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 > 第七十六章 决心

第七十六章 决心

  云萧道,“前辈之言是极,这位三庄主和人动手,确是太过托大了些。若是前辈这般高手来做,必然是威力大增,他却是威力大减!”

  秃笔翁初时听二人如此说,极是恼怒,但越想越觉他们的说话十分有理,自己将书法融化在判官笔的招数之中,虽是好玩,笔上的威力毕竟大减。云萧将每一字踢向墙壁,威力已经更胜过自己。若将自己换做那堵墙壁,想到此处,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任我行笑道,“要胜秃头老三,那是很容易的。他的判官笔法本来相当可观,就是太过狂妄,偏要在武功中加上甚么书法。嘿嘿,高手过招,所争的只是尺寸之间,他将自己性命来闹着玩,居然活到今日,也算得是武林中的一桩奇事。秃头老三,近十多年来你龟缩不出,没到江湖上行走,是不是?”秃笔翁哼了一声,并不答话,心中又是一寒,自忖,“他的话一点不错,这十多年中我若在江湖上闯荡,焉能活到今日?”

  任我行道,“老二玄铁棋盘上的功夫,那可是真材实料了,一动手攻人,一招快似一招,势如疾风骤雨,等闲之辈确是不易招架。小朋友,你却怎样破他,说来听听。”

  云萧道,“晚辈内功比他深,速度比他快,最后是他自己弃子认输的。”

  那人道,“我听你声音,年龄不大,你内功修为居然能胜过黑白子,了不起。黑白子当年在江湖上着实威风,那时他使一块大铁牌,只须有人能挡得他连环三击,黑白子便饶了他不杀。后来他改使玄铁棋枰,兵刃上大占便宜,那就更加了得。你怎么破他的玄铁棋秤的?”云萧道,“晚辈以罡气包裹住长剑,恰恰能隔绝他棋盘的吸力!”

  “什么!”任我行突然失声惊叫,“你内功居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能凝聚罡气?”

  黑白子道,“没错,这位风兄弟不仅剑术卓绝,内功也登峰造极。其武功之高,早已超出华山派的范围。环顾当世,只有任老先生这等武林中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高手,方能指点他几招。”任我行道,“哼,你大拍马屁,一般的臭不可当。黄钟公其他的武术招数,与黑白子只半斤八两,但那七弦无形剑不同,真气越深厚,受的影响就越大。小朋友,你是怎么破他的七弦无形剑的?”

  云萧道,“晚辈听过一曲更加高明的琴箫合奏,与黄钟公对决时,脑海中回想起这首曲子,才能摆脱琴音的影响。”任我行呵呵大笑,说道,“倒也有趣。很好,小朋友,我很想见识见识你的剑法。”

  云萧道,“晚辈荣幸之至。不过在此之前,晚辈有事想请四位庄主答应。”任我行道,“甚么事?”

  云萧道,“晚辈曾说过,如果梅庄之中,有人能胜过我的剑法,就以四宝相赠四位庄主。前辈若胜了晚辈手中长剑,便是给他们赢得那几件希世珍物,四位庄主便须大开牢门,恭请前辈离开此处。”

  秃笔翁和丹青生齐声道,“这个万万不能。”黄钟公哼了一声。

  任我行笑道,“小朋友有些异想天开。是风清扬教你的吗?”

  云萧道,“师父绝不知前辈囚于此间,晚辈更是万万料想不到。”

  黑白子忽道,“风少侠,这位任老先生叫甚么名字?武林中的朋友叫他甚么外号?他原是哪一派的掌门?为何因于此间?你都曾听风老先生说过么?”云萧道,“这个倒没听师父说起过,我亦不知。”

  丹青生道,“是啊,谅你也不知晓,你如得知其中原由,也不会要我们放他出去了。此人倘若得离此处,武林中天翻地覆,不知将有多少人命丧其手,江湖上从此更无宁日。”

  黑白子的话,让云萧陷入沉思。任我行的为人他很清楚,黑白子没有说错。任我行是真正的魔头,又有野心,自己为什么要救他?为了吸星**?为了让他去对付东方不败?还是纯粹个人喜好?

  任我行哈哈大笑,说道,“正是!江南四友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让老夫身脱牢笼。再说,他们只是奉命在此看守,不过四名小小的狱卒而已,他们哪里有权放脱老夫?小朋友,你说这句话,可将他们的身分抬得太高了。”云萧心里又道,他们为什么没胆,因为害怕日月神教,害怕东方不败。因为害怕,所以只能隐居梅庄,当个狱卒。他们真的甘心整天以琴棋书画为乐,彻底退出江湖?

  梅庄是锁住任我行的牢笼,何尝不是锁住他们四人的牢笼。

  那么其他人呢?

  有的人名利是牢笼,有的人想称为五岳剑派盟主,有的人想当上日月神教教主,最后他们还不满足,还想成为这江湖的霸主。任我行放与不放,这江湖会变吗?

  有的人感情是牢笼,对亲人的感情,对爱人的感情,对师门的感情。然而这些总是很容易就矛盾的,救了爱人,就是对师门的背叛,就要受千夫所指。

  这江湖就像西湖牢底,阴暗潮湿,黑白难分。云萧发现自己也被困在其中。身上出现锁链,锁链不停的发出声音。

  “你的一身所学,来自华山,必须要为华山派付出一切!”

  “你如此得天独厚,就应该心有丘壑,去当武林盟主,去争天下第一!”

  各种声音不绝于耳,云萧抱住头,心中越是拒绝,锁链缠的就越紧。

  “杀了任我行,你照样可以拿到吸星**!”脑中突然出现一句话,好似解开锁链的钥匙。

  “你就这么喜欢听人摆布吗?”又一个声音浮现,“什么都怕,你干脆躲在华山,还出来做甚?”

  “你手上的剑是做什么的?”云萧的手上出现一柄剑,一柄或许可以斩断这些锁链的剑。

  “锁链缠身,你用剑砍,可是会伤了你自己的,说不定锁链没断,你就……”头戴黑罩,别人看不到云萧痛苦的表情。心中许久,外界一瞬。头上的黑罩已经被额头汗水弄湿了,云萧终于下定决心。

  前路荆棘,自己就披荆斩棘。前方无道,自己就走出一条道。一心求道,如果行事都有违本心,还怎么求道!

  ...

  ...

看过《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