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南美做国王 > 第一百零二章 断巴西联军后路

第一百零二章 断巴西联军后路

  黎明时分,南帕尔马里斯小镇,空荡荡的军港中停泊着三艘小型炮艇,海边港口中七八艘渔船零散的停靠在海边,一个早起的渔民坐在渔船上,细心的做着捕鱼前的准备。

  忙活了一会儿,渔民打了一个哈欠,习惯性的撇了眼前方的大海,却看到薄雾弥漫的海面上,一艘小船正向海岸驶来。

  渔民有些迷惑不解,港口中的军舰已经离开了五六天,出海捕鱼的渔船还没到出发的时间,现在怎么会有船只返回?

  为了判断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他站起身,揉了下惺忪的双眼,睁大眼睛看向前方海面。

  小船顺风而来,直直地驶向海岸,随着距离的抵近,船只的身影逐渐映照在渔民的眼中,小船越来越大,高耸的船帆上两个手持武器的华人士兵出现在渔民的视线里,而小船后面,四五十艘大小船只行驶在海面上,遮掩了进入港口的通道。

  “海盗来了”

  渔民惊惧过度,下意识的喊出一句话,然后顾不上自己的渔船,跳进海里朝岸边游去。

  南帕尔马里斯小镇位于阿雷格里港以东约五十公里外,是隶属于南里奥格兰州的一个海边哨所,充当着向阿雷格里港传递警报的作用。

  南帕尔马里斯港口有一座海军基地,驻扎着一支由七艘炮艇组成的海岸巡逻舰队和一个满员三百人的警备队。

  不过现在的南帕尔马里斯却没有这么多兵力,因为前方战事吃紧,南帕尔马里斯的海岸巡逻队被调走一大半的船只执行任务,

  警备队也有一半的士兵被调往前线。

  所以现在的南帕尔马里斯是兵力最为虚弱的时候。

  巴西独立以来少经战事,距离发生在南里奥格兰州的起义也过去了十多年,长久缺乏战争磨练的南帕尔马里斯守军防御渐渐松懈,因此,当他们发现海面出现一队不明势力武装时,对方已经准备登陆。

  船队中央,罗林山站立船头观察岸边敌人防御配置。

  南帕尔马里斯的港口位于小镇西面,通过望远镜可以观察到三艘炮艇一字排开在海面上,港口两面各自耸立一座小型防御炮台,发现敌人来袭的巴西守军士兵正慌忙搬卸炮弹,准备阻击华人船队的进攻。

  港口东面的堡垒中,一队五十余人的士兵正往港口方向增援而来。

  港口炮台是唯一能够对船队造成威胁的武器,阻止船队登陆还需要炮台出大力气,所以守军方面不得不把不多的军队调来守卫炮台。

  “两座炮台、三艘炮艇、一座堡垒,守军人数不超过三百。”

  罗林山根据观察到的情况总结南帕尔马里斯守军实力。

  敌人守军力量明显不足,华人船队只要登陆成功就可以扫荡敌人,不过,罗林山毕竟不是专业的海军将领,在做出最终决定前,他又询问旁边的普鲁士顾问汉斯。

  华人船队到达巴西外海后,普鲁士舰队完成了护航任务,和罗林山等人分离,不过在离开前,普鲁士人按照和李明远的事先协定,留下十名普鲁士海军军官担任华人船队顾问,协助华人船队后续战事指挥。

  汉斯上尉是十人顾问团中军衔最高的,而他也作为顾问团团长留在罗林山身边,为罗林山解决海战相关问题。

  罗林山问的问题很简单,船队能不能在付出最小牺牲下干掉守军的炮台。

  在罗林山眼中,两座炮台体积巨大,黑漆漆的炮口会对攻击船队造成不小威胁,如果因为进攻炮台损失五六艘船只,那就有些损失过大,所以他希望从汉斯这里获得攻克炮台的突破口。

