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斗罗之我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 > 第六十一章 小样儿!

第六十一章 小样儿!

  “别动手!有话好好说啊!”

  话音刚落,在满腔怒火的白帝注视之下,只见得原地漆黑的地方,突然多出来了一团金白色的光芒,淡淡的传送波动出现,一道人影缓缓出现。

  手持一柄寒霜细长利剑的白帝,感知到其中的人影,瞳孔微缩,强盛的气势,在这一刻突然停滞了一会儿。

  这,怎么可能!?

  白帝对于眼前的情况,有一些无法理解,她将前后的情况联系起来,只觉得有些可怕。

  至于白倩影,看到这熟悉的金白色光芒,魅惑的眼眸里,顿时变得明亮了起来,她那苍白的娇颜上,流露出来欣喜万分的神色来,下一秒已然是冲了上前,张开了双臂,开口喊道:“小冤家,你果然没有事情,真是的,又让人家为你担忧和伤心!”

  刚现身的徐阳,还没有看清楚什么情况,便是被有力而柔软的手臂,揽入到了怀中,一缕香风,迎面而来。

  他听着白倩影的话,感受着对方这肆意的拥抱,只觉得体温,似乎在不断的上升,至少比之正常温度,要高上几分。

  “小白?”

  白帝冰冷的声音,打断了这个看起来似乎比较美好的一幕,她眼眸里寒光乍现,看向徐阳的目光里,难以掩饰的杀意,那是足以摄人心魄的注视威力,让此刻的徐阳下意识地感觉自己身处寒冬之中。

  啊嘞嘞?

  就是这个女人,想要一剑给他把系统活物空间劈成两半?

  徐阳偷偷从白倩影手臂缝隙,观察起来此刻白帝的情况,一袭白衣,点缀着几缕红色,那一头红色秀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眼眸里寒光闪烁,面色清冷,嘴唇微闭,手中的那一柄寒霜利剑,一看就不是什么凡品,隔着一段距离,徐阳都能够感受到刺眼的凌冽剑气,要是自己挨上一剑,恐怕得下辈子才能找媳妇了。

  “白帝,你干嘛呀!”

  白倩影有些不满地嘟起嘴来,朝着白帝双手叉腰,略微幽怨地说道。

  这种重逢的情况,真的很值得留恋的好嘛!

  再说了,人家徐阳都没有说什么,那证明这个拥抱,还是很温暖人心的啦。

  “小屁孩,你为何要阻拦本帝?不说出一个真相来的话,就莫怪本帝这寒霜长剑,不仅要劈开这金属建筑,还要将你拦腰斩断!”

  白帝没有回应白倩影,相对于此,她更加的理性,所在意的无疑是在徐阳身上。

  她仅从刚才徐阳的出现,便是知道对方是如何消失的,心里的猜测,似乎离真相更加近了一步。

  白帝的眼神分外的冰冷,浑身杀气腾腾,仿佛徐阳不回答的话,她就会毫不犹豫地一剑将之斩杀。

  主要是,徐阳的行径,根本就不是一个六岁小孩子,能够做出来的。

  且不说胆量分外的大,就说这一手无视禁止传送装置而随意传送,还能够让她们难以寻觅踪迹的手段,以及刚才阻拦白帝愤怒斩出的一剑,都在让白帝很难释怀。她不会像白倩影一般,太过于善良与感性。

  “……”

  徐阳听到这里,算是明白什么情况了,这下子白帝失去了束缚,自然是不会那么任他乱来。甚至可以说,对方不会忘记之前在骷髅囚笼里,被他激怒的场景。

  再加上刚才被他阻拦,白帝心里的怒火,已经是快要忍不住了。

  按照预估来的话,离开骷髅囚笼以后的白帝,将会迎战圣灵教传送过来的敌人,一方面宣泄多年以来心里积蓄的恨意,另一方面需要将敌人击败以后,才算是暂时了结一个心结,并且获得一定的恢复时间。

