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妙手神农 > 第十一章 牢狱之灾

第十一章 牢狱之灾

  虎哥这群人早早便辍学混社会了,虽然没有系统训练过,可是长久的争勇斗狠之下,让他们也摸索出了一些把式,动起手里一点都不含糊,下手也没个轻重。

  余飞脸色冷酷,他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些人想干掉自己去邀功,那就让他们自食其果。

  余飞没有后退,反而首先动手,手里的钢管猛然甩出,一个手持双节棍的混子刚冲上来,就被余飞一棍打在了肩膀上。

  咔嚓……

  余飞如今的力气堪比两个成年人,速度也快的如同练武多年,对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肩胛骨就被砸断了,一头栽倒在地开始了惨叫。

  余飞出手如同疾风骤雨,脚下快速移动,不断躲避着对方的攻击,手里的钢管不断砸出,每一次落下对方就有一人倒下,就算余飞控制了力道,那些被打中的人至少都会骨折。

  几分钟以后,小混混中能站着的就剩虎哥了,虎哥看着倒了一地的兄弟,各个都在惨叫,他的腿开始打颤,手里的棒球棍都拿不稳了。

  “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就当放了一个屁一样放过我好不好?”虎哥用哀求的语气说道,手里的棒球棍叮当一声掉在地上,他实在没有还手的勇气。

  “如果我没有这样的身手,刚刚我这样求你,你会放过我吗?”余飞一步步向虎哥走去,声音平淡的问道。

  虎哥惊恐的看着越来越近的余飞,他感觉嘴巴很苦,余飞的问题他不敢如实回答,又不敢撒谎。

  砰!咔嚓!

  余飞一棍砸了下去,虎哥惨叫一声,抱着胳膊躺了下去,剧痛让他冷汗直流,恐惧的看着盯着他的余飞。

  “以后再敢让我见到你这个摸样,见一次打一次!”余飞一个字一个字冷冷说完,将钢管丢在地上,也没心情吃饭了,转身上车离开。

  这边的动静早就让很多人发现了,刚开始余飞被围住,大家都觉得他凶多吉少了,没想到余飞一个单挑一群,猛地一塌糊涂,竟然毫发无损的干翻了这么多人,顿时惊掉了一地眼球。

  镇上那些人也早就很厌恶这些混混了,只是谁都不愿意惹,没想到余飞今天雷霆般出手,将这些败类好好教训了一番,周围的群众差点忍不住要鼓掌了。

  那些小混混都被打骨折了,躺在地上不断的惨叫,最后有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才给他们拨打了120,没有一个人报警,在大家的心里,该报警的应该是余飞。

  其实张伟一直都藏在远处,当他看到余飞这么厉害,根本不敢走出来,甚至吓的都浑身颤抖了起来,他终于知道自己惹到了一个什么人,却又极度不甘心,大脑之中又开始思考对付余飞的方法。

  余飞开车回到家,已经干完活的手艺人都在家里,余飞知道在等开工钱,这些人凭力气挣钱也不容易,便拿出一部分钱,将工钱发了下去,最后每人多给了一百块。

  后山的地这下就可以种了,自己也可以搬过去了,余飞随便吃了点东西,将早就卖好的水泵装上车,准备安装在山脚的水塘里,这时王大锤来了,今早他就来过了,余飞不在家,现在余飞回来了,他看样子是要彻底的跟着余飞混了。

  有这样一个帮手也不错,余飞让他跟着上车,两人一起来到了后山,将车停在池塘边上,余飞就准备安装水泵了。

  “小飞哥,王八,快来抓!”王大锤大喊一声,一下就扑进了水里,余飞一听眼前一亮,急忙跟着走过去。

  后山的池塘还是很大的,这里又没有啥污染,所以一些外面早就不见的物种,这里都可以见到,尤其是这种野生的王八,据说非常的补。

  两人冲进了水里,余飞也看到了一只快速逃走的王八,都快有海碗大了,王大锤闹的动静太大,搞的周围鱼虾都开始乱跑,水面也浑浊了起来,余飞一把将他扒拉到了身后,一头扎进了水里,快速向王八游了过去。

