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混在综武当捕神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老神仙

第二百三十七章 老神仙

  “还是江南的空气好,以后我就在江南不走了。”

  武当山下的小镇中,新建了一个庞大的宅院,而这就是护龙山庄所有人暂时的居住地。

  云罗站在高处,大放厥词,看的旁边的人嬉笑不止。

  只有成是非大声呼喊,“云罗,你快下来吧,你若是再不下来,我就要真的发疯了。”

  “你风我也风,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走天涯。”

  “我这就把你带下来。”

  成是非一发狠,直接运起轻功,纵身一跃,抱着高处的云罗来到地上。

  “好了,没热闹看了。”上官海棠抿嘴笑道。

  “若是这里没有这两个人,倒是会落寞不少啊。”柳生飘絮也是笑的合不拢嘴。

  只有慕容仙有些羡慕的看着成是非和云罗,如果可以,他也想和陆诚在一起,哪怕是疯疯癫癫的,也总比这样分开的好。

  “有人在吗,老道路过此地,想要讨杯水喝。”有些苍老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什么啊!这里就是武当山,你若是道士,大可以直接去山上啊。”嘴里念叨着,云罗小跑到门口,看到了一个十分邋遢的老道士。

  “那就是老道说错了,我想讨杯水酒,最好是京城才有的千日醉,太白酿这种的好酒,听姑娘的话应该是从京城来的,请给我来杯好酒吧!”老道士顺杆爬,这话便是云罗这样大大咧咧的性格也受不了。

  “道长,我敬您是老人家,你可不能这么戏弄我。”

  “姑娘,你不舍得,可不要妨碍别人,也许别的好心人会给我一壶好酒呢。”老道士说完,轻飘飘的闪到云罗身后,朝着一群人走了过去。

  “是个高手!”上官海棠和柳生飘絮连忙向前。

  “姑娘们,老道并无恶意,只是想向你们讨一壶好酒解解渴。”老道士举起手,一幅我是老人家,你们可不要难为我的样子。

  “给他吧!”

  慕容仙有些拿捏不准这老道士的来路,秉着不多生事端的想法,直接答应下来。

  成是非不情愿的去库房把酒拿过来递给老道士,并开口威胁道:“老家伙,快点给小爷走开,若是敢闹事,休要怪我手下无情。”

  “金刚不坏神功的底子,潜力也就止于金刚境,后来被人改动一下,再加上你小子机缘身后,得到了佛门高人的传承,这才能进入大金刚境,可惜你小子没有真正的研究其中深意,如今境界也只能勉强维持。”

  老道士笑眯眯的点评完成是非,随后看向柳生飘絮,“东瀛人,当初有个叫柳生杀神的刀法和你如出一辙,可惜这刀法潜力已尽,你这小姑娘除非能超越他,不然终生难入天象。”

  高人!

  柳生飘絮脸色一白,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着实不好。

  “至于你,无痕公子那小子也不过是指玄境,他修炼的功法太多,你也随他修炼,照猫画虎终难成,年轻人不要这么驳杂,还是专一点比较好。”

  上官海棠面色不对,右手暗自扣下几枚铜钱,随时准备出手。

  “至于你……”

  老道士目光落在慕容仙身上,仔细打量片刻,摇摇头又点点头,“以你的潜力,原本到指玄也就够了,倒是有人为你改天换命,让你修炼了明玉功,可惜你资质差些,天象境如同水中月,雾中花,可望而不可及。”

  一连点评四人,云罗好奇的凑过来,“我呢,我呢!”

  老道士连理会都不理会她,只是道:“以你们现在的境界,想要让老道我指点,还欠缺些火候,若是想更进一步,可以去紫霄宫找那玉虚道长,他的境界指点你们倒是正好。”

  慕容仙隐约猜到了面前的老道是谁,她和陆诚交心,曾听陆诚说过武当山上的事情,知道他倒也不奇怪。

  不过她惠质兰心,知道老道化身过来,就是不想让别人说出他的名字。

  “多谢道长指点,不过我曾听说当年有一人在后天境界便得到前辈的指点,我们比他差很多吗?”慕容仙问道。

  其他人一头雾水,只有上官海棠隐约察觉,却也没有多说话。

  “怎么说呢?”

