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天蓬大圣 > 389章 封号将军

389章 封号将军

  人与人之间的斗争,看谁活在最后;阵营之间的战争,比的是哪方最终活下来的人多。

  雨一直下,血战时断时续,但始终没有真正平息。

  第一道城墙上,如今只剩下顶级游将,无法在兽群中保护自己的侠士和低级游将,不是死了,就是撤回了内城墙之上。

  朱天蓬依然站在第一道城墙之上,望着正在准备再次攻城的幽兽群,默默无语。

  老朱一群手下,最后撤离时只剩下十四个活着的侠士,又有几个死在幽兽的口中。

  经过近一个月的战争,他已经习惯了这种血腥战场,即使被上百只变异幽兽围攻,也不能令他动容。

  丛林里的幽兽已经不足最初的一半,那些消失的幽兽已经被践踏成肉泥或者烧成了灰烬。

  据说,这些战阵的残余物,是培育灵谷的最好肥料,最后会被八环城组织民众全部收集起来,洒进东城的农场里。

  留守第一道城墙的顶级游将福利不错,后方还送过灵米煮成的白饭,可口的菜肴,即使是在血腥气刺鼻的兽尸堆上,大伙也吃得很香甜。

  守城人数变少,每人负责的防守范围也扩大了许多。想将幽兽尽数拦下,不让通过第一道城墙,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顶级游将们的任务,是拦截所有的变异幽兽,任由普通幽兽冲进两道城墙之间的空地。当然,普通幽兽看到顶级游将,多半要上来咬上一口的,也不过是随后一招的事情。

  如意战甲早已染成紫黑色,老朱懒得耗费气力去抖落上面的干枯血块。手中的七星抢仍然晶莹透亮,没有丝毫血迹。

  城墙上已经铺满幽兽尸体,没有下脚的地方。老朱只能站在城垛上,如同一个稻草人一般,任凭冷雨淋下,守望着城墙。

  在最近结束的这种血战中,老朱领悟了武道真意。

  那时,他真元已经耗费得一干二净,神识也已干枯,就连肌肉在经历连番苦战后也开始酸胀起来,周围却依然是无穷无尽的幽兽,还有十几头变异兽在疯狂攻击他。

  那种随时会被变异兽扑到的感觉,让老朱揪心不已,渴望一下屠尽所有幽兽。一种玄妙的感觉突然来临,老朱身边一丈范围内的所有幽兽都在他的心念感应中,七星枪随之而动,划出一道复杂的攻击路线,瞬间将幽兽屠杀殆尽,无意遗漏。

  整个过程,老朱没用动用神识,没有催动体内的真元,也没在意用什么招式,当他心念一起,手中七星枪就自发动作,一招灭掉一丈范围内的所有幽兽。不是碾压式的将幽兽轰成肉末,而是依次将一只只幽兽杀死,仿佛是那些幽兽自动撞上三棱枪刃上送死。

  不仅如此,每次挥动七星枪时,不用特意去观察,就能知道幽兽的要害,就像三棱枪头上安放了一个自动雷达,不论幽兽怎么闪躲都避不开七星枪的攻击,即使是变异兽也是一击毙命。

  领悟了武道真意之后,七星枪的攻击更加凌厉,朱天蓬耗费的气力反而更少了。

  “柳如刀,你刚才是否有所突破?”

  老朱转过头,看到十丈外的城垛上站着一个手提战斧的男子,一身紧身皮甲将他魁梧的身材展露无遗。

  虽然从没交流过,但毕竟负责的城墙段连在一起,老朱也算是跟他相处了大半个月,熟识彼此的面目。之前,两人身边都有侠士围绕,没机会单独相对。

  “嗯!”

  对于朱天蓬的冷淡态度,男子好像早有预料,笑道:“你这家伙!听说在水季来临之时,你被旋风刀在胸口捅了一刀?经历过这么一番生死,性子怎么还是没变?好歹我们曾经一起狩猎过,你就用一个字打发我?”

  老朱很无语,很想回一句“你是谁啊”,不过他如今假扮柳如刀,不能露馅,只好冲对方微笑点头。

  “哈哈,冷面铁枪柳如刀竟然冲我东篱笑了,我是否应该感到荣幸?”魁梧男子笑得很是欢畅。

  刚经历过一场生死大战,又刚领悟到武道真意,老朱心中放松了警惕,竟然忘记了假扮的是孤僻的柳如刀,那是个即使面对友善也板着脸的冷面人啊,怎么能笑呢?

