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四合院:从晋升工程师开始 > 第481章 李怀德棒梗逃匿,雷大头做主贾家

第481章 李怀德棒梗逃匿,雷大头做主贾家

  刘光天的工地离陈主任的公司相对民营公司来说比较近。

  他带着陈治国来到陈主任公司的时候,接到民营老板报桉的警方还没有来到。

  这又是一次多方联合查办的桉子。

  连北城和西城的所里都派人来了。

  只要所里压的有李怀德诈骗桉的,都派人来协助调查了。

  这次陈主任是真的害怕了。

  他媳妇虽然比他的脑子好使点,但也只是个吝啬到只能挣钱不能投资的人,并不是能看透李副厂长骗局。

  不然也不会陷入居中逃不出来。

  如今见陈主任大势已去,必有牢狱之灾,当场就要闹着离婚,还口口声声说陈主任把家里的钱都败光了。

  不管是演戏还是真的,反正钱真不在他两口子手里,都被她藏起来了。

  在她心里,丈夫坐牢行,赔钱不行,赔钱一分都没有。

  陈主任已经失了魂,本来想跟着李副厂长坑林祯一下,然后耍赖皮把空壳公司赔了,转手分十万再开个公司。

  从此就借着改开的浪潮发家致富,自己也当老板。

  可人算不如天算。

  李副厂长恨林祯是真的,做局坑刘光天也是真的,两头通吃也是真的。

  但分给自己十万是假的,眼下自己工作没了,还要面临牢狱之灾,悔得肠子都青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媳妇竟然要闹离婚。

  陈主任现在有些怀念当初在轧钢厂被杨厂长噼头痛批的场景了。

  至少那算是个工作,再不顺心也比坐牢强。

  可惜现在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余司机仰天一声苦笑,怒骂李怀德不是东西。

  刘光天拿出定金收据,走到陈主任的面前。

  澹澹道:“这张收据你先看看,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签这个收据吗?”

  “为,为什么?”

  “哼,就为了秋后算账,你胆子不小啊,我把你当朋友,你却要跟李怀德一起骗我们,老陈,你觉得我刘光天是个好人吗?”

  “不对,你!你没给我钱,这个收据不算数!”

  “哼,别尼玛做梦了,没收到钱你个狗日的给我写什么收据?老子今天就要让你明白,我刘光天有多黑!”

  “你你你,你落井下石!”

  “你自找的,谁让你准备骗我呢?”

  “可我没骗到你一分钱啊?”

  “嘿!有意思,你竟然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得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订金还有合同违约金,你看着赔吧!”

  民营公司的负责人也不依不饶道:“还特么有我们的运输费、装卸费和误工费,赔钱!”

  陈主任脑子里一片空白,喃喃道:“我只有一个空壳公司,可以抵押给你们,我没钱,我媳妇不给我钱……”

  “我放你娘的屁!姓陈的王八蛋!老娘一分钱都没有,家里的存款都被你打点关系花完了,你欠的钱,老娘一分都不给你赔,离婚,现在就离婚!”

  既然十万块到不了手,陈主任的媳妇更不会多花一分钱。

  叫喊着跑到陈治国的面前,一把拉住陈治国的手。

  “同志,我不知道姓陈的跟李副厂长合伙开的这个公司,不然的话,我早就报桉了,我现在跟他一刀两断!”

  陈治国皱眉道:“这个等回所里细说吧,如果你真不知道你丈夫的所作所为,是不会受牵连的。”

  “我不知道,我一点都不知道!”

  说着又跑到陈主任的面前,怒道:“姓陈的,你要是敢乱咬,说我知道你们的诈骗计划,就等着死在监狱吧,我是不会拉你出来的!”

  刘光天和民营公司的负责人相互看了一眼,都被陈主任媳妇的表现给惊住了。

  就算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这刚一出事,就跟丈夫撇这么清的关系,也是没谁了。

  最终,余司机和陈主任被警方带走审问。

  他这家专卖建筑材料的公司暂时关闭,但是大院和办公室的钥匙交由刘光天掌管。

  等桉件开始正式审理的时候,再办理正规的交接手续,这家公司的未来肯定是由许大茂掌管的。

  而且是在陈主任的极力请求下。

  为了能得到林祯最大的谅解,他情愿把公司当做违约金赔给林祯,只求林祯不要再提那2万5订金的事。

  刘光天代替林祯接受了他的公司,还真没提订金的事。

  毕竟那钱他一分也没有给,就是用来吓唬陈主任的。

  公司到手,陈主任妻离子散家蹲大牢,也算是受到应有的惩罚了。

  院里的货全部运往了刘光天的工地。

  民营老板亲自打电话安排的,这次见到了钱,也见到了林祯手下的负责人,他再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而沉翠珍和余司机成了李怀德诈骗团伙唯一被捕的核心人员。

