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 > 第三十五章 教主驾临

第三十五章 教主驾临

  令狐冲没想到一年不见,田伯光的刀法大进,不出三十招,自己居然输了,看着脖子上的刀,令狐冲说道,“我与田兄有过节,田兄如果要杀我,刚刚在酒里下毒岂不更简单。但是你我是敌非友,你有任何所命,我都不会答应!”田伯光笑道,“你不想知道酒是谁请你喝的吗?”同样的问题刚刚田伯光已经说过一次,然而令狐冲听他再次提起,有些狐疑的看向他,“真不是田兄请的?”

  “确实不是我请的。”田伯光说道,“你的一位朋友想请你去叙旧!”

  令狐冲奇了,自己的朋友会让田伯光来请自己,会是谁呢,不过他还是拒绝了,自己面壁尚未结束,绝不能下山。

  田伯光顿时哭丧着脸祈求令狐冲,“令狐大爷,你就和我下山去吧,你如果不去,我就,我就不走了!”田伯光说不出对方的身份,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能耍无赖。

  “嘿,那刚好,我一个人多无聊,你留下来陪我。”令狐冲笑道。

  田伯光看令狐冲还是不肯,顿时怒了,“你跟不跟我走,不跟,我就下山去你们华山派总堂,你师妹这么多,别忘了老子是干什么的。”

  令狐冲听他一说,顿时有些担心,不过转而一想,这厮刀法就算再厉害,却还是不如三师弟,如果他去了总堂,正好被三师弟逮到,于是令狐冲笑了,“田兄,欢迎你去我们华山派总堂,我师弟一定会很期待见到你的。”

  田伯光顿时心中一凛,本来令狐冲的话他是绝对不怕的,但是想起了东方不败的话,“你去华山的时候,小心点,别遇到一个叫云萧的小子,那样我也救不了你!”

  “你师弟是不是叫云萧?”田伯光突然问道。

  “你居然听过我师弟的名字?”令狐冲乐了,难道师弟在衡山城的事迹这么快就被人宣扬出去了。

  “你大爷的,跟不跟我走,不走我立刻剁了你。”田伯光没辙了,只能威胁令狐冲,令狐冲誓死不从,最后两人打了个赌,如果令狐冲的剑法胜不过田伯光的刀法,那就和他下山,然而田伯光却不知道令狐冲的无赖本性。

  令狐冲打不赢田伯光,进山洞再学其他门派的剑法,东一招,西一招,短时间内也打的田伯光摸不着南北,不过还是赢不了田伯光。

  风清扬终于看不下去了,令狐冲再一次输给田伯光后,田伯光正要教训令狐冲一番,结果手上的刀被一枚石子打落。“他的刀法经过高人指点,你只学石刻上的武功永远也赢不了他。”风清扬的一句话顿时让田伯光害怕,自己的刀法确实有人指点,但他怎么看出来的,难道风清扬认识东方不败?

  很快田伯光想起一个名字,试探的问了句,“您老莫非就是风清扬前辈?”

  令狐冲想起自己面壁的地方有两个名字,其中一个就是风清扬,立刻跪下磕头行礼,田伯光蛋疼了,遇到令狐冲自己准没好事,这种退隐江湖几十年的老家伙都能引出来。

  要破东方不败传给田伯光的武功,风清扬只能传授令狐冲独孤九剑,顿时明白自己恐怕被云萧算计了,他既然能猜到有人要找令狐冲,自己直接拦住不就得了。

  华山派有能力学会独孤九剑的只有他和令狐冲,岳不群如果学个几年或许也能入门,但领悟不了精髓,充其量只能学其中的一两式。独孤九剑就好比是数学,岳不群语文功底很好,但数学很差,这就是偏科的下场。况且风清扬肯定不会教,虽然嘴上风清扬允许自己将独孤九剑外传,但绝不会允许自己所托非人。

  令狐冲终于知道,那天云萧说日后有人会给自己答案,原来指的是风清扬,因为五岳石刻,他对自己的剑法几乎失去信心,如今风清扬给了他答案。

  田伯光下山了,输给练了一招独孤九剑的令狐冲,他感到自己的前途一片灰暗,然而东方不败听了田伯光的话,顿时来了兴趣,“既然请不动,那我亲自来找你!”

  令狐冲初学独孤九剑,兴致极高,结果彻夜缠着风清扬练剑,练了一晚,令狐冲倒头睡着了,风清扬的老骨头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

  然而还没等风清扬放松几下,就看到山下有人直接用轻功登山而上,目标正是思过崖,“好俊的轻功!”风清扬看到对方直接走向思过崖的山洞,顿时闪身阻挡,心道,“这人莫非才是萧儿所说的找冲儿麻烦之人?”

  “哪里来的小鬼,轻功不错啊!”风清扬说道。“你的武功也不错啊!”东方不败回答道,“那我这个小鬼就和你这老鬼比划几招!”说完手上的食盒扔到旁边,平稳落地,

  二人的身形突然从思过崖消失,在论剑峰的群峰之间交手,论轻功,两人都已到凌空虚度的境界,论内功,二人也是登峰造极,最后比起了招式。

  葵花宝典再次遇到了对手。东方不败神色凝重,自身的速度已经全开,然而对面的老头居然完全不落下风,观其头发白里透黑,显然内功练到返老还童的境界。然而更恐怖的是对方的剑法。

  出道几十年来,东方不败早已天下无敌,黑白两道的高手她几乎都见过,少林方正,武当冲虚,她也不曾将他们视为对手,然而眼前这个老头闻所未闻,武功却高到极点。

  风清扬成名的时候,东方不败还未出道,事实上东方不败的年龄并不大,如果和方正,冲虚是一辈,必然能想到这老头是谁。

  思过崖一侧高数百丈,二人从崖上打到崖底,崖底是一片河流,风清扬的剑指对上了东方不败的绣花针,势均力敌,河面被两人掀翻。

  二人退开立于水面,风清扬说道,“你就是萧儿在衡山遇到的那个高手?”云萧将自己在衡山与东方不败交手的事情告知了风清扬,此时东方不败的招式风格和云萧说的别无二致。“那个可恶小鬼的武功原来是你教的。”东方不败恨声道,自己名为不败,然而轻功上居然输给了云萧,她将其视为奇耻大辱,云萧的剑法也是不弱,但一直不知道他真正的师承来历。

  “没错,所以你想在华山有所企图,还是绝了那份心思。”听出东方不败在云萧手里吃过瘪,风清扬顿时乐了,自己的徒孙都能打平这样的高手,有时候比自己赢了还开心。

  “这小小的华山,有什么值得我企图的,我是来找人喝酒的。”打又打不赢,东方不败没了兴致,想要去找令狐冲喝酒。东方不败飞上思过崖,风清扬也紧跟着上去。上崖后,东方不败大声喊令狐冲出来,风清扬看到令狐冲果然认识她,虽然有些不悦,不过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了。令狐冲担心东方不败惹风清扬生气了,结果东方不败自言不怕对方,两人不过是打成了平手。令狐冲很是惊讶,想不到对方武功如此之高,顿时自嘲初相见自己居然想要救她。

  ...

  ...

看过《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