  不等老朱补救,两人的对话自然停止,因为幽兽又朝城墙冲杀上来。

  “杀!”

  七星枪如同一根串联珠子的长线,前头的三棱枪刃轮流划过幽兽的脖子,最后扎在一头变异兽的脖子。

  一击即退,枪尖离开变异兽的脖子,三棱枪刃又在第二批冲上来的幽兽群中划下一条血色波浪线,血线所及,幽兽纷纷倒地,老朱的周围再次被清空。

  七星枪每划出一条不规则的三维线段,就有一大批的幽兽死亡,再也没有幽兽能接触到朱天蓬的衣角发梢。

  时间流逝,圣日升空,而城墙上的血战依然还在继续。

  等到圣日下落,幽兽们的冲击更加疯狂,连变异兽王也加入攻城洪流中。

  一只变异幽虎避开老朱三丈远,想冲过城墙,被老朱神识察觉,他右脚在一只普通幽兽头上一点,七星枪随即穿过三头幽兽的脖子,捅在变异虎的腰肋,将它甩下城墙。

  此时,一只跟幽狼一般大小的啮地鼠突然出现在老朱身后,尖长的爪子划向他的后颈。

  七星枪及时反应,枪尖插向巨型啮地鼠的胸腹,然后,却没有命中目标。这是朱天蓬领悟武道真意后,第一次失手。

  那头巨型啮地鼠不仅是变异兽,还是鼠王,它的爪子竟然拨开了七星枪,再次向老朱的脖子咬去。

  老朱将七星枪往上一抬,枪杆将那颗狰狞的鼠头挡了回去,三棱枪尖顺势前刺,击向啮地鼠王。不料,那鼠王两击不中,在被枪杆撞上它时,见机在枪杆上借力蹬腿,跳出了城墙。

  咦,啮地鼠王竟然不冲进城,反而逃回丛林?

  手中的七星枪毫不停顿地划下一条条不规则血线,老朱还有心思感慨啮地鼠王的机敏表现。

  既然有变异兽王冲击这段城墙,别的城墙又如何?老朱往临近的防区望去,发现那个自称“东篱”的魁梧男子竟然被一只幽狼给咬住了小腿!

  两人的防区临近,又共同迎战幽兽大半个月,老朱对魁梧男子的修为有所了解,知道他早已领悟武道真意,不仅杀死的幽兽比别人多,自身却从未受过伤,这回怎么被一头幽狼给咬上了?

  不仅被狼咬住,手中战斧也慢慢停了下来,整个人停住不动。

  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老朱还是迅速冲过去,将一头扑向魁梧男子咽喉的变异鼠给刺死,三棱枪头绕着他划下一条血线,然后插进那条咬腿幽狼的脑袋,将它震成了肉沫。

  也许是知道魁梧男子出现变故,没有防备,正是击杀他的好时机,第二批扑上来,竟然全是变异兽。这次,老朱的七星枪没能一击皆杀,还有两头变异兽御风改变风向,继续扑击。

  老朱踢出两脚,才将那两头变异兽给弄死。

  正在朱天蓬忙的不可开交时,一个小队的游将利用藤索从内城墙过来,把魁梧男子圈在中心保护起来。领队的竟然是镇魔殿的殿主!

  “柳如刀,回到你的位置,这里交给我们!”

  十个高级游将,再加一名侠王,魁梧男子已经足够安全。

  老朱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防区,继续砍杀冲上城墙的幽兽。

  等到幽兽停止攻城,魁梧男子就被镇魔殿的殿主带走,返回内城墙,换上另一名顶级游将代替了魁梧男子的位置。

  朱天蓬又坚守了十天的城墙,幽兽们在一声苍凉的兽吼声号令下,尽数撤下城墙,回到丛林,很快就消失在丛林深处。

  水季还没结束,冷雨纷纷扬扬地飘落,整个八环城却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我们胜利啦!”

  “那些可憎的幽兽已经退走,游侠万岁!”

  “火神啊,我们赢啦!”

  “永不熄灭的圣火,将世界照亮,那明净的光和热,温暖着人们的心房……”

  还有人大声唱起了歌谣,那是圣火的赞歌,

  人们的兴高采烈,无以言表,在各自发泄一番之后,都跟着唱起了赞歌,十几万人的歌声响彻天地,即使在暗无光线的地方也能觉醒出希望。

  “永不熄灭的圣火,将世界照亮,那明净的光和热,温暖着人们的心房,幽兽在丛林里颤抖,魔鬼在黑暗中惊惶……”

  在大合唱中,驻守第一道城墙的顶级游将们纷纷退回到内城墙上。

  “我们的英雄归来啦!”

