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五十九章 琅邪会 10

第五百五十九章 琅邪会 10

  朴素青年则趁此机会爬了起来,再次翻手取出一张黄色符箓往身上一拍,身形一个模糊的化作一道黄色遁光,朝厅堂角落,一个传送法阵所在方向飞遁而去

  蓝衣男发出一声冷哼,体表蓝色水雾一盛,身形一闪,轻松的避了开来,任由巨爪虚影朝其身后人群激射而去。

  众人见状,大惊之下,纷纷身形晃动的避开此击,当即露出一名白衣女子与其身边另一名身材眉眼皆有些相似的银衣女子来。

  二者皆一脸镇定之色,竟丝毫没有闪躲意思,并忽然各自一条手臂轻轻一抬,一白一银两片光霞同时一卷而出,如波浪滚滚般朝着蓝色巨爪虚影席卷而去。

  巨爪虚影一接触两道光霞,便被其蕴含的莫大威能一卷而入,并“噗噗”几声后,化作了缕缕蓝色水雾的消失在了其。

  “咦?两位想必是来自深蓝海漓蛟一族的道友吧!早就听闻漓蛟一族有一种联手施展的秘术,威力无穷,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蓝衣男子见到此幕,先是轻咦一声,但旋即想起了什么,立刻露出一脸笑容的冲两名女子拱手言道。

  一旁的陆旭闻言神色一动,先前他便注意到那白衣少女与当日海魂殿所遇的龙姓女子几分神似,如今再听蓝衣男子言语,那想必十有八不会错了。

  “京公子,此处乃是交换会,可不是你们蓝鲸老巢。方才那名道友已经被你重创,这蓝凌真水想必也无人再敢与你争夺了,何必再咄咄逼人,一定要取其性命,甚至差点伤及无辜之人。”白衣女子并没有接口自己身份之事,反而哼了一声的这般说道。

  “仙子所言极是,在下刚才出手的确有些莽撞了。这位道友,现在能按之前在下开的条件,交换此物了吗?”蓝衣男子嘿嘿一声,接着又将目光投向了那名面色仍然煞白的白袍人。

  “就……就按道友先前说的交换。”在见识过蓝衣男子的实力之后,白袍人哪敢说一个不字,声音微颤的回答道。

  “爽快,那就这样说定了。二位仙子就此告辞,希望琅邪会还能再领教二位的大神通。”蓝衣男子打了个哈欠,便带着与邪意青年以及那名白袍年人走向了附近的一间小型石屋。

  这时,那名朴素青年早已从法阵处一闪的传送而走,附近其他围观之人。见冲突已经不再,当即也一哄而散。

  而从始至终。都未见有万灵商会之人出面。

  陆旭见此,这才有些明白为什么柳眉一定要拉着自己到此了。这里的确有别与一般的交换会,实在太混乱了一些。恐怕强买强卖的事情,绝对不少发生的。

  就在陆旭在原地沉吟思量的时候,不远处的银衣女子扯了扯白衣女子的衣角,有几分埋怨的低声说道。

  “都怪姐姐非要出手,现在身份暴露了。”

  “无妨,我们也走吧。”白衣女子淡淡的一句后,便身与银衣女子转消失在了人群之。

  ……

  就在交换会进行的同时,离峡谷不远处的一座四处冰封的山谷上空。一道赤色遁光与另一道青色遁光正一前一后飞速前行着。

  就在这时,十余道黑影忽然一闪的出现在前方,隐隐形成了一个半圆的合围之势,齐刷刷的一抬手,放出一道道蓝色的水雾,雾气在虚空滴溜溜的一凝后,连成了一面七八丈高的蓝色水墙,将赤色遁光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赤光人反应及快,遁光一滞并一敛之下,露出其一名红袍人,竟是独孤缺!

  其身后紧随而至的青色遁光也是同样停了下来,露出一名青袍青年。

  “几位是何人,为何拦住我等二人去路?”独孤缺目光从对面一扫而过。发现这些人全都黑衣蒙面,并都散发着金丹后期的气息后,当即脸色一沉的喝问道。

  旁边的青袍青年,也到了其身边,并满脸戒备看向对面之人。

  “你,可是陆旭?”为首一名比其余几人略微高大的蒙面男子,上下打量了独孤缺两眼。忽然开口询问道。

  “师兄,我亲眼所见此人从九霄宗的营地出来,何须与他废话,先抓了再说。”在其身后的水墙之后,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

  “也好,那就动手吧。”

  为首蒙面男子闻言,点了点头,目精光一闪,抬手做了个手势,十余名黑衣蒙面人竟同时出手,一只只水雾幻化的;蓝色巨掌从厚厚的水墙之凝结而出,如雨点般朝独孤缺一压而去。

  为首男子男子更是毫不犹豫的单手一个翻转,取出一把尺许大的蓝色小幡抛掷虚空之,小幡在一个盘旋后,一只足有十余丈大小,面目狰狞的海兽从中探出,口吐蓝色水箭朝独孤缺冲去。

  “是深蓝海海族的人,真是不自量力。师弟,你呆在一边我一人能对付。”独孤缺见此大怒,甚至连解释的话语都懒得多说了,飞快朝后面青袍青年传音了一句后,两条手臂一抖后,体表赤色气焰滚滚翻涌来。

  青袍青年闻言,则身形暴退开来,远远得躲了开去。

  与此同时,独孤缺的一个模糊不清,化作了一道赤色虚影,不退反进的往前而去,并几个诡异闪动后,就避开了迎面而至的第一轮蓝色巨掌。

  下一刻,一阵响彻天际的虎啸之声传来,六条三十丈长的赤色雾虎从他身后激射而,瞬间咆哮的击溃残余的蓝色巨掌,并迎向了蓝色海兽吐出的水雾。

  “轰”的一巨响!

