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六十三章 九星秘境 3

第五百六十三章 九星秘境 3

  一处平静如水的湖泊附近,四个人正分为了两派,手法宝异芒此起彼伏的激烈交织在一起,正在捉对争斗着。

  湖泊旁边生长的一截枯木之上,几颗散发着浓郁异香的绿色灵草正迎风轻轻晃动着。

  四人之中,一方是蓝鲸族的京式兄弟,另一方却是那漓蛟族的白衣女子和那个银衫女子。

  那水妖公子的兄长,那名身着蓝衣面容俊秀的男子,此时却并没有使出化形之术,而是手持一柄蓝色透明长刀,每挥动一次,便有十余道蓝色刀芒疾风骤雨般的激射而出。

  和其争在一起的正是白衣女子,一条洁白如玉的漓蛟虚影正张牙舞爪的盘旋在此女身周。

  白色漓蛟巨尾一摆,轻易便将一道道蓝色刀芒击碎,口还不时喷出漫天的冰芒,和蓝衣男子斗的极是激烈,一时竟不分上下的样子。

  一旁的水妖公子,则半悬空中,妖异的脸上满上狂热,双手在胸前虚围一个圆,间漂浮着一个斗大的蓝色火球,随着其口念念有词,蓝焰不时飞出一条条灵性十足的火蛇,火鸟等蓝色火焰灵兽。

  银衫女子手则舞动着一柄五色罗扇,一张一合之间喷出了一片片彩色云霞,可攻可守,和水妖公子争斗在了一处。

  不过两人明显都没有使出全力,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正在此时,蓝衣男子手蓝色长刀徒然光芒一盛,无数道蓝色刀芒狂斩而出,和漓蛟喷出的冰芒碰撞在了一起,双双消散开来,其身形则趁此机会往后一跃的后退了几步。

  “龙道友,琅邪大会这才刚刚开始,你我双方也不必为了这几株绿柠草斗个你死我活,不如就此罢手,平分这些灵草如何?”蓝衣男子手长刀一抖,蓝芒顿时收敛了下去,同时口淡淡的说道。

  白衣女子目光一闪,玉指一读,白色漓蛟也停止了攻势,再略一沉吟后,才轻哼一声的读下头:

  “哼,如此也好。先在就斗个你死我活话,的确只会便宜了其他人。”

  见两人罢斗,水妖公子和银衫女子也似乎很有默契的一同停手,并收起了法宝。

  他们这些人能参加琅邪会,除了是各大势力出色弟子,实力高深外,心性机智也都是一等一的,知道如何为宗门部族及自己获取最大的利益。

  接下来他们随后稍作商议了一下后,由水妖公子和银衫女子各自采摘了几枚灵草。

  在彼此戒备的目光之,四人很快拉开距离,纷纷转身朝不同方向飞驰离开了。

  ……

  一处毒气弥漫的沼泽地,柳眉正手持一条紫色的细长飘带,舞得仿若一条灵蛇一般,正和一头足有十余丈大小的金丹期绿色蟾蜍激斗着。

  相比蟾蜍小山般的庞大身躯,柳眉自然显得渺小之极,但由于身形如电,蟾蜍喷吐的毒雾攻击不仅无法触及其分毫,还被其时不时的一道攻击击中,不多时便已遍体鳞伤。

  “吼”的一声嘶吼!

  蟾蜍突然暴怒的一声大吼,巨口一张,体表绿芒一闪,柳眉四周不远处,陡然飞起了七八团盘旋而起的毒气,并瞬间连成一道密不透风的毒障,将此女硬生生困在了半空。

  柳眉眼冷芒一闪,手臂一挥,紫色的飘带紫芒陡盛,飘带瞬间涨大了十倍,并卷起层层霞光的将其身形包裹其,再化为了一条数丈长的紫色惊虹激射而出,直接冲进了毒障之中。

  “噗”“噗”几声传来!

