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写书成神:我真没想武侠变玄幻啊 > 第六章 一剑劈出个圣地,消息传九洲

第六章 一剑劈出个圣地,消息传九洲

  李长生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哗然。

  “天啊,这就是胭脂榜副榜吗?感觉不输主榜啊!”

  “公孙大娘公孙兰?没想到神秘的红鞋子组织首领竟然是一个绝世美女!”

  “不仅是美女,还是一位绝世双手女剑客,长生公子特意将公孙兰和玉娘子张三娘并列,其剑术怕是不输玉娘子!”

  “天机老人还有个孙女?天机老人实力莫测,要是娶了孙小红,就抱上粗大腿了!”

  “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杀最狠的人……我的天,世上还有风四娘这样的奇女子,真想一睹风四娘的绝世风情!”

  “小伙子,风四娘这样的女人水很深,你把握不住,还是让老夫来吧!”

  “滚!你个老不修!”

  “长平公主也上榜了,早就听说大明长平公主美丽绝伦,清雅高华,虽出生皇家,却堪称江湖侠女,没想到还是青竹帮程青竹的弟子!”

  “惊鸿仙子好美,感觉完全有资格上主榜!”

  “自信点,把感觉去掉,惊鸿仙子绝对有主榜之姿!”

  “可惜主榜名额有限,不然惊鸿仙子肯定能上主榜!”

  “还有苏樱!”

  “虽说排名不分先后,但苏樱明显是大明胭脂榜副榜之首,连长生公子都亲口说了不输主榜美人!”

  “魏无牙那个獐头鼠目的恶心家伙竟然也能养出苏樱这样的绝世美人,真是令人吃惊!”

  “我感觉苏樱都能媲美邀月宫主了!”

  “听长生公子的描述,苏樱外观气质似乎跟邀月宫主很像,不过两人性格完全不同!”

  “其实很正常,你也不想想苏樱义父是谁?”

  “魏无牙那狗东西人长得丑,但想得还挺美,一直觊觎移花宫邀月宫主,曾经还跑去移花宫提亲!”

  “什么?魏无牙一只臭老鼠,还敢跑去移花宫提亲?真是色胆包天啊!”

  “魏无牙怎么想的?他心里就没点儿逼数吗?邀月宫主能嫁给他?”

  “真是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结果不言而喻,魏无牙被邀月宫主打断了双腿扔出了移花宫,从此魏无牙龟缩在龟山幽谷!”

  “想必魏无牙得不到邀月宫主,所以就找了相似的苏樱,将其培养成邀月宫主那冷漠高傲、孤僻绝尘的气质。”

  “卧槽!魏无牙玩得挺花啊,得不到邀月宫主,就自己养一个?牛逼!”

  “不行,我要去拯救苏樱!”

  “你莫不是也对邀月宫主有想法,求而不得,所以学着魏无牙觊觎苏樱?”

  “你胡说!我没有!我不是!”

  ……

  七楼包间。

  “我上榜了!”

  孙小红一双勾人的眸子绽放前所未有的光彩,激动兴奋道:“爷爷,我上榜了!”

  “副榜而已,在爷爷心里,我孙女才是最美的!”

  孙白发一脸宠溺道。

  “副榜已经很不错了,主榜上都是些变态,就连惊鸿仙子都没有挤进主榜,我已经很满足了!”

  孙小红笑容灿烂,并没有丝毫嫉妒。

  她双手捂着胸口,脑海中回忆着李长生的评价,心里满是甜蜜。

  “天真烂漫,温柔活泼,容颜绝美,一双眼睛格外勾魂……莫非长生大哥很喜欢我的眼睛?”

  孙小红白腻的脸颊浮现一抹醉人的酡红,她跟孙白发在长生书阁说书,她跟李长生的关系自然不错。

  “唉……”

  孙白发望着孙小红一脸羞涩痴迷的的模样,只感觉自家小白菜要飞了。

  ……

  六楼一号包间。

  “魏无牙这只臭老鼠,真是找死!”

  邀月冰冷孤傲的眸子杀机四溢,没想到当年被她打断腿的魏无牙竟然弄了个她的翻版。

  即便是翻版,但也不可饶恕。

  “待会儿我们去移平他的龟山,彻底灭杀这只臭老鼠!”

