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五十一章 琅邪会 2

第五百五十一章 琅邪会 2

  “怎么,婉清师妹是不欢迎我吗?”青衣女子话语微嗔,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

  “小妹岂敢,只是前些日听说师姐被选为了参加这次琅邪会的弟子,这个时候师姐怎还有闲心来小妹这里闲聊?“黑衣女子摇了摇头,说道。

  “该做的准备,自然早就已经做好了,这次前来是最近听到了一个宗内传言,想来婉清师妹应该有些兴趣。”青衣女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哦,小妹最近闭关了一段时间,倒还真不知道宗内发生何事?”黑衣女子黛眉一挑的说道。

  “婉清妹妹可听说,你的那位师弟前些日已经回山了,并且还被宗主和掌座选为了这次琅邪会的弟子。你父亲是他的师尊,难道没和你说。”青衣女子眼角一瞥黑衣女子,抿了一口香茗,慢条斯理的说道。听其话中的意思,这黑衣女子竟是陆旭师尊越长亭的女儿,越婉清。

  “师弟……柳师姐说的是陆旭?”黑衣女子闻言,眼闪过一道异色。

  “除了这位陆旭师弟,还会是谁?哼,这些年这家伙也不知在哪里去潜修了,一个月前才刚刚回山。我也是偶然听到本峰的几个师弟说起才知道。据说你这位师弟的实力,这些年似乎又有了很大的进步,据说已经到了假婴期的境界。”龙青衣女子微微一笑的又说道。

  “宗中虽然传闻陆旭师弟根骨不佳,但他能闯过海魂殿,如今能有如此修为,倒也并不是太奇怪的事情。”越婉清沉吟了一下后,才若有所思的回道。

  “婉清师妹,你年龄还小,所以此次琅邪会才没有你的名字。不过以你的天赋,日后在大陆也一定能大放异彩的!”青衣女子眨了眨眼睛,开口安慰了两句。

  “师姐误会了,小妹实力浅薄,岂敢和宗中的其他师兄师姐们比较。”越婉清轻轻一笑,如此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话说回来了,想不到婉清师妹对你这位师弟评价这么高。说起来,这家伙确实进步神速,如此短的时间便进入假婴期,却是罕见。不过即便如此,你这位师弟想要参加琅邪会还是有些勉强。要知道琅邪会上强者如云。各门各派派遣的弟子,也都是门翘楚,几乎都有力压同阶的实力,甚至会有不少能力敌元婴初期修士的存在!”青衣女子叹息一声,如此说道。

  此女当然有资格说这话,其也在前不久进入假婴期,与普通元婴初期修士相斗也能抵挡一二。

  即便如此,按照以往琅邪会的水平估计,此女实力在琅邪会也只在中上,还是无法和那些真正的妖孽天才相比。

  “柳师姐对陆师弟也太没信心了吧,小妹倒是认为陆师兄很有可能在琅邪会上让人许多人大吃一惊的,说不定有可能进入前十的。我虽然没见过他,但父亲对他的评价可是极高的。”越婉清脸色平静的说道,语气却隐含一丝笑意。

  “前十?”青衣女子美目圆睁,差点把刚喝进的墨绿清茶给喷了出来。

  “柳师姐若是不信。不妨与小妹赌一赌,如果陆师弟真的在琅邪会走到了前十,师姐只需答应小妹一个小小的要求即可。反正不会让师姐为难就是。要是小妹输了,我就那这件琉璃手链奉送给师姐!”越婉清微微一笑。翻手取出了一串晶莹的彩色手链,宛如一道琉璃霞光。璀璨夺目,一看就是件不凡的法宝。

  “好了,这赌局我应下了,作为师姐自然不会占你便宜,如果你赢了,师姐不仅答应你一个要求,还送你这护身手镯。”青衣女子晃了晃手腕上的白玉镯,口如此说道。

  越婉清闻言,嫣然一笑,却未说什么。

  “也不知你怎会对你这位师弟有这么大的信心,该不会你父亲有什么想法吧?”见越婉清笑不语,青衣女子既然用几分取笑的口气说道。

  她当然看的出越婉清刚刚是在激她,不过其倒是真的不看好陆旭。

  “师姐又胡说了!”越婉清闻言,俏脸微红的嗔道。

  “好了好了,不取笑于你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次琅邪大会,不管是陆师弟还是我,恐怕都是一般的陪衬之人。”青衣女子突然神色一正,话锋一转的说道。

  “哦,师姐指的是……”

  “素有内门第一峰的玉皇峰,前几年出了一个名叫‘独孤缺’的绝世天才,拥有传闻的天罡灵体,据说拥有类似不破法身的恐怖威能。如今此人修为才堪堪达到金丹后期,便据称曾和一名声名赫赫的元婴初期魔道修士交手,结果双方竟平分秋色。如今他已经被宗门好几名太上长老看,确定为候选的秘传弟子,也是这一次本宗参加琅邪会最为依仗的弟。”青衣女子郑重的说道。

  “独孤缺!”

