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不二大道 > 第五百二十章 秀秀在哪里?

第五百二十章 秀秀在哪里?

  (一)

  楚月带着世界果实,找到了艾达。小艾达正坐在吞天的身上,在世界山脚徘徊。

  她将果实高高举起,说:“

  伟大的神灵永垂不朽。

  神圣的祭坛创造神话。

  我愿奉上自己的生命,让世界果实与本族荣辱融为一体。

  我愿奉上自己的灵魂,让我最亲密的伙伴吞天与我共享果实的神力。

  我愿奉上我的一切,让我的族人永享和平安宁。”

  没有祭坛。这大概是最原始的献祭了。

  小艾达说完,世界果实闪过一道亮光,从果实里面飘出两个亮晶晶的种子,一个钻到了小艾达的胸口,一个钻到了吞天的嘴里。种子和果实之间连起一条透明的线,一闪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小艾达说:“勇士们,你们的苦难到头了……”

  下半句是好日子要来了么?真是糟糕透顶的台词,还有亲自下场扮演角色的戏精NPC,让本该非常严肃的死亡副本显得有些不大靠谱。楚月如此想。

  可惜的是,小艾达没有后半句了。

  (二)

  当太阳从地平线跃起的一瞬间,魏不二又回到了先前的祭坛广场。

  他举目四望,看见了一个个熟悉的人影,岁月,楚月,刘明湘,易萱,李苒,魁木峰,蚩心,古有生,婉儿,以及霍虎和他的白虎。

  众人呆呆地站在广场上,四下张望。有的在拍自己的脸蛋。

  “魏不二,”蚩心嘿嘿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赢。上次我没斗过你的时候,我就知道。”

  如果说,劫后余生的喜悦是难以形容的。那么,死而复生带来的,就是癫狂了。

  古有生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又摸了摸鼻孔,确定还冒着热乎气。然后,满脸欢喜,嘿嘿傻笑,冲上来抱着魏不二亲了一口。

  糟糕的体验。

  魏不二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推开。

  连霍虎这个长着一张标准屠夫脸的家伙,也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走到魏不二背后,什么也不说,给他背上拍了两巴掌——手劲儿真重。

  众人一片欢喜,凑到不二身旁问东问西,问他到底怎么到达世界山的,路上有没有遇见三头脑,又是怎么拿到世界果实的。刘明湘说起她们一路上所遇诸事。

  魏不二头顶上长着赤色长角,众人明明都看见了,但没有人提起这件事。一个字也没有。

  这次古城之行,入城之时足有两千余人,现在活下来的不过十余人,众人后怕之余又有些庆幸。

  他们原先是不相识的,但这已经不大重要了。

  所有的危险和苦难,在胜利之后都是最好的回忆。李青云的死,让魏不二有些难受。也许,这是他最好的结局了。要不然呢,他如愿以偿,死而复生,回到云隐宗。

  他还能带着云隐宗走向复兴么。他该怎么面对一个个曾经尊敬仰慕他,如今却知道他卑劣往事的弟子。

  不如就这样离开,至少还是在人角大战中英勇自爆的勇士。

  还有一件更糟糕的事——秀秀没有回来。

  “秀秀姐呢?”

  过了老半天,刘明湘才问道。

  “一会儿,”不二道:“再过一会儿,她就会回来。”

  (三)

  魏不二把讲故事的重任交给了魁木峰、楚月和古有生,自己拉着岁月到了另一边。

  “钟师妹呢?”他问道。

  岁月看了看他,“我真不知道。”

  “怎么会消失不见的?她又不是魂体。”

  “你这么想见她?”

  “她因为我才会进入古城,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消失不见?”

  岁月凝望着他,眼神难以捉摸。

  “我刚才跟你说的事情,”她说,“你想好了没有?”

  “什么事?”不二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岁月笑了,“没什么。”

  “她会平平安安回到这里。”她说道:“毕竟,我们是胜利者。”

  是啊,还有艾达,可以问问艾达。他暂时安下了心。

  (四)

  “恭喜各位,”

  天空中红雾翻滚,传来了艾达的声音:“你们战胜了三头鸟,为血祭族的新生迎来了希望。接下来,你们每个人都一次实现愿望的机会。我念到名字的人请站出来——从前往后,越是排在后面的名字,对这场胜利作出的贡献越大,就可以付出更少的代价实现更大的愿望。”

  魏不二道:“我有一个问题。”

  “轮到你的时候再问罢,”艾达说:“第一个是李苒。你平庸且愚蠢,冲动而无能,好在你选择了正确的队伍。你可以实现一个愿望,却要献出更多的祭品。”

