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斗罗之我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 > 第五十五章 你也奈何不了我啊!

第五十五章 你也奈何不了我啊!

  徐阳瞧着一脸笑容的白倩影,微微怔了怔,有些不理解,为什么白倩影明知道自己与白帝融合以后,依旧选择去融合,而不是远走高飞。

  说实在的,徐阳并没有对白帝有什么好的印象,他宁愿让白倩影活下来,也不希望对方就这么沦为附庸,甚至可能失去神智。

  “小冤家,你在想什么呢?”白倩影眨了眨魅惑的眼眸,嘴唇微启,询问道。

  “我在想,怎么委婉点,拒绝你的这个,所谓的最后请求。”

  徐阳闻言,很是实诚地开口,这让白倩影哑然失笑。这哪里委婉啦,明明很坚决嘛。

  “在我看来,咱们之间的情况呢,应该算是相对而言还可以,至少挺养眼和悦耳的,不是吗?”徐阳没有受到影响,继续开口,“再说了,你之前的条件,是让我带你走,可没有说,最后带走的是她。”

  徐阳瞅了一眼骷髅囚笼里的白帝,看得出来对方很有经验,基本上除了最开始被吸走了一些魂力和精神力,其余的时间里,就是一个相对僵持的情况,损失并不多,无伤大雅。

  在场所有人,包括白倩影和白帝,恐怕还不曾知晓自己现在位于什么地方。

  白帝最为担心的,不就是破开骷髅囚笼的镇压、封印以后,会引动敌人准备的杀招,甚至可能引动敌人本体强势降临,进行又一次更加严格的镇压、封印罢了。

  对于其的这个心思,徐阳算是看明白了。虽然不知道白帝以前有多强,且不知道是怎么落到这个下场的,但是在和白倩影融合以后,起码有了自保的能力,搏一搏就算灰飞烟灭,也比当个囚犯待在这里强吧。

  白帝是个内心高傲之人,能够待在这里如此之久,心里积聚的恨意,不用多想,也知道有多么的深厚。

  等待的只是一个机会,要是希望破碎,白帝很可能不会继续坐以待毙。

  “小冤家,你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儿让人脸颊发烫呢。”

  当白倩影听到那带你不带她的言论,体会到其中的含义时,苍白的娇颜上,明显多出来更加清晰的绯红,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活人,而非剥离出来当做脱困后手的魂灵。、

  “呃......有没有一种可能,你在害羞?”徐阳认真的打量了一下,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

  这不是废话呢嘛!

  难不成,她是心虚得紧张不安?

  好像,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感觉。

  白倩影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愈发滚烫了起来,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小白?”

  在白倩影胡思乱想的时候,徐阳冷不丁地开口喊道。

  “嗯?”白倩影回过神来,有些发怔,“怎么了。”

  徐阳狐疑地看了看白倩影,再盯着骷髅囚笼里盘膝而坐,被红色秀发遮住些许面容的白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之前说,什么生与死的区别,又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有说过嘛?”白倩影歪着头想了想,“哦哦,对的,我是白帝的魂灵嘛,当然是没办法分割的。我如果死了的话,白帝依旧能够活着,只是修为就会大幅度下降,甚至可能境界倒退。但白帝死了,我可能活着的希望,几乎没有,不就是生与死的区别嘛。”

  “......”

  这么呆呆的样子,真的会是白倩影吗?

  徐阳暂时没有把握,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骷髅囚笼边,探头观察起来白帝的情况,嘀咕道:“这个玩意儿,要怎么打开?”

  披头散发的白帝,没有什么反应。

  倒是白倩影跟了过来,指着骷髅囚笼上端的那根能量柱,开口说道:“摧毁了那根能量柱,那么这个镇压、封印,就直接得到了破解。只是,难度很大,以你这只有七级魂力的力量,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摧毁能量柱,很大可能就连在上面留下些许的痕迹,也是没什么希望的。”

  “那你让我来解开封印?”

  徐阳眼神变得奇怪了起来,心里却在思索,之前的预感,悄悄地已经变成现实了起来吗?只是,究竟是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够做到这种几乎不会让人察觉到问题的事情呢。

  “是啊,真的很遗憾呢。我只能和白帝进行融合,在爆发出来巅峰实力的那一刻,就有机会让能量柱处于严重超负荷运行,这个时候,外部进行攻击能量柱的话,哪怕力量很小,都会让整个能量柱崩溃掉,进而使得骷髅囚笼没有能够镇压。”

  白倩影盯着能量柱看了许久,略带一丝奇怪的语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就已经算是没有能够阻挡的力量了。届时,就会变好起来的,你也就可以离开了。”

  “真的会变好起来吗?白帝。”

  徐阳回过头来,随口提了一句。

  “当然!”白倩影下意识地回答,可很快她变了变脸色,“你问白帝?她现在还和骷髅囚笼进行争夺,处于假死状态,不太可能回答你的。”

  “不不不!”

  徐阳摆了摆头,他伸出手来,指着白倩影,说道:“你不就是白帝嘛,那么高傲的女人,怎么不敢承认了。”

  “什么?”

  白倩影脸色更加地不自然起来,眼眸里寒光一闪而过,她讪笑了两声,辩解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我是小白呀,怎么会是白帝那个家伙。”

  “哦?”徐阳耻笑了一番,干脆利落开口,“如果你真的是小白,那么就不会自称小白,也不会如此生硬地说着语气怪怪的话。”

  “你说,加个人家,或者喊我一声小冤家,自证一下清白?”

  瞧见白倩影神色愈发紧张起来,徐阳不禁灿烂的笑了起来,直接支招道。

  “这……”

  白倩影嘴角微微抽动,她怎么可能当面叫徐阳这种腻歪死人的话,那还不如杀了自己算了!

  “你看看,我说什么……”徐阳叹了一口气,“之前喊得那么亲热,现在有如此的生硬,仿佛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这真的好吗?叫上两句,我说不定就真的认为你是小白,只是受到白帝的影响,有些记忆模糊,多好的理由啊。”

  “……”

  白倩影……哦不,白帝自知已经瞒不过眼前这个小屁孩的眼睛,神色瞬间变得愤怒了起来,本该是魅惑的眼眸,此刻深邃而冷寂。

  “你很聪明,本帝不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发现了不对劲。”

  白帝大马金刀地直接坐在椅子上,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椅子,却被对方坐出来一种女帝高高在上,威严不可冒犯的感觉,她就这么审视着徐阳,轻蔑地继续说道:“就算你发现了我占据掉小白的身体,你又能奈本帝如何?”

  徐阳摸了摸鼻尖,不得不说白倩影的身材很不错,只是白帝平日里都是这么一个坐姿吗?

  多么美好的风景。

  可惜,太高傲了。

  哪怕白倩影那独特的魅惑气质,也不能压制住白帝心里的傲气。

  “是啊,我能奈你如何?”

  徐阳摇了摇头,不慌不忙地又一屁股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离此刻占据白倩影身体的白帝,不过是两指的距离,非常的近,近得能够看到对方细微的变化。

  “可是,你要现在对我动手吗?不见得吧。”

  “你现在,也奈何不了我啊。”

看过《斗罗之我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