  血光一闪,蟾蜍的身体骤然被从毒障洞穿而出紫虹一绕数圈的绞成了数段,轰然落在了地上。

  紫色飘带在空一个盘旋后,就重新露出了手持飘带的柳眉身形,只是其脸色略有些苍白。

  显然先前的秘术,让其也消耗了一些元气。

  不过当此女单手一招,将蟾蜍晶核从实体摄取而出,再一低首,看到手腕上的星环微微亮了一下后,原本清冷的玉容上,当即露出了一丝喜色,便一跺足的飘然而去。

  ……

  一处两座小山间的清澈溪流旁,一名满头银发的绝色女子,正笑吟吟的整理着手中的几个储物袋,显得十分的悠闲。

  另一名满头金发的男子,则站在不远处一块巨石上,双臂抱在胸前,正在闭目凝神。

  而在距两人数十丈开外的草丛,却横七竖八的倒着十余头妖兽,早已声息全无,然而细看之下,全身上下却似乎一读伤势也无。除此之外,一旁海散落着几个修士的尸体,衣着五颜六色,凝固的表情上满上愕然和惊恐。

  良久之后,银发女子总算将手中的储物袋整理好,而金发男子也似有默契的睁开了双眼。

  两人并未多言一句,只是互视一眼后,便十分有默契的腾空而起,朝远处激射而去。

  ……

  秘境某片杂草丛生的空旷树林,旁边是一个十余丈大小的灌木丛,不远处,一名穿着白色束腰长裙的清秀女子,正小心翼翼的向灌木丛边缘处潜行而来。

  但见凌乱低矮的灌木丛的一根枯木霞,一株人头大小的血色灵芝正静静的长在那里,在微风的吹拂下,散发出浓烈的药香。

  这名凌云剑斋的弟子,长的虽然十分清秀,胆眉宇间更多的确实英气。手拿着一把银色长剑,虽然满脸小心表情,但随着离灌木丛越来越近,目中火热之色却越发浓了几分。

  当她来到灌木丛一边,距离那朵灵芝仅有几丈距离之时却停了下来,四下打量一番,再略一沉吟后,突然弯腰捡起了脚边的一块碎石,朝灌木丛一掷而出,随后身形一晃,藏匿到了旁边的一颗巨树后

  “噗”的一声,碎石落入了灌木丛的瞬间,灌木丛中的矮小植物抖动了两下。

  结果仅仅片刻后,看似平静的灌木丛中的某处忽然传来一丝声响,突然嘶的一声,矮小的植物忽的剧烈的抖动起来,紧接着一个个水桶般粗壮,类似于蚯蚓一般带有恶性的关务从灌木丛下的土层中冒了出来,犹如蛆一般的扭动身躯,仿佛在寻找猎物一般。

  足足一盏茶的功夫后,这些恶心的蚯蚓才纷纷没入土层不见了踪影,灌木丛再度恢复了平静。

  “这土蚯果然不一般,幸好早就知道此兽会在这血芝周围出没,不然恐怕刚进入这秘境就要损失些星数了。”凌云剑斋弟子从巨石后走了出来,心暗暗庆幸道。

  他当即一掐法诀,身体上一股凌厉的剑意,接着猛的一挥手长剑,一道丈许长的刺目的银芒一闪而出,紧贴着灌木丛激射而去。

  “嗖”的一声轻响传来,那株血色灵芝瞬间被切断,银芒接住了血色灵芝,倒卷电射而回。

  凌云剑斋弟子一把抓住,想也不想的立刻腾空而起,化为一团银光转身朝远处疾驰而逃。

  然而就在她刚刚飞开,灌木丛瞬间掀起了冲天的气息,一头数丈长的土黄色蚯蚓破土而出,鞭子一般抽在了凌云剑斋弟子原先站立的地方。

  轰隆隆一声巨响!