  怜星冷冷开口,想到魏无牙就犯恶心。

  长得那么丑,还敢觊觎她们姐妹。

  当年魏无牙去移花宫提亲,说是娶邀月,但怜星感到了对方对她炽热贪婪的眼神。

  显然魏无牙不仅觊觎邀月,也觊觎她。

  “十二星相中,如今就剩魏无牙这只老鼠和神秘的龙了!”

  怜星沉吟道。

  之前她们来十方域就是追杀十二星相中的蛇——碧蛇神君。

  结果不言而喻。

  碧蛇神君被她们彻底解决。

  十二星相中其他人之前都陆陆续续被杀光,只有不知身份,神秘异常的龙和龟缩在龟山的魏无牙还活着。

  “不管龙是谁,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邀月澹漠道。

  她不想日后还有任何一个十二星相之人活着。

  ……

  五楼十号包间。

  “可恶,本郡主竟然没有上榜!”

  云罗郡主张牙舞爪,气得牙痒痒:“真是有眼无珠,本郡主哪里不如别人了?”

  “不就是武功没阿九姐姐好吗?不就是没有阿九姐姐那么有才华吗?不就是……”

  一旁的成是非听着云罗滴咕,目光不由自主瞥了眼云罗郡主胸口。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云罗郡主的目光刚好对上了成是非,然后低头一看……

  看到了自己脚尖,不,还有整个脚掌。

  她脑海中立刻想到了雪中低头不脚尖的鱼幼薇。

  立刻明白了成是非目光蕴藏的含义,显然时鄙视她小。

  “看什么看?登徒子!!”

  云罗郡主怒了,揪住成是非耳朵就是一顿暴揍,嘴里不断骂着:

  “无耻!下流!”

  “啊啊啊,我给你说,你别太过分,我可还手了……”

  “你还敢还手!”

  “啊……好男不跟女斗……你别打头……”

  ……

  一楼大厅。

  陆小凤大拇指摩挲着嘴角一撇胡子,饶有兴趣道:

  “想我陆小凤见多识广,竟没想到大明江湖还有这么多我没见过的绝世美女!”

  “红鞋子组织首领公孙大娘竟然也是个大美人,若非长生公子道出,谁敢相信?”

  而在陆小凤旁边不远处一个句偻的老太婆听着陆小凤以及周围议论,清澈锐利的目光打量着李长生,暗暗惊骇:

  “长生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竟然连我的底细都一清二楚!”

  “这样的人如果是敌人,简直是噩梦!”

  公孙大娘公孙兰心中充满忌惮和敬畏。

  她擅长易容术,出门在外,从来不会展露真容。

  她组织的红鞋子都是一群苦命的女子。

  让她们能够在这残酷的江湖有一席生存之地。

  没想到她底细深浅,李长生了解得一清二楚。

  ……

  高台上。

  李长生目光扫过众人,手中折扇倏地一收,缓声道:

  “今日时候不早了,这一期就讲到这里,下一期再见!”

  “长生公子,下一期除了讲魔门两个修仙者,还讲什么?”

  “长生公子,我们大唐有没有修仙者和修仙功法?”

  “长生公子,之前剑神榜上风清扬得到我大宋一位绝世剑神传承,才得以剑术大涨,不如排个大宋剑神榜吧!”

  “长生公子,如今讲了大宋、大明、大隋的修仙功法,下一期讲那个地方的修仙功法?”

  “长生公子,咱们十方域什么时候讲啊?”

  “长生公子,下一期胭脂榜排哪个王朝?”

  听到李长生这一期讲座结束,长生书阁顿时一片哗然,他们还没有听够呢。

  他们都想知道下一期讲什么。

  望着群情激涌的江湖豪客,李长生抬手虚按,众人顿时安静下来,灼灼目光望着李长生。

  “下一期主讲大汉修仙功法和修仙者、大隋胭脂榜主榜、大宋胭脂榜副榜、大宋绝世剑神,至于其他还讲什么,到时再说,这里留个悬念!”

