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五十六章 琅邪会 7

第五百五十六章 琅邪会 7

  “太好了,陆师兄,跟我来吧。”

  郑家声闻言一喜,当即调转遁光,引着陆旭朝回破空而去了。

  陆旭无奈摸了摸脑袋后,也一催动足底元磁霞光,化作一道黑色遁光的紧跟而去。

  一盏茶的功夫后,飞云峰主峰北侧一座并不起眼的山峰之上,一道白色遁光与一道黑色遁光接踵而至。

  “陆师兄,我们到了,你自己进去吧,我还要去听其他几位师兄讲述符篆之道呢。”郑家声朝山峰上一座并不高大的洞府大门指了一指后,便调转遁光,朝某一处所在方向破空而去了。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家伙又对符篆感兴趣了,而且似乎每喜欢一种都并不是一时兴起所为,确实是对符篆之道十分痴迷。

  陆旭望了一眼郑家声的背影后,摇了摇头,当即纵身从空中一跃而下。

  未等其上前叩门,洞府的大门表面却青光一闪,轰隆隆一声缓缓打开。

  “陆旭,进来吧。”洞府大门之传来了一个干枯嘶哑的声音。

  虽说陆旭拜入飞云峰也有数十个年头,峰内的几位长老也都悉数见过,但还是第一次单独见这位郑长老。

  他当即恭敬答应一声,走入洞府,背后大门则轰隆隆一声的自动关上了。

  通过一条不长的幽静通道,便是一间宽敞的客厅,一名身穿白袍,浑身丝丝紫气缭绕的男子,正端坐在一张桌的一旁,单手持杯,独自品着灵茶,看到陆旭进来,微微抬头望来。

  但见此人看上去五十岁模样,两鬓却已斑白,下巴处有三缕黑白参半的长髯,一双眼正直直得盯着陆旭。

  陆旭双目只是略一对视,隐觉双目一股针扎般的刺痛,心一惊之下,不由自主的一催万象玄功,当即一股清凉之意涌上双目,这才没有异常感觉。

  白袍男子见此,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嘉许之色。

  “拜见郑师叔。”陆旭这才走到桌前,停住了脚步,躬身一礼道。

  “不必多礼,坐下吧。今日找你来是因为恰巧老夫门下弟看见你发布在外事榜上寻找五行材料的任务,而老夫正好知道一头此类材料的下落。”郑长老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后,淡淡的说道。

  “师叔知道五行属性材料的下落?”陆旭闻言一呆,依言坐下后,有几分喜色的问道。。

  “老夫又怎会欺骗你们小辈。不过老夫并不在意你任务的奖励的那些灵石。而是需要你用一种灵物来换取这个消息。”郑长老见陆旭如此模样,嘿嘿一声的说道。

  “师叔需要的是什么灵物,晚辈只是一名普通弟子,却不知能否拿出郑师叔所需的之物。”陆旭闻言,迟疑了一下的问道。

  “听闻师侄入选了一届琅邪会的弟子名单,而我所需要的灵物,恰巧只有在琅邪会九星秘境可以获取。你只需到时留意一下,取得此物应该不会太难的。关于此灵物的信息,都记载在此玉简之中了,你先看一下吧。”郑长老不加思索的说道,接着一抬手,一枚青光蒙蒙的玉简飞射而出,稳稳的落入陆旭手中。

  陆旭当即将玉简贴于额头,用神识匆匆一扫而过。

  根据此玉简所述,此物的确是琅邪会九星秘境特颤的灵物。虽说并不真像郑长老所说的那般随手可得,但略微花些心思的话,倒也的确大有可能寻到的。

  “好,弟子一定会尽力为师叔寻到此灵物的。”陆旭思量了一下后,觉得并无太多问题,也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如此甚好,你什么时候将灵物拿来。我什么时候告诉你五行材料的下落。现在,你先忙自己的事去吧。”郑长老满意的点下头,当即下了逐客令。

  陆旭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出了洞府后,直接打消了离开宗门的打算,足踩一道黑光的往直接返回了自己住处。

  既然他已经有了五行材料的线索。自然不打算再冒失的去摘星楼了,毕竟一来一回不但需要花费一定时间,而且他心中一直对摘星楼这种情报组织抱有极大的戒心,不想与其多接触。摘星楼在妖域肯定设有一些机构,万一圣灵塔的事情泄露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所谓修炼无岁月,转眼间又是半年时间过去。

  九霄宗因为琅邪会的参加名额引起的骚乱,也逐渐的平息了下来,既然十个名额已经确定下来,许多人便开始在暗猜测起琅邪会的结果,甚至有一些无聊之人将这十个人排了排次序。

  陆旭对于这一切自然一无所知,仍旧在洞府闭门潜心修炼。

  时光飞逝,这一天,陆旭腰间的身份令牌却微微一震,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所有入选参加琅邪会弟子,三日之后,九霄殿主峰之上集合。”

  陆旭闻言,神色一凛。

  “主人这么快便要去参加琅邪会了吗?”虚空猿抱着一颗大桃子啃得汁水四溅的说道。

  “嘎嘎,琅邪会,琅邪会!”九劫雷龟听闻之后,一脸兴奋的说道。

  “算起来,离琅邪会召开时间还有些时间,怎么会如此快就要召集大家了,难不成召开的地点很远不成?”

