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妙手神农 > 第十章 路遇险情

第十章 路遇险情

  张伟就站在车头前面,猛然响起的发动机轰鸣非常响亮,张伟被吓的腿一软,惊恐的看着货车,差点摔倒。

  “滴!”

  一声超级响亮的鸣笛声响起,张伟又被吓了一大跳,急忙踉跄着向一边逃开。

  李莹莹站在车头边上,倒没有很害怕,张伟的狼狈摸样却被她全部收入眼底,尤其是张伟仓皇逃开的样子,逗的李莹莹咯咯笑了起来。

  余飞打开车门跳了下来,看到张伟狼狈的心情倍儿爽,陪着李莹莹一起笑了起来。

  张伟这才发现自己被耍了,脸色铁青的看着余飞,牙齿咬的咯咯响,拳头也捏的紧紧的。

  “小飞哥你真坏。”李莹莹看到余飞得意的表情,撒娇般的来了一句。

  这才是神补刀,张伟当场就气的要冒烟了,余飞这样捉弄自己,李莹莹竟然轻飘飘的一句话揭过去了,更别说李莹莹对着余飞露出撒娇般的样子。

  “也没有很坏,就是赶一赶发情的流浪狗而已。”余飞对着张伟摊摊手说道,绝对赤果果的挑衅,张伟气的脸部肌肉抽搐,依旧不敢上来找余飞拼命。

  “你要办事就赶紧去吧,忙完了就早点回去。”余飞留下一句话,然后才上车离开。

  张伟直到余飞离开,才敢走过来和李莹莹说话,不过余飞离开时,张伟转过头狠毒的看着他的车,李莹莹暗暗记了下来,在心里给张伟打上了坏人的标签。

  不过李莹莹不想和张伟过多的接触,她考完工作,这几天正好分配下来,她是来镇上做登记的,便转身向镇政府走了过去。

  余飞开车直接来到了袁心怡的药材门市,他停下车的时候,看到袁心怡正在和一个男子说话,男子手里提着文件袋,穿着西装,脸色很严肃,袁心怡也冷着脸,两个人似乎在争论什么。

  余飞走下车,点起一根烟,并没有走过去打扰,袁心怡看到了他,脸上猛然出现了笑容,高兴的快步走了过来。

  “小帅哥你终于来了,你再不出现,我都要贴寻人启事了。”袁心怡笑面如花,扭动着腰肢快速走进,仿佛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一点都不见外。

  袁心怡这次穿着薄纱短袖,里面的小衣服若隐若现,那两个伟大也隐隐约约,下半身则穿着黑色小短裙,一双嫩白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中,性感至极。

  “我有那么重要吗?”余飞有些不解的说道,说话时眼睛不老实的四处乱瞅,袁心怡竟然毫不在意。

  “当然了,你都不给我留一个电话,害的我干着急。”袁心怡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走过去货车后箱看货去了。

  和袁心怡说话的西装男跟了上来,脸色很不好,但还是很有礼貌的对着余飞点点头,余飞回了个微笑,两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袁心怡。

  “小怡,你到底要等多久?你还是跟我走吧!”西装男看着袁心怡,一脸焦急的说道。

  “他就是!货就在车上,不信你来看。”袁心怡转过头,指了一些余飞,又指了指货车说道。

  “真的?这种精品药材可以持续提供?”西装男惊讶的看看余飞,急忙跑到车厢边上,也不嫌车厢脏,急忙爬上去打开袋子检查了起来。

  这次的药材比上次还要多,不过药效和药龄在余飞的控制下,并没有超过之前太多,但已经足够惊人了。

  西装男检查一番,急忙跳下来,走到了余飞面前。

  “兄弟,我们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如何,这样的药材你有多少我们要多少!”男子走到余飞面前,激动的都有些失态了。

  “我的药材都是在乡村里收购上来的野生药材,产量想要提高很困难,不过就这样的数量,我可以稳定提供。”余飞并没有一口答应,反而解释了一下,虽然自己的确可以更加大量的提供,但是他却不能这样做,否则就会被人察觉。

  甚至余飞正在考虑做一些其他的生意,光药材根本不行,太单一,并且容易被发现。

  “唉,很可惜,不过这已经和不错了。”男子听说不能更加大量的提供,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能够理解。

  “哥,现在你不反对我留在这里了吧?”袁心怡有些小得意的走上前,对着男子说道,余飞这才知道两人是亲属关系。

  “嗯,你做的很好,有了这样优质的药材,对我们现在的情况帮助很大。”西装男点点头,脸色比之前好了很多。

  “那好了,让店里的伙计过称吧,小帅哥你进去歇一会,喝口茶稍等一会。”袁心怡走上前,轻轻抓住余飞一根胳膊,纤细的小手十分柔软,余飞一愣,跟着一起走了进去,西装男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妹妹和余飞,并没有反对,反而在前面带路。

