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斗罗之我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 > 第十七章 该怎么做?

第十七章 该怎么做?

  就在这个时候,窗外传来一声巨响,将徐阳从思索之中强行拉了回来!

  徐阳回过神来,定睛往巨响传来的方向看去,刚好是他们所在的窗边,能够看到的地方,一朵如同蘑菇般的黑云,缓缓升起,嘈杂的声音,仿佛要摧毁所有能够听见声音的之人的耳朵一样。

  “这是,城里有人动用了蘑菇弹!?”

  看见那朵黑色的蘑菇云,徐阳下意识地想到了核武器,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要是他记忆中的蘑菇弹,这会儿功夫,他已经没有思考发生了什么的机会。

  “阳阳!舞麟!”

  苏茹阿姨脸色变得苍白起来,源自于记忆深处里的画面,让她浑身一震,她咬了咬牙齿,将徐阳和被吓住了的唐舞麟拉到身边,“你们两个捂住耳朵,不要害怕,就待在阿姨这里,阿姨会保护好你们的!”

  来不及解释了。

  苏茹抬起头来,看向刚才还热热闹闹的海味店,在这一刻人挤人,纷纷往外边跑,生怕下一秒就被埋在了因流弹击中而倒塌的废墟里,谁敢在这个时候阻拦他们,都会被无情地推开,没人去管其他人的死活,只要自己平安无事就好。

  这就是人性,没有灾难前,和和气气。灾难临头的时候,谁管特么漂不漂亮,敢挡道就一脚踹开。

  所幸,徐阳他们吃饭的这个桌子,在海味店里边,并没有靠近过道,这才避免了被这些匆忙逃窜的人推挤。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苏茹阿姨还是两手揽住徐阳和唐舞麟的肩膀,往狭小角落里边躲,这里空间狭窄,根据她的经验,就算有无规律性的流弹到处乱飞,不幸地击中了海味店,也不至于让她们三个人被埋在倒塌的建筑材料里。

  苏茹已经看到天花板缝隙里,倾泄出来残渣灰尘,保险起见,她打算拉一张厚实点的餐桌,挡在她们头上,可以减少不必要的轻伤可能。

  “阳阳,你拉住舞麟,我去拖张桌子过来。”

  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发现徐阳并没有像唐舞麟那样,被一时吓得心有余悸,于是叮嘱道。

  “小心点儿,苏阿姨!”

  徐阳一时间也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记忆里并没有这方面的印象,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一些波澜。

  这让他眉头一皱,脑海里浮现出刚才那一朵黑色的小蘑菇云。

  如果不是哪里出现了重大的安全事故,造成这样的状况,那么很可能是有破坏分子,携带着威力巨大的魂导器,在傲来城进行破坏行动。

  这种感觉,让徐阳不禁想到了圣灵教这个有前科的组织,从万年前就在整个大陆上,兴风作浪。哪怕是过了万年时间,一旦出了什么破坏行动,按在圣灵教头上,准没有错。

  苏茹阿姨搬来了一张桌子,直接将徐阳和唐舞麟遮在下面,然后她蹲着也进来躲着。

  窗外刚才的巨响,已经小了很多,零星的是不同型号的魂导枪械的交火声,想来是傲来城治安队在和破坏分子进行交手,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结束,到时候可能就安全了。

  “舞麟,现在怎么样?”

  苏茹阿姨先观察了一下徐阳,发现没有出现什么影响以后,这才看向唐舞麟,伸手在其涨红的脸蛋上,摸了摸,询问道。

  “舞麟他可能吓着了,刚才他坐在窗子边,还吃得尽兴,太放松了。”

  徐阳轻轻拍了拍唐舞麟的后背,这个时候只能寄希望于唐舞麟,只是一时的惊吓。

  “唉,阿姨我也没有想到,咱们吃顿饭的功夫,平民区里又出现了这种破坏分子。”

  苏茹阿姨叹了一口气,有些担忧地看着唐舞麟,想了想,冒险到外边接了一杯温水,便是让唐舞麟喝。

  经过一段时间,唐舞麟的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他慢慢睁开了眼睛,微微张了张口,有些后怕道:“苏阿姨,阳阳哥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呀?差点儿没让舞麟吓得把美食吐出来。”

  说着,他摸了摸肚子,确定还有点儿涨感,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

  这句话,直接让当下的紧张气氛,得到了缓和。

  苏茹阿姨有一些忍俊不禁,笑着说道:“舞麟,你可把阿姨吓一跳,要是让你出了意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父母交代呀。”

  “是呀,你倒好,还惦记着刚才吃的啊。”

  徐阳也是有点儿想笑出声来,他探头在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一盘还冒着热气的大肉包子,递给唐舞麟,“再吃一个大肉包子,压压惊。”

  “那舞麟就不客气啦!”唐舞麟眼前一亮,探手便是拿起来两个大肉包子,其中一个递给苏茹,“苏阿姨和阳阳哥哥,也要吃一个哦!”

  苏茹阿姨和徐阳对视一眼,皆是笑了起来。

  就算此刻空间狭窄了一些,外边还时不时地有枪声响起,也丝毫不影响他们的乐观心态。

  海味店里,也没什么食客了。

  苏茹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该给这两个孩子提醒一下,毕竟都是觉醒武魂,伴生有魂力的人,以后肯定会遇到一些事情,不叮嘱两句,让她有点儿心难安啊。

  “其实,这样的事情,以前发生得还算频繁,基本上一天得出现两起,人人自危,不敢上街买菜,怕一不小心就受了伤。”

  苏茹阿姨叹了一口气,继续介绍道:“后来,傲来城不断加大治安力度,这才慢慢恢复了平静,从基本上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发生一起破坏分子行动,到现在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比较常见的,则是一些觉醒了武魂,而没有伴生出魂力,又没有什么工作的小混混,在平民区一些平日里没什么人走的地方出没。会闹出一些抢劫的事情来,也没有太多的麻烦了。”

  苏茹看了看窗外,之前还蓝蓝的天空,此刻都变得昏暗起来,这让她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对了,你们一定不要走什么小巷子,我听说有一些小混混,不止是抢劫,还要拐人,特别喜欢把小孩子拐走,卖给地下黑市,以后再卖到大陆其他地方,亦或者卖到海洋另一边的两个大陆黑市里,也是有可能的。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要记住,听见了没?”

  苏茹阿姨想到了之前有几次,陌生的小混混在红山孤儿院旁边瞎晃,很可能就是为了拐走一些小孩子去卖给地下黑市,还好被治安队成员抓住审讯了一下,这才没有再出现这样行踪古怪的陌生小混混,再在附近瞎溜达。

  这种事情,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的警醒。

  “居然还有这样的坏人!”

  唐舞麟脸上露出气愤之色,义愤填膺地喊道:“要是被舞麟我看见了,一定要狠狠收拾这些坏人,怎么可以拐卖小孩子!”

  这让苏茹阿姨感动的同时,多了一些担心,唐舞麟这孩子要是这么做了,恐怕会置自己于危险之中啊。

  “不行,你们别忘了,自己也是小孩子。你们要是遇见这样的事情,一定要衡量利弊,不能够光凭一腔热血,就鲁莽地对付坏人。正确的方法,应该是立刻去报案!”

  这让唐舞麟有些挠头,说道:“那,要是报案的时候,让那些坏人跑了咋办?”

  苏茹阿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理性告诉她,应该以自己的安全,为第一要位。但感性,又让她觉得唐舞麟这个问题是对的。

  这下子,犯难了。

  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吗?

看过《斗罗之我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