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正义生气的狩猎恶魔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小烬这是被拐走吧?

第四百五十一章 小烬这是被拐走吧?

  脆弱的书页上写满了凯利德符号,每个符号都写得一丝不苟。

  符号之间还夹杂着用通用语做的补充说明和注解,但字迹同样工整。

  从林云能从记录中理解的少量内容来看,作者是在研究世界之伤对近百年来地质和地形变化的影响。

  笔记本里有很多在不同年份画的同一个地点的速写图。

  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个正常的萨阔力地貌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变化,成为自身的一个不祥的拙劣模仿。

  最后一幅画和第一幅画的相似程度,就跟拿一个苍老、独眼、无牙的老兵的脸与他年轻时的肖像相比差不多。

  “这家伙到底是准备干什么?”林云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能理解,总不能这家伙就是为了做地理调查吧。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咏姿看向林云。

  “很难说。”林云摊了摊手地说道。

  “对了,刚刚女士传话给我说,她暂时有事情,你可以自己出去溜达了。”带着古怪的笑容,咏姿说着,然后直接传送消失不见了。

  “什么玩意?”林云下意识地说着,然后。。。。。这家伙还真走了。。。。。

  林云感觉有些头疼了,他再次见识到,恶魔是一种多么乱来的生物,看起来魅魔女王这一下,貌似真的只是试探一下他而已,至于说抓捕阿瑞露倒是更加倾向于玩弄林云的行为。

  不,不对。

  林云下意识地看向手中的这本笔记本,眯了眯眼睛。

  “女王大人虽然说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看,不过看起来这就是你让我来的主要目的啊,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请好好观看我的表演吧。”说着林云就转过身去,触发那个传送法阵回到眷泽城之中。

  “很聪明呢,你觉得呢?”带着一抹笑容,魅魔女王看向此时另外一边,身上穿着一身黑蓝色的铠甲,脸色冷峻,样貌上跟此时的林云,或者说是但丁差不多,不过却是冲天发看上去也更加酷的男人。

  “都是小聪明而已。”这个男人沉声说着,然后化为一道紫色的迷雾离开了绸影宫的主殿。

  “呵呵呵,这下好玩了。”魅影女王发出一阵笑声,然后此时在她面前的水晶球却是看向了眷泽城之中。

  “林云,出问题了。”刚刚回到眷泽城之中的林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喝口水,伴随而来的却是察觉到林云回来的浑元就跑了过来。

  “什么情况?”林云稍微有些被吓了一跳,然后说道。

  “我们貌似有些过于刺激了。”浑元的表情稍微有些难看。

  “什么意思?”林云微微皱了皱眉头。

  “你过来看就知道了。”浑元说着,随后一把就拉着林云走进议会厅。

  只见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正在被守卫抬到大厅之中。

  能够看到这个被抬进来的女人身上伤势极为惨重。她那俭朴的衣服染满鲜血,脸被打得血肉模糊,其中一支手臂扭向不正常的角度。

  只见她挣扎着爬了起来,向着林云走了过来。

  几乎瞬间,周围的卫兵都下意识地拔出武器。

  只是此时的林云,看着这个身受重伤的女人,那脸上充满哀求和痛苦的表情,却是止住他们的行动。

  只见这个走向了林云,但断腿让她重重地摔在地上。“指挥官。。。。。。指挥官,烬圣女。烬圣女被抓走了。”

  “什么?小烬被抓走?你确定?”眨巴着眼睛,想想之前那个。

  “审判从天而降。”然后一堆光之矢就轰击下来,再不然就是掌握巅峰火焰,抬手就是一条火蛇术几乎烧掉一堆恶魔的“烬”圣女,林云眨巴着眼睛。

  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感觉。

  并没有明白此时林云所想的事情。

  可能在这个女人的眼中,小烬不过就是一个天真善良,免费为别人排忧解难的天使而已。

  虽然说顶着光圈,但是没有翅膀,他们也清楚,并不是真的天使。

  毕竟理论上来说,神裔也是可以顶着光圈。

  所以只见这个女人急切地说道,“巴弗灭的邪教徒冲进她的布道会。他们杀掉了在场的所有人,然后把她带去他们那邪恶的神殿,准备要献祭她。我可以把神殿的位置告诉您。。。。。。求您在他们动手之前救下她。”

  “嗯,先让她稍微治疗一下吧。”林云摆了摆手说道。

  其中一位卫兵扶起这位访客,并交给她一瓶治疗药水。女人喝了药水,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她的模样还是很糟,但起码伤口没有继续流血,而她也能用自己的脚站得挺直。

