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直播之荒野挑战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未卜先知

第三百一十三章 未卜先知

  “吼猴性情勇猛,攻击力极强,战斗力不亚于臭名昭著的狒狒,而且它们成群结队,团队协作能力很高,我应该是不小心入侵了它们的领地,所以它们才冲我吼叫,想把我吓退!”

  “不过吼猴属于树居动物,极少到地上活动,所以大家遇到它们,也没必要害怕,只要及时撤离就好。”

  “我们没必要跟它们发生冲突,白费力气,可能受伤不说,就算杀了,猴子肉我们也吃不了,因为基因相似,我们很容易感染遗传病,尤其是猴泡沫病毒,跟人类的艾滋病毒非常接近。”

  陈旭一边跟观众们解释,一边慢慢后退。

  别说,他离开了十几米后,那些吼猴还真不叫了。

  然后,他又换了个地方重新寻找了一处栖息地搭建。

  因为不用再费心去生火,所以陈旭搭建完离地窝棚后,还空出了一定的时间去找食物。

  赤道附近的太阳变化非常快,基本只要到了黄昏,就会立刻天黑。

  为怕时间来不及,他便用附近的棕榈树分泌的油脂制作了一把火把。

  这里的丛林环境明显要比昨天的更加恶劣。

  因为雨林北部是玛雅文明的发源地,每年都有不少游客过来观摩,基本属于原始雨林的边缘地带。

  所以,越往南走,也就越接近原始丛林的深处。

  随着太阳落山,不少毒蛇猛兽都开始出来觅食。

  陈旭走了片刻,突然在前方一颗低矮的乔木树枝上,发现了一只绿色像蜥蜴一样的生物!

  这只蜥蜴长得体型一般,大概有60多厘米长,八九斤重,浑身布满了棕灰色的鳞片,几乎跟树干的颜色融为一体,背上也长了两排密密麻麻的触角。

  “看来我们运气不错,这是一只美洲鬣蜥,属于长蜥属,成年体型可达一米多长,这只应该还在成长当中,不过拿来当晚餐也够了!”

  “你们别看它样子长得挺凶的,但实际上,鬣蜥属于草食性蜥蜴,性情比较温和,从没有咬人纪录,在北美,一些人还把它当作宠物来养。”

  他解释了一句,便拿着开山刀,慢慢朝着鬣蜥过去。

  而就在他走到树下,准备抽刀砍过去的时候,一股凉气,从他的头皮一直麻到了脊椎。

  有别的东西!

  陈旭急忙抬起头,眼睛一瞪,果不其然,是一条毒蛇!

  这条毒蛇体长至少一米多,大概手腕粗细,浑身布满了棕黑色的鳞片,甚至比那只鬣蜥隐蔽得更加完美。

  最重要的是,它有一个巨大的三角脑袋!

  矛头蝮!

  咝——!

  就在陈旭刚刚反映过来蛇的种类时,它吐了一下蛇信子。

  下一秒,突然张开血口,身子一弹射,猛地从树上朝他扑咬下来!

  陈旭浑身汗毛炸起,身子快速往旁边一偏。

  咻!

  一道黑影闪过。

  矛头蝮几乎是贴着他的脸前几公分擦了过去,落在地上,迅速抬起了蛇头。

  惊!

  观众们才刚看到蛇头,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蛇,它便突然扑向旭爷,实在太快了。

  而更快的,是旭爷竟然闪过去了!

  “树上怎么会有毒蛇啊?”

  “应该是它早就想捕杀那只鬣蜥,结果被旭爷靠近,受了惊,所以才发出攻击的!”

  “旭爷简直就是未卜先知啊,他怎么知道树上有蛇?”

  躲过了扑咬攻击,陈旭心里也是捏了一把冷汗:

  “矛头蝮!美洲大陆最恐怖的毒蛇,没有之一,它杀死的人类,比其它蛇类杀死的总和还要多,幸亏我发现得及时,闪了过去,要不然,我肯定会出事!”

  “当然,我的发现并不是未卜先知,而是靠着敏锐的感官,科学证明,生物是有磁场存在的,当它盯着你的时候,磁场就会向你聚集,传递一种信号,而这种信号,是可以被感觉到的。”

  他跟观众们解释的同时,也在盯着矛头蝮,随时准备应对下一次攻击。

  “美国亚利桑那州做过一个实验,把一只野猫和一只老鼠,放在一个箱子里,中间用单项隔音玻璃分割,并消除气味儿,猫能看到老鼠,但老鼠看不到猫,听不见也闻不到,却竟然害怕地蜷缩在另一旁。”

  “这个实验充分说明生物磁场的存在,人类在极端环境下长久生存,感官会变得异常敏锐,就会感觉到这种磁场,这种能力,也被叫做第六感。”

  “第六感并非神化,谁都有,只是强弱的问题,比如警察,可以感觉到罪犯的气息,而一些学生,也可以感觉到班主任的气息,两者是一样的。”

  直播间的观众一听到旭爷这个举例论证,差点儿没笑喷了:

  “班主任?666,这个梗我给满分!”

  “怪不得我在班里,感觉有人在偷看我就不自在,真是涨姿势!”

  “我也是,上次我在胡同口感觉不对劲,结果真有狼狗盯着我!”

  一时之间,旭爷带起的这个有关“第六感”的话题,顿时引起了国内外观众们的热议。

  而就在他们热议的过程中,那条矛头蝮也再次发动了攻击。

  但陈旭的反应跟速度都已经强化的很高了,虽然做不到近距离百分之百躲避,但中远距离已经算是应付自如了。

  于是,他躲了几次矛头蝮的攻击后,便趁其不注意,一刀砍在了它的身上。

  而再看树上的那只鬣蜥,早就已经听到动静,不知道逃到哪去了。

  “算了,丢了西瓜,至少还有个哈密瓜。”

  陈旭开了句玩笑,然后将蛇尾捡起来,挤出蛇血,扔进了背包中。

  而蛇身,他则是先砍掉蛇头,才敢用手接触。

  蛇类神经活性极强,这点他在直播中说过了好几次。

  回到宿营地,已经是天黑了。

  陈旭将蛇身处理干净,得到两条白嫩的蛇肉,并用树枝串好,放在火堆上烤着。

  二十分钟后,他再次吃上了热乎乎的熟肉。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跟观众们分享这条“美洲死神”的味道跟口感。

  互动嬉笑之间,一整条矛头蝮的蛇肉也被他吃得差不多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后背一痒。

  好像有什么东西,爬进了他的身体内!

看过《直播之荒野挑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