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二十九章 阴魂海风云 16

第五百二十九章 阴魂海风云 16

  顾宇飞心里大惊,护体功法自动运转,无数灰色火焰浮现在了身上,凭空将其护在了其内。

  可就在这时,长虹毫不客气的击到了灰焰之上,并且一阵模糊后,突然显出一柄二尺许长金剑出来,同时狠狠扎下。

  “啊!”顾宇飞吓得魂飞魄散,急忙张口就要喷出法宝出来。

  可是在金色飞剑狂击之下,护体灰焰根本未能阻挡片刻,瞬间火焰消溃,身上被洞穿出十几个血洞出来。

  此刻顾宇飞才刚喷出一柄灰色小刀,人却已经惨叫一声的载倒在地了。

  其余的修士看的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巴,半天无法合到一起。

  陆旭面无表情的单手一招,飞剑金光一闪后就回到了袖中,不见了踪影。

  “现在,可以淡淡了吧!”陆旭单手放下,脸色平静的说道。

  刚才的一击陆旭并没有击杀对方,只是重创了此人。让对方一时失去了再战之力。

  所以片刻后,顾宇飞勉强的重新站起身来,但浑身鲜血淋淋之下,瞅向陆旭的目光中满是惊惧之色。

  “好,顾某技不如人!方晴雯黄道友尽管带走即可。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早有一位前辈看中此女,准备作为炉鼎来用的。阁下带走之后,就不要怕惹祸上身。”顾宇飞脸色发白的说道,随后才取出几张符箓,往身上一拍,绿光闪过后,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了。

  “炉鼎?”一听这话,陆旭倒明白了方晴雯为何拼命想离开了。

  不过对方后面话语的暗含之意,让他神色蓦然冷了下来。

  “还有他人看上此女!没关系!人我一定要带走的。威胁言语,道友还是少说点的好,否则黄某心情不好的话,血洗了这里也说不定。”陆旭神色不变的说道,然后不经意的向四周扫视了一下。

  他这话倒不全是恐吓之言。

  若不是在场的金丹期修士太多,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一个不留的全部灭掉。否则他真会出手将这里之人杀个净光,而一了百了。

  但就这样,这番话的狠辣之意,已让在座的修士脸色大变。

  如果说刚才的出手,让其他人心中惊疑。那现在的口气之大,让大部分人都猜测陆旭是一位元婴期老怪了。不由得或神情不安,或低眉垂目起来,无一人敢再直视韩立了。

  顾宇飞自然也想到了此种可能,再一联想到对方只是金丹后期修为,却一击差点要了自己这个同样是金丹后期修士的小命,还要寻找什么元婴后期阴兽的巢穴。他顿时满嘴苦涩,心里暗暗叫苦不迭!

  陆旭怀内的方晴雯,一双美眸睁得大大的,同样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她宁死也不会给别人做炉鼎,所以才有此前的冒死一拼。可万万没想到这位黄姓修士,竟有如此恐怖的修为,一人就镇住了在场所有的修士。

  她原先畏惧之极的顾宇飞身受重伤,肖梅更是满脸的惊慌之色,一声不吭起来。

  这一切,让她心里又惊又喜,如同做梦一般。

  陆旭看到其他人都一副小心不语的样子,冷笑一声后,伸手一招。

  费姓修士的那块残片,忽然自动浮起,“嗖”的一声后,射到了陆旭的手掌之中。

  陆旭毫不客气的低头细看起来。

  费姓修士脸色微变,但嘴唇动了几下,还是没敢说出什么不满的言语。

  对方既然能将和他修为差不多的顾宇飞一击重伤,他自然也绝不是对手。但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了。

  “这个东西我要了。需要多少灵石。”陆旭将残片放下,淡淡的冲此物的主人说道。

  “这……不,道友,这……!”费姓修士有些意外,不禁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陆旭也不想何其多说,拿出一颗金丹初期阴兽核,准确的落在了此人身前。

  “就用这颗阴兽核来交换吧。另外不要说我强抢贵门女修,桌上的这些材料,还是当做交换此女自由的代价吧。”陆旭转头冲肖梅说道。然后一拍怀内女子的香肩,让其松开自己后,才站起身来不慌不忙的向外走去。

  方晴雯片刻后才醒悟过来,急忙同样起身,有些慌张的跟了出去。

  “黄前辈且慢!”肖梅神色一动后,竟开口喊道。

  这让陆旭身形一顿,停下了脚步,脸上闪过一丝异色的转过身来。

  此女还有胆量叫住自己,这让陆旭有些感兴趣了。方晴雯却微微紧张,不由自主的靠到了陆旭身侧。

  “什么事情?”陆旭微眯起了眼睛,平静的问道。

  “前辈不想回内妖域吗?我们金玉门有办法让诸位道友近期就能回到内妖域去。”肖梅娇笑着说道,口气明显恭谨了许多。面对十有八,九是元婴期修士,她可不敢有丝毫怠慢。

  “这话是什么意思?”陆旭眉头一皱的说道。他对这样没头没尾的话,实在不怎么想听。

  肖梅看出了陆旭的不耐,也不敢故弄玄虚的急忙说道:

  “我们金玉门正准备一个回内妖域的传送阵。如今还缺一些关键的材料,无法完成。所以这次的交换会,妾身其实想向诸位道友寻求帮助。只要帮助本门完成此传送阵,我们金玉门就可以免费送大家回内妖域去。”

