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路独尊 > 第五百六十五章 九星秘境 5

第五百六十五章 九星秘境 5

  “找死,动手。”

  黑冠男子大怒,一声大喝后,单手一掐诀,当即浑身黑色魔气滚滚而出。

  附近的疤痕弟子,见陆旭这般模样,也是脸色一沉,肩头一抖后,当即在诡异啸声,身上同样滚滚魔气而出。

  陆旭却目光忽然一冷,袖子一抖,一张血光闪闪的符箓一飘而出,高空滴溜溜一凝,血光大放,再“噗”的一声后,就从走出了一名血袍人来,模样身高赫然都与陆旭一般无二。

  “化身!”黑冠青年见此,当即失声出口。

  天魔宗疤痕弟子,同样脸色大变。

  “二对二,这样才公平。”陆旭淡淡一句。

  “哼,你不过金丹修为,就算拥有化身又能增加几分实力,仍然还是死路一条。”疤痕青年心念飞快一转后,目凶光大放的说道,随之口念念有词起来,两手飞快掐动法决起来。

  黑冠男子也骤然恍然大悟,也口咒语声响,手法印飞快变换不停。

  “噗”“噗”两声!

  两只漆黑的魔掌虚影在两名天魔宗弟子前凝聚而出,其高个弟子身前的赫然有十余丈之大,魔掌之上,一缕缕黑色雾气缠绕,另一只明显小了一大圈,仅有七八丈之大。

  这时,二个陆旭身形一晃,便化作一黑一红两道人影朝两名天魔宗弟子激射而去。

  “去”

  黑冠男子和疤痕青年同时一声大吼,各自冲身前一读而出。

  两只巨大魔掌虚影一个模糊后,就带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恐怖灵压,分别朝着陆旭和符篆化身各自一拍而去。

  十余丈的魔掌虚影朝陆旭气势汹汹的直压过来。

  而那只七八丈的魔掌虚影则似缓实急,一个闪动便落到了符篆分身的头顶,带着一股厚重如山岳之力压迫而下。

  陆旭神念一动,符篆分身在虚空身形一凝,单手一握拳,一个血光闪闪的巨拳虚影瞬间脱体而出。

  拳影之上血光闪闪,数条血色蛟龙虚影缭绕而出,张牙舞爪之下,令整个巨拳虚影都带着一种难言的气势。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巨响。

  血色拳影与黑色魔掌猛烈的一个撞击后,先是各自微微一晃,随之化为两团巨大光球的爆裂而开,化作了漫天黑雾与点点血光,同时一圈圈惊人气浪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开。

  而陆旭本体,面对近在咫尺的巨掌虚影,却身形骤然一顿的向后倒射而回,同时单手一掐决,滚滚白色雾气浮现而出,无数白色雾气一阵翻滚,一声低吟传出后,一个栩栩如生的龙首蛇身虚影骤然在陆旭身前浮现而出。

  正是他龙象挪移功的囚牛神通。

  而囚牛虚影方一现身,就一张开大口,顿时一阵青色霞光席卷而出。

  “砰”的一声!

  看似威力无穷的巨掌虚影竟被霞光一卷之下,竟化作一缕缕魔气的凭空溃散而开。

  囚牛虚影再猛的一吸,所有魔气当即潮水般的被一口尽数吸入体内,顷刻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陆旭见此,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此威能,正是龙象挪移功在凝聚了囚牛龙珠之后衍生的强大吞噬神通,但目前威能,仅仅能在面对法力远低于自己的对手时才能发挥效力,若是对手法力修为远超他的话,其反大有可能遭受囚牛之力的反噬了。

  说起来,此神通在陆旭这般多年祭炼下,通过勾连了那颗囚牛龙珠,才能觉醒这吞噬能力,如今其一与人争斗就立刻和符篆化身施展出来,正是存在了在这两名天魔宗弟子身上试手的意思。

  囚牛虚影在吞噬魔气后,却虽仍呆在原地一动不动,但双目死死盯着不远处的黑冠男子,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另一边的“血色陆旭”,在击溃巨掌后,身形一扭之下,就几个闪动的出现在了疤痕弟子近前处,双臂一个模糊,密密麻麻血色拳影当即幻化而出,向对面一罩而去。

  血泡青年大惊,急忙一张口,喷出一块魔气四溢的骨盾,一晃的化为桌面大小,挡在了身前。

  下一刻,密密麻麻的血色拳影,就暴雨般的落在骨盾上,并黑光狂闪发出“砰”“砰”巨响声当即连绵响起。

  纵然疤痕弟子不顾一切的拼命将魔气灌注骨盾,仍然被逼的节节后退,当几声脆响,骨盾上浮现出一条深深裂痕后,急忙大惊的求救起来:

  “不好,这具化身实在厉害,师兄,快来助我一臂之力!”

  “真是废物,不知道师尊当初怎么想到派你进入秘境的!”

