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随性而活 > 第110章 引狼入室

第110章 引狼入室

  “怎么就三碗面条啊?不是点菜了吗?”张云峰看着桌子上的三碗面条,陷入沉思。

  “哎呀!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快吃吧,给你要的大碗的!人家大厨这么晚了还给你做饭,多辛苦,吃什么菜啊!抓紧吃!”关自在催促道。

  “你?刚才点菜的也是你,说人家辛苦的还是你!你怎么这么善变呢?”张云峰不明白关自在为什么转变得这么快。

  “行了,赶紧吃吧!你不是饿了吗?”关自在叫张云峰赶快吃饭,少说话,自己也端起碗,狼吞虎咽地把一碗面条吃光,坐在旁边等候二人。

  等到三人都吃完以后,关自在起身对张云峰说到“大傻峰,你先回去吧,我去九妮那。”说得很自然。

  “哦。”张云峰没多说什么,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自在则跟随闫九妮来到了她的房间,到房间以后,关自在直接躺在了床上,一脸享受的表情。

  “脱衣服!”闫九妮对关自在说到。

  “啊?这么快就进入正题吗?不用酝酿一下吗?”关自在兴奋地说到。

  “酝酿什么?让你脱你就脱!”闫九妮感觉他今天有些莫名其妙。

  “哦。”关自在很听话地把上衣脱去,光着膀子站在闫九妮的面前,正准备脱裤子的时候,闫九妮连忙制止他,疑惑的问“你干嘛?脱裤子干嘛?”

  关自在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瞪大眼睛看向闫九妮,“不是你让我脱的吗?”

  “我让你脱上衣,拆纱布,给你上药!”闫九妮白了他一眼,非常无奈地说到。

  “啊?上药?上什么药?”

  “你不是胳膊伤口痒吗?怎么?不痒了?”闫九妮问。

  “哦,痒,痒。现在不光伤口痒了,心都是痒的。”关自在失望地说到。

  “你别动,我给你拆纱布。”闫九妮走到他身边,用剪刀把纱布拆开,虽然缝合以后没少折腾,好在伤口没裂开。闫九妮又拿出棉签和消毒水,在关自在的伤口上涂抹。

  “再有几天估计能拆线了,你这伤口愈合得还挺快!”闫九妮一边擦着一边说。

  “是啊,我从小愈合能力就强,摔坏了胳膊腿,几天就好!”关自在盯着自己的伤口说到。

  “好了,我给你包扎起来吧。”闫九妮拿起新的纱布,开始给关自在包扎,动作很熟练。

  “九妮,你这套业务真熟练啊,不知道的都会以为你以前当过护士。”关自在说到。

  “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小朋友多,淘气的也多,总有磕磕碰碰,都是我帮忙处理伤口的。也是有多年临床经验的!”闫九妮很快就将纱布缠到了关自在的胳膊上。

  “厉害!没想到我们的团队里面,也有队医了。”关自在开起了玩笑。

  “罐子,答应我一件事儿行吗?”闫九妮给关自在包扎完以后,坐到他对面的床上,很认真地对他说。

  “你说,别说一件,一百件我都答应!”关自在点头。

  “以后别打架了,遇到事儿的时候,忍一忍,你们在重庆跟人家打架的时候,真的把我吓坏了,要真是让人家把你们打坏了可怎么办啊。”闫九妮直视关自在,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他们要是不欺负你,我肯定不会跟他们打架的。这是我的底线!”关自在也很认真地回答到。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你想想,如果你们出了意外,我怎么办?就算你们打赢了,要是把人家打坏了,你进了监狱我怎么办?”闫九妮给关自在讲起了道理。

  关自在陷入沉思,然后反问闫九妮。“你是我女朋友,我能眼看着别人欺负你吗?”

  “不能。但是咱们可以换个处理方式,比如说早点离开,离他们远一点。你也就不会受伤了,你们几个也不会被抓到公安局去了!”

  “我才不是懦夫呢!遇到事情就躲,算什么老爷们!”关自在直接回答到。

  “遇到事情能变通,少给自己惹麻烦这才是成熟男人的表现。我不需要你在我面前展现什么男人魅力,我只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的!”闫九妮纠正道。

  “哦,明白了。好吧!以后什么事情都听你的!”关自在妥协了。

  “真乖!”闫九妮起身走到关自在面前,亲吻了一下他的脸颊,以示鼓励。

  “回去吧,早点睡觉吧!”闫九妮对关自在说到。

  关自在刚尝到一些甜头,怎么舍得走,苦着脸问“这就让我走了啊?我还想再跟你多坐一会儿呢!再说了,你没看见他们三人间那床啊?太窄了,根本睡不下四个人啊!要不我就在你这屋凑合一晚上得了!”

  “唉?唉?怎么还得寸进尺了呢?当初怎么说的啊?忘了?”闫九妮还是不想越过那条底线。

  “咣咣咣!”正在这时候,三声急促的砸门声响起,吓了二人一跳。

  “谁啊!?”关自在大声问到。

  “哎呀?这房间有男的啊!”“你不是说这房间就一个女的住吗?”“可能弄错了吧。”只听门外两个男人的声音在窃窃私语。

  关自在起身,直奔门口而去,打开门,发现两个中年人站在门口,表情猥琐地向屋内看去。

  “看什么看!找谁?!”关自在很不客气地问到。

  “哦,没事儿,走错房间了,打扰了。”其中一个猥琐男子说到,然后拉着旁边的另一个男人走了。

  “站那!别走!”关自在大喊一声,他追了上去,这两个男人一定是看见闫九妮自己在这房间住,想要来骚扰。

  两名男子加快了脚步,快速消失在楼道里,关自在想去追,却被闫九妮拉住。

  “别追了,刚约定完的事你就忘了?”闫九妮拼命地抓住关自在的另一个胳膊。

  “这两个孙子肯定有猫腻儿!我。。。。。。”关自在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两个人。

  “听话!别去了!”闫九妮拉着关自在的胳膊不放手。

  “不让他们长点教训,他们半夜一定还来的!”关自在说到。

  “你晚上就在这屋睡吧!”闫九妮说道。

  “好吧,这样我才放心!”关自在听到以后,不再坚持去追那两个人,转身回到屋子里面,顺手把门关上了。心中是无比的激动。

  “这两个人是你雇的吧?”闫九妮警惕的看向关自在。

  “啊?什么雇的?胡说呢,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两个!我留下来,完全是担心他们晚上再来!你放心,有我在,绝对没人敢再来骚扰你了!”关自在拍着胸脯说到。

  “我现在倒是不担心别人,有些担心你!我怎么有种引狼入室的感觉呢?”闫九妮觉得自己中了关自在的套路。

  “哎呀,我是正人君子,不会的!不许反悔啊!你已经答应让我在这屋住了!”关自在说到。

  “行!我不反悔!一人一张床!不许越界啊!别忘了咱们的约定!”闫九妮瞪大眼睛看向关自在,再次强调道。

  “OK!”

  走廊拐角,刚刚那两个敲门的男人,拿着五百块钱,笑着说了一句“这钱还真好赚啊,敲敲门,说两句话,就赚五百。”

  谁也不清楚关自在是什么时候跟他们达成的协议。

看过《随性而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