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五十四章 琅邪会 5

第五百五十四章 琅邪会 5

  金色长虹在半空一个盘旋下,光芒一敛,露出了手持至金飞剑的陆旭身形。

  “轰”的一声传来!

  整个铜镜突然狂闪了几下,在虚空之爆裂而开,化为了无数青红碎片,夹杂着一片血雨的从空洒落下来!

  一道红色人影从碎片一个跌跄的倒射而出,正是木青。

  只是此时他一条右臂竟被整个切了下来,被切之处鲜血淋漓,整个人晃了几晃后,似乎也失去了意识重重摔落在地。

  从陆旭放出至金飞剑,再到摧毁木青所持的铜镜重创木青,仅仅就是两三个呼吸间的事情,这让一旁观战的弟子纷纷大吃一惊。

  就在此时,独孤缺身形一闪的出现在了木青身旁,单手一招,将附近地上断臂摄到手,往伤口处一按,另一手又飞快的撕碎一张淡青色符箓贴于同一处。

  一道青色光罩顿时笼罩木青全身,肩头伤口流血顿时停滞,并开始慢慢弥合起来。

  这时,独孤缺才脸色阴沉的转过身来,看着陆旭冷冷的说道:

  “陆师兄,只不过是同门切磋,如此出手不觉太重了些吧。”

  “木师兄连门规也不顾,直接出手偷袭,在下倒觉刚才所给的教训还是太轻了些。”陆旭闻言,在半空不置可否的回道。

  “哼,既然陆师兄如此说了,那在下说不得也只有同样请教一二了。”独孤缺闻言,心大怒,但面上却丝毫表情没有的说道。

  话音刚落,他两条手臂一抖,顿时浑身赤色气焰滚滚翻涌而出。

  一阵震耳欲聋的虎啸之声传出!

  十二只巨虎虚影从独孤缺身上一冲而出,并在其头顶处张牙舞爪不已。

  此修炼的竟是和陆旭的龙象挪移功类似的佛门功法,伏虎宝印诀。

  只见十二条猛虎虚影足足三十丈之长,每一条身上都有清晰可见的赤色符文,双目之也是赤焰不停闪动,一副栩栩如生的模样。

  周围围观的一些弟子,在这些巨虎虚影出现的时候,均都感到一股股强大灵压狂卷而开,纷纷脸色大变的向后退去,其几名离得稍近之人,更是大惊的一口气退到百余丈外,才稍松了一口气。

  陆旭见此,自然也心中有些骇然。

  虽然这伏虎宝印诀在九霄宗内门弟子都可修炼,但因为其和龙象挪移功一般修炼其难,所以很少有人修炼。陆旭却是第一次在宗门之内碰上修炼类似功法之人,其对方和自己大相径庭的凝形异象,更让其心“咯噔”一下。

  他几乎不加思索的将飞剑一收而起,一声低喝后,同样催动起了龙象挪移功。

  陆旭浑身白色雾气一个翻滚后,顿时同样惊天动地的龙吟象嗷之声传来,六条十几丈长的白色雾龙与巨大雾象在背后白气凝聚而出,。

  只是相比独孤缺所化赤色巨虎虚影,陆旭的雾龙雾象明显气势更甚许多。

  “龙象挪移功功!没想到你修炼的是此与我的伏虎宝印诀想似的功法,还达到了第六层!好,很好!”独孤缺见到陆旭身上腾起的白色龙象,也是微微一怔,但马上冷笑起来,未见其有何动作,头顶赤色巨虎虚影,“轰”的一声冲天而起,全都恶狠狠的直奔陆旭扑来。

  陆旭见此,自然丝毫不敢大意,猛的一催万象玄功,体表淡金之色流转,随即一圈一圈的元磁霞光浮现而出,瞬间在龙象体表凝结出了一套黑色护甲。

  与此同时,陆旭双臂往前一伸,身后所化雾龙雾象也瞬间暴涨了一大截,并发出咆哮声的统一向下方一冲而去。

  陆旭利用元磁霞光加持龙象挪移功的一番举动,让独孤缺露出一丝诧异之色,但马上冷哼一声,手法诀一个变幻,赤色巨虎瞬间一一炸裂开来,化为大片赤光席卷而上。

  陆旭见状,也脸色一沉,六条白色的雾龙与雾象同样“砰砰”的炸裂而开,也化为大片霞光的一冲而下。

  “轰”的一声,赤白两种光霞在半空冲击了一起,在空中滴溜溜一凝后,又化为了一赤一白两颗巨大光球,并两颗大日般的碰撞在了一起。

  当即小半天空在轰隆隆的巨响声,附近天空全都一阵剧烈的扭曲模糊。

  陆旭与独孤缺比斗引起的如此大动静,自然吸引了一批又一批路过附近的弟子,纷纷停下远处眺望过来。

  这时,半空两颗巨大光球越涨越大,互相倾轧下,竟慢慢融为一颗,从远处看,竟仿佛一颗巨大光球分为一半白色一半赤色,但间处又界限分明。而从散发出的气息惊人之极,让所有用神念扫视其的九霄宗弟子。全都为之色变。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