  另一边黑冠男子,正对囚牛虚影展现的吞噬威能大吃一惊的时候,一听求救之声,横扫了自己师弟一眼后,心顿时暗骂一声,一个翻手取出了一面黑色小幡,并对同门不管不顾的一抖,,顿时一股浓郁的黑光翻滚而出,在附近形成一层厚厚的护罩。

  与此同时,小幡之上黑光一闪,滚滚黑烟瞬间往手狂涌而去,化为了一柄黑光闪闪的长矛。

  黑冠男子手腕一抖,漆黑长矛就“嗖”的一声,从手上一闪而出,化作一道黑光的直奔囚牛激射扎去。

  陆旭见此情形,一声冷哼,向囚牛虚影打出一道法诀。

  囚牛仰首一声低吟之后,龙尾一扭,往前横跨十余丈,并再次一张巨口,“呼”的一声,便将漆黑长矛咬在了口。

  “啪”的一声,漆黑长矛被硬生生咬成了两截,随即化为了滚滚魔气被囚牛虚影几口吞进了腹。

  “不会。这怎么可能?”黑冠男子见此一幕,终于目瞪口呆。几乎不能相信眼前所见。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大囚牛虚影一闪之后,竟自行的溃散而灭。

  与此同时,原本站在原地的陆旭,却面上厉色一闪,忽然一道金色剑光身上一冲而出,在空一个盘旋后,蓦然剑尖处一团白色光晕爆发而出,再一个模糊后,就化为一道雪亮金虹的一卷而来。速度之快,犹如晴空闪电,比一般御剑术何止快了一倍,

  黑冠男子甚至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就被金色长虹“轰”的一声击破护体魔气,直接洞穿头颅而过。

  可怜黑冠男子纵然有满身魔道秘术和一身的法宝宝物,也只能双目圆睁的晃了几晃后,将手黑色小幡一抛,尸体从高空直接跌落而下。

  接着,陆旭面无表情的在原地再虚空一点。

  金色长虹一个盘旋后,又化为弥天剑光飞卷而回,瞬间将尸体直接再半空绞成了大片血雨。

  “师兄!”疤痕弟子见此情形,当即一声惊怒的大叫。

  但与此同时,其身前的银色骨盾却再也无法抵挡血色巨拳,“砰”的一声,化作了点点黑色灵光溃散开来。

  下一刻,数团血色拳影一闪而至。

  疤痕弟子当即狂吼一声,猛然一拍腰间某个皮袋,忽然大片黑雾从一卷而出,正好迎上了血色拳影。

  “噗”“噗”几声,血色拳影被黑雾一卷后,竟瞬间破灭而散。

  不过就在这时,他背后却突然破空声一响,一只血光闪闪的拳头忽然一捣而来,并在拳头四周同时浮现六个淡淡的血色龙头虚影。

  竟是符篆化身,在骨盾碎裂的同时,身躯几个扭动后,就以不可思议角度出现在了其身后处,并毫不客气的发出了攻击。。

  以陆旭的实力,即便是只有五成功力的分身,催动即将大成的龙象挪移功,所含威能也远超同阶修士所能想象的。。

  而疤痕弟子再想躲避,也根本来不及了,只能脸色一白的拼命催动黑濛濛的护体魔气。

  “轰”的一声巨响!

  一阵黑色魔气四散而开,地面之上便出现了一个足有丈许深的巨坑,疤痕弟子浑身冒血的躺在巨坑之间,已经奄奄一息。

  符篆化身再一闪后,身形直接出现在坑边,一弹指尖,一道螺旋形的剑气爆射而出,直接贯穿了疤痕弟子头颅,再一个拐弯后,又将其手腕上星环一击而碎。

  就这样,不过举手抬足的片刻功夫,两名天魔宗的弟子就这般陨落在陆旭手中,所属星数自然是分于了陆旭一半。

  只可惜的是,二者星数并不太多,让陆旭检查一下自己的星环后,略有些失望了。

  “可惜符篆分身只是灵体,没有肉身,不能支持太久的时间,要不然还真是一大助力。”陆旭感叹了一句,他将符篆化身一收,将二者储物镯也捡起后,再曲指一弹,放出数团火球的将附近残骸全都一扫而空。

  接下来的时间,他才将不远处的紫阳草小心翼翼的收入一个玉盒,并放入储物镯。

  办完这一切后,陆旭便继续隐匿气息,化为一道黑光向远处破空而去了。

  结果就在陆旭带着灵草离开不过一顿饭的工夫,天边一片黑风滚滚的呼啸而至,并在先前争斗的地方骤然一卷的停顿了下来。

  黑风一分,竟从走一名面容半是红润半是干枯的丑陋青年,双目浑浊,目光冰冷,同样穿着天魔宗弟子的服饰。

  丑陋青年一弯腰,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地面,随后用两根手指一抓,放在鼻子下面嗅了一下,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之色。

  “这两个白痴,掌座已经千叮万嘱让他们安心斩杀妖兽积累星数了,竟还不自量力的去招惹那些强者,真是自寻死路。”

  接着他在检查完周围的打斗痕迹之后,冷哼一声,便再次化作一片诡异的黑风一卷的离开了。

  此后的半个月内,陆旭在秘境之兜兜转转,又找到了一些珍稀的材料和灵草,也顺手斩杀了一些妖兽,积累了些许的星数。

  在此期间,他却从未遇见九霄宗的其他几名弟子,就连其他四大宗门九大世家之人也未曾遇到过一个。

  看来这琅邪会九星秘境似乎远比想象还要巨大几分,这让陆旭更加安心一路寻宝下去。

  不过按照以往的琅邪会惯例,越是接近九星秘境心区域,宝物才越多的,甚至有可能发现众多来自万灵世界之外的各种神秘传承。

  而其一些重要传承蕴含的星数,可是惊人之际,也几乎是历界琅邪会强者争夺的目标。

  陆旭虽然没有刻意往秘境中心处马不停蹄的赶去,但也一日复一日的离心区域越来越近起来。

看过《仙路独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