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妙手神农 > 第三十七章 血腥手术室

第三十七章 血腥手术室

  “我先诊断一下。”

  余飞对着袁心怡的大伯说了一声,走过去伸手搭在了老人家的脖子上的动脉之上,袁心怡的爷爷真的即将油尽灯枯了,整个人消瘦的皮包骨头,脉搏弱的几乎难以感受的到。

  余飞将灵气输送进去,然后通过他的经脉向老人家的全身都蔓延而去,余飞的第一反应是老人家除了瘦,好像浑身都没有啥毛病,虽然年龄挺大了,但是各个器官都没啥毛病。

  越没问题那就说明问题越大,老人家无辜消瘦,并且成了这样一定是有原因的,余飞便闭上眼睛,顺着对方的身体一点点寻找了起来。

  袁心怡的大伯看到余飞闭上了眼睛,而且眉头皱了起来,不由得十分担心,医生一般都喜行不露于色,除非是非常严重的情况,难道余飞也没有办法?

  能够跟着走进来的,都是袁家最有权势和能力的一帮人,所有人都紧紧闭着嘴巴,生怕打扰了余飞,余飞的医术已经让他们认可,现在就看余飞能不能再次创造一个奇迹。

  余飞的灵气一寸寸的探查,当他第二遍查找到了老人家胸口时,忍不住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细细向老人家的心口位置寻找了过去。

  灵气这个第二眼睛看到的东西,甚至比原本的眼睛都清晰,还是三d成像,余飞第一遍查的快,没有发现,第二遍才忽然发现,老人家的心口有问题。

  心口的位置,竟然有一个椭圆形的凸起部位,猛地扫过去发现不了异常,细细一查看,余飞不禁被吓出了一声冷汗。

  余飞忽然取开手,并且满脸惊恐害怕的样子,将其他人都吓了一条,不知道余飞发现了什么。

  余飞转头看着袁心怡的大伯,不知道怎么将结果说出来,这个结果有些离奇,但绝对是个事实。

  “余飞,怎么了?”

  袁心怡的大伯急忙问道,威严如他看起来也慌了。

  “我找到了病因,但不适合太多人知道。”

  余飞沉吟了一下,谨慎的说道。

  袁心怡的大伯很聪明,立马挥挥手,示意其他人先出去,那些人虽然很想听结果,但都不敢违逆,转身离开了房间,顺手将门也都带上了。

  “好了,你可以说了。”

  看到所有人离开,袁心怡的大伯急忙问道。

  “我在老人家的心尖上,发现了一个像是植物一样的动物!”

  余飞一口气便将结果说了出来。

  “什么!怎么可能!”

  袁心怡的大伯听完发出了惊呼,这简直颠覆了他行医多年的认知,人的心脏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东西。

  “这是事实,那个东西将不知道是口器还是根须一样的东西,刺入了老人家的心脏,不断汲取里面的能量,这就是老人家不断消瘦的原因,在心脏的外部,生长着一个像是身体的东西,我觉得,这可能是一种动物,那个动物叫做——蛊!”

  余飞说完的时候,袁心怡的大伯脸色煞白,久久没有开口,眼中满是惊恐和恨意,看样子他相信了余飞的话。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袁心怡的大伯不断说着一个人,神色复杂。

  余飞转身打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门外一大帮人都在等待,控制住情绪的袁心怡快速走上前来。

  “余飞,怎么样?”

  袁心怡瞪大了眼睛看着余飞,虽然是在询问,但是她的眼神仿佛再说,一定要说可以医治。

  “请贵客去休息吧,他找到了病因,可是这个病谁也治不了。”

  袁心怡的大伯跟着走出来,面如死灰的说道。

  顿时整个楼道都安静了下来,大伙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之前余飞刚刚给了他们希望,这会又要让他们绝望了。

  “余飞,你都能找到病因,一定可以救爷爷对吧?你告诉我,是什么病,我去找人,我去找人!呜呜……”

  袁心怡情绪崩溃了,死死抱着余飞的胳膊,歇斯底里的说道。

  “谁说我治不了的?我没说过这句话,我出来也只是让你冷静一下。”

  余飞转头瞪着袁心怡的大伯,大声的说道,心里不禁暗骂,这货根本就没问自己能不能治,就说自己不行,这不是诚心要吓大家吗。

  然后余飞便被所有的目光全部给盯住了,袁心怡也不哭了,激动的抱着余飞的胳膊,浑身微微颤抖着看着他,她的大伯也瞪大了眼睛。

  袁心怡的大伯在余飞诊断出来之后,便知道那的确是蛊,而且是最狠毒的蛊之一的灭心蛊,据说这种蛊无药可医,无人可救。

  除非施蛊之人前来解救,但是袁心怡的大伯觉得施蛊的人不可能救人,所以判定无药可治,没想到余飞却自认可以。

  “老人家最多坚持一天的时间,如果想要老人家活命,现在就准备手术,我有办法。”

  余飞肯定的说道,如果是普通人,不可能将灭心蛊取出来,但是余飞可以。

  “真的?你有几分把握?”

  袁心怡的大伯冲过来,抓住余飞另一个胳膊,大声问道。

  “说十分太狂,八分总有。”

  余飞点点头,伸手将袁心怡的大伯推开,人家女孩子抱着我寻求安慰,你他妈一个大男人抱着算干嘛。

  “准备手术!你去医院准备!你去带人转移家主!你去安排路上的行程!”