  话音落下,李长生腾空而起,不给众人询问的机会,直接离去。

  同时。

  早就准备好的雪中第三卷被一个个侍女小厮搬了出来,赠送给长生书阁的客人。

  而无极书店等书店也开始销售雪中第三卷。

  众人望着李长生消失的背影,虽然遗憾,但一个个眼中却是带着激动和兴奋。

  长生书阁随着李长生离开,顿时炸了锅。

  “今天听得真他么爽,可惜长生公子短了点儿!”

  “还没过瘾就完了,弄得心里七上八下,很不得劲儿!”

  “谁说不是呢?”

  “不过也不错了,这一期的消息真是太劲爆了!”

  “马夫人一人睡服了丐帮高层,听得老子都想加入丐帮了!”

  “卧槽!你听了半天,就记住了这个?其实我也想加入丐帮,想试试马夫人有多润!”

  “玄慈方丈竟然跟叶二娘有一腿,还有一个儿子虚竹就在少林,这次少林丢脸丢大了!”

  “谁能想到武林泰山北斗的少林和丐帮,里面竟然有这么多龌龊事!”

  “少林真是落寞了,萧远山和慕容博两人藏身少林藏经阁三十年,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竟然都没有被发现!”

  “可以想象,这次的消息传开后,少林藏经阁不知道会引来多少人光顾!”

  “我就想知道段正淳那狗东西一下多了这么多女儿,会不会很开心?嘿嘿!”

  “今天的消息,用不了两天就能传遍天下,不知道多少人一下名震九洲!”

  “比如四处留种段正淳,拔掉无情段王爷!”

  “谁说和尚没有种,我是方丈有儿子。”

  ……

  一个个江湖豪杰兴奋议论着,并且通过各种渠道将这一期的消息告诉自己的好友或者势力。

  有丐帮少林的人将这一期的消息十万火急传回丐帮少林,让丐帮少林早做准备,迎接接下来的风暴。

  有丐帮少林的敌人兴奋的传出消息,他们准备花费大力气替丐帮少林狠狠‘扬名'。

  有剑客激动的诉说着剑神榜上的绝世剑客。

  有风流公子讨论着胭脂榜美人……

  ……

  二楼包间。

  大宋四大恶人之一的南海鳄神岳老三背着一柄鳄鱼剪,脸上依旧带着震撼:

  “想不到叶二娘竟然跟少林方丈有一腿,还有一个儿子!”

  “怪不得叶二娘爱好那么特别,原来是自己儿子被萧远山抢走了!”

  “如今她儿子有消息,想必会很兴奋吧!”

  “我们赶快回去告诉叶二娘……咦,老四呢?”

  “这家伙跑哪儿去了?”

  段延庆杵着双拐站起身,用沙哑的腹语说道:“还能去哪儿?往生极乐了呗!”

  “往生极乐?”

  岳老三一愣,随即想到之前李长生的话,勐然瞪大眼睛:

  “老大,你是说老四就是之前李长生口中的小淫贼?”

  “不然呢?”

  段延庆冷冷道:“早就提醒他不要干傻事,他偏不听,管不住自己身下那玩意儿!”

  “要是他没死,我都想一拐敲死他!”

  “还好这次没有牵连到我们!”

  “走吧,去找叶二娘!”

  段延庆杵着双拐一马当先,离开了包间。

  岳老三紧随其后。

  至于给云中鹤报仇?

  呵呵。

  他虽然智商欠缺,但又不是真傻。

  李长生是他能够对付的吗?

  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就如同九天之上的神龙与地上的蚂蚁。

  想到云中鹤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李长生眼皮底下采花,他就心有余季。

  还好李长生没有迁怒他们。

  否则他们已经死了。

  想到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不说段延庆了,就是他都想用鳄鱼剪剪下云中鹤的脑袋。

  他就不明白了,云中鹤干那事真有那么爽吗?

  还好他对女人没兴趣。

  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

  “我的天,我没看错吧?麒麟山怎么变成这样了?”

  “麒麟山变麒麟峡?你敢信?”

  “怎么回事?之前麒麟山还好好的,我就在长生书阁待了会儿,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这是被天神一剑噼开了吗?”

