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斗罗之我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 > 第六十四章 形象,破灭了……

第六十四章 形象,破灭了……

  “热身结束,活动了一下筋骨,针不戳!”

  热身结束?

  活动筋骨!?

  还针不戳!

  白帝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她眼眸里浮现出一抹错愕之色,心里不停地念叨着这句话,只觉得自己好像被戏弄了!

  她看得那么的认真,将那已经打出无数残影的结印手势,用心地记了下来,甚至还畅想了一下人生未来,有了一个大概的规划。

  结果,告诉费心费力的她,这只是热身!?

  白帝口中还有一点儿甜味的大白糖,此刻陡然变得苦涩起来,她多年的心境,在这个时候,破防了!

  她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起来,手中再次出现了那一柄寒霜细长利剑,果断地抬起来,杀气腾腾地指着徐阳,特别生气地斥责道:“小屁孩!你竟然敢戏耍本帝,今日一剑不将你斩杀,本帝就和你……”

  “冷静,冷静呀!”

  白倩影见机不对,赶忙闪身捂住了白帝的嘴,将对方即将要说出来的话,堵在了口中。

  天呐!

  有她在,想都不用想,徐阳根本不可能被白帝杀掉的呀。

  如此一来,白帝此刻说的气话,岂不是就变成糗事了嘛。

  待白帝冷静下来,肯定得恼怒不已!

  白倩影都已经能够想到自己不及时阻止的话,会发生什么剧情,她那苍白的娇颜上,露出来紧张神色来,她那白皙的右手捂在白帝的薄唇之上,左手则是将那一柄寒霜细长利剑夺过来。

  她现在好忙。

  “小白!你放开我,我要一剑劈了这个小屁孩!”

  白帝尽力躲开了白倩影的右手,这才有说话的功夫,她不忘怒视徐阳,太可恶了!

  这么多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屁孩,如此戏弄!

  要是被以前自己斩杀掉的犯上而死之人知道,岂不是都得从地下爬出来,大喊着自己死得好冤!?

  羞辱!

  赤果果的羞辱!

  白帝那清冷的面容,此刻已然是泛红起来,这样的神情变化,可想而知她现在有多么的生气。

  她一想到自己用心认真地记下那复杂的结印手势,却没有看出来对方在戏耍自己,就更加愤怒起来。

  白倩影见此,也有一些无奈,她是很清楚白帝刚才想什么,这种做法无可厚非,只是白帝根本没想到,徐阳这只是一个活动筋骨的热身……

  两边,似乎都有错。

  但,两边似乎都没有错。

  “小冤家,救命呀!”

  无奈的白倩影,眨着魅惑的眼眸,朝着徐阳求救,以白帝现在的情绪不稳定的情况,除了让徐阳解决一下,似乎没有其他的办法呢。

  徐阳神色也是有一些错愕,他就是活动了一下筋骨,准备拖延亿点点时间,让人感觉到传送离开不简单,需要付出一些代价而已。

  至于白帝的注视,他自然是清楚的,毕竟自己这热身手势,不就是给对方看的嘛。

  这传送,是得热身一下啊!

  但,好像哪里突然变得不对劲起来。

  嗯。

  和徐阳预想不太一样的,就是白帝怎么这么大的杀气嘞?

  他,应该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徐阳左看看,右瞧瞧,不懂诶。

  他确确实实是有想活动一下筋骨,热热身来着,就是没能懂哪里出了一些小问题。

  徐阳听到了白倩影的话,他好像又不能不理睬。

  “白帝,冷静冷静,我们都会文明人,得用文明的方式,进行解决问题,不是吗?”

  徐阳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一柄寒霜细长利剑,这要是扎上一下,准要大动脉乱飙血,他迎着白帝愤怒的目光,来到了侧边。

  “冷静!?文明!?”

  白帝只觉得对方更可恶起来,那行为怎么文明啦,她恨得咬牙切齿地斥责道。

  “是啊,我刚才热身一下,应该比较正常吧?”