  老道一张嘴,那壶酒水便被他喝了下去。

  ‘隔!’

  “你们这些人的资质和他差不多,只是你们的心,太狭隘了。”老道士神秘兮兮的说道。

  我们的心狭隘吗?

  慕容仙感觉自己有些上头,上官海棠感觉自己想要把暗器打出去,柳生飘絮感觉自己的手有些痒痒,只有成是非和云罗心大的坐在一边。

  只要我们不承认,你说的就不是我们。

  “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们心胸狭小,而是说你们的心,被你们刻意的束缚了。我问你们,你们说现在江湖上最厉害的剑客,是谁?”

  “西门吹雪!”*3

  三个女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柳生飘絮有些迷茫,她对中原江湖了解的着实不如其他人。

  “你这个小姑娘用剑,我问你,你觉得自己比起西门吹雪,差在哪里?”

  这里用剑的,唯有慕容仙。

  思考着这个问题,慕容仙感觉自己有些迷茫。

  她比西门吹雪差在哪里呢?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已经被太多的东西束缚了自己的思想,你们总是被各种规矩限制住自己,其实真正约束你们自己的,是你们自己的心。西门吹雪之所以被你们认可,是因为他身上多了你们没有的东西。”

  “老道我也听过他,他这个人除了剑之外,其他的都被他放下了,要说他是剑神也不为过。只是他放下的太多,这样的人活的太苦,太累。”

  “老道士,你刚才说西门吹雪好,又说他不好,他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成是非抱怨道。

  他这个人本就脑子不太好使,如今听了老道士的话,感觉自己脑子更不好使了。

  “真是笨蛋。”

  老道士嘲讽一句,“古三通当年是不败顽童,虽然顽劣,却天资聪颖远超常人,你这小混蛋武功不行,脑子也不行,啥也不是。”

  “你们不要拦着我,今天我就要打这个老头子一顿,让他知道知道我成是非大爷的厉害。”成是非自己拉着旁边的大树,在那里对着云罗疯狂的使眼神。

  婆娘,快点来拉着我啊。

  太丢人了,云罗装作看不到。

  “嗯,这小子虽然不看造化,可他的心性我还是比较看好的。比如说王朝礼法,对于他来说就是狗屁。”

  老道士笑呵呵的对着几女说完,然后冲到成是非旁边,抬起手对着成是非一顿暴打。

  “哎哎,我警告你,我要还手了。”

  “不要打我了,再打我真的还手了。”

  “疼,疼,疼,求放过。”

  “还不放我,我真的发飙了哎哎哎……”

  老道士疯狂输出,很快就把成是非打的趴在地上。

  “真是的,一点也不疼惜我这个老人家,让我活动这么大,真是的。”老道士嘴里念叨着,然后走到了慕容仙面前,“年轻人,不要考虑这么多。如今你已经结婚了,有夫君可以依靠,你那些无比在意的家族荣誉,还有所谓的责任,都可以放下,试着当一个普通的女人,相夫教子,以夫为天。”

  “至于你,专心一些,人的心力是有限的,博学有些时候并不是好事。人太聪明就想着走弯路,你要让自己学着笨一点,知道吗?”

  “东瀛女娃,东瀛武学注重杀伐,你要想想自己为谁而拔刀,当你把这份感情融入到你的刀里,那个时候便是天也挡不住你的去路。”

  “言尽于此,老道我活动一下筋骨,真的是太累了,要回去休息了。”

  “不用送!”

