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 > 第六十八章 裴将军诗帖

第六十八章 裴将军诗帖

  丹青生长剑在身前上下旋转成一个新的圆圈,紧接着凌空一掌推出,自己的剑撞上了云萧的剑,云萧微微一笑,居然已经收住了剑,原来即使丹青生最后没这一招抵挡,云萧也不会伤到他。

  然而此时丹青生临危悟出的一剑却已经成了云萧的致命之剑。云萧的剑收了一半,又立刻刺出,点在了丹青生剑圈的某一处,整柄剑在云萧的剑尖旋转。等到旋转停止了,才看清云萧的剑尖抵着剑柄的一处剑孔。

  丹青生看到云萧安然无恙,哈哈大笑起来,说道,“风兄弟,多谢你的指点,让我回想起那夜醉酒后的剑法。不用再比了,我认输,你的剑法的确胜过许多!来,来,来!敬你三杯酒!”丹青生斟了酒来,和云萧对饮三杯,说道,“江南四友之中,以我武功最低,我虽服输,二哥、三哥却不肯服。多半他们都要和你试试。”

  云萧道,“四庄主的剑法也让我获益良多。”

  丹青生摇了摇头道,“我的剑法你看一遍就能学会,最后还是你指点了我,才明白大繁若简的道理。应该是我获益良多。”

  云萧笑道,“其实真要说起来,破你剑法的不是我,而是我师父。”

  众人奇了,丹青生问道,“何出此言?”

  云萧道,“早年我学剑的时候,也犯了前辈这样的错误,是师父点醒了我,让我明白剑术至理。”

  “风老境界之高,吾辈望尘莫及!这一杯敬风老!”丹青生叹声道,说完一饮而尽。

  秃笔翁向施令威道,“施管家,烦你将我那杆秃笔拿来。”施令威应了,出去拿了一件兵刃进来,双手递上。

  云萧一看,是一杆精钢所铸的判官笔,长一尺六寸,判官笔笔头上缚有一束沾过墨的羊毛,恰如是一枝写字用的大笔。

  寻常判官笔笔头是作点穴之用,这兵刃却以柔软的羊毛为笔头,云萧知道秃笔翁的武功另有家数,加上真气浑厚,真气到处,虽羊毛亦能伤人。

  秃笔翁将判官笔取在手里,微笑道,“风兄,请多指教!”

  云萧躬身道,“应该是晚辈向前辈请教!”

  秃笔翁举起判官笔,微笑道,“我这几路笔法,是从名家笔帖中变化出来的。风兄文武全才,自必看得出我笔法的路子。风兄是好朋友,我这秃笔之上,便不蘸墨了。”

  秃笔翁临敌之时,这判官笔上所蘸之墨,乃以特异药材煎熬而成,着人肌肤后墨痕深印,永洗不脱,刀刮不去。当年武林好手和“江南四友”对敌,最感头痛的对手便是这秃笔翁,一不小心,便给他在脸上画个圆圈,打个交叉,甚或是写上一两个字,那便终身见不得人,宁可给人砍上一刀,断去一臂,也胜于给他在脸上涂抹。

  秃笔翁见云萧和丁坚及丹青生动手时出剑多次剑下留情,是以笔上也不蘸墨了。云萧笑道,“多谢前辈笔下留情,否则我这张脸日后就见不得人了。”

  云萧明白,琴棋书画,古往今来,每一道都有宗师,这些宗师境界上完全不亚于风清扬等武学高手。是以很多人能从他们的著作中悟出高深武学。

  北冥神功出自庄子的《逍遥游》,凌波微步出自曹子建的《洛神赋》,这梅庄四友和逍遥派函谷八友有些像,走的也是此道。秃笔翁使的是笔法,笔法取自唐朝书法大家颜真卿的诗帖《裴将军诗》。云萧没见过诗帖,但诗却知道。整首诗气势雄浑,融入了颜真卿的伟大人格后,更展现出了雍容伟壮、雄浑朴厚的盛唐气象。

  云萧苦笑,他想起了原著中令狐冲是怎么破秃笔翁笔法的。比对牛弹琴更倒霉的就是好字遇到目不识丁之人。令狐冲诗词歌赋全然不懂,秃笔翁一字未写完,就被打断。便如一个善书之人,提笔刚写了几笔,旁边便有一名顽童来捉他笔杆,拉他手臂,教他始终无法好好写一个字。

  云萧上一世九年义务教育,唐诗宋词小学就开始背诵,大学后更是选修了大学语文。以前不解其意,如今却是懂了。

  裴将军

  大君制**,猛将清九垓。

  战马若龙虎,腾陵何壮哉!

  云萧没有打断秃笔翁的笔法,不是秃笔翁字写的好,而是敬重颜真卿,每一字飞来,云萧都以剑身将字弹向一面墙壁。秃笔翁见云萧配合默契,心中笔意越来越盛,自己也越写越得意。

  二十三字写完秃笔翁顿时收笔,仿佛忘记这是一场比剑。回头看向那堵墙,只见右侧一块空白处从右至左,从上至下,留下了二十三字,正是秃笔翁所写的裴将军诗。秃笔翁哈哈大笑起来。

  “三哥,你该多谢风兄弟,是他将你的字刻在墙壁上的。”丹青生笑道。

  “谢谢风兄弟,如果是一目不识丁之人,如何能有你我这般配合默契!”秃笔翁道。云萧道,“颜公的裴将军诗帖我也曾有耳闻,却未能一见。只不过为何三庄主只写前面二十三字?”以前看到这一段时,就有人提出疑问,这秃笔翁难道是文盲?

  秃笔翁道,“风兄弟果然也是懂书法之人。老夫曾亲眼见过颜公的送裴将军诗碑,可惜只余三分之一,上面所刻的只有前面四十字。如果将后面一句也写上,总是意犹未尽。”

  裴将军诗帖全文共九十三字,由三块碑石组成。世人常见的碑石是后人翻刻的,不同版本书写内容无异,但书法体势差别很大。

  云萧道,“那么前辈还继续打吗?”秃笔翁的笔法对云萧全然无用,云萧内功高深,真气浑圆如意,任秃笔翁的笔势如何变化,他都像是批改作业的老师,一一驳回。

  秃笔翁有些尴尬,讪笑道,“还打什么?我的字写的好,兄弟你的剑法好!”云萧来此名义上就是比剑,秃笔翁此言算是比试上认输,武功上却不承认。云萧笑道,“没错,我们是不相伯仲,谁也没胜谁!”

  秃笔翁走到墙壁上欣赏自己的字,不停的赞叹,“好极!我生平书法,以这幅字最佳。”之后转头对黑白子道,“二哥,你这间棋室给我住罢,我舍不得这幅字,只怕从今而后,再也写不出这样的好字了。”黑白子道,“可以。反正我这间屋中除了一张棋枰,甚么也没有,就是你不要,我也得搬地方,对着你这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怎么还能静心下棋?”

  秃笔翁对着那几行字摇头晃脑,自称自赞,“便是颜鲁公复生,也未必写得出。”

  听到秃笔翁这句话,云萧心里忍不住嘲笑,颜公是书法家的同时还是一代名臣。他刚正、耿介,最后死前亦是大义凛然,书法之中包含了他伟大的人格,你秃笔翁有何资格与其相提并论?

  ...

  ...

看过《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