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最强齐天大圣 > 第9章 残酷惩罚:体内种植皂角树

第9章 残酷惩罚:体内种植皂角树

  一笔勾销?

  井水不犯河水?

  赢岳笑了:“都说你赵公子是个不吃亏的主儿,今天总算见识到了。不过,三年结下的恩怨又岂是这么简单就能化解?”

  “你想怎么样?”赵瑞虎沉声说道。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赢岳指着眼前的地面,淡淡道:“不过,在报仇之前,你先跪下说话!”

  “你说什么?”

  赵瑞虎的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咆哮道:“赢岳,你别过分了,我可是赵瑞虎,赵家的接班人,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让我下跪?”

  赢岳没有多说什么,拇指轻弹,一截拇指粗细的柳树枝条,像是利剑一般脱手而出,一分为二,非常精准的射向赵瑞虎的膝盖。

  “噗嗤——”

  伴随着一声整齐的轻响,两截枝条,很轻松的刺入赵瑞虎的膝盖之中。

  “啊——”

  赵瑞虎惨叫一声,双膝再也支撑不住,轰然跪倒在地上,大滴大滴的鲜血汩汩冒出,染红了柔软的地毯。

  “腿!我的腿!”

  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赵瑞虎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赵瑞虎,三年来,你毒打我43次!”

  听着赵瑞虎的惨叫,赢岳仿佛听到了仙乐一般,心里顺畅的很:“最后一次,更是挑断了我的手筋脚筋!”

  “赢岳,你……你竟敢伤害我,你这低贱的东西,我不会放过你的,赵家不会放过你的,天上地下,再没有你的出路!”

  赵瑞虎怨毒的骂道,他从来没想过赢岳会来报复,从来没想过,为什么?

  因为在他眼中,赢岳是卑微的蝼蚁,是任他欺凌、任他收拾、任他踩的垃圾。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赢岳这条臭咸鱼竟然翻身了,竟然来报复自己,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怕。

  “赢岳,你有本事就杀了我,要不然,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赵瑞虎咬牙切齿,怨毒的瞪着赢岳。

  “你以为我不敢?”

  赢岳站起身,一脚踢出,赵瑞虎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因为力量太大,别墅都震了三震。

  紧接着,赢岳身形一闪,出现在赵瑞虎跟前,右脚踩在赵瑞虎脸上,恐怖的大力碾压而下,赵瑞虎被压得无法动弹分毫。

  “赵瑞虎,你肯定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吧?”

  赢岳淡笑道:“肯定没有想过将来有一天,会被我踩在脚下,生死由我控制吧?”

  “赢岳,我可是赵家人,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们赵家绝不会放过你的!”

  两截枝条刺入膝盖,发出钻心的剧痛,赵瑞虎痛的脸色都白了,但是嘴上却非常生硬。

  “赵家?”

  赢岳嗤笑一声,不屑之极:“那就让他们来吧,不过那也是以后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赵瑞虎脸色一变,低声吼道:“赢岳,你当真要赶尽杀绝吗?”

  “你觉得呢?”

  赢岳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杀机凛然:“3年前,我和云菲一见钟情,情投意合,结果你横空杀出,对我威逼利诱,用尽了手段。”

  说到这里,赢岳的脸上,充满了恨意!

  “但我没有杀你!”

  赵瑞虎兀自辩解道。

  “行了,多余的废话就不要多说了!”

  赢岳摆摆手,说句实在话,他都懒得和赵瑞虎这种人渣说一句话:“赵大公子,衷心的劝告一句:到了那边,好好做人,别把坏事做尽!”

  “等等……”

  赵瑞虎浑身一抖,就感觉体内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他骇然低头,就看见自己皮肤下面,像是有无数只虫子在爬动一般,不断蠕动着。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赵瑞虎惨叫起来。

  “没什么,只是在你的身体中,种了一棵皂角树而已,皂角树,认识吧?”

  赢岳淡淡道:“这是一种豆科植物,落叶乔木的一种,结出的豆角可以入药,而我选择它种进你体内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皂角树遍布锋利的尖刺!”

  “你……你好狠!你好狠毒!”

  赵瑞虎痛的惨叫连连,说话都口齿不清。

  实在是皂角树在体内生长时,造成的疼痛太巨大。

  “皂角树,是通体遍布尖刺的树,它会汲取你的血肉,顺着你全身的骨头进行生长,到最后,将你撑爆,破体而出!”

  赢岳幽幽道:“你没有杀我,我也不会杀你,你赵家不是钱多吗,那就让他们请医生帮你取出体内的皂角树吧!”

  “啊啊啊~~”

  随着皂角树越长越大,赵瑞虎已经痛的意识模糊,脑海中没有别的念头,就一个字:痛!

  “多行不义必自毙!”