  老道士离开了,在一众人关怀的目光中,轻轻的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过了好久好久,只听成是非摸着头道:“我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之前在边关,无止曾经帮助他进阶大金刚境界,而他因为对佛法不通,境界一直晃荡,即便是陆诚用‘大梦春秋谁先觉’俩帮助他入梦领悟佛法,依旧没有根本性的解决他的问题。

  而就在刚才,他被老道士打了一顿后,感觉自己神清气爽,整个人好像脱胎换骨了。

  “明白了什么,说来听听?”上官海棠好奇的打量成是非,只见他面红耳赤,整个人都神光焕发,就像是刚做了新郎官似的。

  “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格外轻松,即便是我不用读懂佛经,也能用出大金刚境界原本的威能了。”成是非说罢,双手合十,卍字金光出现。

  道法自然,佛本是道。

  佛门讲四大皆空,常人只会以为那是七情六欲,却不知这四大皆空原本指的是地火水风,指的是一切身外之物。

  在这一点上,与道家讲究的自然和谐,有某种特殊的联系。

  道家讲究天人合一,让人法天地而行,让成是非的赤子之心发挥出了原本的神奇。

  “怎么可能?”上官海棠看看那盘旋在成是非身边的‘卍’字佛光,分外不解,“刚才那个老道士是道家的,这金刚不坏神功是佛门的,他怎么打了你一顿,你居然能如此纯熟的使用了。”

  “这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成是非笑呵呵的看着周围的佛光,他的心头没有任何显摆的情绪,就这样平和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佛讲静心,道讲无为,无论是哪一种,都是讲让人不要起杂念,心境归于一。”

  “什么意思?”云罗好奇的戳了戳成是非,“你这是成和尚了,我们还能成亲吗?”

  “当然能了!”

  听云罗怀疑自己能不能成亲,成是非恨不得立刻把云罗抱到屋里,告诉他什么叫真正的男人。

  “我现在以纯真之心统帅自身,佛法本就讲究自身醒悟,如今我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用普通的话来说,就是我开窍了!”

  俗话说一窍不通,差的就是那一窍。

  如今成是非开了这一窍,原本不懂的东西,如今全部能够运用出来。谁让他拥有赤子之心这样的BUG能力,如今被老道士打通后,他可以把一切不明白的放在上面。

  “开窍了,不容易啊!”

  上官海棠很是羡慕的看着成是非,她知晓这种赤子之心只能由成是非这样特殊的人才能激发,就像是不败顽童古三通,便是拥有这种天赋,才会在武功进境上远超朱无视。

  “如今再遇到那些人,便是老大不再,我也能保护你们了。”成是非很开心的说道。

  他是赤子之心,又不是傻子。

  元宵节那天的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原本陆诚不用出手的,却因为他一直不能打败阴阳判官。如今那阴阳判官若是再敢过来,他保证把二人打的找不到姥姥家。

  “我们也努力吧!”

  上官海棠伸直手,看着上面的铜钱,随手一甩,那铜钱便‘哆哆多……’没入墙面。

  “以后只让这个傻小子保护我们,这脸往哪里搁啊。”

  “大姐,你不要这钱,给我啊。”成是非跑到墙边,伸手把铜钱扣下来,“你这富婆不知道我这贫穷小子是怎么过的。当初我是饥一顿饱一顿,那是相当的不容易啊。”

  “现在你已经娶了云罗,可是当朝驸马,你怕什么。”上官海棠伸手推了推云罗。

  “拿来!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来帮你保管!你不会认为我会抠你这几个铜板吧!”

  云罗跑到成是非手里,掰开他的手指,把几个铜钱拿到手里,“之前我没有在你身边,以后就不会了。我会一直管着你的。”

  到手的小钱钱就这么飞了,成是非很心痛。

  他原本以为云罗看不上这几枚铜钱的,却不知道云罗不在乎钱,只是想要看看成是非那因为钱丢了,而痛不欲生的做作。

  慕容仙看着二人的和谐,眼中闪过一抹羡慕。

  说真的,他很羡慕云罗和成是非,因为这两个人不用这么累的活着。

  如果可以,她也想放下这边的一切,与陆诚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用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可惜,直到现在,她所想的这些都不成现实。

  陆诚离开中原,她想要隐居,也需要等陆诚回来,把事情忙完再说。

  ‘哎,认识这些年,感觉真的好忙啊!’

看过《混在综武当捕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