  进去坐下来,余飞将自己的号码留给袁心怡,这样以后联系就方便了,西装男竟然拿出一套茶具,开始给三人沏茶,沏茶的手艺余飞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没想到自己也可以亲身享受,西装男的动作十分优雅专业,一看就是从小就受到熏陶,这样的修养让余飞刮目相看。

  “小弟弟你如果有机会,帮我们搜集一些上了年份的珍贵药材,我们也愿意收购。”袁心怡忽然想了起来,转过头说道。

  “如果遇到了,我会联系你们。”余飞听完一愣,略微思考了一下,做出为难的样子说道,越珍贵的东西越稀有,自己除非是非常缺钱,否则绝对不能随意培育和拿出来。

  外面的伙计这会已经过完称,袁心怡接过递来的记录,当着余飞的面开始算账,最后一共是九万六千元,袁心怡打开保险箱,取出十万元现金,全部递给了余飞。

  “凑个整数,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我们可以长久的合作,至于合同我觉得不需要了,我相信你的为人。”袁心怡补充了一句话,说的很真诚,也非常的大气,这次没有使用美人计,而是实实在在的心意。

  “行,合作愉快,看的出来你们是做大生意的,我这就算是抱大腿了。”余飞也不矫情,全部收了起来,将自己的态度表明。

  看到余飞答应,袁心怡的哥哥十分开心,有时候人情比合同还要管用,急忙给余飞倒上茶,余飞拿起来一口喝掉,明显是猪八戒吃人参果食不知味,袁心怡兄妹也不笑话他,又帮他满上。

  拿到钱的余飞客套了几句便准备离开了,袁心怡亲自将他送出来,并且有意无意的给他暗送秋波,余飞也大胆了一些,眼神不老实的一顿乱瞅,被袁心怡用小拳拳锤了几下,然后才愉快的离开。

  余飞来到了县城的种子门市,他路上已经想好了,暂时自己先种植一些蔬菜,周期不是很长,回本也快,最后又去购买了一些中草药种子,如果要保持长期供货,得有自己的药田打掩护,也方便自己采摘催生,做完这些他又去给家里买了些日用品,三部智能手机,才打道回府。

  货车的性能比拖拉机好多了,回到镇上的时候中午刚过,余飞感觉有些饿了,打算吃完饭再赶路,他刚刚下车,就有七八个年轻人从远处走了过来,各个烫着另类的发型,一看就是不务正业的小混混。

  “小崽,你是不是余飞?”带头的是一个身材健壮,赤裸这上半身,胸口纹着一头老虎的男子,走到余飞面前,看了一眼车牌,男子挺着肚子张狂的问道。

  “嗯,有事吗?”余飞点点头,他已经感觉到了来者不善。

  “道上的兄弟都喊我虎哥,你惹了不该惹的人,今天兄弟给你上一课,你可要记好了,以后老老实实做人。”

  男子自称虎哥,说话的语气相当嚣张,说话时从背后拿出一根棒球棍,跟他来的几个人快速将余飞围起来,也都从背后拿出了五花八门的家伙,有双节棍、钢管、甩棍等等,看起来阵势很吓人。

  “张伟让你来的吧,那你也记好了,多行不义必自毙,完事帮我给张伟带句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张伟下次被我抓住,别再吓的尿裤子,叫爷爷也不管用了!”

  虎哥没想到余飞这么硬气,不禁不求饶还敢放狠话,听到最后才明白,张伟不光栽在余飞的手里了,还有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这让虎哥对余飞刮目相看了起来,但他受人之托,了解到余飞只是个泥腿子,余飞说什么都不好使,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便一起动手了。

  余飞也早就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在虎哥使眼色的时候,余飞一个健步上前,一脚踹飞了一个小混混,将对方手里的钢管抢到了手里。

  这时他背后已经有好几把武器攻了过来,余飞猛然转身,钢管向后扫去,一招神龙扫尾,将砸来的武器全部挡开,乘势快步后退,脱离了包围,避免被四面围攻。

  被余飞踹飞的小混混抱着肚子满地打滚,虎哥看了一眼,脸色有些不好看,他们这么多人围攻一个,自己人却先倒下了,这让他觉得十分丢脸。

  “上,别弄死就行,出事了有人担着。”虎哥大喊一声,带着人再次冲了上来,有了虎哥的话,那些人下手也狠了起来。

看过《妙手神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