  徐阳对于白帝的怒视,进行精神判定,很好,他精神力弱了太多太多,判定失败。

  他从口袋里掏了掏,继续说道:“虽然,不知道白帝你刚才怎么突然间就生气了,但热身总没有错。即使我这个热身的结印手势复杂了一些,你看得头昏目眩,其实也很正常,没必要恼羞成怒的,我能理解。”

  “要你这个小屁孩理解了!?”

  白帝很想要挣脱白倩影的阻拦,一个闪身冲上去,就算没有长剑在手,这也丝毫不影响她发泄心头的怒气。

  就像是之前所想的一样,她改变主意了。

  一剑劈了这个小屁孩,实在是太便宜对方了,不妥不妥,而且不足以让自己变得平静下来。

  所以,白帝忍不住威胁道:“等我腾出手脚来,定要将你这个小屁孩吊在天花板上,脱掉纸尿裤,使劲儿抽!”

  徐阳有些傻眼了。

  喂?

  不是吧,刚才还想一剑劈了他,怎么又想到了这么一个太羞辱的教训手段了?

  果然,被封印在这里如此之久,哪怕是再漂亮,实力再强,终究还是脑子锈掉了。

  这脑子经常不用,会瓦特的。

  那身子呢?

  啊呸。

  扯远了。

  徐阳强行冷静下来,看着白帝,语重心长地说道:“白帝,早就和你说了,漂亮女人不能经常生气,会变老的。再说了,别动不动就想要把我吊起来抽,那是小孩子才会有的想法,你也是老牌强者了,怎么还和我一个小屁孩计较,是这么一个理儿,对吧?”

  “本帝……”

  听到这样话的白帝,睁大了眼睛,居然还有这种人。

  重要的事情,必须强调三遍!

  她不老,不老,不老!

  “等等,你先别说话,现在是我说话的时间,给我一些尊重,好吗?”

  徐阳瞧见白帝似乎马上就要脱口而出国粹,赶忙打出一个住口的手势,让气愤的白帝一时间居然没有立刻说出口,这人压根不按套路出牌诶。

  他在白倩影和白帝身上,观察了一下,顿时眼前一亮,他似乎明白了。

  “我懂,我懂了。”

  徐阳伸出右手来,指着白帝,模仿着某死神小孩的动作,推了推并不存在的镜框,用不可质疑地语气,说道: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

  “两颗大白糖不够的话,我其实可以再添一颗的。”

  徐阳摊开手掌,一颗熟悉的白色兔子印画的糖,出现在了白帝和白倩影眼前。

  白帝懵了。

  她还以为,对方要主动道歉。

  结果,一颗大白糖!?

  她的生气、愤怒,是因为大白糖不够!?

  尽管大白糖,有点儿甜味儿,但她根本就不是因为这个好嘛!

  “呃……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再添上一颗……”

  徐阳见到白帝依旧不满意的样子,沉吟片刻,这才又掏出来一颗大白糖,说道。

  “……”

  白帝语塞,她真的不是要什么大白糖,她也不再想什么一剑劈了对方,她现在就只想把徐阳吊起来抽,让自己找找曾经的感觉,从而得到一些心灵的慰藉。

  是的,应该是这样。

  经过徐阳这么一弄,白帝的大脑,一时间有些宕机了。

  “我懂了!”

  徐阳撑着下巴认真思索一番,在白倩影的眼神示意下,他打了一个响指。

  喂!

  这小屁孩又懂什么了!?

  白帝怒视着徐阳一步一步地靠近,心里直呼不理解。

  “诶,我懂了,原来这就是强者的心里路程嘛。”

  徐阳嘀咕了一句,便是麻利地拆开了大白糖的糖纸,“啊,像我这样张嘴,啊……”

  于是,在白帝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徐阳亲手将大白糖,喂到了她的嘴里!

  我的天!

  此刻的白帝,已经从怒火滔天,变成对徐阳行为的震惊、懵逼。

  而旁边白倩影的神情,亦是如此。

  她看到了什么。

  那个高冷傲气、威风凛凛、纯洁无瑕的白帝,这一刻已经形象破灭了!

看过《斗罗之我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