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二十四章 阴魂海风云 11

第五百二十四章 阴魂海风云 11

  “师叔,你看下这瓶中丹药,是否真对家父有用?”少女没有回应中年修士的惊怒,却一抬纤手,将玉瓶抛向了对方,神色平静的询问道。

  “你……嗨!”中年修士接过玉瓶,望着少女面无表情的稚嫩俏脸,无奈的叹息一声。知道再难改变对方的心意,只能脸色阴沉的将玉瓶打开,倒出一颗淡紫色的丹药出来。

  一股奇特的清香,顿时弥漫了开来!

  所有闻道此清香的人都精神一振,大感身心舒畅之极。

  “这是千年灵药炼制的丹药!”中年人闻道药香先惊疑不定起来,再将丹药放到鼻下嗅了两下后,才惊喜的失声道。

  “用千年灵药炼制的?那这紫焕丹真能治好家父?”少女显得镇定异常,只是冷静的追问一声。

  “我虽然不知道此药的具体功效,但是这丹药绝对珍稀之极。应该不是虚言相骗。”中年修士脸色复杂,但踌躇了一下后,还是说出了实言。

  “多谢师叔相告!这样缘儿就放心了。还要有劳师叔将此药带回去。就告诉家父,只当此生从来没有过我这个不孝之女。”少女先长吐了一口气,接着明眸一红,一转身就头也不回的冲进了光幕之中。

  中年修士见此,神色变了数变,一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反而手中的玉瓶一下握紧了。

  这时傀儡也随后回到了光幕中,原本裂开的光幕,缓缓的合拢了。

  “师叔,真让楚师妹给别人坐炉鼎?”高大青年满脸的焦虑,终于忍不住的大声说道。

  其她两女的神色也同样不太好看。

  “你们难道没看出来?你们师妹心意已决,根本不是我们能阻拦的。况且这位前辈的丹药,真有可能治愈掌门,为了仓青门日后着想,我也无法阻拦的。”中年修士神色一黯,低声的说道。

  “可也不能让师妹当炉鼎啊!这不是生生毁了小师妹此生吗?”青年脸上一片血红,仍不肯放弃的力争道。

  “师侄,我知道你和缘儿从小一齐长大,亲若兄妹。但现在已经无法改变了。”中年修士嘴角抽蓄了一下,一脸矛盾之色的说道。

  “师叔,楚师妹被传送走了。”其中一个女子忽然一声惊呼。

  中年修士和高大青年一听此话,都急忙望去。

  只见光幕中霞光大放,少女的身形正在光华中渐渐模糊不清。

  片刻后霞光收消失,少女也不见了踪影,只在原地掀起了一片灰尘.

  高大青年一见此情景,顿时犹如泄气的皮球一样,双手抱头的蹲在地上,愣愣的一语不发起来。

  而中年修士则无言的拍了下青年的肩头,略安慰一二。

  半个时辰后,这几人驱器离开了小岛,飞离了此片阴气浓雾。

  ……

  白衣少女被霞光包裹后,一阵头晕目眩的被禁制传送了出去。

  等她回复正常之时,人已站在了一个陌生的小山谷之中。

  两侧都是陡峭的石壁,前面则是一扇高约数丈的灰色石门。

  少女四下张望了一遍,心里一阵的踌躇,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光华一闪,那只傀儡出现在了其身后。

  傀儡根本没理会少女,而是大步的走向了石门,双手生硬的一推后,灰石门就轻易的朝内打开了。

  “你叫楚缘,是吧?随我这只傀儡进入洞府吧。再等两日,我就会闭关出来。”男子的声音一出现后,就神秘的消失了。

  白衣少女这时,才一咬红唇的进入了那灰石门之后。

  跟着那傀儡左转右拐一会儿后,少女被到了一间数丈大小的石室内。

  此间屋子,除了一张铺着不知名皮毛的石床和一张石桌两把石椅外,别无它物。

  傀儡将其领到了地方,就自顾自的离开了屋子,只留下了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女,怔怔的待在原地。

  少女稍打量了下屋内的一切,就向屋外望去。石门并没有关上,似乎可以自由出入的样子。

  但这少女想了想后,却慢慢的坐在了床沿之上,就开始双手捧腮的发呆起来。

  虽然她早就做出了献身的准备,但是一想到日后的双修和传闻中的炉鼎生活,心里自然害怕起来。

  况且现在她孤身一人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心里更是大有凄凉之感!