  “英雄!英雄!”

  顶级游将们被热情的人们簇拥着,还有人被高高地抛到空中。老朱一踏上内城墙,就被莫成带着几名侠士给托着身体,往空中抛。

  连续抛了好几下,他们才停下,然而继续托着朱天蓬,下了内城墙,向镇魔殿走去。到了镇魔殿,莫成几个侠士才把朱天蓬放下来,交给镇魔殿的侍女们。

  一小队容貌俏丽、身材凹凸有致的侍女,把朱天蓬领到一间浴室。那浴室里竟然有个硕大的水池,水池里的水清澈透亮,还散发着热气。

  “英雄,由我来侍候你沐浴,可好?”当先的一个美貌侍女闪忽着两只大眼睛,红着脸地问道。

  看着架势,美貌侍女是想自荐枕席啊!

  “不用,我自己洗就成!”老朱连忙拒绝。

  美貌侍女虽然很失望,脸色暗淡,却依然微笑着说道:“那么,请英雄选择一位姐妹侍候你沐浴吧!英雄放心,姐妹们都是足不出户的纯洁闺秀。”

  十个美貌少女站成一排,任你选择一位陪同进入浴室,侍候你洗浴,应该没有几个男人能拒绝。

  老朱也很动心,可他有顾虑啊!等会侍女帮忙脱衣时,他的如意战甲没法脱啊,总不能在侍女面前将它变成镯子吧?他只能严词拒绝。

  沐浴之后,老朱又被那群美貌侍女引进一间舒适的房间,摆上了一大桌酒菜。不仅有灵米饭,还有元气充沛的灵果,美味的菜肴,以及香气四溢的白棘酒。

  吃饱喝足之后,又给老朱开了房。那领队的美貌侍女还娇羞地问道:“英雄,要不要选一个姐妹陪同?”

  直到第二天,圣日升空时,老朱才被送到一个宽阔的大厅中。

  所有驻守第一道城墙的顶级游侠都来到了大厅,接受镇魔殿殿主的考评和奖励。

  朱天蓬因为驻守城墙的时间最长、斩杀变异兽的数量多、热心保护同伴三项荣誉,得到了一个“银枪将军”的名誉称号。

  整个大厅几百个顶级游将,却只有十人得到将军称号。而朱天蓬守护的“东篱”,并没有在大厅中出现。

  老朱回到火眉毛游侠馆,又被火眉毛和莫成等人带领着整个游侠馆的人庆贺一番。

  热热闹闹的一天过去,圣日升起,屋外依然阴雨连绵。

  游侠们的一部分依然躲在游侠馆清闲度日,有一部分参与守城战的善后工作,还有人闭关修行。

  朱天蓬从火眉毛的手中,领到守城战的酬劳,竟然有一百多个紫晶币。

  “天蓬,你是以老柳的名义参战,只能给你算晶币,没法给你积分。这事,是我考虑不周,还请你原谅!”

  老朱自然不会在意,反而对一下得到上百枚紫晶觉得奇怪,因为他自己都不清楚在守城战中杀了多少幽兽,火眉毛掌柜是怎么给他算晶币的呢?

  “你是第一次参与守城战啊?连这个都不知道?”火眉毛开始吹胡子瞪眼睛。

  老朱没有作声,他确实不知道啊!

  “守城战还没开始,镇魔殿就会在高处悬挂水晶球,照应着每一段城墙,有镇魔殿的侍女时刻看守着。你们的活动位置基本上固定在一个地方,杀了多少幽兽一清二楚,一般不会有什么遗漏。”

  “守城期间,宰杀幽兽是双倍报酬,积分是两倍,换成晶币也是两倍。何况,作为顶级游侠参战,还有十个紫晶作为基础奖励。你能拿到一百个紫晶币,并不算多,曾经还有人一次性拿到上千枚紫晶呢!”

  “其实,紫晶算不得什么,你能得到将军封号才是最可贵的,还为我火眉毛游侠馆增光了,我的感谢你!”

  朱天蓬得到将军封号时,还得到了一块晶牌,上面刻着“银枪将军”四个字。

  “这将军号牌能干什么?”

  火眉毛把朱天蓬当成是初出茅庐的世家子弟,耐心解释道:“一个是能进入镇魔殿参阅功法秘籍,三天免费。二个是获得担任巡查府将军、镇魔殿镇守使和开办游侠馆的资格。第三个,可以参与地底秘境的探险活动。”[.]

看过《天蓬大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