  被击的地面立刻龟裂开来,无数的树木尘土四溅飞射。

  土层深处,传出了土蚯愤怒的低吼声。

  凌云剑斋弟子飞在半空,略一回头,见此情形,顿时后怕不已。

  看土蚯这威势,里面似乎有不少金丹期的,被一下缠住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还好,土蚯是土生妖兽,轻易不会离开土层……”

  凌云剑斋弟子长吁了一口气,转身而去,一直飞出了数十里才落回了地上。

  他将这朵血色灵芝放在眼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后,就轻笑一声,将此物收入储物袋中。

  就在这时,一个影子从其身后一闪而过,凌云剑斋弟子豁然转身,身后却是空空如也。

  “难道我看错了?”

  凌云剑斋弟子眉头一皱,当他再次转过头来之时,一名长相丑陋,气质阴沉的黑袍人却鬼魅的出现在其身前数丈之处,正一脸冷意的望着他。

  “原来是天魔宗的兄台,小妹凌云剑斋杨芙,幸会!”凌云剑斋弟子眼闪过一丝惊骇,表面却故作镇定的一抱拳道,同时袖瞬间扣住了长剑。

  “客套话就不须说了。留下你身上的储物袋,贡献出一半的星数。或许我还会怜香惜玉放过你一马。”黑袍人声音低沉,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哼,这个恕难从命了……”凌云剑斋弟子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却将手的长剑攥的更紧了一些。

  黑袍人闻言,目光一冷,体表泛起一层漆黑的魔气,身形渐渐模糊了起来。

  下一刻,一道黑色人影迅若闪电般,一闪之下便出现在了杨芙面前。手掌一探而出,从激射出一股黑色的气劲,朝着杨芙手腕上的星环一抓而去。

  这黑色气劲阴冷霸道,速度惊人之极,一个卷动下,赫然就到了手腕处。

  然而杨芙反应也是极快,手中长剑猛地一挥,一道凌厉的银色剑芒激射而出,在虚空之都留下了一道痕迹,迎向了黑色气劲。

  “砰”的一声闷响!

  银色剑芒与黑色气劲迎头一击后,竟然在空僵持不下起来。。

  “雕虫小技!”

  黑袍人嗤笑一声,身体一转抬起另一只手臂,又朝前拍出了一掌。

  另一道黑色气劲一闪即逝的没入了前一道气劲之,两道气劲汇合之下,竟汇聚成了一个丈许大小的黑色巨掌,轻轻一握便将剑芒捏的粉碎,继续朝杨芙一拍而去。

  杨芙脸色一变,如此近的距离根本无法避让。只能突然一张口,喷出一口绿色小剑。滴溜溜一转后,就在嘎嘣声,化为了一只绿色木剑,表面灵纹一闪,一层绿色光幕挡在了身前。

  “轰”的一声!

  绿色光幕被巨掌一击而中,瞬间破裂而开来,而淡绿色木剑一颤之下,表面赫然浮现出了几道裂纹。

  杨芙只觉一股巨力隔空狂涌而至,身形不由自主的倒射而出,连人带剑的重重撞在百余丈外的一棵大树之上。

  这棵数人合抱的大树“砰”一声,被生生震断。

  杨芙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手腕上的星环也一声脆响的碎裂而开,一缕缕金色的雾气一卷而出,融入了黑袍青年手的星环之中。

  黑袍青年哈哈大笑道,同时身形一晃之后,又再次出现在了杨芙身前。

  “妾身的星数已经被你夺去一半,你还想怎么样。”杨芙面容苍白,轻咳了几声,惊怒起身的说道。

  “刚刚不是说过了,交出你身上的储物袋。”黑袍青年一抬手,一只黑蒙蒙巨掌再次凝聚而成,将这名凌云剑斋的弟子笼罩其下,并阴沉的说道。

  杨芙脸色连变数下,只能在一咬牙后,翻手取下了腰间储物袋,并扔了出去。

  黑色巨掌发出一股吸力,将储物袋吸收了进去。

  “好了,你说的我都做了,现在可以离开了吧。”杨芙盯着黑袍青年,冷冷问了一句。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