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 > 第七十七章 任我行

第七十七章 任我行

  耳边传来黄钟公的声音,黄钟公道,“风兄弟,你见这地牢阴暗潮湿,对这位任先生大起同情之意,因而对我们四兄弟甚是不忿,这是你的侠义心肠,老夫也不来怪你。你可知道,这位任先生要是重入江湖,单是你华山一派,少说也得死去一大半人。任先生,我这话不错罢?”

  任我行笑道,“不错,不错。华山派的掌门人还是岳不群罢?此人一脸孔假正经,只可惜我先是忙着,后来又失手遭了暗算,否则早就将他的假面具撕了下来。”

  云萧对任我行的话没有什么反对。

  任我行继续笑道,“华山门中,我瞧得起的人当然也有。风老是一个,小朋友你是一个。还有一个你的后辈,叫甚么‘华山玉女’宁……宁甚么的。啊,是了,叫作宁中则。这个小姑娘倒也慷慨豪迈,是个人物,只可惜嫁了岳不群,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云萧听他将自己的师娘叫作“小姑娘”,有些啼笑皆非,同样不加置答。

  任我行问道,“小朋友,你叫甚么名字?”

  云萧道,“晚辈姓风,名云萧。”

  任我行道,“华山派姓风的人,都不会差。你进来罢!我领教领教风老的剑法。”他本来称风清扬为“老风”,后来改≥,ww♂w.了口,称为“风老”,想是云萧所说的言语令他颇为欢喜,言语中对风清扬也客气了起来。

  云萧道,“那晚辈就进来了。”丹青生挨近前来,在他耳畔低声说道,“风兄弟,此人武功十分怪异,手段又是阴毒无比,你千万要小心了。稍有不对,便立即出来。”他语声极低,但关切之情显是出于至诚。

  云萧心头一动,“丹青生倒是够义气。适才我说话讥刺于他,他非但毫不记恨,反而真的关怀我的安危。”

  任我行大声道,“进来,进来。他们在外面鬼鬼祟祟的说些甚么?小朋友,江南四‘丑’不是好人,除了叫你上当,别的决没甚么好话,半句也信不得。”

  梅庄四人看到云萧同意进去,准备开门。黄钟公从怀中取出另一枚钥匙,在铁门的锁孔中转了几转,门没开。他退在一旁,黑白子走上前去,从怀中取出一枚钥匙,在另一个锁孔中转了几转。然后秃笔翁和丹青生分别各出钥匙,插入锁孔转动。

  这道门多年未曾打开,此刻听钥匙转动之声极是窒滞,锁孔中显是生满铁锈。丹青生转过了钥匙后,拉住铁门摇了几摇,运劲向内一推,只听得叽叽格格一阵响,铁门向内开了数寸。

  铁门一开,丹青生随即向后跃开。黄钟公等三人同时跃退丈许。唯有云萧停留在原地。

  那人呵呵大笑,说道:“你们四个家伙,还真是胆小如鼠啊,连靠近老夫都不敢嘛。还是小朋友你有胆色!”

  云萧道:“想来是前辈武功太高的缘故。”走上前去,伸手向铁门上推去。只觉门枢中铁锈生得甚厚,花了好大力气才将铁门推开两尺,一阵霉气扑鼻而至。

  丹青生走上前来,将两柄木剑递了给他。云萧拿在左手之中。秃笔翁道:“兄弟,你拿盏油灯进去。”

  从墙壁上取下一盏油灯。云萧伸右手接了,走入室中。只见那囚室不过丈许见方,靠墙一榻,榻上坐着一人,长须垂至胸前,胡子满脸,再也瞧不清他的面容,头发须眉都是深黑之色,全无斑白。云萧躬身说道:“晚辈今日有幸拜见任老前辈,还望多加指教。”

  任我行笑道:“不用客气,你来解我寂寞,可多谢你啦。”

  云萧道:“不敢。这盖灯放在榻上罢?”那人道:“好!”却不伸手来接。云萧走到榻前,放下油灯,随手将向问天交给他的纸团和硬物轻轻塞在任我行手中。任我行微微一怔,接过纸团,耳边同时传来声音,是云萧的传音入密。任我行顿时眼角露出笑意。朗声说道:“喂,你们四个家伙,进不进来观战?”

  黄钟公道:“地势狭隘,容身不下。”

  任我行道:“好!小朋友,带上了门。”

  云萧道:“是!”转身将铁门推上了。任我行站起身来,身上发出一阵轻微的呛啷之声,似是一根根细小的铁链自行碰撞作声。他伸出右手,从云萧手中接过一柄木剑,叹道:“老夫十余年不动兵刃,不知当年所学的剑法还记不记得。”云萧见他手腕上套着个铁圈,圈上连着铁链通到身后墙壁之上,再看他另一只手和双足,也都有铁链和身后墙壁相连,一瞥眼间,见四壁青油油地发出闪光,原来四周墙壁均是钢铁所铸,他手足上的链子和铐镣也都是纯钢之物,难怪任我行这样的高手也被完全困住。

  任我行将木剑在空中虚劈一剑,这一剑自上而下,只不过移动了两尺光景,但斗室中竟然嗡嗡之声大作。云萧赞道:“老前辈,好深厚的功力!”就内功深厚而言,世上无人及得上练了吸星**的任我行。任我行转过身去,云萧隐约见到他已打开纸团,见到所裹的硬物,在阅读纸上的字迹。云萧退了一步,将脑袋挡住铁门上的方孔,使得外边四人瞧不见那人的情状。

  任我行将铁链弄得当当发声,身子微微发颤,似是读到纸上的字后极是激动,但片刻之间,便转过身来,眼中陡然精光大盛,说道:“小朋友,我双手虽然行动不便,未必便胜不了你!”

  云萧道:“晚辈对前辈这等高人又岂敢小觑!”

  任我行道:“出手吧,让我看看风老传你的剑法!”

  云萧道:“晚辈放肆。”云萧直直的一剑刺出,没任何变化。

  任我行却赞道:“很好!”木剑斜刺云萧左胸,守中带攻,攻中有守,乃是一招攻守兼备的凌厉剑法。

  黑白子在方孔中向内观看,一见之下,忍不住大声叫道:“好剑法!”

  任我行笑道:“今日算你们四个家伙运气,叫你们大开眼界。”

  ...

  ...

看过《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