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六十章 琅邪会 11

第五百六十章 琅邪会 11

  “既然二位已经成交,那就签下这份交换契约,并分别支付一万灵石即可。”二人身旁,一名一身白袍,看似瘦削的男子说道,同时取出一张青光濛濛的纸张。

  “在下是初次前来,并不知这琅邪交换会竟还需要支付费用,在下可未有携带足够的灵石。”海族青年闻言一怔,摸了摸脑袋,有些窘迫之色的说道。

  “这位道友所需支付的费用,在下替他一并支付就是了。”陆旭见状,淡淡的一笑后,便从储物镯取出一袋灵石扔在桌上。

  这三瓶精魂材料既已到手,他可不希望因为这么点灵石再发生些什么变故,导致交换取消之类的事情发生。

  “那便多谢这位道友了!他日再见之时。定当将这些灵石加倍奉还。”海族青年当即站起身来,朝陆旭一抱拳道。

  陆旭自然摆摆手而已。

  白袍男子拿起灵石,用神识一扫后,便收了起来。并将契约交于二人手。

  陆旭早当即一根手指一抬,从逼出一滴精血的落在了契约之上,淡淡的血光一闪后,青色契约一角立时印出一张拳头大小的模糊脸孔,竟隐隐约约与陆旭本来面目颇为相似。

  陆旭见此,心中感叹一声。

  这琅邪会的契约竟如此神奇,好在即便是本来相貌,这名海族青年应该也无法认出其是谁。

  那名海族青年同样单手一挥,蓝光一闪的在另一根手上的食指划出了一个小口。随后从伤口逼出一滴精血,血光一闪的同样融入了青光蒙蒙的契约之上,另一个模糊不清的脸孔缓缓浮现而出。

  二人当即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

  “好了,这契约已经立下,在大会期间都不得反悔此交易,否则后果自知的。那边有两个传送法阵,绿色的法阵可直接传送至整个交换会之外,而蓝色法阵则是随机传送至交换会厅堂任意位置。”白袍男子接过契约收好后,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位道友。在下就此告辞了,有缘琅邪会再见。关于道友先前所问关于五行属性材料一事,在下返回深蓝海后,会帮忙打听一二的的。”这名海族青年,朝陆旭拱手一礼道。

  “那就有劳阁下了。”陆旭也是一拱手客气道。

  随后,二人均不约而同的走向了那绿色法阵,一卷刺目的绿光一闪后。二人便同时消失不见。

  没有多久后,陆旭便出现在了自己进入之时的那个传送处。先前见过的那名眉清目秀的青年正站在法阵一边,一见陆旭出现,当即迎了上去,并开口直言道:

  “这位道友,先前与你一同前来的那名仙子,半个时辰之前已经离开了,她让我告诉你,她有要事需要先行一步了。”

  “多谢!”

  陆旭朝其行了一礼后,便直奔通道出口之处,驾驭一道黑光朝九霄宗所在的阁楼所在破空而去。

  虽说此次交换会,他并未从深蓝海修士手得到五行属性的材料,但却用丹药换取到了数种假婴期精魂材料,也是让他颇为满意。

  交换会上出现的各种奇珍异宝,更是让其大开了一番眼界。

  一个时辰过后,一身黑袍的陆旭便出现在了九霄宗楼阁之前,此时的他,早已恢复了其原本的模样。

  然而当其刚踏进楼阁,还未来得及上楼之时,一名红袍青年与另一名青袍青年却恰巧也从外面回来,并进入了楼阁之。

  红袍青年正是独孤缺。

  “陆旭!”独孤缺双目一眯,忽然开口叫住了柳鸣。

  “哦?原来是独孤师弟。”陆旭见此,淡淡的说道。

  “哼,你是不是与深蓝海之人结下了大仇?”独孤缺哼了一声后,不冷不热的问道。

  “哦,独孤师弟为何会如此相问?”陆旭闻言心一动,再上下打量了独孤缺两眼后,淡淡的反问道。

  “哼,你好自为之吧。”独孤缺冷冷的留下一句话后,便独自上了楼。

  “这位师弟,我看你与独孤师弟一同回来,不知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陆旭先微微一笑,目光再一扫旁边的青袍青年后,直接开口询问起来。

  “陆师兄,我与独孤师兄在回来路上遭遇到了十余名深蓝海海族修士埋伏,他们似乎专门来找陆师兄的,故而看到我们从宗门驻地出来,想要拿下我们盘问,便对我们大打出手。独孤师兄大展神威,一口气击毙了其大半,才安然回来的。”青袍青年面对陆旭不敢怠慢,并无隐瞒,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陆旭。