  陆旭喃喃一句,当即一拍手腕间,虚空猿与九劫雷龟化作金灿灿两道霞光一卷的钻入灵兽镯之中。

  他简单的将乱七八糟密室收拾一番之后,便离开了洞府,化作一道黑色遁光朝宗内坊市方向破空而去。

  半日之后,当他再次回到洞府之时,手上的储物镯之中,俨然又多了厚厚一叠符箓以及一些疗伤丹药。

  虽说他自问法宝丹药均不缺,手段也可说是层出不穷,但是琅邪会九星秘境不是简单之地,还是多准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之后三日,他只是在洞府之静静的打坐,修养身息,将身体的状态尽可能的恢复到巅峰状态。

  第三日一大清早,陆旭将洞府禁制开启后,离开住处,驾驭着元磁霞光,朝九霄宗最高一座山峰破空而去。

  一盏茶的功夫后,当陆旭到达主峰之时,主峰青石广场之上已经是人头攒动,聚集了足有百余人之多。

  这些人大部分身着各山峰内门弟子服饰,且修为基本都是金丹境界,此刻正三三俩俩的聚集在一起轻声谈论着什么,另外有几名穿着略有不同,气息明显比那些弟子高出不少的人,应该是某几个山峰的掌座和长老。

  而主峰的大殿之前,一身紫袍的紫尘真人正与其身边一名面色紫红,身材修长的锦袍中年男子交谈着。

  陆旭用神识一扫之下,那名锦袍男子竟似乎也是元婴后期的修士,且功力深不可测,绝非一般元婴后期可比拟,应该是九霄宗的地位极高之人。

  他再环顾一周后,并未见到其他飞云峰弟子踪迹,此地弟子除了那独孤缺外,其他并无认识之人。

  想他进入九霄宗数十载,除了闭门苦修就是离宗在外,虽说在内门也算是小有名气,但宗门之内认识之人却还是寥寥无几的。

  陆旭轻叹一声之后,就一掐法诀落下,找了一处人不多的地方站好。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紫尘真人飘然落到广场前高台之上,清了清嗓子后,高声说道:

  “参加琅邪会的弟子已经到齐,可以出发了。其余之人,想要去开开眼界的,可以一同前去,还未到之人,我等也无需再等了。”

  言罢,他手臂一扬,袖袍一道晶光一射而出,滴溜溜的一个幻化后,一艘紫光蒙蒙的巨型飞车稳稳落在大殿外的平台之上。

  这艘飞车足足有近百丈之长,五丈之高,车头呈三角状,其表面一个个丈许大的紫色符隐隐闪着灵光,甲板上一面五丈高的大旗迎风飘荡,上面“九霄”两个紫色大字,气势相当惊人。

  相比之下紫尘真人放出的此飞车,陆旭以前所见过的其他飞车飞舟类飞行法器,自然大都不值一提了。

  紫尘真人和那名锦袍男子先飘然上了飞车,而其他近百名弟子见状,也纷纷紧随其后的上了此飞行法器。

  紫尘真人见下面弟子全都上了飞车,一翻手,取出一块寸许大的紫色阵盘。

  他用手指在其上面划拨了几下,只见整个飞车两旁紫光一闪而亮,一阵飓风席卷而出,将整个飞车一托而起,化作紫虹的朝西边方向破空而去。

  一顿饭工夫后,陆旭只觉两侧景物变得模糊不清,并飞快往后而去,整个飞车就离开了九霄山脉,速度之快让所有舟上弟子都是一阵惊叹不已。

  此时他才仔细打量起了巨型飞车内的情形,只见飞车后方有一条楼梯通道,通向飞车第二层,并陆续有弟子走了下去,而其他一些弟子则三三俩俩的在上面欣赏着四周风景。

  陆旭犹豫了片刻之后,便走下了楼梯。

  这时他才讶然的发现,通道两侧是一间间的密室,有些密室的门上,映着一个红色的“有”字,而大部分则是一个绿色的“无”字。

  他走道通道的尽头一间空的密室推门而入,当其将门关上的瞬间,密室门上绿光一闪的变成了红色的“有”字。

  这是一间简单的屋子,仅有五丈面积之大,密室之除了一张简朴的床以外并无其他,密室四周的墙上则铭印着几个黑漆漆的古怪符,应该是某种隔断禁制。

  他当即在床上盘膝而坐,取出一颗丹药服下,安心修炼起来。

  一路上除了几次需要通过传送法阵,必须将飞车收起挨个传送通过的情况之外,他几乎在密室闭门不出,潜心修炼。

  飞一路向西行进了约莫有三个月之后,出现在了一大片白气朦朦的巨大山峰脚下。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