  两只半圆形光球突然崩裂开来,一道道赤白交杂的光芒蓦然向四面八方散射而开。

  陆旭只觉一股巨大反冲之力袭来,身躯一阵强烈的颤动下,急忙一催万象玄功,元磁霞光化作一圈一圈的力障挡在了胸前。

  紧接着整个人被元磁力障上传递而来的巨力击飞,身形倒飞出去百余丈,重重的撞在了邻近的一座小山峰之上。

  一阵地动山摇,山峰之上出现一道碗口粗的裂痕、

  当他想要催动功法的飞身而出之时,却身形一滞的张口吐出一团鲜血。

  而独孤缺也受到了反冲之力,情况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但见奇珍殿外地面之上,现出一个黑乎乎大洞足有十丈之大,丈许之深。

  地面黑洞深处,独孤缺正脸色煞白,四仰八叉的躺于其内,浑身伤痕累累,嘴角挂着一丝鲜血,好一会儿后,才慢慢爬起身来,并用奇怪之极的目光看向陆旭。

  围观的九霄宗弟子,无论远近,但凡见到先前惊人一幕后,全都有些目瞪口呆起来,连原本的窃窃私语者都一时忘记了口话语,使得四周一片安静。

  独孤缺走出大坑后,忽然深吸了数口气后,周身赤芒一阵流转,全身伤痕就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弥合如初,身上气息更逐渐恢复如常竟仿佛并未受过伤一般。

  陆旭眼见此心一凛,这才想起对方可是拥有传闻的天罡灵体,近似不破之身,即使他真全力和对方争斗,最后胜负仍然是两说的事情。自己的万象玄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到与天罡灵体类似的不灭法身,想想真是令人向往啊。

  不过,独孤缺只是再深深的看了陆旭一眼之后,便一个闪身出现在一边仍昏迷不醒的木青身旁,将其一把抱起后,便转身腾空而起,化为一道赤光的破空而走,顷刻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旭见此,也微松一口气,迅速的从储物镯之取出一颗疗伤丹一吞而下后,也自顾自的化作一道黑光的破空飞遁而走。

  否则万一走的迟了,被那些执法殿的人抓住,可会有些麻烦的。

  在陆旭二人先后离去后,围观众人才从此前的震撼缓过神来,顿时如同炸开了锅一般,纷纷热议起来,特别其一名交手之人竟是门内几乎人人皆知的独孤绝,这更引起了不少人的兴奋。

  而陆旭身份,自然也很快被人认了出来,更引起了一番骚动。

  没多久后,鸣阳峰大殿之中,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男子,正面色有些难看的收起了腰间的传讯阵盘。

  “林师弟,发生什么情况了,查清楚方才那阵剧烈的灵气波动了?莫非是什么不好的消息。”一名紫袍中年人关切的问道,却是那鸣阳峰掌座。

  面色苍白的男子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后,便开口说道:

  “不知师兄可还记得陆旭此人吗?我刚收到讯息,就在小半个时辰之前,因为琅邪会名额一事,他与玉皇峰的独孤缺、木青在奇珍殿门外大打出手。”男子顿了顿后,缓缓说道。

  “恩,是他,如此说来,先前引发的天地灵气波动了,是他们动手缘故。独孤缺虽说年纪轻轻,且只有金丹后期的修为,但实力之强可是有目共睹,难不成他未能及时收手伤了陆旭?”紫袍男子闻言,眉头微蹙的问道。

  “若真是如此,那也倒是符合情理之。可根据我刚收到的消息,陆旭此人与独孤缺正面一击,双方一个施展了龙象挪移功,一个施展了伏虎宝印诀,都是炼体路子上极难修炼的功法,最终却是平分秋色,并未能分出胜负来。”面色苍白男子眼闪过一丝异色,轻叹的说道。

  “师弟,确定没有弄错?那独孤缺乃是天生的天罡灵体,因为体质关系故而所施展出的伏虎宝印诀也会有所变异,使威能倍增不少的。陆旭这小子即便使用和伏虎宝印诀威力相当的功法,以其五灵根之身,又怎么可能望其项背?”紫袍掌座神色一动的说道。

  “向我汇报的这名弟子,当时就在奇珍殿附近,亲眼目睹交手过程,绝不会有假。不知这陆旭究竟有何能耐,短短数十年就能成长到如此地步,听闻还突破到了假婴期。现在看来,你我当时确实是看走眼。”脸色苍白再一次摇了摇头后,苦笑的回道。

  对面的紫袍男子听完,神色顿时有些阴晴不定了。

  半日后,飞云峰的一座偏厅之,越长亭正与一名头发灰白的青袍男子盘膝坐地的对着一盘漆黑的棋盘下棋。

  “越师兄,听说陆旭参加三年后的琅邪会是掌门亲自定下的了,可有此事。”青袍男子单手轻轻一抚,一颗黑色棋“嗖”的一声飞向了棋盘右上角某处,并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确有此事,掌门前些时日亲自来飞云峰进行了一番测试,才亲口允诺的。”越长亭似笑非笑的说道一句,同时单手轻轻一拍,一颗白色棋飘然而起,稳稳的落在了先前黑的斜上方处。

  “既然是掌门亲自点名,那就应该没关系了。”青袍男子点点头,面露一丝安心之色。

  “方才我还收到讯息,说是今日一早在奇珍殿门口比斗的两名弟子,正是陆旭与那玉皇峰的独孤缺,听说竟然不分胜负。其他的不说,但凭此战绩,获得参加琅邪会的资格也是合情合理的。”越长亭嘿嘿一声的说道。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