  “谢谢您,指挥官,但。。。。。。请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不值得您这样的善待。您得去救小烬。”

  “嗯,你怎么知道巴弗灭的神殿。”林云半眯着眼睛,然后说道。

  说起来很搞笑的一点就是,林云大半鬼泣军都是巴弗灭的信徒,但是他们甚至就连眷泽城范围内,到底有多少,或者说存不存在巴弗灭神殿都不知道。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即使是“醒悟”了过来,但是依旧不想背叛巴弗灭。

  哦,也不能说背叛。

  反正小烬那理论就非常奇妙。

  林云曾经研究了一下。

  只能说她是真正的圣人,或者说,这家伙大概才是真正的主角,毫无疑问的主角。

  除此之外,已经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她。

  她居然为所有的恶魔领主祷告,巴弗灭、德斯卡瑞、诺缇库拉、卡怖厉厉,请求他们醒悟过来,结束这场战争,不要再继续伤人了。。。。。。

  反正当林云知道这些之后,再看看她头上顶着的光圈,只能说,他很震撼外加不能理解。

  但是总之,这家伙她相信人性本善,即便是邪恶的化身也有一点善良存在。

  尤其是在发现艾露蕾纱这样的恶魔都能够被改造,弘扬真善美之后,就更加奇妙了,她甚至和那些巴弗灭的信徒们,祈求巴弗灭的本性变得更善良,并且那些巴弗灭信徒还觉得很理所当然的感觉。

  林云只能说,xiao什么的弱爆了。

  邪教什么的弱爆了。

  而在林云在脑海之中进行吐槽风暴的时候。

  “指挥官,什么都瞒不过您。”女人低下脑袋,停顿片刻后,她又逼着自己把话说下去,并直视你的双眼,“我来这里并不只是要告诉您小烬被绑架的事情而已,也是打算主动投案。请以叛国罪的罪名逮捕我。我是巴弗灭的邪教徒。小烬被抓走都是我的错。”

  “我叫特塔,是个砌砖工。。。。。。不,我不该这样说。我是个可悲的罪人,不配您如此关注。那位小圣人改变了我的生命,拯救了我的灵魂,我却让那些卑鄙的王八蛋把她掳走了。”看起来这个女人的情绪已经很不稳定的样子。

  林云有点想要抬头45度了。

  “我后悔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这并不能免去我的罪孽,但起码我在接受惩罚之前,还能做些好事。”紧握着拳头,特塔的脸上露出一抹回忆的表情。

  “我是一个月前被招募进去。那时我刚来到这座城市,在一处建筑工地做工,我孤身一人,没有朋友也没有钱。我在酒馆认识了。。。。。。一些好人。”

  她遭到痛殴的面孔狰狞地扭曲着,“我们共度了一段美好时光,他们总是尽己所能地帮助我,甚至会借钱给我,而且从不问我还钱。。。。。。我真心以为我找到朋友了。”

  “然后他们就开始说军队不公哪、高芙瑞是个暴君哪,你是她的刽子手之类的话,跟邪教徒战斗只是找个借口屠杀意见不同的无辜人民。。。。。。我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但他们可是我的朋友啊。然后,没过两个月,我就在巴弗灭的神殿里亲吻着他雕像的蹄子,发誓效忠他手下的军阀塔司贾罗德了。”

  。。。。。这不就是那啥吗?咳咳咳,嗯,能够理解。

  虽然说要是林云的话,怕不是都混到高层,然后顺便和圣教军这一边勾搭在一起,顺势做个高级卧底,哦,不对,卧底老大了。

  “所以,我来这里,除了是为了让指挥官你摧毁巴弗灭那不洁的祭坛,消灭他的教团。更是为了,能够当着众人的面宣判对我的惩罚,作为给他人的榜样。”这个女人非常认真地说道。

  “嗯,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一边的景天下意识地看向一边假装骨雕的阿尔勒斯。。。。。

  “能说说那个军阀吗?”林云非常流畅地转移话题说道。

  “是个非常强大的恶魔。我只见过他一次,差点活活吓死。他体型巨大,不但会喷火,还以人类的的灵魂为食。他手下还有一整支神殿武士军队任他差遣。”特塔带着一点惶恐,下意识地说道。

  “我说的是大概样子。”林云有些无奈地说道。

  “嗯,有点像是猪?”特塔有些迟疑,仿佛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地说道。

  “判魂魔吗?要说比较麻烦的应该就邪光击的问题,就是不确定到底是哪方面强化。”几乎瞬间林云就判断出来大概情况。

  判魂魔啊,已经属于高级恶魔了,终于是开始遇到高级恶魔的精英怪了吗?

看过《正义生气的狩猎恶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