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虚龙道尊 > 第六百六十一章原天啸

第六百六十一章原天啸

  元鸿府中央战台之上,萧子非和吕鸿才二人双掌相对,身上气息鼓荡,恐怖的威视席卷数百里地域,连周围的空间都被影响,道道空间涟漪向四方荡漾,让大地都是有无数裂缝,如蜘蛛网一般辐射开来,甚至不少地方都已经出现了一个个漆黑色裂缝,银白色的毁灭空间之力让在外面观战的众人只是看上一眼,就感觉脊背发凉,如坠死地。》,

  两人都是一动不动,不过,此时的吕鸿才虽然是面色苍白,身躯颤抖,但是看起来却只是消耗太大,并没有受到什么恐怖的伤势,而萧子非则不同了,他的双臂已经炸裂,血肉模糊,双腿之上也是鲜血飚射,眼看着就无法再继续支撑下去了,很明显,如今的局势已经完全倾向于吕鸿才。

  “终究是太年轻了,竟然敢跟吕师兄比拼法力,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融天境界剑修天才,修炼不过百年,岂能跟吕师兄这样修炼了数万年的神级强者相比!”

  “看来这一战毫无悬念了,终究只是小地方的修炼者,目光短浅,狂妄自大,竟然敢跟神级强者硬碰硬,他永远也不知道,真神是如何的强大。”

  “就是不知道,若是吕前辈杀了这个小子,那刚才那位存在是不是会暴怒出手。”

  邬无童等人眼看萧子非即将败北,个个面露喜色,趾高气扬的看了一眼秦殇和和周明达等人,不过,眼底的忧虑却也难以掩饰,毕竟若是吕鸿才收不住手,一不小心杀了萧子非,谁也不知道那位能够轻易的压制吕鸿才的强者会不会出手对付他们,唯有莫道宇,神色淡然,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担心,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般。

  而周明达和晋闻崇则是双手紧握,面色紧张的看了看向闯和原天啸,心中苦叹,这位年轻的城主还是有些狂妄自大了,年轻人的通病,不过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一条路走到底吧,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决绝。

  秦殇眉头微皱,看了看原天啸,随即又回头看向战场,他的眼中虽有担忧,但是却并无任何沮丧泄气,另一边向闯忧虑的看向原天啸,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又闭上了嘴,看向了战场。

  原天啸依然是面无表情,不过在心底却是有些紧张,他这些日子其实一直都是在暗中跟着萧子非,对萧子非也有一定的了解,知道他不会做这种自寻死路的蠢事,不过即便如此,他依然是有些紧张,不知道多少年了,终于有一次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萧子非的肉身开始炸碎,血肉纷飞,但是他的眼神却依然坚定,他的体内,那疯狂运转的剑元力都已经有些枯竭,可是他却依然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吕鸿才心中震撼了,他没有想到这一次招惹的家伙,不仅仅是有那样的强者庇护,他自己也是如此的狠辣果决,如此的疯狂。

  “投降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在这么下去,你,必死无疑!”

  虽然明知道,这种瓦解敌人意志的伎俩对眼前的小子或许不会有任何作用,但是吕鸿才却依然还是开口了,不只是为了瓦解萧子非的意志,他心底里也不希望继续打下去了,他也担心惹怒那位存在。

  如吕鸿才所料,萧子非根本都没有理会他的话语,而是依然神色不变的和他硬拼着,就在吕鸿才叹气,想要再次发力,将萧子非击溃的时候,萧子非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让他极为不安的笑意,紧接着他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是该结束了,牵魂引杀!”

  萧子非口中呢喃,吕鸿才以仙君的修为,这么近都似乎没有听清楚他口中话,但是就在这一刻,萧子非的眉心出现了一点亮光,极为明亮,与此同时,吕鸿才也蓦然发现,在他的神魂识海之中,一轮紫色的大日出现,无量神光播洒,他的元神瞬间就被这神光扫中,出现了无数裂纹,紧接着就直接崩溃消散。

  “周兄,看来萧城主实在是有些自大了,不知你现在有何想法?你放心,这个世界只尊强者,投降给我们,不算丢人,现在过来跪下,祈求我们的原谅,祈求莫公子的宽恕,说不准公子心情好了,还能饶你们一命呢,哈哈哈……”

  邬无童那得意忘形的声音传遍四方,他身后的一干强者们很多也是露出了喜色,周明达没有说话,晋闻崇冷哼一声,不再看他们,只是他们都没有发现,那百余尊半神强者之中,有极少一部分,气息沉稳,浑厚强大的强者眼中猛然间露出精芒。

  “你们,哼,不知好歹,等到吕大人灭杀了那小杂种,我看你们这帮孽障困兽还能翻起什么浪花来,你们……”

  邬无童冷哼一声,就要继续挖苦周明达等人,口中的言语更是越来越粗俗恶毒,让他们自己阵营的人有些都皱起眉头,显然对于邬无童这位半神强者的行为,有些不满,他也没有发现,在他说萧子非的时候,原天啸眼中的那一丝杀机,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给打断了。

  “不可能!”