  六条雾虎被水雾一卷包裹其中,却在里面丝毫征兆没有的炸裂而开,滚滚赤色雾气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一道赤色巨剑的一闪而逝,直接无视水雾而过,将后面海兽一同洞穿而过。

  一声凄厉的哀吼后,一声脆响紧跟着传出,一把破碎不堪的蓝色小幡当即从虚空飘荡而下。

  而独孤缺身形一闪后,竟鬼魅般的出现在为首那名蒙面男子背后,一阵虎啸之声传来,一只赤色手掌就闪电般击破层层蓝色水雾的没入男子背部,再一抽出后,五指正是那名男子仍在跳动的心脏。

  蒙面男子缓缓的转过脑袋,嘴巴张了张,连吐出几口鲜血,双眼满是难以置信表情,但神光迅速黯淡下去,并身形一软的往下坠落而去,同时一缕精魂却从头颅飘出。

  “还想走。”独孤缺冷冷一句后。另一手一挥,一卷赤色气焰将那缕精魂包裹起来。一声微弱的惨叫之声后,此精魂就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此惊人一幕。一时间其他蒙面人纷纷大骇起来,竟一时间无人敢再出手。

  与此同时,独孤缺狂笑一声,将手心脏捏碎后,单手再一掐诀,当即背后又有十二条赤色巨虎浮现而出,并气势汹汹的纷纷没入了附近蓝色水墙之,水雾翻滚,隐约有赤光伴随着惨叫声此起彼伏。

  “轰”的一声!

  蓝色水墙瞬间坍塌,化作漫天水雾的溃散开来,但见水雾之中,七八具残缺不堪的尸体接二连三的坠落而下,并倒在了雪地之上。

  “不愧为独孤师兄,这些深蓝海海族贼子根本不堪一击。”独孤缺身后,那名青袍青年不知何时已飞身返回,见此大喜的说道。

  此时蓝色水雾中仅存的两名黑衣男子,见为首之人连同七八名弟子,都被独孤缺轻描淡写的顷刻间击杀。纷纷大惊失色,忙不迭的催动法决,化作两道蓝光往远处逃窜而去。

  独孤缺见状,毫不客气双手法决一凝。将十二条赤色雾蛟虎收回体表,便要催动遁光破空追去,却被身后的青袍青年伸手拦住。

  “独孤师兄,那些人看上去是返回深蓝海海族的营地去了,你我二人还是不要去追了。以免了他人埋伏,况且与央兄约的时间也快到了。咱们还是继续赶路吧。”这名青年如此提醒道。

  “师弟说的有理,只不过这些人明显是冲着陆旭那小子来的,却要让我来給背了黑锅了,这可让人有些不爽的。”独孤缺哼了一声后,也就停下了脚步的说道。

  那名青袍青年略微劝解了几句后,二人也就继续按原来方向继续上路了。

  ……

  半个时辰之后,雪山脚下,深蓝海蓝蛟一族在此设立的临时建筑最上层,一间漆黑的密室门外,两道黑影一闪而现,并纷纷朝着密室大门单膝跪地。

  “回禀长老,我们去抓捕陆旭失败了,当时……”

  话音未落,一阵强大的灵压从密室席卷而出,两名黑衣男子身形顿时鼓胀起来,并在“砰”“砰”声纷纷暴体而亡,化作了漫天血雨。

  “你们这群废物,人都没确认就胡乱的拿人,实在是想的太简单了。如此蠢物,本座留着何用。”密室之内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哼,看来琅邪会正式召开之时,需要让武齐出手了,我孙儿的仇不能不报。”

  一阵阴沉的桀桀笑声过后,密室之便再无声音传出了。

  ……

  小半日后,琅邪交换会所在大厅之中。

  经过此前几个时辰的人来人往,交换会的高峰已然过去,人数早已不及起初的三分之一,剩余的各派弟子正在抓紧着最后时刻,换取着各自所需之物。

  毕竟此处汇集着来自南极域几乎所有大门派,及有头有脸家族的精英弟子,资源之丰富,远非外界某个坊市或势力举办的拍卖会亦或是交换会可比拟的。

  此时的陆旭,却正在一间灰蒙蒙的小屋之,手把玩着三只翠绿色的小瓶。

  小瓶之上,一张张金色的符箓隐隐闪着灵光,每个瓶子,都装有一只迷你小兽的虚影。

  在其身前,则端坐着一名上身**,浑身被水雾包裹的海族青年,正死死盯着两根手指夹着的一颗紫色丹药。

  “好!果然都是入品的紫宸丹,这下突破金丹后期有望了!这些假丹期妖兽精魂便归你了!”海族青年狂笑一声,目光从桌上一只玉匣其余几颗紫色丹药上一扫而过后,兴奋的说道。

  虽说这几颗入品紫宸丹如果拿出去拍卖,每颗起码值数百万灵石,甚至还要更多,而这假婴期精魂即便在拍卖会上每瓶也不过四五百万而已,但如此高阶妖魂极难寻觅,陆旭今日一下子换得三种,也大为满意了。

  这一下,他就可以在琅邪会举行之前,用这些精魂材料再次祭炼一番身上的万象玄功和龙象挪移功。

  陆旭一念及此,当即点了点头后,便将手的三只小瓶收入储物镯之中,而那名海族青年更是眼疾手快的将玉匣一合,收了起来,一副生怕陆旭会反悔的样子。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