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四十二章 阴魂海风云 29

第五百四十二章 阴魂海风云 29

  一名眉清目秀的年轻女修,手捧一个淡青茶盘,悄然走了进来。

  她在二人面前各放上一杯茶香浓浓的清茶后,竟自行的站在了肖梅身后。

  肖梅脸上看似神色如常,眼中却有一丝怒色闪过,却没有说些什么。

  见到此景,陆旭看了看二女,心中不由的一动。

  “前辈此次前来,有什么需要本门效力的吗?若是可以相助的,敝门一定会全力而为的。”肖梅端着身前的清茶,小抿了一口后,颇为从容的问道。

  “既然肖门主如此说了,在下也不想拐弯抹角。不知贵门回到内妖域的传送阵,是否已建成,在下想要借用一而。”陆旭面不改色的说道,仿佛提及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传送阵?”肖梅先是一怔,接着美目轻转了几下后,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恐怕要让前辈失望了。这个传送阵尚未完全修成。不过可能也快了,只需再等上些许时日……”

  “要等上多久?”陆旭没等对方说完,就冷冰冰的打断道。

  “这个不好说了!前辈也知道,现在此法阵,就差那些星空石了。顾长老上次和其他前辈,去那星空石产地想要采回此石,结果还是惊动了那里的阴兽,。一场大战后只来及采回一点点此材料,还折损了好几位前辈。无奈之下,顾长老在策划下一次的行动,正要……”肖梅略露踌躇之色,将手中茶杯放回桌上后,还是向陆旭解释道。

  “咳……”站在肖梅身后的女修,忽然轻咳一下。

  肖梅娇艳的如花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愠怒。不过随后,她似乎有什么顾忌似的,话语就此停了下来。

  陆旭脸上露出一丝异色,随即抬首冷盯了女修一眼,让此女有些畏惧的急忙低下头去。

  “既然,短时间内无法是使用传送阵。那下面的话语,在下也没有说的必要。告辞了。”陆旭略思量了一下,没有久留之意的站起身来。

  肖梅见此,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犹豫了一下后,缓缓说出一句让陆旭愣了一下的话语。

  “虽然在传送之事上,妾身无法相助。但敝门一向都对各位金丹期前辈敬仰之极!前辈姑且在此处安歇一夜,明日再走吧!”

  “在次过夜?好吧!歇息一晚再动身。”陆旭原本眉头一皱的想一口回绝,但是和对方美目对望了一下后,却改变了主意。

  “嘻嘻!本门一定会好好招待前辈的。来人,带前辈到最好的房间去。”肖梅眼中闪过异样神情的娇笑道。

  顿时,另一名年轻女修应声走了进来。

  陆旭没有废话,站起身来跟着这女修向外走去。

  不过在离开厅堂前,他似乎想确认什么似的,又大有深意的回望了一眼,才不慌不忙的离去。

  “门主!为何要留此人在此处。是不是冒失了一些?这位金丹修士,上次可一口拒绝了我们的拉拢。”一等陆旭身影从厅堂外消失,在肖梅身后的年轻女修开口说道。声音软软的,但有一股说不出娇媚之意在里面,和她清秀的面容大相径庭。男人听了,十有八,九都会砰然心动的。

  不过,此女口气虽然还算恭敬,却隐隐透漏出一种质询的味道。

  “雨涵!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这位前辈修为惊人,我刻意结交一二有何不可。金玉门,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肖梅一听这话,脸色一沉。

  “不敢。弟子只是临走前受过顾长老嘱咐。希望门主别做一些让弟子为难的事情。”这年轻女子口中谦逊的很,但话里一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并搬出了顾宇飞出来。

  “哼!此事等顾宇飞回来,我自会告诉他。本门主还另有要事,恕不奉陪!”肖梅脸色更加冰寒,一甩长袖后,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大厅内,只留下了脸色阴晴不定的年轻女子。

  ……

  晚上时分,在一间布置典雅舒适的屋子内,陆旭躺在木床上,眼也不眨的想些什么。

  他冒然在这坊市中过夜,心里倒也没有任何担心之意。此地的情况,早被他用强大神识偷扫描过了一遍。

  这里修为最高的,也就是肖梅这个金丹初期修士,以及其他几名筑基后期修士,并没有高阶修士在此,更别说那些元婴期老怪了。

  因此除非有什么惊变,他大可在此地安然无忧的。

  就在这时,“砰砰”几下敲门声,在门外响起。

  “进来吧。”陆旭身子没动一下,在床上淡淡的说道,似乎早就知道来人是谁一样。

  结果,娇媚的轻笑从屋外传来,肖梅一身盛装的推门进来了。

  她莲步乍移的走到了屋子中间,云鬓浸墨,百媚千娇。

  “前辈如此晚都没有安息。看来早知道妾身要来了。”香风一起,肖梅在陆旭床头毫不避讳的紧挨坐下,望着陆旭笑吟吟的说道。

  “肖门主暗示的如此明显。在下也想知道,夫人倒底有何秘事需要和在下单独淡淡的。事先说明白了,不是和传送阵有关的事情,在下没兴趣知道的。”陆旭看也没看对方一眼,双目一闭的淡淡说道。

  “这个自然,被这么多元婴中期老怪追杀到了阴魂海,陆长老自然又想回去了。”