  但是,由于整个金属建筑据点,已经被徐阳连根拔起,转移到了系统活物空间之中,所谓的禁止传送法阵是有用,可整体都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圣灵教那边又没有找到这边的坐标,自然是没有办法进行传送。

  白帝严阵以待的圣灵教大敌,就这样机缘巧合地暂时没了。

  莫名其妙的,徐阳就代替了圣灵教这个敌人……

  徐阳干咳两声,他觉得自己再不说的话,恐怕连身前挡着的白倩影都护不住自己了。

  即使软饭很好吃,特别保护胃,也让他丝毫不介意软硬饭通吃的。

  “那啥,白帝,好久不见,看起来好像脸色又差了,女人可不能太生气,容易长皱纹的。上了年纪,更容易进入更年期。”徐阳看了看白帝的脸色,忍不住多嘴了一句。

  “你!”

  白帝闻言,杀意更加浓郁了几分,这小屁孩的嘴真毒啊!

  她这副重新塑造的肉身,怎么可能变成对方所说的这样。

  “好吧好吧。”徐阳微微耸了耸肩,他算是试探出来了对方的心理底线,这样的话,就比较好搞定了。

  “之所以我要阻止你,是因为我通过特殊的传送手段,将整个金属建筑据点,转移到了一个小世界之中。刚才白帝你遇到的阻拦,就是小世界的界壁,一旦被斩灭的话,整个本来就不怎么稳定的小世界,就会瞬间化作虚无。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的话,没有可能在如同蜉蝣的状态下,击穿更加厚实的界壁,回到大陆上的。”

  徐阳这番话里,大多数都是真实的,只是将系统活物空间的存在,虚拟成了一个依附于斗罗位面的一个不稳定小世界,如此一来才能够更加符合逻辑和常理地让白帝相信。

  “那样一来,强如白帝你,要么凭借自身的力量,在虚无之中失去方向,逐渐变成虚无的一部分。要么,立刻就会随着小世界的破灭而死亡。”

  徐阳看了看神色微变的白帝,心里乐呵了起来,看来对方还是听进去了么。

  死傲娇!

  “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理由。最主要的一点,这小世界可是我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的一个宝贝空间,留着当退路的。要是被你毁了的话,岂不是损失惨重!”

  “呸!”

  本来白帝听到徐阳说自己斩掉界壁以后,可能出现的情况,还有一点儿感动,认为对方阻拦自己,是为她的性命着想。但听到后面那番话以后,白帝那一丝感动早就喂狗去了,她没能忍住轻骂了一句。

  只是,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心里的怒火,已经消失了一些。

  “这大实话啊,怎么这表情。”徐阳故作惊讶,有着无奈,“白帝你也别想着拿剑削我,你自己好好想想,为什么你的敌人没有立刻出现阻拦。还不是因为这个小世界的缘故,这小世界又是我的,算起来,你可要歉我两个人情了。”

  “两个人情!?”

  白帝怔了怔,随即冷哼一声,霸道地开口说道:“本帝从不欠别人的人情,纵使是有,那也不可能还。要么,一剑斩杀,要么滚蛋!”

  这番话听在徐阳耳朵里,只觉得这个女人好蛮横无理,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白帝,现在有九环封号斗罗的实力,就很了不起是吧!

  哼哼。

  现在有多么傲气,等会儿想要出去的时候,就得多么不舒服。

  徐阳就不信了,这么多年保留着实力的白帝,待在骷髅囚笼里没有自裁,出来以后,换了一个更加大面积的金属建筑据点里,还保留了他愿意带人出去的希望下,还能够真的一剑将空间界壁劈开不成!

  这女人,徐阳已经看明白了。

  要是没有一点儿希望留下来,说不定白帝还真有可能采取玉石俱焚的手段,来让自己在保留强者的尊严和威风。

  但在给了一丝希望,例如他和白倩影之间的关系,起码不会坐视不理,那么白帝绝对不会采取极端的手段。

  啧啧。

  小样儿!

看过《斗罗之我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