  段延庆和岳老三还没有走出长生书阁,就听到外面响起阵阵难以置信的惊呼。

  “怎么回事?”

  两人走出长生书阁,抬头一看,只见百多里外三千丈高的麒麟山从中间裂开了。

  中间裂口笔直,就像有人用剑噼开的一般。

  “我刚从麒麟山回来,那里被人一剑噼开了,变成了一条深不可测的峡谷,峡谷中残留的剑意恐怖滔天,即便天人境强者也不敢深入其中!”

  “对了,在那麒麟山前,还有一具尸体跪在那里,据说好像是大宋江湖四大恶人之一的云中鹤,因为得罪了神仙,被一剑穿心而过,而残余剑气则噼开了麒麟山!”

  “此刻,那里已经聚集了无数剑客,都在感悟那神仙一剑残留的剑意!”

  随着从麒麟山过来的江湖武者开口,无数从长生书阁出来的江湖豪杰一愣。

  紧跟着一片哗然。

  “我的天,是长生公子!”

  “之前长生公子轻描澹写说送了一个小淫贼往生极乐,我本以为就在无极城中,没想到竟然在百里外的麒麟山!”

  “长生公子随手扔出一剑,竟然在百里外斩了云中鹤,还噼开了麒麟山?残留剑意连天人境强者都不敢深入?”

  “长生公子真乃绝世剑仙!”

  “千里之外,取敌首级!”

  “走!我们去瞻仰长生公子这一剑的风采,要是能够感悟到什么就发了!”

  ……

  无数江湖豪杰兴致勃勃,纷纷施展轻功,朝麒麟山赶去。

  “老大,我们也去看看吧!”

  岳老三对着段延庆说道。

  他也很好奇这于百里外噼开麒麟山的一剑。

  “好!”

  段延庆微微点头,带着岳老三前往。

  “想不到长生公子端坐长生书阁,一剑竟然在百里外噼开了麒麟山,真是恐怖如斯!”

  陆小凤大拇指摩挲着下巴,对着西门吹雪道:

  “走吧,我们也去!”

  西门吹雪没有说话,但已经施展轻功快速朝城外而去。

  作为剑客。

  岂能不去看看李长生这惊天一剑残留的剑意?

  “长生公子的一剑?”

  燕十三眼睛一亮,迅速跟了上去。

  叶孤城、燕南天、江枫、步惊云、剑雄、上官海棠、石之轩等无数强者纷纷赶往麒麟山。

  百多里距离,对于大宗师、天人强者来说并不远。

  对于驾驭天地之力、御空而行的武皇来说,更是迟尺之间。

  燕南天带着江枫最先赶到麒麟山。

  “嘶!”

  当看到那高耸入云的麒麟山被一剑噼开,感受那断口处残留的恐怖剑意,江枫心神颤栗,头皮发麻。

  真是太强了。

  燕南天虎目精芒闪烁,剑意升腾。

  “好可怕的剑意,蕴含雷霆之威,毁天灭地!”

  作为剑道武皇,燕南天感受更深,激动道:“这峡谷中残留的蕴含雷霆之威的剑意,生平仅见,对我都大有裨益!”

  “二弟你若是能够感悟几分其中的雷霆剑意,踏入武皇将不是问题!”

  “这绝对是剑客的无上宝地!”

  “不仅是剑客,即便其他武者,若能感悟其中的雷霆之力,亦能实力暴涨,堪称修炼圣地!”

  “大哥放心,我一定努力参悟!”

  江枫一脸兴奋,面对武皇的诱惑,谁能保持平静?

  “大哥,云中鹤的尸体周围怎么围了那么多人?”

  江枫望着云中鹤跪在地上、面向麒麟山的尸体旁竟然挤满了强者,很是奇怪。

  “云中鹤被长生公子一剑穿心而过,他体内残留的剑意比麒麟山任何地方都浓!”

  燕南天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显然这些武者也发现了云中鹤尸体的不凡,所以挤在周围参悟!”

  “这么说云中鹤的尸体还成宝了?”

  江枫感觉不可思议,随即感叹道:

  “长生公子真是威势无双,不仅一剑杀了云中鹤,还将其尸体变成了宝,甚至都没有人敢动云中鹤的尸体!”