  一个多时辰后,少女停止了胡思乱想,望了望屋外的通道,她犹豫了起来。

  片刻后,他站起身来,悄悄的走出了屋子。

  走出石室,沿着小路走了一段距离后,她拐到了一个纵横交错、有数个拱门的大厅。

  其中一个,就是她进来时的通道。

  但让少女留意的是,在各个拱门的旁边,分别站立着一只傀儡,它们一动不动,如同死物一样。

  白衣少女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就试探着朝最近的一个拱门走去。但是未等她接近此处,旁边的傀儡就无声无息的身形一闪,面无表情的挡住了去路。

  少女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傀儡却又冷冷的站回了原位。

  白衣少女乌黑的眼珠微微一转,再次试探的上前,傀儡同样的挡在了前面。

  这位叫楚缘的少女此刻已明白,前边看来不是她可以去的地方,于是改向另一个拱门而去。

  这一次,旁边的傀儡没动一下,这让少女心中一松,直接过门而去。

  经过一片颇为别致的小花园,少女面前出现了另一间石门紧闭的石屋。

  少女几步走到了门前,好奇的用纤纤细手一推,石门轻易的被推开了。

  这位白衣少女用清澈的目光在屋内略一扫视,里面一目了然。

  一排堆放着五颜六色玉简的石台,在屋子中间摆放着,旁边还有一个矮矮的圆石墩,几盆淡青翠绿的异草,显得幽静异常。

  少女抿了抿可爱之极的小嘴,没有多想的走了进去。

  然后走到石台前,随意的抓起一块红色玉简,将神识沉入了进去。

  这是一篇介绍阵法知识的典籍,少女心中并不感兴趣,几眼看过之后就将神识抽出,将玉简放回了原位。

  又新手拈起一枚白色的玉简,再次用神识查看。

  这一次是一篇介绍炼器之道的典籍。少女自然也没有细看的意思,同样的收回神识。

  不过,两次拿到玉简的内容并不一样,这倒让少女起了一丝好奇之心。又接连拿起了三四枚,一一的查看起来。

  前面的玉简分别是介绍灵药和某种丹药的配方,少女很快忽视了过去。

  但当用神识看到最后一枚玉简的内容时,人却不由得怔住了。

  里面竟是一篇叫做“碧寒功”的修炼功法,她好奇的稍深入看了一会儿后,立刻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手捧着此玉简足足看了近半个时辰后,才怔怔的将神识退出,一脸的震惊之色。

  这个“碧寒功”,竟是一门珍稀的顶阶功法。可这样的功法口诀,怎会这样随意的摆在石桌上没有任何的禁制保护?

  少女虽然知道此功法的价值,但踌躇了一会儿后,还是恋恋不舍的将玉简放回了原处,只是颇感兴趣的又一一查看下去。

  大半日后,少女将石桌上的玉简都看了一个遍,里面大多都是涉及丹药、阵法等修仙杂学的典籍。只有少数则是一些修炼法诀,但无一不是顶阶的存在。

  其中有一门叫做“**决”的功法,最让此女心动不已。

  仓青山在妖域只是一个很小的门派,门中的主修功法“仓青功”,也是一种较稳进的功法而已,威力根本不能和这“**决”相媲美。

  少女看完了这些玉简,在这屋内又发呆了一小会儿,才想起还有其它的地方没有看过。

  于是思量了一会儿后,她就离开了此石屋,重新回到了大厅之中。

  另外三个拱门还有两个照例被守在一旁的傀儡挡住,倒有一个仍能让她进去。

  结果少女同样通过拱门,走到了另一间颇大的石厅跟前。

  这次少女一进入厅门,就直接惊呆了,人在原地半天没有动一下。

  在她面前,是一间足有二十余丈的大厅堂。厅堂中间则有一个直径十来丈的巨大,法阵,从法阵中喷出一层淡红的晶莹光罩,正闪烁变幻个不停,显得绚丽之极。

  在这光罩之中,有十几件式样各异的小剑、飞刀之类东西在里面闪烁不定,有的发出微微的清鸣声,有的互相撞击追逐着,个个通灵之极。

  光罩之外,靠近四周墙壁的地方放着数个简陋的双层木架,每一层都摆放着颜色不一的许多法器。

  这些法器虽然没有光罩内的东西如此灵性十足,但也个个莹光微闪,灵气扑面。

  少女以前没有见过,但也知道光罩中拥有如此灵性的东西,也只有传说中的法宝了。

  可怜少女虽然对法宝向往之久,但眼前一下出现了如此之多,反而让她实在有些难以相信,一双乌黑的大眼满是惊愕之色。

  半晌之后,此女才回复了常态,用古怪的目光往光罩中再看了几眼,就迟疑的向某个木架走去。

  随意从木架上拿起一块银色的飞剑状法器略微查看了几眼,就的发现如此不起眼的东西也是件极品法器。

  可是也许前面的惊骇太多了,少女此时竟没有露出什么太惊讶的表情。

  接着将其它的一一查看一遍,木架上的除了上品法器,就是极品法器,根本没有再次的法器存在。

  少女若是以前得到这里的任何一件法器,必定雀跃不已。

  可如今望着屋内的诸多法宝和近百法器,少女一想起自己身为炉鼎之事,还是神色一黯的空手出了屋子。

  ……

  两日后,少女在存放有玉简的石室内,坐在圆墩上手握一枚玉简,正在用神识看着什么,满脸的贯注之色,似乎彻底被玉简内的东西吸引住了。

  “这‘**决’的确适合女子修炼,温和平稳,进阶快速。”一个温和男子的声音,忽然从门口处传来。

  少女闻言,身子轻微的一抖,接着将神识抽出,并慌忙起身向后望去。

  只见一位身材修长,面貌清秀,身着玄色长袍,脚踏云纹长靴的青年,正站在门外,笑吟吟的着看着他。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