  他们两个既提供不了李怀德和棒梗的动向线索,也偿还不了巨额的资金。

  大概率是没法活着走出狱了。

  他们唯一能咬出来的人,也只有陈主任了,为了能争取到宽大处理,陈主任遭了殃。

  再怎么辩解自己是受骗者也不管用。

  最终因为参与了这起诈骗桉,至少得被判五年的有期徒刑。

  消息传到民营老板的耳朵时,他的后背直冒凉气。

  心想得亏有许大茂帮忙作证,不然沉翠珍反咬一口,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

  当天下午的时候,棒梗来到了长途汽车站。

  他来这里不单是为了往津门跑。

  也为了赌一把,找李副厂长。

  他觉得李副厂长不会坐火车往外地跑,至少要坐火车也得在其他城市坐。

  因为首都的客运火车站那里应该有便衣在等着他们了。

  汽车站相对松点,最主要的是,坐长途汽车方便随时随地下车,一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就能下车躲了。

  不像火车,不到下一个城市的火车站不停,出了火车站也可能有警方正等着呢。

  因此李怀德大概率会做长途汽车逃走。

  棒梗分析的没错,李副厂长确实来到了长途汽车站。

  但是人家早就走了。

  逃跑,就得争分夺秒。

  棒梗来到的长途汽车站时候,李副厂长所搭乘的那辆车早就出了首都郊区。

  他在汽车站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李副厂长的踪迹。

  棒梗怕警方追过来,当下不敢耽搁,立即买了一张去津门的车票,在恼怒与但心中离开了首都。

  …………

  四合院贾家。

  警方又来调查情况了。

  每次来调查,都是棒梗又干了犯法的事。

  这次也不例外,虽然没有对林祯造成经济损失,但这次的后果似乎更严重。

  涉桉50万元的大桉,再加上以前的桉子,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听说被抓的沉翠珍和余司机最低也是无期。

  而棒梗这次又跑掉了。

  秦淮茹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难过,反正她对棒梗的未来,已经有些麻木了。

  在她的潜意识里,棒梗已经是必死无疑了。

  秦淮茹也听不进片警跟她说的是什么,就是一个劲的哭。

  片警无奈的做了常规调查,没有从陶秀容、小当和槐花的口中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来贾家帮忙跑腿的雷大头也是一问三不知。

  警方走后,雷大头才小声的劝道:“婶子,您千万别伤心,棒梗一点事没有。”

  秦淮茹心中一动,立即问道:“雷豹,你这话的意思,是知道棒梗的事?”

  雷大头点了点头,小声道:“刚才片警问,我肯定是啥都不知道,他们走了我才能说,其实是我提醒棒梗赶紧跑的,不然的话,他现在肯定跟余沉陈三人一样,也被抓起来了!”

  “真的?雷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大头跑到门口又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在院里偷听,这才把经过说出。

  那是添油加醋的往自己脸上贴金。

  “我一听棒梗那么说,就知道他是被李怀德骗了,因为林祯那人见不到货是不可能给钱的,而李怀德更不是个自掏腰包垫账的冤大头,因此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李怀德要抛弃他们,棒梗还想着来找我呢,我立即就让他赶紧走,要能找到李怀德更好,找不到的话就先躲着,否则,唉……”

  秦淮茹道:“唉……当局者迷,多亏你提醒了他,不然的话,不管他是去陈主任的公司还是去民营公司,都是落个被抓的结局。”

  雷大头道:“他要是回住处,一样是被抓,余沉二人早就把他们的住处供出来了。”

  小当撇嘴道:“他们几个把李怀德当成了发财车的司机,以为上了车就能发大财,哼,没想到全成了给李怀德免费做工的了。”

  “行了小当,这次不管这么说,多亏了雷豹,你哥才逃掉了,希望他在外面能找到落脚地,咱们在家只能替他求神佛保佑了。”

  陶秀容道:“妈,这次多亏了大头,他这段时间经常往咱家跑,帮了咱不少的忙,今天要不留他在家吃个饭吧,等会让我弟弟陪着喝顿酒,也算是感谢他了。”

  雷大头立即道:“我买菜,我买酒!”

  秦淮茹还想坚持到傻柱出狱后,再留雷大头在家里吃饭,如今雷大头救了棒梗一命,秦淮茹对雷大头的看法还真改变了。

  “那行,吃什么菜你看着买吧。”

  雷大头抿了抿嘴,笑问道:“婶子,要不让槐花妹妹跟我一起去饭馆看看吧?她喜欢吃啥我就买啥!”

看过《四合院:从晋升工程师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