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斗罗之我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 > 第五十四章 最后的请求

第五十四章 最后的请求

  出不来的老虎,真以为自己就能咬到人了?

  做梦去吧!

  徐阳甚至在白帝惊呆的目光之中,将中指反过来晃了晃,结合脸上那不屑的神色,这样的动作意思,其实已经非常的明了了。

  “你!竟然敢戏弄于本帝,找死啊!”

  白帝神色变得异常的愤怒起来,她伸出一根手指来,连续对着徐阳隔空戳了几下,咬牙切齿地放着狠话。

  她自身的气势顿时又大放起来,杀气腾腾的死盯着徐阳。如果没有被囚禁在骷髅囚笼之中,她定然已经将徐阳挫骨扬灰,将其灵魂拘禁千年之久,受尽百般的折磨,并且尝试各种阴险的扮演游戏,至少短时间要让对方知道,这一辈子不开眼睛,惹到的不会是外表与内心都很善良的女人,而是高高在上的白帝!

  “来啊,真当我怕你。”徐阳听着这番狠话,看着对方想要打自己,却怎么也不如愿的模样,脸上露出来嘲讽意味很明显的笑容来。

  说实话,这种感觉还真挺爽的,难怪不得那么多的反派,喜欢在自己即将干掉对手的时候巴拉巴拉,原来这种满足感,真的很强烈啊。

  就是,有那么一丝丝贱贱的感觉,让徐阳有那么一丢丢的收敛。

  “该死啊!”白帝就没有想过,一个小屁孩如此的令人抓狂,偏偏她现在还没有办法直接出去,这是最让她气愤不已的!

  要知道,一开始只需要白倩影触及到骷髅囚笼,那么她就可以强制性进行融合,刹那之间获得远超骷髅囚笼所能够承受的力量,重获自由!

  但是,就是徐阳抓住白倩影的手,这才导致现在近乎于干着急、焦灼的一幕。

  “咳咳,你确定不注意一下那玩意儿吗?”

  徐阳见对方依旧没有采取什么方法,能够出来以后,内心有一些困惑,所以他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就不会是在白帝身上咯。

  他的目光在骷髅囚笼上方的那根黑色能量柱看去,明显能够察觉到比之前来的时候,粗了整整两倍之多,无疑是从刚才白帝身上汲取到的能量,反过来利用进行镇压,甚至储备起来,直到让白帝无力支撑下去为止。

  这样比较精妙的魂导装置,上一次瞧见,还是用来捆住黑衣老七的那根特殊绳索类魂导器,只要对方用力挣扎,那么没有绝对的反抗之力,就只有此消彼长的结果,最后嗝屁儿。

  一般来讲,被抓在这骷髅囚笼里的人,应该是没有自己破开的能力。

  嗯,说的就是现在骷髅囚笼里,非常气愤,又无可奈何的白帝。

  “该死啊!”

  白帝只觉得更加的气愤起来,好不容易留下来的魂力,又被这该死的骷髅囚笼吸走了部分,她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办法自己吸收天地灵气进行回复,更别谈什么自身回复魂力了,并不现实。吸收的不只是魂力,还有精神力。一切的目的,只是让岁月的流逝,将她耗死。

  她瞪了一眼徐阳,这才重新盘膝而坐,丝毫不在意自己的一抹常人难以抵挡的风景,展现在了某人眼中。她现在只想保留实力,一旦破开封印,那么势必会引起将她镇压于此的敌人注意,那个时候可就不太好了。

  “小冤家,你看哪里呢!”

  就在徐阳聚精会神地打量白帝的精神状态之时,他身边陷入迷茫状态的白倩影,已然是恢复了正常,嗔怪着戳了戳徐阳的肩膀,说道。

  “咦?”徐阳收回了目光,惊讶地看了看白倩影,状态依旧如之前的模样,只是苍白的娇颜上,似乎多出来了一丝的血色,这让徐阳有些好奇,这是什么情况。

  至于刚才看了什么,他随口解释了一句,说道:“我刚才观察了一下,白帝现在必须得和骷髅囚笼进行抗争,顾不上我和你,不然又得少许多的力量,这肯定是她不愿意看到的。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是知道此处,或许有对手的后手,一旦破开封印,就会被感知到,这是她最大的问题。”

  “所以,她想要改变目前这个比较尴尬的情况,就得让自己的后手,嗯,应该就是你,来助她在短时间之内,获得足够突破重围的实力。待她重新恢复到之前假死的状态,就是继续打你主意的视乎。”

  徐阳撑着下巴,有条不紊的分析着现在的情况,只是有些让他依旧困惑的地方,迟迟没有答案。

  “你现在,有什么好说的吗?小白。”徐阳朝着白倩影看去,微笑着问道。

  “小冤家,你现在怎么能叫人家小白呢。”白倩影听到徐阳对自己的称呼,心里有一丝欣喜,但是瞧见徐阳现在的年纪,又觉得不太好,只能嘟起嘴来,嗔怪道。

  “好的,小白。”

  “......”白倩影一时语塞起来,好在自我进行心理暗示,现在徐阳的目光很真诚,嗯呢,很真诚。

  “好吧,经过刚才白帝对我的一些小举动,我也是有了一些印象。”白倩影知道自己必须用足够的情报,来告诉徐阳,她还是可以信任的,“事实上,之前你问了人家一个问题,那就是我现在是什么存在,对吧?”

  徐阳轻轻点了点头,示意继续说,他倾耳相听。

  “之前那个杜……杜九,应该是这个名字。他对付你的时候,肩膀上有个残缺的人造魂灵,应该看到了吧?”白倩影认真地想了想,继续开口,“白帝现在只是空有九环封号斗罗的实力,像其他通过魂灵进行赋予魂技之类的,其实都用不了。因为,缺少了最关键的魂灵。”

  “由于从魂师开始,就需要融合魂灵,逐步提升魂灵,从而获得更高的魂环,以及强势的魂技。所以,当白帝的魂灵,其实也就是我啦,被用特殊的手段,进行分离以后,白帝就基本上处于比较尴尬的局面。九枚魂环,是特意留下来,防止敌人进一步下手,以雄厚的魂力进行抵抗,等到合适的机会,再进行脱困。”

  白倩影将自己知道的一些信息,说了出来,对于自己是魂灵的状态,她其实也没有多在意,“当然,这些我也不太确定真假。要是里面有什么问题,人家也是没有办法的。”

  “白帝刚才通过与我的联系,想要重新融合我这个魂灵,如此才能重新恢复既往的巅峰实力,甚至可以将这些年被吸走的魂力,全部拿回来,更进一步。”

  她伸了一个懒腰,姣好的身材,在徐阳面前肆意展现。

  白倩影盯着骷髅囚笼之中的白帝,继续说道:“其实,一定程度上,我已经是单独的个体,未必需要与白帝融合。只是,我终究不能忘记自己的目的,就是想要让你破开封印,让她从这个状态重获自由。正如,我与她之间的情况,可以看做生与死的区别,但又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说到这里,白倩影苍白的娇颜上,坦然地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来,她认真地看着徐阳。

  “小冤家,如果你能传送离开的话,那么可以帮人家最后的这个请求吗?”

  ps:

  感谢大家的支持~

  s6c6s、秋风语曦、托雷基亚的基友泰罗、书友20210126222137532、南奕、书友20220119163828156、地獄の闇、书友854***697、不善言辞、只信邪、小糖不次糖、幻血。

  (ง•̀_•́)ง加油

看过《斗罗之我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