  袁心怡的大伯转身快速发布命令,这个时候,他的气势出现了,指到谁的身上,那人不敢质疑立马转身去做。

  有了余飞这句话,众人仿佛被打了强心针,所有人都急忙去帮忙准备安排去了,最后原地就剩下了袁心怡和她大伯。

  “我叫袁龙飞,以后只要你用得着我们袁家的地方,我们我们袁家一切的资源任你调动!”

  袁心怡的大伯这才冷静了一下,激动的伸出手,对着余飞认真说道。

  袁龙飞这是在表态,但是这个态度太给力了,这么大的海口夸下来,余飞简直在袁家就是除他之外的第二人了。

  “不用客气,我和心怡是好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

  余飞平静的点点头说道,他对于袁龙飞所说的利益并不看重,他相信自己想要做的一切,自己都可以做到,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他不会去依靠任何人。

  看到余飞这个时候还如此不卑不亢,袁龙飞对余飞顿时刮目相看,面对如此的利益还能够如此平淡,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袁心怡抱着余飞是不打算松手了,等大家准备后,他抱着余飞的胳膊离开了别墅,一长串车离开了别墅,向医院赶去,别墅里面并没有做手术的条件。

  搭载袁心怡爷爷的竟然是一辆巨大的房车,非常豪华,里面拥有各种先进的医疗设备,可以甩普通救护车好几条街,余飞看的不禁咂舌,袁家这手笔的确很大。

  没想到这才是开始,行至路上,竟然还有警车开道,一路上畅通无阻,飞速到达了医院。

  来到医院门口,已经有大批的人正在迎接,保安赶来清理道路,老爷子被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了手术室。

  “你们在外面等我!”

  医院里面已经有医生消毒完毕,穿着防护服正在等待,袁家的人将外面的通道都快堵死了,余飞站在手术室门口,身边就站着袁心怡和袁龙飞。

  “在外面等我。”

  余飞在袁心怡的头上轻轻拍了两下,转身便走进了手术室,主刀医生也是袁家的人,袁家虽然是中医世家,但也有一些人学习西医,这样就可以取长补短。

  手术室里面,一帮人都看着余飞,等待余飞的指令,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一切听从余飞的命令,无论余飞要求做什么。

  “你们的任务很简单,今天做的是心脏手术,帮我将胸口打开。”

  余飞根本没进过手术室,只能尽力用专业一点的说法下命令。

  医务人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还从没做过这种手术,没有计划,没有预案,边上站着一个门外汉下令。

  但是他们也没有人敢违背,这是袁家的医院,代理家主的命令无人敢违背,立马开始忙活,为病人麻醉输血等等准备工作。

  余飞看得出来这些人都十分专业,虽然自己的命令很粗糙,但这些人都做的非常完美,各个步骤衔接的很好,人人都在专注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余飞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偷偷伸手搭在了老人家的脚上,将一股灵气传输进去,如果没有自己,以老人家的身体怎么可能动得了手术,一刀下去就一命呜呼了,他需要用灵气将老人家的命给保住。

  半个小时以后,主刀医生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看着余飞,等待余飞下一步命令。

  余飞看到老人家的胸口已经被打开,接下来就是自己的活了。

  “让一下。”

  余飞走过去,将不知所措的主刀医生推开,低头向袁心怡爷爷的胸口里面看去,外面固定这支架,内部的情况一目了然。

  余飞一眼便看到了老人家的心脏,在微微跳动,在心尖位置,有一个不注意看都发现不了的一个凸起,颜色和心脏的颜色没有任何的区别。

  然后在那些人惊呆的眼神中,余飞直接伸出手,向老人家的心脏抓了过去,余飞一看就是啥都不懂的门外汉,他竟然直接上手,连手套都不戴,一些受不了的小护士急忙转过身。

  几个医生都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想要阻止,却想起家主无条件配合的命令。

  余飞轻轻伸手贴在了老人家的心脏上,他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也很紧张,却强壮镇定,慢慢闭上了眼睛。

  余飞的手心刚贴在蛊的上面,蛊好像发现了危险,快速扭动了起来。

  余飞手心里灵气猛然涌出,将蛊死死给包围住,限制了蛊的移动,然后顺着刺入心脏的那些末梢快速前进,将整个蛊和老人家的心脏隔开。

  “给我出来!”

  余飞在心里大喊一声,手猛然抬起来,蛊仿佛被粘在了他的手心一般,那些末梢一起被余飞拽了出来,这就是他想到的方法,很暴力但也是最安全的方法,否则他他想不到在不惊动蛊的情况下,如何将蛊取出来。

  这一幕看的主刀医生脸色苍白,嘴角抽搐,他看到的是余飞在老家主的心脏上狠狠揪了一把,顿时觉得老家主绝逼完蛋了。

  没想到余飞刚刚拿出一只手,死死握成拳头以后,另一只手又伸了进去。

  这一幕看的很多人眼睛瞪住了余飞,要不是接到代理家主的命令,他们立马会将余飞围殴致死,至少他们觉得余飞现在就是在谋杀,而且是光明正大的谋杀,那有这样搞的,一下也不行再补一下的。

看过《妙手神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