  莫道宇满脸不可置信,猛然站起身来,看向广场擂台之上,与他一起站起来的,还有那几位气息极为强大的半神强者。

  “公子,怎么……”

  邬无童也看到了周明达和晋闻崇的失态,不由得心下感到不安,转头看向莫道宇,想要问明白的时候,他看到了那广场擂台上的情景。

  被一层透明光罩笼罩的擂台之上,一个高大的身影挺身站立,身上的衣服已经是破破烂烂,被鲜血浸透,双臂之上血肉模糊,还有森森白骨若隐若现,双腿自膝盖以下,竟是连一丝血肉都没有,森白的腿骨支撑着这道身影,站立在擂台上,在他的身边,另一个身影缓缓倒下,身上的气息依然磅礴浩大,可是却已经没有了半点生机。

  所有人几乎都被惊呆了,知道那具身体倒下,整个中都城似乎都抖了一下,大地震动,如发生了地震一般,一尊神陨落了。

  “不可能!”

  邬无童无力的声音响起,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中充满了惊恐的看向莫道宇。

  “他,屠了一尊神?”

  “这……原来神也会陨落,虽然是被压制了境界,可是那也是神啊,竟然就这么被人屠掉了,还是被一个不到百岁的融天境界的剑修,我这是在做梦吗?”

  “你竟然真的敢杀他,萧子非,你死定了,神级强者,即便是在宫级势力之中,也是中坚力量,更何况,这还关系到天机宫的脸面,你死定了,挑衅宫级势力的威严,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人能够活下来。”

  一道道不可置信,亦或是愤怒无边的声音传来,萧子非却是根本不理,只是站在那里,吞了几粒疗伤圣药,体内剑元力疯狂运转,让他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从来没有人,可以挑衅天机宫的威严!”

  莫道宇目色冷厉,看向萧子非的眼神充满了杀意,冷冷的开口,与此同时,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玉符,被他瞬间捏碎。

  此时的萧子非却是灵台空明,战胜吕鸿才对他来说虽然极为艰难,可是他却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在他的眼里这场胜利本就是理所当然,要知道,在几年前,天关之中,他的本尊就已经能够战胜同阶至尊了,虽然这不过是他的一具分身,可是吕鸿才跟至尊相比,却是差了不知凡几。

  他的伤势在飞速的恢复之中,元鸿府庞大的阵法运转,无穷的灵气涌入擂台,这一幕外面的人看不到,也感觉不到,他们只能够看到萧子非一直静静的站在那里。

  这一战他打得极为艰难,若是没有本尊的相助,甚至他很有可能败亡于此,但是也正是这种在生死之间徘徊的体悟,让他对于剑道的理解更进一步,他能够感觉到,此时他的修为已经完全稳固,只要伤势痊愈,他的实力必将比现在强大数倍。

  “杀我宗门弟子,挑衅天机宫的威严,是谁,给你的胆子?”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一阵翻滚,恐怖无比的力量降临而来,元鸿府的大阵,甚至连那擂台之上的光幕都无法阻止,就见到一只大手从虚空之中伸出,瘦如枯柴,丑如鸡爪,却蕴含着无穷威力,萧子非再次感受到了那恐怖巨灵神的威能,不,是比那威能更加强大的力量,那一瞬间他的思维都停止了,他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

  在这股力量面前,他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那力量绝对可以瞬间杀死他,这是,神王级别的威势,天机宫竟然有神王强者出手对付他一个小小的融天境界剑修,那一瞬间,萧子非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

  “看来天机宫这些年真的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自高自大到了认为可以抵抗其他各大势力的联手讨伐的地步!”

  就在这时,一个温润的声音传出,看台之上,原天啸缓缓站起,而随着他的起身,那虚空之中镇压一切的力量也随之渐渐消失,一股伶俐无比的力量从他的身上绽放,撕裂一切。

  原本听到那个声音的莫道宇和邬无童两人都是面色狂喜,但是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是,就在那个看起来平平凡凡的中年人开口的一瞬间,那鸡爪一般的大手竟是颤抖起来,一个充满了恐惧的声音从虚空之中传出。

  “原天啸?你怎么会在这里?”

  :。:

看过《虚龙道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