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宋缔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宋人爱簪花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宋人爱簪花

  对于北京城中的景象赵祯是百看不厌,哪里又多了一处学院,哪里又多了一处接种牛痘的地方,寒冷果然是痘疮的克星,快到年关之后,痘疮已经在大宋消失。

  这次的辽朝痘疫对大宋的影响在实质上小之又小,但在更深远的地方却非常大,北京城多了十几个麻子,而换取的代价却是天下人对大宋的歌功颂德,赵祯觉得这么做值了!

  孩童在人群中穿梭,不时的引来一些大人的叫骂,撞到人后也会被大人笑骂一声,但他们才是城中最快乐的人。

  得益于大宋的就业率上升以及工作的好找,犯罪率开始下降,同时大宋对法的看重也在逐步加强,大宋的法已经开始从原本的依靠人定夺而变成了法的定夺。

  什么样的罪,该判多少年都有一个最低标准,但唯独没有最高标准,因为有些事情比如拐卖儿童者,最少判流放三百里,劳役两年,可若是情节严重,激起民愤,那就是斩首之刑。

  不过现在北京城中也没人干这事,拐卖一个孩子能赚几个钱?还要冒着天大的风险,还不如去工厂中找个活,即便是一天干上五个时辰也能每月拿上五贯钱嘞!

  赵祯成功的让犯罪的成本远远高于做活计的成本,于是犯罪率便自然而然的会下降,当然有些人依旧从事古老的行业,比如黑社会……但至少他们不会在北京城的街面上出现,像东京城的鬼樊楼之类的早已销声匿迹,一旦发现必会被官府强力打杀,这种组织已经威胁到了北京城的太平盛世。

  漫步在北京城中,赵祯小心的避过一个年老的乞丐,并示意三才在他的破碗中放上一贯钱,这老乞丐是真的骨瘦如柴,而且年老力衰没有做工的能力,哪家商铺工厂愿意招募这样的人?

  有了这一贯钱,只要他把自己收拾干净,并且向朝廷的福田院缴纳五百文,便能得到一个安生庇护之所,虽然条件也不太好,但至少有床睡觉,有清粥小菜度日。

  眼下便是年关,朝廷已经向福田院,寄养院等福利机构发放了贴补,并且有朝中御史监督,这些御史就如同见了血的蚊子,对于这些福利机构的审查可谓是严上加严,因为每找到一个贪没便算是他的政绩,在来年的勘磨上记下一笔,怎能放弃?

  赵祯几乎是把御史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他们思想纯洁,上升欲望强烈,在他们眼中世上只有黑白之分,不存在灰色地带,年轻的小愤青运用得当往往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赵祯这次不是从东华门溜出,东大街的繁荣早已是事实,没什么好看的,他这次出宫主要是看看御街上的万国交易,说是万国有些夸张,但确实各个国家都有。

  只要是很能大宋有接触的国家,总有几个商人前来,大同府的榷场因为宋辽关系的紧张而不如往日繁华,北京城的盛况却刚刚开始。

  这里是大宋的首都,是这个世上最为繁华的都城和超级大都市,只要有商品,只要你有脑子,遍地是机遇,遍地是黄金!

  阿巴斯的商人叫卖着香料,沉香、檀香、龙脑香、乳香、丁香、排香、茉莉这些大宋岭南能见到的香料在这里都算不得什么,赵祯甚至还在某个摊位前看到了迷迭香,肉桂等等。

  当然,大宋也不缺乏香料,比如不远处让阿巴斯商人恨得牙根出血又不敢招惹的碧雅轩,他们出产的香料可就要高贵许多,香水也算是香料的一种,只不过是以液态的形势出现。

  存满辛香、花香、果香、木香的各色液体放在精致的玻璃小瓶子中成功的吸引了万千女性,这东西若是用一根银链或是金链穿着,挂在脖子上或是腰间可比朴素的香囊漂亮得多!

  宋人爱簪花,即便是男子也不例外,这既跟性情风流与否无关,也跟出身贫富与否无关,而是当时一种普遍的社会风气,其实这是一种从宫中流传出去的宫廷礼制…………

  甚至到现如今已然是成为了一种宴会礼制,凡是朝廷的大型庆祝和宴会中,都会出现簪花这奇怪妆容的影子,这些大宴足足囊括了春秋大宴、圣节大宴、闻喜宴、锡宴、曲宴、饮福宴等。

  即便是赵祯自己也不能例外……每每遇到这些宴会,王语嫣总会在他的头顶插上“一枝花”,或是芙蓉花,或是芍药花,或是四季花或是石榴花,差点就带上百合花了!

  可当一个手捧花篮,衣着朴素的小女女向你递来一支菊花,并附上楚楚可怜又怯怯担忧的表情时,你总是无法拒绝,赵祯伸手拿过菊花,露出最和善的笑容:“这花煞是好看,朕……正好配映时节!”

  于是三才就惊讶的发现,平时最厌恶簪花的官家头顶着一支硕大的菊花在风中凌乱,橘黄色的花瓣,带有奶白色的花蕊好似无数的小手,一张一合…………

  很快,随行的便衣的仪卫甚至包括三才的头顶都出现了一支硕大的菊花,这么一支队伍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瞩目,毕竟硕大的菊花也太招人眼球了些。

  赵祯这个儒雅俊美的年轻人还好一点,可年老色衰的三才,五大三粗的汉子带着菊花便显得…………变态了……

  当然,这种“瞩目”很快便会过去,毕竟在簪花的海洋中,这也算不得什么,但三才这老货却是被路人调戏的不行。

  总有汉子粗声粗气的在一旁伸出大拇指道:“嘿!这老汉端是骚气,明黄色的大菊花插在头顶上,一瞧便是雄风不减当年!”

  听了这话的三才差点把牙根咬碎,他是个宦官啊!

  阴冷的眼神从那汉子的脸上一扫,声音便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瞬间消失,毕竟三才的地位在那里,又开始负责皇城司的事物,那小眼神除了赵祯之外,还真没有几个不在怕的。

  有一次苏轼这小子欺负灵儿,差点被三才的眼神给吓尿了……

  :。:

看过《宋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