  “原来如此,多谢师弟明言相告!”陆旭听完这番话后,心念急转下,也就明白了个大概,当即一拱手道。

  “那些人可能还会再来的,师兄日后在此地外出需要多加小心了。”青袍青年又飞快提醒了一句后。便也踱步走上了楼。

  陆旭回到自己的密室之后,便将禁制一开。盘膝坐在了床榻之上,双眉微蹙思量起来。

  仅仅片刻后。他眼便闪过一丝恍然之色,想起了当初自己在深蓝海执行任务时,斩杀的那头蓝蛟来。

  那人当时能化作一头蓝色蛟龙,想必就是应为它的缘故。

  看来那头蓝蛟还真是大有来历,并非是一头普通的兴风作浪的海兽,而极有可能便是深蓝海蓝蛟一族某位大人物的子嗣之流。

  但既然此等大仇已经结下,他也不会多去想些什么,只是日后在琅邪会秘境之,对于深蓝海蓝蛟一族之人要多加小心罢了。

  陆旭如此一番思量后,便暂时将此事抛诸脑后,从储物镯之取出了那三瓶假婴期妖兽精魂,放于一旁。

  说起来,他在妖域历练的最后一段时间,也汲取了不少妖兽精魄。一部分用于感悟万象玄功的变化之术,一部分用于增强龙象挪移功的白象摄魂神通。

  “不知道今天换到的这三瓶精魂效果如何。”他喃喃自语一句之后,一掐法诀,滚滚的白色雾气从体表浮现而出。

  顿时头顶白色雾气一阵翻滚,法力在其引导之下,渐渐的凝结子啊一起,紧接着“噗”的一声闷响传来。滚滚的白色雾气微微的闪动了几下后,便脱体而出化作了一只栩栩如生的白象虚影,并一转身形瞪大着双眼看着陆旭。

  陆旭见此,二话不说的将身旁一只小瓶上的金色符箓一撕而下,向虚空之轻轻一抛,并轻弹一指,一道法诀射出。

  小瓶在虚空顿时爆裂而开,一只蓝色的狰狞海兽仿佛看见了生机一般,身形一扭动的从一窜而出,向房间的窗户口疾窜而去。

  白象虚影见状,一对瞳目之青光一闪,如同发现猎物一般扑了上去,同时长鼻哼的一声,一道青光顿时在整个屋内形成。

  “嗷!”

  只听见一声嘶吼,这一缕狰狞的海兽精魂便被青光一卷而入,成为了白象的腹之食。

  此时陆旭则紧盯着白象身体,只见一缕蓝色的气流在其虚影内快速的游走不定,并不时的想要从其口逃离而出,而白象体内的那颗鼻娑摄魂珠则是滴溜溜一转,像是在克制其离开的样子。

  如此情况足足持续了一炷香时间后,那缕蓝色气流颜色才渐渐的变淡,也越来越微弱了,并最终终于被鼻娑摄魂珠吸收了。

  而此时的白象虚影比起先前,明显又清晰了几分。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又陆续将其余两瓶妖兽精魂放出,对白象虚影同样施法祭炼了一番。

  做完这一切后,陆旭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九霄宗楼阁一步,只是专心呆在自己的屋中潜修,静静等待着琅邪会的到来。

  在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里,类似于独孤缺被伏击之类的事情层出不穷,各势力全都频繁派出门下弟子,互相刺探敌对势力参加大会弟子的实力,打斗比试之事频繁发生。

  当然其也不乏暗自狠狠偷袭,痛下辣手的杀人夺宝之事。

  不过各大势力仿佛事先约好似的,这种争斗偷袭之事,只能发生在各势力驻扎之处外面,并且只限于一些弟子之间,各大宗门势力元婴以上的存在,绝不会参与其。

  在此期间,四大宗门,九大世家等大宗均都约束本势力参加琅邪会弟子尽量减少外出,一些妖孽弟子更是被警告不得外出,尽量给雪藏起来。

  独孤缺和陆旭也被紫宸真人特意上门叮嘱一番。

  一个月后所有势力宗门弟子全部离开住处,齐聚山峰脚下之时,琅邪会也终于要拉开帷幕了。

  这一日,冰雪与火焰交织的山峰之巅上空忽然片片白色光霞闪动,紧接着传来“刺啦”一声巨响,雾气蒙蒙的天空之猛的被撕裂开一道百余丈长的口子,一股强大的灵气从喷涌而出,肆虐狂暴起来。

  下一刻,在山脚下众人的瞩目下,一整座金碧辉煌的岛屿从裂口凭空浮现而出,并在金色光霞笼罩缓缓转动不停。

  陆旭双目一眯,也就这座岛屿看清楚了个大概。

  只见空这座岛屿足足有几十亩之大,几乎覆盖了整个山峰,远远望去,岛屿之上云雾缭绕,隐隐现出一片片绿荫嫣红之地,鸟语花香,各种各样的灵兽仙禽数不胜数,高高低低的琼台楼阁更是鳞次栉比,仿若人间仙境一般。

  围观众多第一次参加琅邪会的弟子,此时大都面露惊奇诧异之色,显然被悬浮在天际这座岛屿所深深震撼。

  人群前,紫宸真人和锦袍男子,查看了一下人数,确认人已集结完毕后,便一声令下,带着陆旭等参加琅邪会的弟子,化作一片遁光,往山峰方向飞去。

  当众人抵达峰顶之时,发现顶上平台已经有两家宗派的人先到了,从装扮上来判断,是九幽教宗和深蓝海海族的人。

  这两大势力和九霄宗的关系都说不上好,紫宸真人并未上前与对方门主客套什么,二是直接带着众人在距离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一盏茶功夫后,随着五颜六色的遁光纷至沓来,各大门派的人也陆陆续续的到达了峰顶,密密麻麻约莫聚集了近千人的样子,看起来好不热闹。

  站在最显眼的地方的自然是四大宗门,八大世家,海族,千岛盟等超级大宗势力。

  其他的一些小型门派,只能远远的站在后面,显得泾渭分明。

  陆旭,独孤缺等十个参加琅邪会的弟子,此时都换上了代表九霄宗的统一黑色紫云长袍,默不作声的静静等候着。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