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提灯驱邪人 > 第四百六十章 刁难

第四百六十章 刁难

  再想到上回许洛好像开玩笑般提过的彻底消除于、夏两家势力,古思炎突兀觉得一阵心惊肉跳。

  难道这小子是认真的?

  可就算他这次凝煞成功,那也没办法改变两边巨大实力差距呀?

  就在他心思急转的时候,许洛已经朝外面任洗剑恭身行礼。

  “这段时间谢过前辈看护之恩。”

  任洗剑没好气的摆摆手。

  “别耽搁时间赶紧出发,无论你小子心里有何打算,可尽量提高自己的实力是绝对没错的。”

  这老头子此刻神情却再没有了患得患失,看得古思炎都有些眼角直抽,趁许洛放出龙骨舟之际,古思炎一把拉住任洗剑手臂。

  “前辈,你……”

  “老头子没事,只是想通一些事情罢了。”

  话还没说完,任洗剑便直接打断了他,只是老脸上那习惯性的愁苦神情莫名多出一抹坚毅。

  他头也不回跃上龙骨舟,空气中只剩下余音袅袅。

  “不管这小子说得是真是假,可老头子都活了这般大年纪,怎么算也够本,便是陪着他疯狂一回又如何?”

  一直提着颗心的古思炎身形一颤,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噬。

  对呀,自己在担心什么,或者说究竟在畏惧什么?

  惜夕已经离开绝灵域,这辈子都还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之机。

  许洛都知道要奋起一搏,要么死得痛快,要么就将整个大燕彻底改天换地,这样他才能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离开绝灵域。

  自己都这么大年纪,还顾忌些什么?

  想到这里,古思炎眼中坚定神情一闪即逝,遂即爽朗大笑出声。

  “前辈当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思炎受教了,且陪着年轻人痛痛快快疯魔一回又如何……”

  对两人的转变,许洛好像没有丝毫意外。

  他们三人为何这般气味相投,归根结底三人骨子里从来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主。

  这回许洛决定通过水眼尝试偷渡外域,虽然他没有明说,可任洗剑两人又怎会不知其中危险?

  说句不好听的,若是许洛有个万一,那也就意味着他就会从绝灵域悄无声息的消失。

  这样生死未卜的事情,以许洛的性子若是不将恩怨情仇全部痛快了结,那他又怎会甘心?

  站在古思炎两人的立场来看,若是最为看重的许洛、古惜夕两人都彻底消失,那两人又真能心甘情愿?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抛去所有顾忌,彻底陪许洛疯一场。

  龙骨舟在平静海面上划开三角形水线,急速向着烟岚岛方向前行。

  已经晋升玄阶的龙骨舟比起伏波舟速度还要快了一倍不止,仅仅两天的航行便到达烟岚岛附近海域。

  此时这片往常极其安静偏僻的海域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不时便有各形各色灵舟被龙骨舟超越。

  许洛甚至在其中看到了八斗商会的巨大楼船。

  到达烟岚岛时,小岛已是人声鼎沸,许洛此时才发觉原来界海地域竟然有这么多的高阶修行人。

  不过此行绝大多数人都是为取煞地而来,也没有人会不知好歹的去顾清岚所在的那处山谷。

  所以当许洛三人笔直走向竹楼时,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竹楼大厅里,顾清岚高踞上首,今日她倒是难得的盛装出席,老脸也一改往日的冷漠严厉,正满是笑意看着下方众人。

  詹言坐在左首第一位,下面则是归正派各位重要人物。

  对面正是八斗商会的步行天,此时他正牵着一个十来岁大小的孩子。

  只是这孩子粉嫩小脸此时却满是不耐之情,最骇人的是他小小年纪竟已是洗身境,看起来倒是像八斗商会这边要进入取煞地的人选。

  在他身后则是两名肃手而立的老者,两人目不邪视,只是看着前方正襟危坐的步行天身上,像是随时听候吩咐模样。

  这恭敬作态,倒是像家奴更多过护卫客卿。

  厅中所有人见到这一幕皆是心中凛然,因为这两名老者赫然都是合气境。

  这样的存在,放在大燕那可是被称为老祖般存在,可是在八斗商会这里,却是连个座位都没有,这如何不让众人骇然?