  “将军,您高估炮台的威力了。”汉斯笑道“您看,两座炮台虽然体型巨大,但是大炮明显有很长的年份,我猜测,这两座炮台很可能是以前葡萄牙殖民者留下来的装备,靠着两门老式火炮撑撑门面还可以吓唬一些没见过世面的海盗,但是真正两方开战,炮台发挥的作用有限。”

  罗林山经过汉斯的解释,再次拿起望远镜看去,果然发现了蹊跷,两门火炮炮身锈迹斑斑,炮口也有些缺口不规范。

  “巴西人真有趣,凭着两门老古董火炮吓唬咱们,兄弟们,准备好了,让他们尝尝咱们火炮的厉害。”

  看清两门火炮的虚实,罗林山心中一阵轻松,立刻发布进攻命令。

  命令下达后,船队加速前行,右面分出十几艘小船抢滩登陆,封锁堡垒中守军和港口炮台的联系,而剩余船只则在普鲁士顾问协助指挥下,排成一列,轰击港口炮台。

  “轰轰轰”三十多艘战船先后开炮射击,激起的浪花让罗林山乘坐的指挥舰摇晃起来。

  罗林山扶住船首桅杆,观察着前方战况。

  第一伦试射,发射的炮弹大多落在了海水里,落在岸上的炮弹也没有对炮台造成伤害,不过猛烈的炮火还是打击了炮台守军的士气,二十几个搬运炮弹的巴西士兵在炮弹打击下,趴在地上不敢动弹,生怕被不长眼的炮弹击中。

  第一伦炮击是为了校正港口炮台位置,对敌军的打击只是士气上的,真正的伤亡却没几个,不过后面却不同了,大致测定守军炮台方位后,一发发炮弹好似不要命般的呼啸而来,

  “轰”一发炮弹击中炮台,炮身下面的炮塔被炸出一个缺口,溅起的土石四散激射,站在炮台上的十几个巴西士兵首当其冲,被碎石击伤,躺在地上痛苦喊叫。

  一发炮弹命中炮台,瞬间解决了港口左面炮台三分之一的战斗力,幸存的炮台士兵变得更加胆战心惊。

  一轮试射过后,炮台守军才开始开炮还击,可是孤零零的两门火炮即使声威巨大,但是却没有对华人船只造成威胁,几番发射,炮弹大多落在还水中,只有一发炮弹比较幸运,击中船队后方一艘战船的桅杆,使这艘战场暂时退出战场。

  守军方面的运气并不好,刚迫使华人船队一艘战场退出战场,自己却接连遭受三发炮弹击中,三发炮弹中两发击中炮塔对火炮伤害不大,另一发炮弹直接击中炮身,巨大的冲击力把炮身撞出一个倾斜,连带着炮身中的炮弹也被引爆,轰隆一声巨响,炮弹在炮身中爆炸,整个炮台被彻底摧毁,炮台上的士兵几乎全被火炮自爆产生的冲击掀翻在地,开战不到十分钟,一座炮台就被干掉,接下来的形势对巴西守军更加不利。

  这边华人船队火炮压制的对方炮台没有脾气,另一面,五百多士兵避开堡垒正面,在距离堡垒四百多米远的海岸登陆。

  海面炮火横飞,无论是炮台还是堡垒都遭受华人船队的重点照顾,海岸边,登陆的士兵越来越多,堡垒和港口逐渐被华人士兵包围。

  一个小时后,最后一座炮台也被炮弹摧毁,然后幸存的士兵打出白旗,在各自长官的带领下,走出堡垒和炮台,向华人部队投降。

  战斗结束了,不过罗林山要做的事还有许多。

  统计、安排被俘虏的巴西士兵,搬卸船上的武器物资、接收战斗缴获、筹划接下来的战斗计划,

  一个个具体而细致的工作占据了罗林山大量的时间,一直忙到下午两三点,才把各个要做的事情整理妥当。

  忙活了大半天,罗林山终于有了一点休息的时间,就在他刚要躺下睡觉的时候,

  汉斯来到他的房间。

  “汉斯上尉,你找我还有什么事吗?”