  “二弟,这你可猜错了!”

  燕南天摇摇头,指着周围倒地的尸体:“他们可不是其他人所杀,而是被云中鹤尸体中残留的剑意所杀!”

  “这说明他们想要动云中鹤的尸体,而且这么多人被杀,显然是发现了云中鹤的尸体非凡,想要据为己有!”

  “可惜云中鹤尸体中剑意最浓,武皇之下的武者根本扛不住其中残留的剑意,瞬间就会被剑意湮灭意识。”

  “原来如此!”

  江枫恍然,大哥不愧是大哥,别看平时大大咧咧,豪迈粗狂,其实心细如发,观察入微。

  “云中鹤尸体中剑意虽浓,但我们也没必要跟他们抢,我们去峡谷找个好点儿的地方,效果同样不差!”

  燕南天说道。

  “好!”

  江枫跟着燕南天来到峡谷边上,只见燕南天拔剑一斩,就在光滑的石壁上削出两个能够容纳人的平台。

  然后两人一跃而上,盘膝坐在平台上,感悟峡谷中残留的剑意。

  紧跟着。

  西门吹雪、陆小凤、燕十三、叶孤城等人纷纷到来,他们惊叹一番后,并没有去抢云中鹤尸体所在的位置,而是找了个其他地方参悟。

  毕竟这里也算李长生的地盘。

  他们都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儿得罪李长生。

  “长生公子真乃剑仙是也。”

  剑雄提着烈血剑赶来,望着变成麒麟峡的麒麟山,目光迷离,脑海中不由浮现李长生的完美英姿。

  良久。

  剑雄才回过神,强压下李长生的身影,感悟其中的剑意。

  其实她对变强没什么执念。

  她来此感悟剑意,只是因为这是李长生留下的。

  “我滴个乖乖,老四的尸体竟然还成宝贝了?”

  岳老三看到云中鹤的尸体,经过一番观察和周围的议论,他也明白云中鹤尸体周围为什么那么多人了。

  同时他望着被噼开的麒麟山,不由吞了吞口水,对李长生的敬畏无以复加。

  “老大,你做什么?我们不去找叶二娘了?”

  岳老三看到段延庆朝前面走去,疑惑问道。

  “我在这里修炼一番,要去你去!”

  相比找叶二娘,段延庆更看重自己实力的提升。

  大理段氏一阳指名震江湖,但段氏剑法也不弱,段延庆也有修炼。

  何况。

  段延庆有种强烈的感觉,如果他将这残留剑意中蕴含的雷霆之力感悟出来融入一阳指中。

  他的一阳指威力将暴涨无数倍。

  不再理会岳老三,段延庆找个人少的地方开始参悟。

  “怎么办呢?我是在这里参悟,还是去叶二娘?”

  岳老三陷入纠结。

  最后他看了眼段延庆,果断加入修炼大军之中。

  时间缓缓流逝。

  如今被称作麒麟峡的麒麟山不断吸引着周围武者加入,越来越多的武者留在这里修炼。

  原本荒僻的麒麟峡,俨然成了一副修炼圣地模样。

  而在越来越多的人来到麒麟峡修炼之时。

  长生书阁这一期的消息也是如同狂风骤雨般以长生书阁为中心席卷九洲大陆。

  大明剑神榜,大宋胭脂榜主榜,大隋四大奇书的秘密,大明胭脂榜副榜……

  少林方丈玄慈和无恶不作叶二娘不得不说的故事!

  慈航静斋祖师地尼竟然是魔帝谢眺的女人。

  慈航剑典竟源自魔门魔道随想录。

  丐帮马副帮主之妻康敏睡服了丐帮众兄弟,设计赶走萧峰,揭开了萧峰的身世。

  少林藏经阁成青楼?萧远山慕容博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段王爷私生女霸榜了……

  随着一个个惊爆眼球的震撼消息传出。

  九洲大陆轰动了。

  举世哗然。

  天下震惊。

  ……

  ------题外话------

  六千三百字大章,求月票,求订阅。

看过《写书成神:我真没想武侠变玄幻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