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随性而活 > 第175章 半梦半醒

第175章 半梦半醒

  “大伟,你别难过了。你往好处想,没准那个朱子龙逃过这一劫了呢,也许是因为手机没电了。或者。。。。。。”银铃追着刘世伟回到房间,看刘世伟无精打采地坐在床上,一言不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恩。”刘世伟依然面如死灰。

  “你这样大家看着心里都不好受,再怎么说,你也是整个团队的核心呢。接下来咱们还有那么远的路要走。。。。。。”银铃继续劝说。

  “我知道了,没事儿。”刘世伟简单地回答到。

  “咱们下去吃饭吧?他们都在楼下等着呢。”银铃拉住刘世伟的手说道。

  “我不去了,你们去吃吧。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刘世伟轻声地对银铃说道。

  “不吃饭怎么行啊!这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了。走吧,一起去吧。”银铃坚持让刘世伟一起下去吃饭。

  “真的,不去了,特别累。我想睡一会儿,要是饿了的话,我泡个面吃就行。”刘世伟说完以后,挣脱开银铃的手,躺在了床上。

  银铃知道他心情不好,也不再打扰他,说了一句“要是饿了的话,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带回来。”然后转身走了出去,来到楼下。

  大家一看只有银铃自己下来了,连忙问“大伟他人呢?”

  银铃摇了摇头,也很低落地回答到“不吃了,说累了,在房间睡觉呢。”

  “这事儿也是真巧了,怎么雪崩就让这朱子龙赶上了呢。本来登顶珠峰是件挺高兴的事儿,现在竟然成了这样。”关自在也有些为朱子龙感到惋惜。

  “这就是命吧。”张云峰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银铃姐,你回去多安慰安慰大伟吧。他现在肯定特别难过,虽然和那个朱子龙只有一面之缘,但是,看得出来,两个人很投缘。”这时候,平时安安静静的林娜对银铃说到。

  “恩,我知道。好了,先别管他了,咱们去吃饭吧。”银铃笑着回答,然后和大家一起去餐厅吃饭了。

  刘世伟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脑子里面全是朱子龙的样子,他的笑容那么纯粹,那么阳光。在说自己病情的时候,眼神里面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和不舍。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竟然还有勇气来攀爬这世界最高峰,这是最感动刘世伟的地方。那种精神,也深深地影响着刘世伟。

  登顶成功本来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刘世伟想好了,回家以后,一定给朱子龙邮寄一件礼物表示祝贺,可是谁曾想到,这么积极向上的人,没被病魔打倒,竟然输给了雪崩。

  刘世伟越想越觉得惋惜,叹了一口气。

  今天可能真是太累了,刘世伟躺在床上,感觉眼皮越来越沉,一会儿的功夫就睡着了。

  “大伟?!大伟?!”

  刘世伟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睁开眼,一看,竟然是朱子龙。

  “朱子龙?!你没事儿啊?!”刘世伟起身,抓住朱子龙的两只手,非常激动地说到。

  “你说什么呢啊!对了,我成功地登顶了!珠穆朗玛峰!世界上最高的地方!”朱子龙兴奋地说到。

  “我知道!你跟我说来啊!你没遇到雪崩啊?电视上都报道了,说你失踪了,还贴出了你的照片!我吓坏了!你没事儿就好!”刘世伟激动得一把搂住朱子龙。

  “呵呵,我不是在这儿嘛!你看我给你发的照片了吗?山顶的景色美不美?”朱子龙笑着对刘世伟说,那笑容和在大本营里的时候一模一样。

  “看了!太美了!对了,我都忘记恭喜你了!愿望终于实现了!”刘世伟大声说。

  “谢谢!是啊!愿望实现了!我也没什么遗憾了!我太开心了,就算让我明天死,我都觉得不亏了!”朱子龙很满足地说到。

  “呸呸呸!说什么呢!别提死不死的!多晦气啊!”刘世伟说。

  “我不是告诉你来吗?我得脑瘤了,恶性的!医生告诉我最多也就一年的时间了!早晚的事情啊!”朱子龙瞪大眼睛对刘世伟说道。

  “别信他们的!你回去以后一定要坚持治疗,不能放弃。你想想,世界最高峰你都征服了,一个脑瘤算什么啊!加油!”刘世伟鼓励道。

  “呵呵,谢谢你,大伟。虽然和你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我知道你是个值得深交的好哥们!我就算是出什么意外,你也别为我伤心,我已经没有遗憾了!”朱子龙拍了拍刘世伟的肩膀说到。

  “你怎么老是提死不死的事情呢!真丧气啊!你不是对生活挺抱有希望的吗?我也是被你这种精神感染的啊!”刘世伟很奇怪,为什么朱子龙说的话那么奇怪。

  “呵呵,好了,我的时间不多了!也要走了!总之也要祝福你点什么吧?那就祝你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哈哈!是不是有些老套啊!?”朱子龙笑着说。

  “你要走?去哪儿啊?”刘世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怎么刚见面就要走呢。

  朱子龙没说话,就那样笑着看向刘世伟,对他挥手。然后身影慢慢变淡,最后粉碎成一片光点,在黑暗中显得格外耀眼。

  “朱子龙!朱子龙!”刘世伟大声喊到。冲过去,想要抓住那些光点,但是无济于事,光点消失,一切又归于平静。

  “啊!”刘世伟大叫一声,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么了?!大伟?做噩梦了?”银铃也跟着坐了起来,很关心地问道。

  刘世伟擦了擦头上的汗,大口的喘息着。银铃起身去洗手间把毛巾拿来,帮他擦汗。

  刘世伟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早就回来了,看你睡着了,就没打扰你。刚才做噩梦了吧?”银铃回答。

  “不算是噩梦吧,没事儿了!睡觉吧!”刘世伟躺了下去,把银铃搂在了怀里,他想,这可能是朱子龙给他托梦了吧,为的就是告诉自己,不要为他伤心,他已经没有遗憾了。

  一想到这儿,刘世伟心中也释然了,脸上也有了微笑。

看过《随性而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