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妙手神农 > 第三十八章 黑暗漩涡

第三十八章 黑暗漩涡

  余飞也是逼不得已,他必须堵住蛊留下的伤口,运用灵气修补伤口。

  几分钟以后,余飞抽出了另一只手,他的两只手都沾满了鲜血,看起来恐怖异常。

  “好了,缝合!”

  余飞留下一句话,走开站在老人家脚底的位置,抓蛊的手死死握住,他感觉得到里面的家伙不断挣扎,可惜被余飞用灵气死死包裹起来,翻不起浪来。

  另一只手轻轻接触到老人家的脚底,体内的灵气涌出,继续帮助老人家维持生命体征。

  主刀医生深深的看了一眼余飞,虽然他也姓袁,可惜是个旁系,就算如此,他还是有家族荣誉感的,余飞这番举动让他非常揪心,甚至好几次都要忍不住阻拦余飞。

  不过仪器显示,老人家的各项数据竟然在慢慢爬升,这说明老人家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

  主刀医生惊讶的看看余飞,不过时间就是生命,他不敢拖延,急忙继续手术。

  余飞之前就损耗了一些灵气,没有补回来,这会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幸好医生的动作很快,在余飞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手术终于完毕。

  余飞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扶着墙首先走出了手术室。

  “余飞,我怎么样?”

  刚刚打开门,袁心怡冲上来问道,袁家的人站满了楼道,明显又有一人赶来了,将十几米长的楼道都站满了,所有人都死死看着余飞,等待余飞开口。

  被上百人这样看着,余飞感觉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手术很成功,你爷爷修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没问题了。”

  余飞点点头,笑着说道。

  余飞话音刚落,整个楼道便沸腾了,因为老家主的病情,家族这段时间都蒙上了阴影,猛然得到这样的消息,谁都忍不住兴奋了起来,袁龙飞悄悄低头,手指在眼角抹了一下,才笑着抬起了头。

  这时老人家被推了出来,大伙急忙让开路,让老人家被送去重症监护室。

  余飞让袁心怡悄悄找来一个玻璃瓶,将手心里的蛊丢了进去,赶紧封住瓶子,然后才来到了袁龙飞为他安排的休息室里。

  余飞将瓶子放下来,走到床边,倒头便昏睡了过去,他真的很累了,在外面一直都是苦苦坚持。

  余飞的样子将袁心怡吓了一条,急忙过来给他把脉,发现他只是太累了昏睡过去之后,才贴心的帮余飞用毛巾将脸和手擦干净,脱掉鞋子,盖上被子,坐在边上静静等待了起来。

  袁龙飞将余飞送过来,便在医院开起了紧急家族会议,那名主刀医生也在列,当主刀医生说出余飞治疗的方法时,很多人都不禁暗暗擦汗,如果不是老家主这会情况很稳定,并且各方面有了一定好转,大家肯定觉得余飞这就是谋杀。

  最后大家看了监控,也没看出来余飞如何救人的,只是伸手抓了两把一样。

  老家主是家族的顶梁柱,老家主倒下,家族人心惶惶,现在老家主情况稳定了,很多之前的隐患都需要处理了。

  袁龙飞则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了自己给余飞的承诺,有些人觉得这个承诺做的过了,甚至有人打算卸磨杀驴,说余飞用家主的命堵了一把,建议处罚余飞。

  袁龙飞气的暴跳如雷,但是大家族是由很多人组成的,他无法将所有反对自己的人都打压下去,只能先稳住局面。

  袁龙飞心中不禁感叹,难怪家族发展到了现在止步不前,就是因为有些人眼光太短,人家余飞根本就不在乎你袁家的承诺,这些人这个时候不知道感激,竟然还有人打起了心里的小九九。

  余飞美美的睡了一觉,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袁心怡趴在床边睡的正香,美丽的脸蛋上挂着笑容。

  “她的梦一定很美吧!”余飞心里不禁猜测了一句,轻轻扯过被子,帮袁心怡盖上,走下了床。

  余飞找了一圈,之前放下的玻璃瓶不见了,他猜测应该是被袁家的人拿走了。

  余飞走到窗户边上,从兜里取出香烟,点起一根慢慢抽了起来。

  他知道蛊那种东西,都是人为才可以种进去的,说明是有人故意要害袁家家主。

  袁家拥有如此可怕的能量,都有人敢对袁家家主动手,说明对方也不简单。

  大家族之间的恩恩怨怨,余飞不想参与,他就是不忍心看到袁心怡伤心,所以他打算很快就离开,不想卷入这场漩涡之中。

  就在余飞思考的时候,袁龙飞从外面推门进来了,脚步声将袁心怡惊醒了,余飞也转过身来。

  “余飞,让你辛苦了,休息的怎么样?”