  上午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罗林山不明白汉斯为什么现在来找自己。

  “很抱歉,打扰将军休息,不过我有个重要情报要通知将军。”

  “汉斯上尉请讲”

  “俘虏的巴西士兵中,有一个德意志后裔军官,他向我透漏了南帕尔马里斯兵力空虚的原因。”

  汉斯把自己从德意志后裔俘虏口中得到的消息详细的告诉了罗林山。

  “你是说阿雷格里港的主要兵力被抽调到巴拉圭,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一举吃下整个南里奥格兰州。”

  罗林山一点就透道。

  “是的,南里奥格兰州的兵力主要集结在阿雷格里港,现在巴西方面抽调大部分兵力增援巴拉圭前线,导致南里奥格兰州后方兵力空缺严重,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扫荡阿雷格里港,把整个南里奥格兰州纳入统治范围之内。”

  汉斯带来的消息十分具有诱惑力,在船队出发前,李明远和罗林山达成的计划是华人船队占据南里奥格兰州一部分土地,然后等到主力部队击败巴西军队后,配合主力部队拿下整个南里奥格兰州。

  原本的计划稳扎稳打,可行性比较高,而现在一个一举拿下整个南里奥格兰州的机会摆在罗林山的面前,倒让他一时下不了决心。

  思考再三,再次验证汉斯带来消息的可行性后,罗林山下定决心:“就按照汉斯上尉的建议办,争取全歼阿雷格里港守军,然后威胁巴西军队后路,侧面协助主力部队赢得战争胜利。”

  罗林山做出全面攻占南里奥格兰州的决定,也因此担受遭遇巴西主力部队攻击的风险,一旦巴西方面察觉后路被切断,肯定会派出大量部队向罗林山所部发动进攻,那时候罗林山带领的部队将会迎来真正的考验。

  “将军,您不必这么悲观,只要全部歼灭南里奥格兰守军,巴西联军最早也要半个月才会发现异常,我想半个月后,贵军主力也会和巴西联军交上手,两方主力交战,巴西联军即使能够派出兵力打通后路,人数也不会太多,所以罗将军不必太过担心。”

  汉斯看出罗林山的顾虑,解释道。

  “未虑胜先虑败,战争旦开始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罗林山从大局出发,要考虑战争发生后的各种可能,因此考虑的方面也比较多,不过汉斯说的也有道理,只要战斗进展顺利,全歼南里奥格兰州军队,在接下来的大决战中,华人部队将获得更有利的地位。

  南帕尔马里斯距离阿雷格里港不远,南帕尔马里斯的战斗情况很快会传到阿雷格里港守军耳中,因此,罗林山放弃休息,召集手下主要将领宣布战斗部署。

  出发前船队人数总共有两万人,战斗人员一万,去除海上航行损失两千人,华人总数不到一万八千人,其中可以参加战斗的人数将近一万。

  一万人面对留守的巴西军队具有绝对的优势,不过华人部队不仅要歼灭留守巴西军队,还要占据28.1万平方公里的南里奥格兰州,相当于大陆两个省面积的土地只让一万人占据兵力有些不足,因此,罗林山决定,其他地方只派少数部队占领,主力集结在阿雷格里港,首先干掉留守巴西军队主力,然后配合华人主力部队作战。

  时间紧迫,因此罗林山没有细致安排进攻计划,整个攻击计划简单划分为两路兵力,水兵和一部分步兵搭乘缴获的炮艇和船队中的两艘蒸汽商船,从水路赶往阿雷格里港,阻断守军部队的海上退路,另一路由罗林山亲自带队,通过陆路直奔阿雷格里港而去。

  新的战斗命令传达到登陆的每支部队,海岸上还没来得及修整的士兵再次出发,驮马、船只,浩浩荡荡的部队离开南帕尔马里斯,继续未尽的征途。

看过《重生南美做国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