在阴气小岛的海域碰见这三人,他绝不会放这群人生还一个的。

  而且他也早已打算好了,马上就回府闭关去。起码二三十年内,他不准备再出洞府了。

  就让想找他麻烦的人,慢慢的在外妖域耗下去吧!

  不过“雷魔”,这还真给他起了个够邪恶的法号。

  可除了被逼无奈下,他当初动用九霄神雷灭掉的那群绿魔谷修士外,什么时候干过杀人夺宝的事情了?

  这分明有人嫁祸栽赃与他!

  这让陆旭虽然不至于七窍生烟,但也着实气闷无比。

  想一想他在外妖域的仇家,似乎也只有那绿魔谷了。

  当年鉴于高阶阴兽的危险,陆旭并未有过于深入阴魂海深海区域。也只是在一些外围的地方,用招魂草不停的引兽取核。

  结果一次他刚困住一只假婴期的阴兽,正好碰见了一伙足有七八位金丹期的高阶修士和一个元婴初期修士的队伍。对方狂傲的自称绿魔谷修士,竟贪心大起的想要杀人夺宝。

  陆旭只好放出九霄神雷来灭敌。

  按照他的想法,既然动手了自然最好杀人灭口的好。

  但没想到的是,虽然灭掉了大部分的修士,但其中的那位元婴初期的修士却拥有一件威力不小的秘宝护身。结果趁他不备时,冲破九霄神雷而侥幸逃得了性命。

  陆旭当然知道这所谓的绿魔谷,是妖域的一大势力,同时也是蓝岩城的几大势力之一。

  无奈之下,他只好冒险闯进了深海,来躲避这位新结下的大敌。

  说起来他也算是走运。在深海闯荡的数年间,他并没有碰见一只元婴中期以上阴兽。

  最危险的一次,只不过是一此引来数只元婴初期阴兽的情况。

  虽然让他手忙脚乱了好一阵,但九霄神雷、法宝、甚至是新孵化出来的冥虫齐出后,仍安然无恙的摆平了它们。

  经过这些年的深海捕杀,他终存够了数百枚金丹期和元婴初期的阴兽核了,足够应付龙象挪移功的白象神通以后提升的所需,且各种阴搜的材料,同样积攒了一大堆。

  如此一来,他这才毅然的原路返回了。

  但刚从深海回来,经过此地海域时,他无意中发现一只阴漓兽。

  陆旭自然没有放过的意思,就布阵将之困住灭杀。

  结果没想到,竟引来了白发老者三人,还惊惶之极的称呼他为雷魔。

  这让陆旭自然郁闷无比。

  显然最大的可能,就是绿魔谷遍寻他不到,而又知道他会驱使紫色雷电和至金太乙剑的模样,这才到处煽风点火的捏造一位雷魔出来。

  毫无疑问,对方既想迫坏他的名声,让他在阴魂海无容身之地。又想引诱逼迫他现身,甚至直接派人假扮他真的杀人夺宝,来一举两得!

  可惜的是,陆旭这几年全都在深海区域,他们自然白费工夫了。

  不过说到这里,陆旭倒有一点想不通了。

  找一位同样精通雷电的高阶修士,不是什么难事。甚至找一些类似九霄神雷的雷电,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陆旭总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里面似乎有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难道是……是圣灵宫的那些老怪物,追踪到了此处?

  陆旭细思量到这里时,心中一凛,神色不由大变!

  若真是如此的话,情况可真的不妙了。

  在原地在静静沉吟了一会儿,陆旭忽然一跺足,丝毫征兆没有的腾空飞起。

  随后,他化为一道黑虹,向阴气小岛方向破天而去。

  遁光中的陆旭,神色平常,嘴角还隐含一丝冷嘲。

  他刚才想明白了。

  “雷魔”之事,不管是绿魔谷在搞鬼,还是那些老怪物想逼他现身,都不用多费什么脑子去理会。

  因为阴魂海的情形,由于海沟阴兽的事情,变得有些诡异。而他原本也打算一回洞府,就苦修一些年月不在外出的。

  如此一来,正好一箭双雕的避过这段危险的风头。

  而他只要修为上去了,就算真当了这个凶名赫赫的雷魔,别人又敢拿他怎么样?

  修仙界,原本就是强者才有说话的权利!

  抱着这种想法,陆旭心里再无任何疑虑的一路遁去。

  而与此同时,在蓝岩岛的黑蓝岩城的某一间密室内,正有两人躲在暗处,神秘兮兮的交谈着什么。

  “吕兄,现在都过去两三年了。你的方法倒底管不管用。在下可不能真在这里耗费个十多年,专门等这小子上钩!”一个清冷的声音,满是不耐的说道。

  “屈道友,这事急不得的。你不是也天天用神识扫视蓝岩城的各个角落吗?那小子如果易容进入此城,一定不会逃过屈兄的眼睛。”另一个有点沙哑的声音,沉声的说道。

  第一个声音的主人,赫然是那多年没见的尸王窟屈老怪!

  此时的他,仍然那副面容苍白的老者模样,只是神色阴沉之极,眼中隐现一丝的不满之意!

  “哼!屈某按照按照吕兄的方法,到处派几名弟子冒充那小子四处杀人夺宝,可是哪有丝毫的效果。不是吕兄为了其它目的,而故意隐瞒什么吧。屈某可不信,这么大的一个绿魔谷找一位金丹后期的修士,有这么难。“屈老怪一脸的不悦。

  “咳!屈兄这话可就冤枉在下了。吕某和屈道友相交也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在下怎会是这种人。况且,本谷和那小子同样有深仇大恨!一直就没放松过追查此人。”沙哑声音的主人,是一位身穿绿色怪鸟图案道袍的中年道士,一脸的绿色的斑点,却隐有一层温玉莹光罩面,倒也显得气势不凡!

  “不过,屈道友。吕某很好奇!那小子倒底何处触怒了道友,竟然引得屈兄不惜冒险潜入妖皇城,然后传送至此。道友一直以令公子死在此人手上为借口,来含糊不说。吕某可实在不大相信。”道士仿佛想起了什么,忽然笑眯眯的说道。

  屈老怪一听道士这话,不禁心里一皱,暗骂了一声“老狐狸”。但脸上却丝毫异样没有。

  “吕兄这话好像问过不只一次了。屈某早就说过,姓陆的小子在圣灵宫中忽下毒手,暗害了小儿。所以屈某才一定要将其生擒活捉,抽魂炼神。”屈老怪脸色一厉后,冷冷说道。

  “嘿嘿!屈兄这话两年前刚来时说时,在下自然深信不疑。但是如今一晃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屈兄连尸王窟都不顾的一直逗留此地,甚至连贵盟那边的大战,都不愿分心多顾。若说只是为了替令公子报仇,屈兄觉得吕某会信吗?”道士轻摇摇头,不以为然的说道。

  “况且这两年来,除了屈兄突然光临本岛,悬空山那边也悄悄传过来一名长老一尘。除此之外,至少还有两三名身份不明的元婴中期同道,也改头换面的潜进本岛海域。我们蓝岩岛,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魅力,竟能惹得如此多的高人共同关注本地?直到前两天,我才收到确切消息,这些人竟然和屈兄一样,也是在找那姓陆的驱雷小子。屈兄不要告诉我,这些道友也是想报什么杀子之仇吧!”吕姓道士仿佛想要摊牌似的,直盯屈老怪似笑非笑的缓缓说道。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