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 > 第二零一九零七章 佛系继母靠边站9

第二零一九零七章 佛系继母靠边站9

  “卫鑫磊。”

  依然是淡淡的语调,好似年纪轻轻就厌世了一般。

  “嚯,我们磊哥名字很厉害的,三金鑫三石磊,多气派。”

  龙飞是个磊哥吹,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得像只鹌鹑。

  一群气质飞扬跋扈的小青年中,混进一只温顺漂亮的小白鸽,大家眼神儿都忍不住往舒安歌身上瞟。

  他们也有相熟的女生,一样的染头发、弄纹身、做指甲,这样素面朝天清汤挂面的,民国电影里走出来似的,还是头一次见。

  雅颂书院的女生,在龙飞他们眼里,就像从地里扒出来的老古董,一个比着一个没趣儿。

  舒安歌的出现,打破了他们的固有认知。

  学也逃了,车也飙了,躁动的少年们,哪儿能继续安分下去。

  他们歇了一会儿后,又有了新的去处。

  这次,舒安歌没跟着他们一起去闹。

  “能借我一百块,把我放到市中心那儿么?下次见,我还你钱。”

  风掀开她厚厚的刘海,露出一双明亮慧黠的眼睛,舒安歌手指缠着辫梢,笑容中带着几分俏皮。

  这年代移动支付还没那么火,大家钱包里还是放钱的。

  一个留着卷毛,额头上顶着几颗青春痘的男生,趴在车把上懒洋洋的说:“磊哥,别被人骗了啊。第一次见面就借钱,是把咱们当凯子了吧。”

  英迪国际学院一年学费十几万,能在这儿上学的,家境都不错。

  卷毛不是心疼那一百块,就是看不惯这女生理直气壮问人要钱的样子。

  龙飞嬉皮笑脸的凑了过去,拿出钱包朝舒安歌晃了晃:“叫我声好哥哥,我送你两百。”

  家里父母忙着做生意,龙飞穷的就剩钱了。

  卷毛白了龙飞一眼:“你还起劲了是吧。”

  “啧,老李你懂什么,我这叫江湖救急,仗义!”

  舒安歌冲龙飞说了声谢谢,但没要他钱的意思,眼神专注的望着卫鑫磊:“卫同学,你能借我一百块么?我很尽快还你的。”

  她瓷白的小脸,在阳光照耀下,泛着白玉似的光,挑不出半点瑕疵。

  卫鑫磊心不在焉的想着,被这样一个漂亮精致的女孩子骗了,他也认了。

  况且,他不认为她会骗他的钱——哪儿有人那么笨,扔掉金娃娃,只为捡一粒芝麻。

  卫鑫磊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红色钞票,随手递给舒安歌,像递张卫生纸一样。

  “谢谢,你手机借我一下,我存下我的号码,还钱时联系你。”

  呼哨声再度响起,龙飞朝卫鑫磊竖起大拇指。

  长得帅就是好,他们磊哥走到哪儿都是视线焦点,大把大把的女生追在他后面跑。

  同样染头发戴耳钉,龙飞他们不止一次被讽刺成杀马特,卫鑫磊就是时尚帅气。

  卫鑫磊抬眼扫视了下众人,呼哨声顷刻消失。

  “不用还。”

  三个字,简简单单,撇清了悬浮在两人中间的暧昧泡沫。

  “不行,这是原则问题。”

  舒安歌望着卫鑫磊,浅褐色的眼睛,被阳光镀上一层浅浅的金色。

  “麻烦。”

  卫鑫磊说着麻烦,从裤兜里拿出手机递给舒安歌。

  他长着一双适合弹钢琴的手,白净修长的手指上没一点瑕疵。

  舒安歌接过手机,先给自己打了电话,这才存了号码。

  “好了,谢谢你。”

  卫鑫磊收回手机,通信录靠前排的位置多了一个新名字——“安歌”。

  A开头,排第一,真是个狡猾的小女生。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沿着滨海大道飞驰,进入闹市区后车速慢了下来。

  舒安歌在越市新奥电影处下的车,他们还要继续聚会,她不太适合跟着。

  再度戴上头盔时,淡淡的香气萦绕在鼻间,让卫鑫磊有些小愣神。

  这一段小插曲,就像这香气一样捉摸不透。

  “嘿,磊哥,小美女要是给你打电话,一定要跟我们说一声啊。”

  “叹气,我怎么就没这样好的桃花运呢。”

  “聒噪,不想聚会就回学校。”

  卫鑫磊踩了一脚油门儿,离弦之箭似的往外冲去。

  繁华的市中心,舒安歌的打扮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

  她模样生得好,黛眉修眼唇红齿白,像是特地站在街上拍写真的一样。

  舒安歌看着广告牌上播报的时间,招手叫停了辆出租车。

  “到明鸿花园。”

  明鸿花园是越市房价最高的地方,方敏达在这里买了套大别墅,专供他和水佩杉以及一对龙凤胎居住享受。

  至于方安歌姐弟俩,在别墅只能住客房,连个专属的房间都没有。

  在雅颂书院小闹一场,只能说稍微替原主出了口气。

  舒安歌一门心思要大闹的,所以要留点儿余地。

  她当着水佩杉和尤桂丹的面,跳上不良小青年的摩托车,她们少不了在背后编排她。

  尤其水佩杉,天天在书院装名门淑女,被她拆穿真面目后,怕是要恨的咬碎牙。

  原主在雅颂书院上学,身上不能带手机、身份证和钱,处处都不方便。

  舒安歌这次回去,是打算拿到原主手机和身份证,免得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的。

  不到二十分钟,明鸿花园就到了,舒安歌结账之后,将零钱攥到手心里进了小区。

  雅颂书院的民国风校服,看着漂亮实用性不高,连个装东西的地方都没有。

  一座座欧式洋房,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园区内。

  舒安歌按了电铃后,家政阿姨擦着手从屋里走了出来。

  待瞧见舒安歌,王阿姨面上露出笑来:“小姐怎么突然回来了,先生知道么?”

  她说着话将门打开,舒安歌敷衍的嗯了一声:“回来有些事。”

  也只能敷衍,她总不能说自己逃学回来的。

  王阿姨人还不错,至少比水佩杉那个眼高于顶的表舅妈强多了。

  平时,水佩杉苛待原主,让她干活的时候,王阿姨总是悄悄帮忙搭把手。

  进门后,舒安歌换了鞋子,水佩杉表舅妈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呦,大小姐回来了。你妈急得都快报警了,生怕你被小混混拐到不干不净的地方去。”

  水佩杉表舅妈姓李,将近五十岁,长着一张扁圆的脸,鼻子好像一个大蒜头贴在薄嘴唇上,额头干瘪苦相十足。

看过《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