  袁龙飞走进来便笑着说道,看的出来袁龙飞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嗯,很好。”

  余飞点点头,转头看着红着脸爬起来的袁心怡,微微一笑。

  “对了余飞,你取出来的蛊呢?我打算研究一下。”

  袁龙飞在四周看了一圈,然后问道。

  “什么?蛊不是被你们拿走的?”

  余飞脸色大变,他醒来的时候以为蛊被袁家的人拿走了,便没在乎,没想到袁龙飞并不知情。

  “我睡着的时候,瓶子还在桌上放着呢。”

  袁心怡急忙向放瓶子的桌子看去,瞪大了眼睛说道。

  “不要急,我去问问是不是被医护人员拿走了。”

  袁龙飞的脸色也不太好了,急忙走了出去,过了一会袁龙飞回来了,他的脸色很难看。

  “东西被人偷走了,是医院的一个医护人员,在监控中看到他之前进入过这间休息室,拿着一个瓶子快速离开了,这会已经联系不上了。”

  袁龙飞咬着牙说道,这是他们袁家的地盘,竟然自己人之中出现了叛徒。

  余飞是个外人,他的目的是来救人的,至于袁家内部的事情,他不想管,所以并没有开口,袁龙飞给余飞打了个招呼,便带着袁心怡去开会去了。

  这样的事情,他必须重视,一方面是彻查内部是否还有叛徒,另一方面就是让大家提高警惕,不要再中招。

  袁心怡再次回来的时候,什么话都没说,余飞也不问,这是人家的家事,余飞要求去探望一次袁心怡的爷爷。

  老人家的身体很虚弱,让他自己恢复估计需要很久,甚至一个不好还是有危险。

  袁心怡没有反对,带着余飞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外被袁家安排了五六个人守在哪里,根本不让陌生人靠近,不过余飞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便和袁心怡竟然了病房。

  病房里面有两个医生二十四小时值班守护,看到两人急忙站起来,虽然余飞的手段粗鲁,可就是余飞救了老人家,谁也不敢轻视他。

  余飞装作查看病情的样子,走到老人家的身边,伸手帮老人家号脉,偷偷又传输了一些灵气过去。

  余飞将灵气藏着老人家身体各个部位,等他走后,灵气的作用就会慢慢出现,老人家无论伤口愈合还是身体恢复,都可以事半功倍。

  做完这些,走出重症监护室余飞就告诉袁心怡,自己准备离开,既然目的答道了,他便不想过多的停留,也不想一不小心卷进袁家的漩涡之中。

  袁心怡看出来余飞的心思了,准备通知袁龙飞等人一起送余飞,余飞摆摆手拒绝了,他不想被太多人人关注,也不想和袁家有太多的纠葛。

  袁心怡只好作罢,单独陪余飞离开,两人刚刚走出医院,余飞皱着眉头看向了医院对面。

  余飞能够感觉到哪里有一股浓浓的敌意,可对面是一幢高大的办公楼,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余飞猜测一定是袁家的敌人,最有可能的便是下蛊之人,他的计划被自己破坏,自然恨自己了。

  “怎么了?”

  袁心怡发现余飞忽然放慢脚步,皱起了眉头,疑惑的问道。

  “对面楼上有人观察我们,应该是你们袁家的敌人。”

  余飞提醒了一句。

  袁心怡听完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拿出手机拨打了出去,仿佛和老朋友在通电话,其实是在通知袁龙飞。

  当余飞坐上袁家安排的车时,他发现有很多人,悄悄向那幢楼摸了过去,应该是袁家的人,不知道能不能解决那个人。

  袁家的能量很强大,已经让人买好了机票,司机准备直接送余飞去机场,余飞便让袁心怡留在医院,袁家看似强大,实则危机四伏,袁心怡现在身在漩涡中间,还是留在医院里面安全一些。

  袁心怡想要去送余飞,无奈余飞坚持,只能答应下来,将余飞送上车之后,余飞一不小心,袁心怡抬起头,在余飞的唇角轻轻吻了一下,转身跑进了医院里面。

  余飞愣在了原地,没想到袁心怡竟然会主动吻自己,以前袁心怡也就是嘴上随便说说,从来都没有和余飞有实质的亲密接触,余飞也知道那或许就是一个女人在外面混的手段。

  开车的司机目视前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作为下属,他懂得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

  “走吧。”

  直到袁心怡进入了医院,离开视线之后,余飞才微微一笑,伸手摸着被袁心怡亲过的嘴角,对司机淡淡说道。

  司机立马发动汽车,很快便出了城,走上了通往机场的专用高速。

看过《妙手神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