  “我想复活李青云。”李苒说道。

  “他已经成为祭品。”

  李苒沉默许久,又道:“我想让我爹娘复活。”

  “你要付出你的修为,和你爹娘死去之后你所有的记忆。”

  “太好了。”

  “古城之旅已经结束,献祭成功之后,你会自行离开古城。”

  李苒转过身,冲着魏不二招了招手。

  她脸上的笑容像个孩子。魏不二从未见过。

  李老汉俩口子真的活过来了。他们已经认不出李苒的样子,只是瞅着眼熟。

  李苒带着他们离开了古城。

  离开了魏不二,再也没有回来。

  (五)

  “第二位,”

  艾达说道:“顾凝香,你用媚术蛊惑了熊人,为楚月逃离争取了时间。你也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我想回到小时候——五六岁的时候。”

  “你没有足够的祭品。”

  “刚入云隐宗的时候呢?进入傀蜮谷之前呢?”

  “所有回到过去的愿望,哪怕倒退一盏茶的时间,”艾达说道:“都不够。”

  婉儿凄笑良久,忽而说道:“那就把我的机会让给魏不二罢。让我离开古城就好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婉儿。有人说她去了长乐村,但那里早已是一片荒坟。

  (六)

  艾达把许愿的过程公开化,倒是没有谁提出抗议。这是苦尽甘来的时刻。在场的都是生死与共的队友。分享喜悦挺美好的。

  易萱只想平平安安离开古城,把机会让给了蚩心。

  蚩心想知道几百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求一个真相,用不了两个机会,就把另一个机会也给了不二。艾达答应了,一道红光将蚩心和易萱罩住,两个人都不见了。

  魏不二站在广场的一角,看着众人一个个许愿,献祭,实现夙愿,又一个个被红光笼罩,接着消失在广场上。

  就好像人生的旅途,开始是一个人,走着走着,多了一些朋友。走着走着又散了。

  木晚枫也活过来了,霍虎却消失不见了。谁也不知道霍虎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因为他没让旁人听。

  木晩枫复活的时候,穿的还是两人初见时那一袭白纱,但是眉目神情间比那时少了些活泼。

  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不二一会儿,又冲着他笑了笑,“魏不二,后会有期啊。”说完,骑着白虎消失红光笼罩中。

  岁月许愿之前,忽然抱住了不二,抱了很久。

  “怎么了?”不二说。

  “我怕古城以后,”岁月道:“咱们两个分开。”

  “我会去找你,”不二说:“而且,一定会找到你。”

  岁月笑道:“那可未必了。”

  许完愿,岁月也离开了。她跟他挥了挥手,在红光笼罩中,离开了古城。

  广场上空荡荡的,只剩他自己。

  “魏不二,”

  艾达说道:“你是决胜的功臣,也是小艾达的父亲,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实现你的愿望——别忘了,你有三次机会。”

  “许愿之前,”不二说道,“我想有一个问题——钟秀秀去哪里了。”

  艾达说:“我出一道题目——假如钟秀秀和岁月互换了身体,你必须和她们其中任何一位交欢,她们才能回到各自的身体中。你会选择哪一个?”

  这才是真正致命的陷阱。

  魏不二略作思量,浑身直冒冷汗。

  紧跟着,他心头一沉,想起了岁月刚才说的话,还有她的举止神态。他的感觉很不好——“这话什么意思?”

  “不要想太多,”艾达道:“我只是开个玩笑。”

  魏不二的脑子里全是这句话——假如钟秀秀和岁月互换了身体。

  “你告诉我,”他说道:“你的假设是不是已经成真了?”

  “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

  “有人许愿的时候,让我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你。”

  “谁许的愿?”

  “你换一种问法,没准儿我就说出来了。”

  不二想了想,问道:“刚进森林那会儿,主动提出来要帮助钟师妹的岁月,是不是她本人?”

  “是。”

  “我在世界山顶看见的岁月,是不是她本人?”

  “你猜呢。”

  “刚才,在广场上,跟我说话的岁月,是不是她本人?”

  “你再猜。”

  “最后跟我挥手的岁月,是不是她本人?”

  “这个嘛——当然是她本人。”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岁月和秀秀去灵猿国的过程中互换了身体。也就是说,在这之后自己见到的一直是藏在岁月身体里的钟秀秀!要求艾达保密的人也就是秀秀。而就在刚才,献祭结束后,岁月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

  那么,钟秀秀去了哪里?

  :。:

看过《不二大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