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妙手神农 > 第九十章 猪一样的儿子

第九十章 猪一样的儿子

  “好巧啊,找个地方撒尿都能遇到你。”

  藏在绿化带后面的竟然是张伟,他此刻被余飞堵在角落处,跑都跑不掉,余飞坏笑着一边解裤腰带一边说道,如果张伟还站在这里,就会被他用尿洋洋洒洒的给洗个脸。

  “不要,不要,我说,我说。”

  张伟被余飞吓蒙了,下意识的来了一句。

  “说什么?”

  余飞停下了动作,冷眼看着张伟,这货鬼鬼祟祟的样子,一定别有所图。

  张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不打自招了,快速改口:“我说我也是来撒尿的。”

  “撒尿,好啊,开始吧!”

  余飞二话不说,继续解裤腰带。

  “别别,我已经撒完了,让我先走。”

  张伟被余飞的无耻打败了,想要从角落挤出去,可惜他那小身板在余飞面前,飞都飞不出去,更别说挤了。

  “赵虎还在监狱呢,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话。”

  余飞冷笑一声,将裤子穿好,他根本不打算撒尿,就是作弄一些张伟而已。

  “说什么,我不知道。”

  张伟急忙摇头,他又不是真的傻。

  其实今天的一切,都是张建设安排的,他首先突击开会,就是为了让余飞没有时间准备,然后就可以将太莪村,全部插进去听他话的人。

  又让张伟在这里等着李莹莹,许诺只要李莹莹做张伟的女朋友,便将她这个被架空的女村长调到镇长,给她一个实权位置。

  然后余飞就成了孤家寡人,在张建设看来,就可以任他揉捏了。

  没想到自己的怂蛋儿子,刚刚出场就被余飞吓的不敢露面,又被余飞当场抓了个现行。

  “不说是吧,走,我带你去兜兜风。”

  余飞坏笑一声,一把抓住张伟的领口,托着他就走出了绿化带。

  张伟顿时吓尿了,余飞一个打几个的事情,他现在都还记得,当时那么多人,被余飞三下五除二就干翻了,赵虎都下跪求饶了,依旧被余飞打断了胳膊。

  他被余飞抓在手里,顿时觉得自己要完蛋了,下场可能比赵虎还要惨,脸上没有了血色,双腿都开始打颤。

  “我说,我说!别打我!”

  张伟吓的急忙求饶。

  “恩,说吧?”

  余飞停下脚步,看到都瘫软了的张伟,顿时无语了,自己有这么可怕吗,将他竟然吓成了这样。

  “我爸让我在门口拦住莹莹,告诉莹莹只要她做我的女朋友,就让王康以后不架空她,而且尽快将她调到镇政府,如果和我结了婚,就托关系将她调到县城去工作。”

  张伟吓的将张建设的计划和盘托出,这些话连的信息量还是很大的,最重要的就是,王康是张建设内定的村支书候选人,还有就是张伟父子两个,对李莹莹贼心不死,依旧想将李莹莹,给他这个废物儿子娶回来当媳妇。

  “还有呢?你说多一点,我一高兴,今天就可能放过你哦,不然今晚你可能就要在,野兽遍地的原始森林过夜了!”

  余飞看到张伟这么怂,便继续恐吓,看能不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听到余飞要将自己丢到原始森林去,张伟更加害怕了,他从小就胆小,晚上出去上厕所都害怕,更被提将他丢到野兽遍地的原始森林,他宁愿死都不想去。

  “我昨天听到我爸和王康在我家商量,等王康坐上村支书的位置,以太莪村没有能力监管为由,就将村里修路的工程承包权转让给镇上,我爸已经打通了上面的关系,只需要王康坐上村支书的位置,递交一份申请,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果然是猪队友,张伟因为害怕,分分钟就将父亲出卖掉了,出卖完老爹,张伟一脸期待的看着余飞。

  张建设要是知道生了这么个儿子,不知道会不会当场气死,或者后悔当年没有将丫的给射到墙上喂苍蝇。

  “还有呢,知道什么再说说。”

  余飞继续挖掘。

  “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我爸做什么都不告诉我,昨天还是我偷听到的,求求你放过我。”

  张伟急忙求饶说道,他这样脑残,也难怪他爸什么都不告诉他。

  “恩,表现不错,以后多长点心眼,多听听多看看,万一下次被我抓住,没有让我满意的消息,我就抓你去我们村后面的原始森林喂狼,知道了吗?”