  赢岳淡淡瞥了他一眼,目光扫过客厅内的三个老外,眼中精芒一闪,随手提起赵瑞虎,将他扔到另一个房间里后,悄然离开了23栋别墅。

  半个小时后,身为变种人的汤姆丁率先醒了过来,客厅内的惨状映入眼帘,他猛地回想起被打晕之前的一幕,心中惊恐不已,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跑。

  “艾斯!威廉,快逃!”

  控制着三把刀割掉身上的藤蔓,汤姆丁二话不说,直接抓起尚未苏醒的艾斯和威廉,快速离开了23栋别墅。

  在他们离开后,客厅内的保镖、祁教授才幽幽转醒。

  ……

  大仇得报,赢岳的心情相当舒畅,离开23栋别墅后,赢岳一路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小屋。

  高考刚刚结束,意味着3年的高中生涯彻底结束,赢岳也要离开租住了3年的小屋,回家去了。

  “我去,这么多未接电话,全是老妈打来的!”

  赢岳拿起老式的诺基亚,看到了十几个未接电话,不禁吓了一跳,连忙给老妈回了过去。

  “小岳,你干啥去了,为什么不接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老妈气急败坏的怒吼声:“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爸多担心?”

  “妈,我和同学出去玩,忘带手机了……”

  赢岳陪着笑脸,连忙解释道:“这不刚一回来,就给你回了电话嘛!”

  “哼!我都准备和你爸去县城找你……”

  陪着老妈说了会话,保证下午就坐车回家后,赢岳这才挂了电话,开始收拾起来。

  出租屋里其实没有多少东西,也就一套被褥、一摞书,还有其他零碎的东西,收拾起来,倒也不费事。

  半个小时后,差不多收拾齐整,赢岳准备找房东退房,然后坐车回家。

  却不想,手机又响了起来。

  “老高打来的?”

  看到来电显示,赢岳怔了怔:“老高,找我有事?”

  老高,名叫高小光,是赢岳的同班同学兼死党,关系很铁的那种。

  “老赢,你还没有回家吧?”

  高小光哈哈一笑,然后立马开口问道。

  “没呢,不过马上要走了!”

  “别!先别走!”

  高小光连忙说道:“我这边有几个朋友要出去玩,他们成双成对,都有女朋友,就我一个人是单身狗,去了不是找虐吗,所以……”

  “所以你就想让我陪你去受虐?”

  赢岳闻言,没好气道:“抱歉,我可没有自虐倾向,你还是找别人吧!”

  “别啊,老赢,咱们兄弟谁跟谁啊,那可是一起喝过酒,一起嫖过娼的友谊,我不找你找谁?”

  高小光涎着脸嘿嘿笑道:“再说了,你以为我愿意去啊,实在是这次机会,非常难得啊!”

  “难得?”赢岳奇道:“有什么难得的?”

  “嘿嘿嘿,老赢啊,我给你说了,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高小光压低声音道:“这次哥几个准备去湖心岛农家乐,你知道湖心岛农家乐是什么地方吗?”

  “不就是个农家乐吗,不至于吧?”

  赢岳没好气道。

  “不知道了吧?”

  高小光得意道:“我告诉你,这个湖心岛农家乐和一般的农家乐不同!”

  “有什么不同?”

  “湖心岛农家乐除了必要的项目外,还安排斗兽赌博,嘿嘿,每月一次的斗兽,不知吸引多少土豪呢!”

  高小光低声道:“你也知道,现在有钱人多得是,就图个享受,斗兽既能赌钱,又能大饱眼福,吸引力自然是大大的!”

  “斗兽赌博?这玩意不是被禁止的吗?”

  赢岳诧异道。

  “嘿,禁谁也禁不到湖心岛农家乐头上去!”

  高小光哼哼道:“湖心岛农家乐的背景深着呢,想他蔡老板黑白通吃,在江州这条道上,那可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谁敢禁他的场子?”

  “好吧,原来是来头的主儿!”

  赢岳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说老赢啊,老子说了这么多,都口干舌燥了,你到底去不去啊?”

  高小光催促问道。

  “不去!”

  赢岳依旧果断拒绝:“我现在时间紧,哪有时间去那种地方,你找别人吧!”

  “嘿!你这小子怎么油盐不进呢,我告诉你,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高小光哼了一声,直接果断了电话。

  “切!”

  赢岳无奈摇头,自己这朋友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凑热闹,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凑,还真是……

  挂了电话,赢岳找到房东,准备退房。

  “小岳啊,半年的房租,再加上水电费,一共是2369元!”

  房东大妈拿出一个账本,在计算器上算了算,笑盈盈说道:“我看你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大妈收你2300,你看怎么样?”

  “这么多?“

  新书上传,急需兄弟姐妹们的支持,觉得本书还能看下去的朋友,请加入书架,或者投个推荐票呗!

  么么哒O(∩_∩)O

看过《最强齐天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