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 > 第九十九章 大战前奏

第九十九章 大战前奏

  云萧的身份已经彻底完善好,却从未说任我行是自己的师父,不过此刻任我行的话,正好解决了眼前的难题。

  任我行早在数日前已经与云萧汇合。当时聚集的**群雄已经接近万人,云萧不方便抛开他们和任我行潜入少林寺救人。

  任我行也道,让云萧继续率领这群人前往少林寺,两人一明一暗。这些人都是他女儿的手下,任我行要夺回教主之位,怎会愿意放开这么一股力量。“阿弥陀佛,不知道这位先生如何称呼?”方证大师看向任我行问道。

  任盈盈道,“这位是我爹,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

  任我行虽然十多年不现江湖,但在场的不少都是成名武林数十年的人物,自然对昔年魔教教主之名熟悉的很。黑白两道之人都是一片惊讶。

  计无施等人听到任盈盈的话,吃惊的同时也仿佛恍然大悟,计无施道,“难怪他要来救圣姑,原来是任我行的徒弟。”

  祖千秋道,“夜猫子,这下你不再觉得黄公子别有用心了吧。”

  计无施摇了摇折扇道,“那可未必。别忘了刚刚青城派和华山派的人也怀疑他的身份。不过此刻确实只有他和任我行才能带领我们安全离开。”

  另一边,方证大师¤,w£ww.道,“原来是任先生,久仰大名。”似乎想起了任我行的凶名,方证大师问道,“不知任先生将我后山的几名弟子怎么样了?”

  任我行道,“大师放心,老夫没伤他们性命。只不过用了吸星**而已。”

  这时,一名年轻和尚急匆匆的从寺内跑了过来,“启禀方丈,有人闯入后山,打伤了看守弟子,还带走了那位女施主,啊,就是他!”那和尚看到任我行,立刻手指一指,很是气愤道,“几位师弟的一身功力全部被他废了。”

  对习武之人而言,武功更胜过生命。两侧的武僧顿时长棍指向任我行,只要有人一声令下,立刻就会对任我行出手。

  任我行冷笑三声道,“你们抓我女儿,没杀了他们,是因为我女儿心地善良,但有人如果要找死,老夫可以送他一程。”

  任我行的话,惹的几位武僧想要出手,“住手!”方证大师喝退了几位按耐不住的弟子,之后对着任盈盈道,“任大小姐,如今你的戾气已然消去大半,渐渐有了慈悲之心,看来这些时日在少林已经有所领悟。老衲不需要再强留你。你可以离开少林寺了。”

  “小女子谢过方证大师。”任盈盈双手合十,对方证大师行礼后道。云萧和任盈盈分立任我行两侧,曲非烟牵着任盈盈的手,很开心,不过对任我行却有些害怕,任我行给她的感觉和东方不败差不多。

  任我行道,“老夫久不问世事,江湖上的后起之秀,却是都不认识。这几位小朋友都是些什么人?”

  方证大师身边几位掌门有的脸露怒色,任我行虽然十多年不出江湖,但和他们也不过是同一辈之人,一句小朋友,显然是在贬低他们。

  方证大师道,“待老衲给任先生引荐。这一位是武当掌门冲虚道长。”

  冲虚道,“贫道年纪或许比任先生大着几岁,但执长武当门户,确是任先生退隐之后的事。后起是后起,这个‘秀’字,可不敢当了,呵呵。”

  任我行看向五岳剑派之人道,“嵩山派的左冷禅怎么没来?只来了你们几个。”嵩山派就在少林寺旁边,然而此刻居然没人前来,任我行这个问题问出了很多人心头的疑惑。

  岳不群道,“左师兄正在闭关修炼,如果知道任先生复出,必然会立刻破关而出。”来少林寺之前,五岳剑派之人上嵩山派拜会左冷禅,然而只见到乐厚。乐厚看向岳不群的眼神很不友好,不过乐厚却没有说出左冷禅败于云萧之手的事情。一是太过丢脸,有损五岳盟主的威名,二是担心云萧找麻烦。

  任我行看五岳剑派居然是岳不群站了出来,不屑道,“十多年前,你们几个都败于我手,只有左冷禅能与老夫对上几掌,呵呵……”后面的意思很明显,你岳不群还没资格与老夫对话。

  岳不群微微一笑,也不恼怒,养气的功夫愈发高深了。五岳剑派其他几位掌门听到任我行的话,泰山派天门道人冷哼一声,莫大先生默不作声。定闲师太也不动声色。

  宁中则站出来为岳不群说话,“任先生难道不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吗,更何况是十二年。”

  任我行道,“宁女侠是女中豪杰,当年任某就已听闻,今日看来果然名不虚传。”自己女儿喜欢上了华山派令狐冲,而华山派云萧又救了自己,如今更在帮自己,无论是给自己女儿面子,还是给云萧面子,任我行都对华山派留了几分颜面,虽然看不惯岳不群这个伪君子,但对宁中则却是有几分真心佩服。

  方证大师又向任我行介绍了其他几位,但任我行对那些人都是不屑一顾。云萧却留意到了其中一人,丐帮帮主解风。

  丐帮一代不如一代,传到这解风手里,已经没资格与少林寺相提并论。不过也传承了数百年,底蕴总还有一些。

  云萧看向他的手上竹棒,这莫非就是打狗棒?对于打狗棒法,云萧没兴趣。云萧想知道,这老头既然是丐帮帮主,会不会降龙十八掌?倚天之后,降龙十八掌的秘籍下落如何?

  许是察觉到了云萧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解风抬起了头看向云萧,云萧这才注意到,解风虽然头发白了,脸上却没有苍老之色,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很深邃,云萧心道,此人是个绝顶高手。看到他腰间有个掉漆的大葫芦,还是个酒鬼。

  方证大师介绍完众人后,对任我行道,“令爱一直在敝寺后山驻足,敝寺上下对她礼敬有加,供奉不敢有缺。老衲所以要屈留令爱,倒不是因为她杀了敝寺几名弟子,而是她戾气太甚,于人于己都不是好事。所以留她在山上修生养性。”

  ...

  ...

看过《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