  余飞满意的点点头,有这些收获就已经不错了,张伟草包的可以,随便吓吓啥都说了。

  余飞当然不可能真的抓他去喂狼,可惜余飞狠辣的印象已经深深的存在张伟的脑海中了,余飞就算说现在杀掉他他都信。

  余飞还顺便交代一句,像他这么极品的恐吓别人,让别人在人家老子跟前当卧底找情报的,恐怕还真没几个。

  “恩,好,我知道了。”

  张伟急忙答应,他是真的害怕,上次车祸,已经将他吓破胆,他现在非常怕死。

  余飞这才满意的点起一根烟,哼着小曲转身向货车走去,他离开之后在,张伟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就跑,生怕余飞又回来抓住他。

  知道了张建设的计划,那接下来就容易办了,余飞给李莹莹发过去短信,让她提名一个村内的党员,然后将一些可以争取过来的党员争取过来,至少不能让王康在选举上一家独大。

  其实能够评选上党员的,思想觉悟太差也不行,还是有一些人不满意王康的,有李莹莹带头,立马有一部分人答应将自己的票投给李莹莹选中的人。

  王康可以拉票,余飞当然也可以,他快速回到村内,谁家有党员余飞心里很清楚,也开始挨家拜访了起来。

  通过许诺让他们去后山干活,修路工程安排他们的亲人等等条件,一部分党员的家人,觉得余飞做人比较靠谱,而且余飞许诺的都是一些很实际的好处,便去给参加会议的家人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让他们支持李莹莹。

  镇政府会议室之中,张建设坐在首位,左右两边都坐着镇政府的工作人员。

  他觉得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对着台下的王康不着痕迹的点点头,又一脸善意的对着李莹莹笑着。

  在张建设的心里,李莹莹就是他内定的儿媳妇没跑了,就算有余飞在中间搅局,他相信以自己的权利和财力,可以完全将余飞比下去,让自己儿子抱得美人归。

  张建设见过一次李莹莹的母亲刘慧芳,虽然刘慧芳年龄不小了,但是风韵犹存,他就喜欢熟透了的女人,比他家里的母老虎好的多。

  见过刘慧芳一次之后,他就心里痒痒,等儿子娶了李莹莹,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和刘慧芳联系,到时候他威逼利诱之下,刘慧芳顾及女儿,应该可以很快拿下,想到这里,张建设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李莹莹看到张建设的嘴脸,强忍着恶心,她对张伟大多数只是不喜欢,毕竟张伟在自己面前,没有做过太过分的事情,可是张建设的手段,却让她十分反感厌恶,如果他知道张建设的小心思,一定会更加厌恶张建设。

  很快她又收到余飞的短信,大意就是让她放心去做,选票的事情不要怕,看到余飞的短信,李莹莹内心安定了不少。

  张建设作为镇长,首先说了一大堆铺垫的废话,做出一副一心为公的样子,最后提出了首先选举出太莪村村支书的位置,这个位置在一个村内,和村长一样是最重要的位置之一。

  “我详细考察研究过,太莪村的王康品性良好,为人正直热情,做事奋勇向前,是一个不错的同志,作为本次会议的发起者,我提议王康通知担任太莪村村支书一职,当然了,如果大家还有其他的人选推荐,可以说出来。”

  张建设坐在台上说道,他将话都说道了这个程度,说白了就是王康是我选的代言人,后面也就是客气一下,大意就是不服的可以站出来,试试咱们谁的手腕硬。

  至于接下来的投票,如果这个时候没有人发表意见,那就是个过场而已,这个时候不提出来,连选举的权利都不会有。

  张建设看着台下,没有人说话,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这件事已经十拿九稳了,正要宣布开始投票的时候,李莹莹却站了起来。

  “张镇长,作为太莪村村长,我应该也有推荐提名的权利吧?”

  李莹莹站起来,看着张建设问道。

  “当然了。”

  张建设看到李莹莹站起来,一脸的惊讶,这次的事情他故意隐瞒消息,按理说李莹莹不会有准备的时间,他知道余飞一直都在李莹莹的背后出谋划策,可是没有准备时间,按理说没有准备的李莹莹应该会放弃。

  而且李莹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站起来说这话,那就是打他的脸啊,张建设脸上出现了不悦,但是李莹莹是按照规矩做事,在他看来以后是自己的儿媳,只能忍着。

  按照规矩,李莹莹的确有这个权利。

  “我提议我们村的王春明当村支书。”

  李莹莹直接说道,别看王康和王春明都姓王,却没有任何的亲戚血缘关系,此人上次差点就竞选上村支书的位置,最后被周天作用卑鄙手段挤了下去。

  王春明的能力和人品都比王康强了不止一倍,原本在村内的威信也很高,自己提出来,通过他自己的人脉,应该也能得到不少选票。

  王春明其实也早就有竞选的想法,可是大家都被蒙在鼓里,王康拉选票的时候,也没有拜访过他,所以他没有任何的准备,原本以为这次又没有机会了,却想不到李莹莹竟然要提名自己,王春明脸上出现了激动和感激的神色,急忙和一些关系好的人打招呼。

  王康却一脸得意的笑着,轻蔑的看了一眼李莹莹与王春明,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恩,好,还有人有意见吗?”

  张建设淡淡的答应了一声,在他看来李莹莹这只是垂死挣扎而已,环视一圈问道,这句话就带着威胁了,自己被打一次脸就够了,谁再敢说话,那就是真的和他结下大梁子了。

  当然不会再有人有意见,大家都是明眼人,这事摆明了就是张建设安排好的。

  没有人发表意见,张建设便宣布开始投票,台上摆上了一个箱子。

  这种投票是不记名投票,将自己支持的人名字写在纸上,投进箱子里面,然后由计票员来宣布结果。

看过《妙手神农》的书友还喜欢