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南美做国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丛林枪声二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丛林枪声二

  ps:感比山还要老同学、书友2017080647同学打赏!

  林深树密,灌木丛生。进入树林的阿根廷带队军官心生警惕,立刻发布命令,追击部队停止前进。

  命令由几个小军官传达,不到两分钟,一百余人的部队全都停止下来。

  没有部队追击的脚步声,树林里顿时变得安静起来,前面两个落后的高乔人也窜入树林中消失不见。

  “扑扑”十多只鸟从阿根廷部队两侧飞起,响起一阵鸟鸣声。

  “全体警戒,准备战斗!”阿根廷军官紧握短枪,目标对准前方鸟群飞起的地方。

  “嗖”一支梭镖伴着轻锐的翁鸣声从灌木丛中射出,准确击中站在人群外围的一个阿根廷士兵的脖子。

  身体中箭,阿根廷士兵下下意识的伸手扶向脖子,双手刚接触到箭尾,整个人突然无力倒地。

  弓箭在阿根廷军官出声警告的同时射出,在一百多人还没来得及开枪反击前,躲藏在灌木丛林中的高乔人利用短暂的瞬间发起一轮反击。

  紧随第一支射出的弓箭,五十余支弩箭、弓箭、长矛、标枪以及一种介于弓箭和标枪之间的武器同时射向小路上的阿根廷士兵。

  “噗噗”凌空投掷的标枪射中敌人的身体,高速传递的惯性力量带着被击中的阿根廷士兵向后拖出两三米距离,留下一道长长的血迹在地上。

  被弓箭击中的士兵或许可以活命,但是被标枪击中身体主要部位却是生不如死,比死还要痛苦,标枪强劲的穿透力击穿士兵身上的内脏器官,导致被击中者持续流血,同时内脏被严重伤害带来的痛苦常人也难以忍耐。

  短短一瞬间,由长矛标枪等冷兵器组成的反击给阿根廷人带来不小伤亡,二十余人在没有发现敌人身影前被击伤或者杀死。

  袭击过后,有些惊慌的阿根廷士兵拿着步枪,神情紧张的射向前方丛林灌木,却丝毫没有明确目标。

  上百支步枪盲目射击,一颗颗子弹穿过树叶灌木,射在树木或者土地上面,却听不到一声敌人中弹发出的惨叫。

  长久以来对印第安人、高乔人的围剿作战胜利养成可阿根廷部队骄傲轻敌的心态。

  轻轻松松攻占高乔人村落,尾随追击力求全部歼灭,却想不到高桥人在逃跑路上还能够设立埋伏。

  占领村落,阿根廷部队不过轻伤两人,无人阵亡,而进入丛林后和高乔人的第一轮交手,本方就有二十多人伤亡,其中近半人难以撑到战斗结束。阿根廷带队军官躲在一棵树下,眼睁睁看着手下士兵躺在地上痛苦哀嚎,心中即后悔又恼怒。

  部队伤亡人数过大,他怎么回去向部队上司交代。

  隐藏在暗处的高乔人不断发射投掷标枪风武器袭击阿根廷士兵,而阿根廷士兵的盲目反击却成果有限。

  时间推迟每一分,丛林内的阿根廷士兵便遭受一份损失,带队军官躲在树后观察战场局势却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不得已下达撤退命令。

  下达撤退命令,阿根廷军官聚拢周围二十多个士兵首先丛原路后退,其他阿根廷士兵接到命令也迅速跟上,边向两边树林射击,边后退。

  一处隐蔽的灌木后面,戴维斯冷静的观察着朝自己这边后退的阿根廷士兵,等待合适的攻击目标出现。

  戴维斯藏身的位置在树林入口处,距离外面空地约有五十米距离,在树林中高乔人发动反击时,他没有动手,而是静静的守在原地。

  阿根廷部队不与隐藏再树林中的高乔人纠缠,一心后退,在又付出十多人伤亡后,九十余人走到树林边缘地带。

  树林中高乔人的袭击越来越微弱,前方不足百米处就是开阔地带,危险即将解除,整支部队包括带队军官在内都松了口气。

  树林出口在前,带队军官放松警惕,从二十余人中间走出来,招过两个底层军官询问部队伤亡状况。

  戴维斯静静的呆在灌木后面,把阿根廷部队的动作全部看在了眼中。

  悄悄的从背后木筒中抽出一支类似羽箭的武器放入右手带有弯钩木棍的糙洞中,拇指扣住糙洞上端,微微举起木棍,寻找最佳的投掷位置。

  戴维斯使用的武器叫梭镖投射器,是一种能让飞镖飞得更快更远也更准的辅助工具,曾经被美洲的印第安人广泛应用于狩猎,而欧洲人殖民美洲后,印第安人和高乔人运用这种制作简单、原料易得的武器抗击敌人的入侵,给欧洲人带来不小打击。

  土生白人掌控阿根廷政局后,继承西班牙人的传统,禁止印第安人和高乔人拥有武器,而为了部落和自身的安全,印第安人、高乔人使用原始的木制标枪、飞梭等武器自卫。

  戴维斯是一个优秀的飞梭手,利用手中亲自制作的梭镖发射器,他可以把飞梭投掷到一百米外,同时准确击中百米外的目标。

  高超的飞梭发射技术使戴维斯成为村落中当之无愧的勇士,而现在,他将用手里的武器击杀阿根廷部队指挥官,捍卫自己作为部落首领的尊严。

  阿根廷军官的身份被发现后,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戴维斯严密监视中,身边的两个底层军官与他渐渐拉开距离,快步朝树林外赶去的阿根廷士兵距离戴维斯及十多个高乔人的埋伏地点越来越近。

  米……100米,当阿根廷军官距离戴维斯将近一百米的时候,梭镖发射器被举到灌木上方,戴维斯的眼睛也说教变得淩利起来,一击不中,想要再次击杀阿根廷军官十分困难,所以他要掌握更大的把握再攻击。

  树荫一片一片掩映在地面上,眼睛可见处树林稀疏、阳光直照空地,阿根廷军官目光直视前方,没有发觉到不远处,灌木和草丛后面十多双仇恨的眼光。

  脚步加快,阿根廷军官快速走了几步,突然发觉脚下踩到一处松软东西,低下头,一堆新挖的泥土从厚厚的树叶下露出一角。

  “不好!”脑海中瞬间涌出一股危机,就在此时,戴维斯猛然从灌木中站起身,果决的甩出右手上的飞梭。

  尖锐的飞梭破空声突兀响起,在其他阿根廷士兵茫然无措间,他们的指挥官已然重重的倒在地上,四肢微微颤抖着。

  戴维斯瞄准的是阿根廷军官的头部,飞梭击中目标后离体而出,带着一抹鲜血钉在树上。

  阿根廷军官抽搐不过几秒钟,然后彻底不动。

  陷阱、悬空竹排、飞梭,十多名埋伏起来的高乔人趁势袭击,而戴维斯则静静的看着对手彻底死亡前的一刻。

  愤怒、暴戾在随着阿根廷军官停止抽搐后迅速消散,戴维斯最后看了躺在地上的对手一眼,吹响口哨命令埋伏的高乔人撤退。

  高乔人数量不多,在树林中凭借地理优势可以消灭一部分阿根廷士兵,但是却不可能全歼他们,因此,报复过后,迅速离开才能防止部落付出更大伤亡。

看过《重生南美做国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