  “你说什么?谁是陆长老!”陆旭躺着的身子,有些僵硬起来。一下睁开了双目,精光乍射的盯住了眼前的少妇,声音徒寒的喝问道。

  “妾身说的自然是敝门的陆长老了。”肖梅被陆旭如此盯着,却神色不变的悠悠道,丝毫慌乱之色都没露出。

  陆旭冷冷的盯着此女一会儿,一下坐起了身来。

  “如何认出我的?凭你的修为,不可能看出我的真容。”陆旭恢复了镇定,缓缓的问道。

  “妾身可不是看出来的,而是听出来的。”肖梅伸出洁白如玉的皓腕,一挽额前的一缕秀发,美目中闪过狡黠之色的回道。

  “听出来的?”陆旭闻言怔了一怔,脸上露出恍然和疑惑交杂一起的神情。

  仿佛看出了陆旭还有一丝的不解,肖梅小口一抿,轻笑的解释道:

  “妾身从小就和常人不太一样,能够很清楚分别人说话语气节奏的不同,并且可以将其中想记住的一些特殊的声音节奏,永久记在心里。不巧的是,当初妾身对陆长老颇感兴趣,将前辈说话的语气早就记下了。至今没忘!而上次坊市时,妾身没有太注意,并且人也太多太杂,妾身倒没有发觉长老的身份。如今白天在厅堂内,就我们两个人,陆长老虽然改变了声音,但说话的语气节奏却是没有改变,自然无法瞒过妾身了。”此时,肖梅的眼睛仿佛随时可以滴出水来,风情万种的望着陆旭,抿嘴低笑着。

  陆旭听了无语了起来,这世上真是无奇不有,竟然还有人凭借说话的语气节奏可以辨认人的。

  碰到了这样的事情,陆旭只能自叹倒霉而已。不过,他也没有任何惊慌之色露出。

  只要不是雷震、影佐之类的家伙出现,以他现在的修为和宝物,并没有多少人可以惧怕了。

  肖梅见识过他的厉害,而且有心独自前来密淡,相信另有什么企图。

  想到这里,陆旭不冷不热的说道:

  “既然你已经认出了陆某,在下不会死撑着不承认的。不过,现在该称呼你为肖长老,还是称呼肖门主?”

  “看来前辈,对在下当了金玉门掌门的事情,并不认可。可前辈有些不知,当初要不按左道之人的吩咐去做,金玉门恐怕早就从妖域消失了。我也承认,的确对掌门之位于有点衷,但当初大半是无奈之举啊。”肖梅听陆旭之言,脸上先是一喜,接着就苦笑着解释起来。

  “你不必和在下说这些事情。我对金玉门谁当掌门,根本不敢兴趣。这个长老身份,陆某也只是挂个名分而已。不过听你刚才所言,似乎是知道陆某的一些事情了。这倒让在下有些好奇,能否说一些听听。”陆旭神色淡然,伸了伸懒腰,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肖梅露出一丝意外之色,美目凝视了陆旭一会儿后,嫣然笑了起来。

  “陆前辈的名字,现在虽不能说人人皆知,但起码在高阶修士中可是大名鼎鼎了。一位金丹修士竟当着众多元婴中期老怪,将圣灵塔这等至宝抢到手,然后逃之夭夭,踪迹全无。就这一件事情,已经让陆长老大名远扬了。”肖梅一笑百媚之下,秋波流动的说道。

  “是啊。十个知道的修士,九个都想灭了陆某。剩下的一个,也在干咽口水做着宝塔到手的美梦!肖门主,难道也起了此心思?”陆旭冷笑一声,望了对方一眼后,直呼对方以前称谓的说道。

  “前辈说笑了。若妾身是金丹后期期修士,可能真会妄想一二。但这么多年修为没有寸进,小女子早已死了在修为上更进一步的想法。这样的至宝,不是妾身有福气承受的。小女子也不不想做引火烧身的蠢事。”肖梅一听陆旭此话,连连的轻叹摇头。

  陆旭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的神态,对方表情倒像是是由衷之言,但他自不会轻易相信对方口头上的言语,于是略提了两分小心后,不动声色的继续追问道:

  “除了圣灵塔的事情外,还有什么和在下相关的传闻吗?”

  以前不敢轻易接触高阶修士,陆旭对有关自己的信息,还真的知道很少。难得有个机会,自然要不客气的多问一些了。

  “看来前辈也听闻了一些消息,还真有另一个和前辈有关的流言。有人说,陆前辈就是近些年在附近海域灭杀众多修士的‘雷魔’。这一点,晚辈倒不怎么相信。前辈既然得了圣灵塔这等宝物,隐瞒身份尚且来不及。怎会作出这等招摇之事。不过,听说有许多不,明真相的修士真被煽动了起来。若不是阴兽潮突然发生,恐怕这些遭了雷魔毒手亲朋好友,还真要要组成什么灭魔会,专门来追杀前辈了!”肖梅一掩杏口,盯着陆旭,似笑非笑的轻笑起来。

  陆旭眼都不眨一下,只是淡然的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这倒让肖梅自己有些嘀咕起来!

  不知传闻中,那心狠手辣的大魔头真是这位“陆长老”吗?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