  余飞的动作特别快,眨眼间便到了王八身后,一把将王八抓住,一个猛子又扎了回来。

  当王大锤看到被余飞抓住的王八,立马高兴的嘿嘿笑了起来,这么大的王八绝对大补,如果不是余飞身手敏捷,今天这货就逃走了。

  “今晚喝王八汤庆祝一下!”余飞也非常的开心,这样的野味绝对是可遇不可求。

  将王八丢在车厢里,反正它也逃不出去,两人快速将水泵装好,将水管和电线一路向山顶引了上去。

  将水泵安装好,两人便来到山脚开车,却发现余飞的车上满是泥巴,看样子是人为故意丢上去的。

  “妈的,这是谁干的!”王大锤是个暴脾气,当场骂了起来,说话的时候急忙爬上车厢,发现王八不见了踪影,王大锤气的跳脚,晚上的王八汤算是喝不成了。

  余飞皱着眉头看了一圈周围的脚印,将怒气压住,没有多说话,正好在池塘边上,便打开水泵将车洗干净,最后他的眼睛往不远处的树林看了一眼,便开车回到了家中。

  余飞在县城卖好了种子,接下来的几天便开始种植,为了方便他搬到了后山,不过几十亩的土地,也是一个大工程,王大锤开始每天前来尽心尽力的帮忙干活,余飞暂时的打算是种十亩的蔬菜,剩余的土地全部种成药材。

  这天他刚刚在忙活,一辆警车就开进了村,小山村还从未来过警车,村民都出来围观,一打听才知道,竟然是余飞持械伤人,警察是来抓捕他的,余飞的行踪大家都清楚,被警察吓唬一下,立马就有人报告了余飞的位置,警车直接开往了后山,村民也都急忙跟了过来。

  余飞正撸起袖子扦插药材,便听到了警笛声,很快一辆警车停在了路口,几名警察走了下来。

  “小飞哥,他们不会是来要那一千块钱来了吧?”王大锤这几天刚刚将那五百块钱花掉,已经得到了小文的芳心,看到警察来了,顿时慌了。

  “如果那样才好。”余飞撇撇嘴回了一句,站起身向警察走了过去。

  村民这个时候也都陆续赶了过来,余成龙夫妇也知道了,跟着大伙慌张的跑来了。

  “你就是余飞吧,镇上的赵虎等人是不是你打的?”四名警察看到余飞走过来,带头的那位瞪着余飞问道。

  带头的警察挺着个啤酒肚,满脸横肉,看起来都要滴油了,说话的时候,浑身的肥肉跟着一颤一颤的。

  “赵虎我不认识,前几天有一个叫做虎哥的人,带着一帮流氓准备抢劫我,我为了保护自己,的确还手了,应该算正当防卫。”余飞毫不畏惧的抬起头,大声的说道。

  “警察,我儿子从来都是遵纪守法,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余成龙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急忙说道,说话的时候掏出一盒余飞孝敬给他的烟,赶紧往警察手里塞。

  肥猪警察顺手将烟接了过去,看都不看余成龙一眼,继续盯着余飞说道:“我们接到报警,说你持械伤人,我们还在搜集证据,你先跟我走一趟吧。”

  村民顿时炸了窝,看着余飞议论了起来,因为不知道事情的情况,他们也不好插嘴。

  “警察大人,一定是搞错了。”王淑玲刚刚跑到,只听到了警察的话,急忙哀求的说道。

  “别废话,事情到底如何我们会调查,再说话你们就是妨碍执法,一起带走!”肥猪警察像是忘了刚刚收了余成龙的烟,转过头凶狠的瞪着两人。

  “好,我相信法律是公正公平的,爸妈你们先回去吧,我跟他们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了。”余飞不想公然对抗,而且他相信这些警察不敢公然包庇赵虎等人。

  咔!

  一声脆响过后,肥猪警察已经将手铐给余飞带上,一把抓着他的领口,拉着他向警车走去。

  余成龙夫妇站在原地干着急,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王大锤捏紧了拳头,他虽然傻,但也知道不能和警察动手,只能希望余飞没事。

  余飞没有反抗,他知道这样做对自己没有好处,但他察觉到了异常,按理说自己还没定罪,是不需要戴手铐的,而且警察的态度太蛮横了,简直像是押解犯人一般。

  余飞被带上警车,一名警察开车,肥猪警察坐在了副驾驶,剩余两个人将他带到后排座,夹在了中间,并且都十分的小心。

  车子刚刚开出村,肥猪警察一脸恨意的转过了头:“臭小子,你很狂啊,把我的儿子差点打废了。”

  余飞脸色大变,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原来那些小混混中有人和此人是父子,自己这次进去明显要凶多吉少了。

  “你挺能打啊,一个人打趴下一群,一会到所里,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肥猪警察阴笑一下,转过头不再说话了。

  剩余几个警察都一脸麻木,看样子跟着这厮做了不少坏事了,已经见怪不怪了。

  “好的很!你们这些败类!”余飞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道,现在他如果反抗,又会立马加上一条袭警的罪名。

  余飞死死瞪着肥猪警察的后脑勺,大脑不断运转,想要找到解决的办法,可是想了很久,发现自己家里,一个有钱有权的亲戚朋友都没有,如果这些人执意诬陷自己,恐怕自己要将牢底坐穿了。

看过《妙手神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