  要是客卿护卫之类的大家还算是能勉强接受,可现在却是跟狗一般的奴仆身份,这两者的差距那可是天差地别。

  简单来说,一个是随时能替步行天去死,一个则是危险时能随时让步行天去死。

  许洛几人一进门,众人视线顿时齐齐看过来。

  詹言肥胖身体几乎是从椅子上弹起来,满脸堆笑迎上来。

  “任前辈、老古你们终于来了,前些日子惜夕的事情虽有些令人惋惜,可想来吉人自有天相,咱们也不必过多悲伤。”

  任洗剑仍是那副愁苦表情,没有理会。

  古思炎挤出一丝强笑,朝他拱拱手。

  “咱们兄弟间就不要说这些虚伪客套话,这次我带许洛来是想进取煞地一趟,这孩子若是再不凝煞那就真耽误了。”

  詹言胖脸上满是了然神情,这个节点赶到这鸟不拉屎地方,肯定是只为取煞地而来。

  以任洗剑与古思炎两人的面子,要安排一个人进入取煞地想来也没有人会反对。

  可就在他正要痛快答应时,上方一个清冷声音出乎所有人意料响起来。

  “按照惯例,凡是于归正派有大功者,不论身份地位出身皆可进入取煞地,甚至你只要忠心于归正派,便是资质不够也能凭年限资历进入。

  小洛,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你干脆就加入我归正派算了。”

  这话语一出,古思炎这些熟知内情的人皆是露出不敢置信神色。

  因为出声之人正是坐在上首的顾清岚,她此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乍一看,这话没有半点毛病,反而透着股对晚辈殷勤关切之意。

  可也得看这话究竟是对谁说。

  许洛来界海防线也快两年时间,归正派这些高层哪还看不出他不想加入任何势力的心思?

  这个关键时刻带着隐隐要胁意味让许洛加入归正派,以他的性子能同意才怪。

  让众人诧异的是,这话怎会从顾清岚口中说出来?

  许洛怎么算也是她的孙女婿,她难道还不了解这小子表面随和,内里高傲的性子,这是压根没打算让他进入取煞地呀!

  归正派这些高层哪个不是人精,面上惊讶过后立即露出若有所思神色。

  詹言脸上笑意直接僵在脸上,好片刻后才支吾出声。

  “小姐这话也未尝没有道理,小洛你本就与咱们是一家人,如今亲上加亲岂不是一件天大好事!”

  古思炎目瞪口呆看着厅中众生百态。

  原本往常对他毕恭毕敬、满脸热情的众人,这时纷纷面露迟疑,眼神躲闪,特别是詹言这句话更是让他瞬间变脸。

  这就是当年陪着自己一块血洒犒京城的知交兄弟,还有此时在座的大部分人,不都是当年跟着他在犒京城大杀四方的那些老兄弟。

  可此时这些熟悉脸庞却是显得如此陌生、冷漠。

  “嘿嘿……好、好,今日我古思炎算是彻底领教了!”

  古思炎老眼中悲伤痛惜神情一闪即逝,直接气极反笑,眼神如刀子般一个个朝众人看过去,几乎没有一个能坦荡与其对视片刻。

  旁边任洗剑脸上苦色更盛,还是沉默着不发一言,只是大手却悄无声息按在腰间破剑上。

  古思炎本就因为古惜夕离开的事情而悲痛不已。

  这会儿再受到这等刺激,他双眼直接就逐渐变得满是血丝,显然已经快要压制不住心中极端暴怒的情绪。

  可就在这时,一只白皙手掌悄然按在他肩膀上。

  “岳父大人何必生气,这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当年的交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难道你还真指望所有人皆如你一般持赤子之心、行道义之事?”

  许洛手掌修长,可仅仅只是一按,古思炎便觉得快要被愤慨冲昏的脑子猛得一清。

  他疑惑万分朝许洛看过去,以这小子性子,是绝不会生生吃下这等哑巴亏,这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许洛清秀脸庞上没有丝毫怒意。

  他朝着担忧看过来的任洗剑也点头示意不用担心,然后朝着上首顾清岚拱手行礼。

  “顾前辈这话确是有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只是许洛性子委实受不得约束,加入归正派之事不要再提。

  既然进入取煞地名额非大功不授,那不知此物可有资格?”

  许洛说完从怀里取出于秀光当初给予的漆黑木牌,大有深意的递给旁边尴尬不已的詹言。

  古思炎被好友背刺气极攻心,这时却没看出来詹言对顾清岚此举明显是敢怒不敢言,他缺得也就是个借口罢了。

  许洛虽然不知道顾清岚为何突然态度大变。

  初次见面时虽然两人之间有过不快,可随着将阴煞碑送给古惜夕,这老太太当时态度明显就已经大有改观。

  何况按照她的想法,惜夕此次能进入外域可还得感谢自己才对。

  可现在老太太不阴不阳的就坑了许洛一把,这是打算出尔反尔,还是又出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看过《提灯驱邪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