  肖梅的这话一出口,让其他的金丹修士一阵的骚动。大部分人都露出了意外的喜色。

  如今这阴魂海已经是阴兽的天下,就是他们也倍觉无法久待。自然早有了想回去的打算。

  只是没有传送阵,单凭自己飞行的话,恐怕没有五六年都无法飞回内妖域去,更别说路上可能遭遇的各种风险。所以他们才滞留此地至今。

  “光有传送阵,没有传送符也不行?不要告诉我,你们金玉门也掌握了炼制传送符的方法。”冷漠女修神色一动后,却冷声的问道。

  “鹤前辈不用担心此问题。虽然我们金玉门不会炼制传送符。但是在阴兽潮之前,本门就提前从其他渠道,暗地里收购了一些传送符。数量足可以送在座的道友回内妖域绰绰有余。只是此法阵最重要的一种材料‘星空石’,实在稀少之极。我们经过这些年的探查,虽然找到了一处此石的产地。但却恰好在一群高阶阴兽的栖息地附近。这些阴兽的等级大都在金丹期左右,数量也不少。根本不是少数修士可以剿灭干净的!而且万一行动有误逃走了几只,从而惊动了更高阶的阴兽,那事情就糟糕了。所以本门才想借助诸位之力!”肖梅一脸正色的说道。

  听完这些言语,其他人都露出了思量之色。要清剿高阶阴兽,这可不是轻易可以答应之事,他们自然要好好掂量一二。

  “你们找我们这些金丹期修士,为何不去请一位元婴期前辈出手,把握更大一些。”费姓修士沉吟了一会儿后,缓缓的问道。

  “几位道友以为妾身没有找过吗?可是这些老前辈,自从阴兽潮之后,大部分全都下落不明。在下也只联络到一位绿翅前辈而已。就是有这位前辈加入,我才能应付这群阴兽中的元婴初期阴兽。而晴雯就是这位前辈指明想要的炉鼎。”肖梅苦笑的说道,然后无奈的看了陆旭这边一眼。

  其他人听到这里,面面相觑起来。

  陆旭听到这里,则摸了摸自己下巴,脸上闪过一丝沉吟之色。但马上,他就简短的说道:

  “黄某没兴趣参与此事,诸位道友自己忙吧!”说完之后,他就毫不理会的出了大门。

  方晴雯不敢落后一步的紧跟了出去。

  没有谁敢阻拦陆旭一二,厅堂内留下了一群大眼瞪小眼的众修士。

  肖梅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失望之色,而一直沉默的顾宇飞却再次开口了。

  “既然黄道友不愿意相助,本门也不会强求的。下面,我先介绍一些关于星空石附近阴兽的情况,然后诸位道友再自行判断具体情况。那里……”此前陆旭对他的重创仿佛从未发生,顾宇飞从容不迫的滔滔不绝起来。

  ……

  “前辈,你真不想回内妖域?”方晴雯在陆旭身后有些喃喃的说道。

  “怎么,你想回去?”陆旭头也不回的漠然道。

  “也不是,只是……”方晴雯声音低了下来,最后的话语没有说出口。

  这时陆旭已经带着她走出了石壁,二话不说的直奔出口而去。

  既然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自然没有兴趣在此地再待下去。

  陆旭带着方晴雯,在守门老者的惊讶目光中,从巨石入口处出了秘市,然后遁光将此女一卷,破空而去。

  一路之上方晴雯沉默下来,在遁光中并没有问陆旭目的地所在,似乎将一切都交予了陆旭。

  而陆旭也没有给其解释的意思,同样一言不发的带着其闷头飞行。

  结果两日后,陆旭终于找到了一座有微薄灵气的荒岛,降落了下来。

  岛上有数座几百丈的大山,上面倒也绿绿葱葱,长了不少的树木。

  陆旭围着这些山头飞转了一圈后,就带着方晴雯在其中一座山脚边落了下来。

  在此女惊诧的目光中,陆旭放出了飞剑。数个时辰的工夫后,就在此山之下开辟出一个小型洞府来。

  此洞府虽然只有原来阴气洞府的一小半大,并且各种构造也简陋了许多。

  但是该有的卧室、密室,甚至炼器房和药园,都一一俱全。

  陆旭看了看觉得还比较满意,就在入口处布下了几个阵法后,带着方晴雯走进了里面。

  “以后你就住这里即可!我会将洞口法阵的口诀告诉你的。此地还算僻静,你可以在此好好修炼,应该还有几率进入金丹期的。”陆旭带着方晴雯进入了卧室,坐在一张匆匆削出来的石椅上,仔细的打量此女几眼,才慢悠悠说道。

  “多谢黄前辈!”方晴雯在陆旭的注视下,脸上泛起一丝红晕的说道,颇有些不知所错的样子!

  “黄前辈?”陆旭笑了起来。

  “对不起,我应该称呼……”方晴雯急忙垂下秀首,脸上露出了踌躇之色。

  她实在不知道成了此人的侍妾后,应该如何称呼对方?

  “你叫我黄先生好了!”陆旭揉了揉鼻子,淡淡的说道。

  他并没有在方晴雯面前露出真容,仍以幻化的中年人形象和其说着话。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