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魔音

第一百二十二章 魔音

  任盈盈和向问天商议,最后决定,如果任我行的伤到最后真的无药可救,再用平一指的方法。

  任盈盈走后,魔云萧的身影出现,然而向问天自始至终毫无察觉。回头时,已经空无一物。

  魔云萧出现门外,看向任盈盈离去的背影,心道,任我行的伤迟早会爆发,为什么不让他早一点解脱?师妹,我也是为他好。

  任我行担心任盈盈的三尸脑神丹之毒,经常去任盈盈的住处看她。这一日,任盈盈在花园抚琴,任我行在远处听到琴声,停下了脚步。

  任盈盈弹的这曲名为相思引,她喜欢令狐冲,然而两人分属正邪两道,他是华山派大弟子,自己是日月神教圣姑,想要在一起,难如登天。只能琴解相思。

  一曲相思引,不仅勾起任盈盈与令狐冲的美好回忆,也勾起了任我行与自己妻子在一起的记忆。

  任我行十分疼爱任盈盈,不仅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儿,也因为她和自己死去的妻子很像,简直一模一样。雪心,任盈盈的母亲,任我行的妻子。任我行从一个普通教众慢慢升为长老,光明右使,最后当上了教主,都是雪心一路陪伴。

  任我行很爱她,但却没能保护好她。为了教主之位,他与人勾心斗角,争权夺▲∮,↖fwx.n♀et利,仇家自然不少。有的人对付不了任我行,于是对他的妻儿下手。

  雪心死了,为了保护任盈盈,她死了,自此任我行的心里只剩下最后的温暖,他将所有的爱全部倾注在任盈盈身上,然而如今,自己却只能看着任盈盈等待毒发,而束手无策,雪心,我保护不了我们的女儿,我对不起你!

  任我行的一双虎目流出眼泪,除了深深的歉疚再无他物。

  远处一道人影看向任我行,露出笑意,阳光照射到此人身上,一片漆黑。驱不散的黑暗笼罩全身。有下人看到任我行来了,要去通报任盈盈,刚要迈进花园,听到一个声音,命令自己不可打扰,听不出是谁的声音,整个人却不自觉的照做了。

  相思无尽,任盈盈的琴弹了一遍又一遍,自己不知道,任我行也不知道,他们都沉浸在自己的感情里。

  任盈盈的身后出现一个黑色人影,却没有影子,仿佛不在这个世界上。一个手掌贴上任盈盈背后,琴声渐渐变化,相思之情越来越浓,池塘里鱼儿结伴同游,天空中飞鸟比翼双飞。

  黑影渐渐变得清晰,露出真容。魔云萧也被任盈盈的琴声勾起了感情,无意间露出真身。黄钟公的七弦无形剑,先被云萧领悟,之后化作箫声。如今到了魔云萧手里再次蜕变,一门魔音绝学诞生。

  魔云萧的手散发出魔气,注入任盈盈的体内,任盈盈的琴声被魔化,又传入任我行的耳中。

  黄钟公的琴音扰人真气,之后影响人心。魔云萧的魔音牵动人心,附带影响真气。

  任我行沉浸在与雪心的点点滴滴回忆中,时而喜悦,时而伤心,体内的异种真气也开始跳动。

  东方不败最后一掌在任我行体内注入了一道葵花真气,初时,这道真气震散了任我行的异种真气,结果平一指以药物将他们暂时镇压。

  葵花真气源于东方不败,东方不败和魔云萧交过手,对魔气感触最深,听到这魔音,立刻认出对手,想要暴走反击。

  最强的一道葵花真气暴走,其他真气也跟着动了起来。初时任我行还沉浸在对妻子的思念中而不知所觉。

  真气暴走越演越烈,任我行的额头出汗,整个人仿佛一震,任我行终于醒来,也察觉到自己体内的情形,想要立刻运功压制,魔云萧看到后,露出讥笑,身影消散于空中。

  停不下来了,魔动人心,除非这一刻你能太上忘情,否则魔音永远挥不去,它会伴随着你刚刚的所思所想,永远留在脑海中。

  任我行想要压制真气,结果脑海中雪心的身影频频出现,自己总会不自觉的去想她,而忘记自己的真气。

  真气的暴走让任我行难受至极,心能忍耐,身体却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呐喊,“噗!”任我行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任盈盈被任我行的声音唤醒,看到远处自己父亲吐血,连忙起身跑了过去。

  “爹,你怎么样?”任盈盈急声道。

  “我没……事……噗!”任我行刚想安慰任盈盈,结果又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任盈盈的衣袖。

  “来人,快来人!”任盈盈大声道。

  下人听到任盈盈的声音,立刻放下一切赶了过来。

  “快去找平大夫,快!”任盈盈吩咐下人去找平一指,又让人将任我行抬到任盈盈的房间。

  任我行被暴走的真气折磨,已经痛苦的说不出话,任盈盈手足无措,整个人在房间焦急的来回走动。向问天第一个赶来了,“教主!”

  “向叔叔,求你快想想办法救我爹!”任盈盈看到向问天,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急声道。

  “小姐,你先冷静!”向问天道。

  任盈盈摇头道,“我怎么冷静,我爹这么痛苦!”

  向问天急中生智,突然走到任我行身边,点住他几处穴位,任我行昏了过去,“这样教主暂时不会那么痛苦。”

  “谢谢你,向叔叔!”任盈盈刚要松一口气,却看到任我行的身体还在不自觉颤抖,“这……”

  向问天也一脸凝重道,“糟了,教主虽然昏过去,但身体的感觉还在。必须得让他的真气平息。”

  任盈盈想到什么,道,“药,平大夫的药可以压制爹的真气。”

  “不行,千万别那么做!”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同时伴随着急切的脚步声,平一指到了。

  任盈盈道,“平大夫,这药不是能压制我爹真气吗?”

  平一指道,“以前能,现在不能。教主体内的真气已经彻底爆发,这时候如果还以药物压制,后果只会更严重,教主立刻爆体而亡。”

  ...

  ...

看过《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