  越婉清听完后,没有接口什么,但眸一阵异色闪过,也不知在思虑些什么。

  ……

  同一时间,九霄山玉皇峰的某个洞府。

  洞府通红一片,到处充斥着乱窜的赤红色罡气,上浮的天罡之气凝聚成一头头的罡龙,罡蛇,虚空咆哮,此起彼伏,连布满了禁制的地面和墙壁都有了融化的趋势,隔得老远,都能感到阵阵扑面而来的炽热气浪。

  洞府深处的密室之,一名白衣俊朗的青年正盘膝坐在一团如火般的蒲团上,口鼻间呼吸之声极大,引起周围的天罡之气随之波动了起来。

  忽然,此人腰间传出了一阵嗡鸣之声,白衣青年眉头一皱,翻手取出了一面阵盘,另一手朝其打入一道法决。

  下一刻,阵盘表面晶芒流转下,一排细小的字迹出现在上面,男子目光一扫,脸色顿时变得冰冷无比。

  “陆旭……”白衣男口喃喃自语了一声,发出了一声冷笑,很快又沉寂了下去。

  同样的一幕,在其他几座山峰的各处洞府之上演着,只是有人面露疑惑,有人颇觉震惊,也有人则愤愤不平……

  九霄宗一个神秘空间之,碧蓝如洗的天空弥漫着层层微动的灰云,不见日月,却自有光辉从云层间隙斜斜得倾洒而下。

  天空之下,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平静水面,水面心有一座半圆形的小岛,岛上一座孤零零的木亭,一名身着蓝色锦袍的青年与一个头戴玉冠,身穿紫袍的中年男子相对而坐,间的石桌上则摆着一副青黑色的古拙棋盘。

  这蓝袍男子面目英俊,虽然只有元婴中期的修为,但整个人身上透出一种霸绝天下的气概。

  而其对面的中年男子,玉冠神丰,气宇不凡,却是陆旭在飞云峰见过一次的九霄宗掌门,紫尘真人了。

  “离尘,说起来,以往你不是对这种事毫无兴趣的吗?今次,怎会特意出面指明要飞云峰那名弟参加琅邪会?我看过有关那陆旭的讯息,早些年筑基期修为时,确实小有名气,在海魂殿中的表现也算是极为出众。但这应该不是你推荐其的真正理由吧。”紫尘真人在棋盘上轻轻落了一,抬头望了一眼不动如山的蓝衣男子,突然缓缓问道。

  白衣男子神情专注的双指夹着一颗白棋轻轻落下,随后抬起头,不置可否微微一笑道:“呵呵,我对这个人很有兴趣。“

  紫尘真人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接口说道:“哦,能说说为什么吗,话说你这么多年不在宗门,似乎不应该知道他吧?“

  白衣男子却仿若未闻般,摸了摸下颌,目光专注的看着棋盘上的局势。

  紫尘真人叹了口气,拿起一枚黑棋,一边放下,口则继续道:“那个陆旭进阶金丹期以后,并没有做出过惊人之举,这些年更是在宗门之外潜修,在内门弟子之中,可谓是没有丝毫的名气。”

  “本门虽说此时有些青黄不接,但百岁以下,元婴以下的强者也有不少,其不乏一些战绩惊人,甚至做过惊动宗门高层的大事之辈。本座先前一番试探,观其修为确实是假婴期修为,虽然法力十分精纯,并不像传闻的靠投机取巧进阶,但想要在琅邪会为宗门争取到足够利益,恐怕还有些力有不逮吧?”

  “掌门你可看错了,这个人的本事可是不得了。”白衣男子打了个哈欠的说道,随手在棋盘上又落了一子。

  “既然你不想说,那也就算了。不过宗门那些原本有望入选弟子,知道一个名声不显之人占了如此重要的名额,必会诸多不满,只因是你的提议,我才一力压下的。但是如果这些弟子,绕开宗门直接去找此麻烦,去让其放弃名额,本座便无权过问了。”紫尘真人说到这里,目光落在了白衣男子的身上。

  “如此甚好,谁要是不服气,尽管去找陆旭比试便是,本宗本来就是靠实力来说话,若是他们真能将陆旭击败,那换下陆旭,改由他们去参见琅邪会,自然也是理所应当的!”白衣男子闻言,却抚袖大笑,满不在乎的模样。

  紫尘真人见白衣男子这般神情,虽颇有些无语,但也无法说什么,当即掉转话题,与其一边闲聊,一边继续下棋起来。

  三个月后,飞云峰洞府密室之中。

  盘膝坐地的陆旭,脸色凝重,双手法决不断变换,身前白气蒙蒙的气漩已经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的白雾,朝着化身符箓融去。

  吸入如此多灵气以后,巴掌大小的化身符箓也开始暴涨起来,当涨到一人高的时候,才停止暴涨,定在了空中。

  陆旭见到这种情形,精神一振,再次张口,喷出了一道精纯法力,落在了化身符箓之上。

  化身符箓呼的亮起了一团璀璨的金光,一个朦胧的人型虚影缓缓浮现而出。

  “疾!”陆旭眼神一凝,朝着血色的符箓打出一道玄奥法诀,里面隐约包裹一点金光,一闪之下,就没入人形虚影的眉心之。

  人形虚影一阵颤动,陡然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金光敛去后,原本模糊的五官抖动了几下,露出了一种人性化的表情。

  陆旭看在眼,又接连冲其打出数道玄奥法诀。

  结果人型虚影每吸收一道法决,便变得凝实一分,等陆旭手法决停下之时,虚影已经变得半透明状,而其面容依稀与陆旭极为的相似,只是紧闭双目,静立虚空,全身皮肤符文闪闪,看起来非常的有质感。

  陆旭见此,眼露出一丝喜色,围着符篆分身转了一圈,心念一动下,单手一抬,又一道法决一闪的没入分身身上。

  下一刻,分身周身符文一闪,猛然睁开了双眼,面容清冷,无悲无喜,只是目光深处隐约有一丝灵动。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